频道
栏目
  • 视频
  • 战疫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动画电影《向着明亮那方》:展现中国人温良的力量
澎湃新闻记者 王诤
2022-01-15 20:50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向着明亮那方》预告片。
《向着明亮那方》(To the Bright Side)于1月15日上映。作为中国首部绘本动画电影,《向着明亮那方》由7位国内年轻的独立动画导演制作,以水墨、水彩、剪纸、拼贴、定格等不同艺术形式,呈现出7个故事短片,分别是《小兔的问题》《萤火虫女孩》《小火车》《蒯老伯的糖水铺》《哼将军和哈将军》《外婆的蓝色铁皮柜轮椅》《翼娃子的星期天》。《向着明亮那方》海报

《向着明亮那方》海报

虽然这些短片题材和风格各异,但它们的核心表达都很一致,都具有独特的中国味道、浓厚的情感温度和丰富的生活细节,展现了中国式亲子互动中常见的母子关系、兄弟手足、睦邻之情、异地成长等。可以说,从不同视角讲述“我和我的童年”的立意,便是“送给正在长大的你,和不想长大的我们”。
去年金秋时节,该片首度亮相第十一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北京展映”惊喜首映单元。总制片人王磊介绍说,《向着明亮那方》探索了国产动画电影的新形式,片名取自著名童谣诗人金子美铃的同名诗,寓意“每个孩子内心本自光明”,“把最宝贵的东西给予儿童”是他们的创作初衷,“希望能把电影里的爱与美传递给孩子们和家长们。”
“把最宝贵的东西给予儿童”,来自1956年,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宋庆龄在《人民日报》上署名文章的标题。这部83分钟的动画片,虽然观照当下,却同时具有一股明显的“穿越”气质。电影采用单元片模式,以绘本和儿童文学为创作蓝本进行改编,以水墨、水彩、剪纸、定格等不同的形式,展现了独特而纯朴的国风美学。
《向着明亮那方》全片集纳了水墨、水彩、剪纸、拼贴、定格等不同艺术形式,承担作品创制的7位导演,都是从英、法、美、日等国顶级动画专业院校学成归来的独立动画导演,大都有国际动画艺术节展的获奖履历。他们来自五湖四海,如今大多数居住工作在北京,年龄分布则涵盖了70后、80后和90后。《小火车》剧照

《小火车》剧照

日前,在《向着明亮那方》北京首映礼上,除了因故未能出席的《小火车》导演赵易外,其余6位导演连同制片人王磊一道,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的专访。
在对话中,这批导演一致强调,自己并不是商业动画导演,都倾向于做个人化的作品,“如果有活动,大家会从各地聚过来,平时就分散在各地。我们更喜欢向内去去挖掘内心,找一些贴近生活的细节,做有感而发的作品。平日大家都有各自的工作室,会在某个创作节点坐在一起,开个会,看一下各自的进度和风格。”
致敬丰子恺:餐桌上,藏着一个家庭的好坏
《小兔的问题》由一位1993年出生的天津姑娘兰茜雅执导。她介绍说,在成长过程中,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一部动画电影,是荷兰导演执导的短片《父与女》。“这个短片曾获得2000年的奥斯卡奖,是一个用音乐配合讲述父女之情的故事。我当时看了以后特别感动,第一次感到一部动画片居然也可以如此感人,而且非常具有韵律感。”这部奥斯卡动画短片,让她找到了个人志业的方向,随后考入美国加州艺术学院(CalArts)角色动画系。导演兰茜雅

导演兰茜雅

“我所在的院系,更多是从动画表演方面去训练你,每年自己都要独立完成一个短片。这对我的帮助挺大的,对于全局的把控,还有表演方面。动画人物是一个卡通形象,如何把它从一个静态的形象,表达出性格特色,从而完成角色塑造。”兰茜雅说。
她曾供职于Cartoon Network担任2D动画师和设计师。导演作品《我想我爱你》《你看起来很可怕》,曾入围英国BAFTA等多个动画节,曾获Vimeo Award最佳学生贡献奖,SIFF动画节最佳创意奖。
此次创制《小兔的问题》,在风格确立之初,兰茜雅就想到了中国现代漫画事业的先驱丰子恺。“我有丰子恺先生的漫画随笔散文集,基本上就是一页画,配一页文字。他的画和文字,给人的感觉就是简洁、单纯、美好。”她坦言,《小兔的问题》的水墨风格,对丰子恺漫画有所借鉴。“我们对于采用水墨呈现有过一次探讨,在大家的传统印象里,水墨就是山水和晕染,凸显一种意境,但我们这次的片子所要面向的主要群体是亲子和儿童,我就想要做得更童趣一些。”《小兔的问题》剧照

《小兔的问题》剧照

丰子恺有句名言,“餐桌上,藏着一个家庭的好坏。”这显然也影响了《小兔的问题》的故事构架,一餐一饭中,体现了长辈对晚辈的教益和关怀。“丰子恺先生的漫画,线条是占主体的,他的线条非常有力。不同于传统的晕染,他强调色块,甚至有点偏装饰的感觉,这次包括背景石头,我也都是用的色块。”兰茜雅介绍说。而如何用线条呈现片中小兔母子间的区别,“小兔妈妈的动作比较舒缓冷静,小兔则是活泼可爱,蹦蹦跳跳,所以它的耳朵就时常会扑棱扑棱地活动。”
《萤火虫女孩》的导演李念泽,是一位1995年出生的姑娘,其导演作品《When one talks to a lemon》,曾入围格鲁吉亚动画节等多个国际动画节。她介绍说,在成长道路上,捷克动画片《眼熟的故事》对自己的影响最大,而《萤火虫女孩》的风格也是强调手绘。导演李念泽

导演李念泽

“一张一张画在纸上,然后再扫描。这次用了很多材料,比如色粉、彩铅和木炭制作出来,难点就是工作量非常大。为了保证电影的精度,每一张上色,都会在30分钟到一个小时的样子。全篇制作下来,上了将近能有小1万张,再一点一点地抠图合成。我这个片子只有8分钟,一共做了5个多月,2020年末到2021年中。”《萤火虫女孩》剧照

《萤火虫女孩》剧照

《外婆的蓝色铁皮柜轮椅》的导演刘毛宁,则是一位90后的河南小伙。代表作《我和吸铁石和一个死去的朋友》入围2019昂西国际动画节、2020萨格勒布国际动画节,获韩国富川动画节最佳学生动画,第八届中国独立动画电影论坛大奖。导演刘毛宁

导演刘毛宁

与别的作品不同,《外婆的蓝色铁皮柜轮椅》明显带有作者个人的童年生活经历,片中所呈现农忙时节的场景以及农人家庭的吃穿用度都分外真切。“我的故事之前有一个绘本,但我把自己的一些经历和外婆的经历加进去了,做了快一年的时间。”刘毛宁说。《外婆的蓝色铁皮柜轮椅》剧照

《外婆的蓝色铁皮柜轮椅》剧照

“急什么呀,慢慢来”
在《向着明亮那方》中,《哼将军和哈将军》《蒯老伯的糖水铺》《翼娃子的星期天》三部短片的创作者都是80后,且都来自大东北。相对成熟的年龄,让他们在创作过程中,有了更为明显的主动性和思考。
提到糖水铺,自然令人联想到粤港一地的沿街小店。但《蒯老伯》的导演俞昆,却是一位不折不扣的长春人,她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接到这个绘本之初,觉得故事结构很好,但在人物设定上,总是觉得有些单薄。导演俞昆

导演俞昆

“我去广东采风,遇到了一位90多岁的老奶奶,她看着我吃糖水的样子就说,吃东西,急什么呀,慢慢来。这句话,一下子让我的创作找到了感觉。就故事改编而言,可能我的作品是这几个短片中改编幅度比较大的,再加上原作的技法有点像水彩,而我的制作方法是电脑手绘,技法上变了,造型也会有变化。”
俞昆毕业的毕业短片《Automne》,曾入围萨格勒布国际动画节、法国普瓦提埃电影节、摩洛哥国际动画节、英国利兹国际电影节等。《蒯老伯的糖水铺》剧照

《蒯老伯的糖水铺》剧照

《哼哈》的导演刘高翔,其导演作品《通天绳》曾入围昂西国际动画节、SSFF等多个国际动画节,导演作品《搭车》荣获柏林国际短片电影节中国特别奖。导演刘高翔

导演刘高翔

他自言是一位做电脑二维动画的导演,“这是一个用纸模型去做的定格动画。定格是一张一张地摆动作,一帧一帧地拍摄画面后再连起来,而且定格这种制作工艺,没有修改的概念,如果你想调整一些东西的话,就相当于重新制作。时间成本很高,对于动画师的耐性和能力,也有很高的要求,耗时也耗心血。”《哼将军和哈将军》剧照

《哼将军和哈将军》剧照

《翼娃子》的导演陈晨,是此次三位80后导演中年龄最大的,给人感觉也相对深沉,他告诉记者,之所以选择这个故事,就是看中现实主义的写实风格,“它实际上展现的就是沙县小吃一家人,我采用的也是水彩写实的美术风格。”导演陈晨

导演陈晨

其代表作《笼子里的眼睛》曾入围昂西、广岛、萨格勒布等多个知名国际动画节,《老熊》获里斯本国际电影节最佳动画短片奖、意大利视觉电影及视效大会最佳动画短片。而陈晨本人,曾受邀担任法国昂热新人电影节终审评委。《翼娃子的星期天》剧照

《翼娃子的星期天》剧照

“真正成功的片子,来源于导演内在的自我表达”
几乎无一例外,在同几位受访导演交流时,大家都会谈到小时候观看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出品动画片的经历,而《大闹天宫》《哪吒闹海》《天书奇谭》提及频率最高。尤为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向着明亮那方》创作阶段,上海美影厂原厂长、年过古稀的动画导演常光希加盟团队,担任创意指导和艺术顾问。
“我给常老师看了这些绘本之后,他大为震惊,认为这首先解决了动画电影制作最缺的两样东西:美术设计和故事。”制片人王磊回忆说,老人家原来只是看一看,“但后来他爱上了这个项目。70多岁高龄了,天天自己骑自行车来跟我们探讨,从故事到分镜,他都一个个提出的意见。”老前辈同这些年轻导演传经送宝,“以前美影厂的老厂长阿达(徐景答,1934年—1987年)告诉他,什么是最好的导演?最重要的是掌握电影的节奏,他说在这些孩子的短片里面看到了节奏。”制片人王磊

制片人王磊

王磊是一位土生土长的70后上海人,业内人称“国产儿童动画电影金牌操盘手”,现为本来影业CEO。他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自己从2005年开始介入国产动画行业。作为“喜洋洋和灰太狼”的操盘手,王磊表示,“我想做儿童动画的运营者,作为三个孩子的爸爸,我想为儿童创造真正的价值,回到内容的‘本来’。”
“二次元动画目前在国内很火,但我一直想做精品的儿童动画。”王磊介绍说,绘本动画的特色是家庭共读,但现而今在商业模式上一直找不到出路,“绘本改编成短片,而短片的唯一出路就是评奖。它不像美术电影制片厂以前的片子,都是包产包销。你做了,就肯定可以上映。在我小时候,电影正式开演前,电影院里是可以放几部动画短片的。”
“《我和我的祖国》这样的拼盘式电影,启发了我。长片对于一个创作者的能力和各方面的要求,都是非常非常高的,我就想,能不能把这些感动我的短片,都集中在一起呢?这些短片,如果单独去放的话,要么就是走评奖这条路,要么就是政府补贴,或者是视频网站上转一转,最后无非也就获得个点赞。我想为这种真正温情的短片,找到一种好的传播模式和商业模式。”王磊说。
王磊介绍说,类似“美影厂复兴”的提法,不是任何人能硬推的,“而是要水到渠成。这二十多年,我们走的路都是向西方、向好莱坞学习,我们也从皮克斯找过导演来拍动画片。后来我们发现,光去学人家炫目的视效是不灵的,真正成功的片子,都是来源于导演内在的自我表达,无论是美术表达,还是故事的表达,一定是创作者本身想要有讲述的欲望。好莱坞的动画,可以给我们提供一套工具,但这不是根本。现而今,一部迪士尼电影在国内只有三四百万的票房,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我相信未来三到五年,国产动画电影会迎来一个爆发期。”
据了解,在《向着明亮那方》公映前,国内外类似题材作品尚无先例。“国际上也基本上是靠政府补贴,养一些创作者,在相应的公益短片院线上放映。能不能把中国人的爱和美,写进国产动画短片里?让更多人看到。这次挑选的绘本故事没有IP,也没有流量,但无一例外都触动了我。我在里面看到了一种中国人特有的,温良的力量。”王磊说。

责任编辑:程娱

校对:丁晓

43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