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 战疫
那些小IP,是怎么逆袭成爆款剧的?
澎湃新闻记者 杨茜
2021-06-11 14:39  来源:澎湃新闻
从有了网文改编这一话题以来,IP几乎成为每年电视节都要讨论的热点。作为一个普通观众,能够直观地感受到,几年内,IP改编这一现象,一路经历了几个阶段的变化:从一开始的一窝蜂找读者群庞大的IP,到IP改编成为流行,原创剧本被冷落,造成一些粗制滥造作品上线,再到这一两年经过平台逐渐建立更完善的IP审核标准。尽管IP仍旧压缩了部分原创剧本,但从创作者到平台,都逐渐平衡心态,不把IP当做唯一制胜法宝,而是在不断思考如何更好地利用和开发网文原著。
事实也证明,没有大IP也可能被口口相传,甚至获得“自来水”,比如,今年初至今为止的几部出圈作品,《山河令》《司藤》《御赐小仵作》等,有差不多的特征:小IP、平台评级和市场预期不高、主创主演非顶流、制作成本不高,但他们在播出之后,却获得了热度口碑双丰收。这并非巧合,这几部作品的逆袭,是否意味着业内IP影视化有了新道路?用小IP怎样实现口碑出圈?这些经验能够改变平台评级制度吗?
日前,新浪娱乐新浪潮论坛以“尊重原著,尊重观众——IP剧打破流量定律的出圈之道”为主题,论坛请来这些出圈冷门作品的主创:《山河令》总制片人马韬,《你是我的城池营垒》制片人邓晓华,《司藤》监制、制片人伍星焰,《赘婿》导演邓科,《御赐小仵作》原著作者、编剧清闲丫头作为嘉宾,一起围绕IP影视化的新发展和新道路展开讨论,各抒己见。论坛嘉宾合影

论坛嘉宾合影

如何选中潜力股IP?
在影视市场中,头部的大IP,通常很快就会被顶级制作团队抢先买走,但是在第二、三档,甚至更小的IP中,有不少高质量的沧海遗珠,可能由于各种原因不够出圈,如果制片人能找到这样的潜力股IP,就已经成功了一半。
在如何挑选潜力股IP的问题上,几个制片人都提到了自己没有那么关注网文热门榜,更注重自己看小说的感受。《山河令》剧照

《山河令》剧照

《山河令》总制片人马韬表示,她平时就很爱看小说,“看多了以后更注重它本身是不是吸引我,而不是在榜上有多火,我挑选故事的优先级就是故事、人设、情感模式、时代共鸣这几点,其中再做一些平衡,去思考这个故事好不好拍。”《山河令》总制片人马韬

《山河令》总制片人马韬

《你是我的城池营垒》制片人邓晓华也表示,有的小说数据特别好,但创作人无感,就肯定不可能拍好,“有的小说数据似乎不太好,但我如果对人物关系特别有感觉我就会考虑,《你是我的城池营垒》在我看到之初,就喜欢这个整体正向的情感故事。”《你是我的城池营垒》制片人邓晓华

《你是我的城池营垒》制片人邓晓华

但制片人在选中喜欢的IP后,就面临着被评级的压力,由于这些IP本身数据并非顶流,推进起来会面对诸多困难,这也是最容易放弃的时候。但马韬反倒认为,小IP虽有人气不高的压力,但好处是来指手画脚的人少了,“每个IP拿到手,制片人肯定是想要有自己的主心骨,谁说都没有用那种。小IP的制片人,可以尽可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每件事。”
邓晓华也很赞同,尤其是如果公司有其他大IP,分摊过来的压力反而是小了,“制片人最大的压力是销售上的,但是我所在公司还是有一些其他作品,这帮我们消化了部分压力。”《赘婿》导演邓科

《赘婿》导演邓科

《赘婿》导演邓科也认为,不要去看热门榜,“传播学有一个理论叫市场足够大的时候,才能去做细分。市场没有那么成熟的时候,某一个品类成功,大家会一窝蜂地去做这一个品类。但是等到市场足够大,即便是一个小众品类,也有足够多的人去做支撑,现在有一个新的词叫圈层爆品,它在这个圈层里可能成为一个爆品也很好,未必就必须是一个大众品类,所以我是觉得评级不是问题,只是评级不要作为我们选择的唯一指标,像我自己挑选IP的话,可能真的还是要看故事,不会被那些所谓的数据,大家口口相传的称赞迷惑。另外一个就是小说的可改性强不强,这是比较切实的想法和前提。”《御赐小仵作》剧照

《御赐小仵作》剧照

除了销售上的压力,冷门IP的开发在制作层面也同样面临压力,没有粉丝,没有人关注,对创作者来说很影响士气,《御赐小仵作》原著作者兼编剧清闲丫头感慨,《御赐小仵作》相比之下的确是冷门小说,除了制片人在承担压力,剧集导演楼健起了很关键的作用,“在创作阶段,楼导一直在强调一个原则,戏比天大,这让剧组每个人都兢兢业业干自己的工作,分摊缓解了编剧的压力。”
相较而言,《司藤》的原著小说人气较高,制片人伍星焰感受到的更多是如何不辜负粉丝期待的压力,毕竟在改编时要拿掉原著的部分世界观设定,“最后我们很尊重原著粉的想法,点映的时候会找原著粉来交流,重视名场面的还原,去消解这部分压力。”《司藤》剧照

《司藤》剧照

怎么做到尊重观众,剧本不降智?
剧本始终是一剧之本,真正让这几部作品出圈的原因,除了小说本身,改编剧本也非常优秀,这就涉及到IP影视化改编剧本的大难题。由于网文有不同于出版小说的创作特点,原著通常不够精细,甚至有bug,IP影视化时就非常仰赖于专业编剧了,也是成败最关键点之一。
《赘婿》导演邓科举例,以前的男频文之所以很难改成功,原因就是改编时的思路不对,“男频跟女频最大的一个区别,从男频有一些奇特的设计上,作为男性观众看起来会更好一些。但是创作者如果太迷恋于世界观相关和奇观的东西,会导致在影视作品上难以发挥。经历过一些失败之后,答案其实已经很明晰了,一定要用偏情感的视角和手法去打开。”
吸取了以前失败经验,在改《赘婿》时,邓科和创作团队大动干戈,硬是把五百万字的小说拆解出来,“大概花了有两个月的时间,把500多万字小说全部拆解,拆解成每一章三五句话,列了一个小的片段,重新编排整理,把一些现在看来比较冒犯女性观众的点给拿掉了。之后我们就开电话会议,把整个小说的全部剧情罗列出来,从中再去选择哪些是可以要的。”《赘婿》剧照

《赘婿》剧照

《司藤》和《你是我的城池营垒》则是为了打磨足够好的剧本,不惜推迟开发或推倒重来。伍星焰回忆,《司藤》在2017年时第一次开发,当时的思路是因为题材限制问题抛掉了很多小说内容,以原创剧本为主,但是等剧本出来以后她感觉很不好,就果断终止了。到2019年左右第二次启动时,前期花了一年时间去处理小说世界观怎么改动,包括配角和男主的人设,最后,原著内容占了百分之六十以上,并且把人设调整得符合大众需求了,她才觉得能继续推进。事实证明,调整改编思路非常关键,《司藤》播出后,粉丝认为剧本尊重原著和粉丝,还原了名场面,同时也给原著里的人设做了适当调整,人物逻辑至少能够自洽,改编得恰到好处。
而《你是我的城池营垒》前后磨了三年剧本。“第一稿里男主的人设是特种兵,但小说里可以不讲究合理,剧集要讲合理性,特种兵不能随便离开部队,所以第二次改成了特警,只要不值班就可以回家。我们就把男主人设推翻了重写,做了很多实地采访之后,重新做了素材。”《你是我的城池营垒》制片人邓晓华介绍说。《你是我的城池营垒》剧照,生活化的场景

《你是我的城池营垒》剧照,生活化的场景

本身就是原著作者做剧集编剧是否更占优势呢?《御赐小仵作》原著作者清闲丫头表示,“有些枝节在小说里是很有意思的点,但在戏剧里每个人物每条线要有始有终,这时候就要狠得下心去删掉。”另外,她认为一定要把角色当做生活里的人看待,“我们没有刻意去贴一些什么观念,那些台词都是自然地在人物框架里的,角色一定是非常贴合生活里能接触到的人。”虽然多数观众都没看过这部剧的原著,但对《御赐小仵作》共同感受的确是剧情干脆利落,少有废话,“主角全员搞事业”,让观众能专心看仵作破案,以至于最终在没有一个大牌明星情况下能靠剧情口碑逆袭。《御赐小仵作》原著作者清闲丫头

《御赐小仵作》原著作者清闲丫头

马韬分享,《山河令》的剧本改编主要是从观众入手,“在筹备的时候,肯定要考虑到观众的年龄层和性别,这么多人物,总有那么一两个是观众可以对应的。我们把女性人物做了一些改变,更贴现实社会上的情况,让它更接近现在观众的想法,当时我们会讨论怎么接地气,怎么样让现代的年轻观众有感觉。”
总结来说,不论拆解原著还是保留原著,像重新原创一样认真严谨分析故事和人设,让角色剧情接地气,考虑观众的感受,这几点对于改编剧本来说是必须考虑至关重要的。相反,从过去几年中数不胜数的扑街的大IP能看到,即便占了人气便宜,甚至哪怕是足够成熟的小说作品,不去认真分析,最终粉丝也不会买账。
选合适的演员,尊重观众感受
在观众层面上,或许看不到打磨剧本的困难和结果,最终感受到的,只是以演员为载体的故事内容,因此,除了剧本外,选合适的演员与好的制作,也是重要的一环。
“所有主创都会在第一瞬间想最热的演员来演,这会增加安全感。”邓科坦言。但落到实际,制片人也知道,非顶级IP通常很难找到顶流演员,通过这几部成功的作品总结,正好是几种不同的类型。
第一,角色本身的指向性很强,比如《司藤》的女主角景甜,几乎完美符合制片人对人设的想象,景甜本身也钟情于剧本,制片人伍星焰介绍,“景甜连夜把剧本看完了给了反馈,基本上是两情相悦一见钟情。”《司藤》监制、制片人伍星焰

《司藤》监制、制片人伍星焰

第二,从熟悉的演员里寻找。比如《你是我的城池营垒》就是因为团队对白敬亭、马思纯都比较熟悉,邓晓华回忆,“前期采访时,我注意到特警特别瘦,于是我们想的是要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演员。我们和小白比较熟,知道他当时为《荣耀乒乓》练得很好,我去看了一下,确实很像特警了。”而女主角米佧因为是医生,就需要演员有很强的信念感,他们认为马思纯有能力演出来。《你是我的城池营垒》剧照,白敬亭的制服造型

《你是我的城池营垒》剧照,白敬亭的制服造型

邓晓华谈及其实刚定下来演员时网友也不满意,认为没有cp感,但是等剧播出后,观众改变想法,邓晓华认为这是演技和能力的功劳,“cp感是可以靠角色的生动来弥补的,只要角色站住了,就会有cp感。”
如果以上两种都占不上,更实际的做法,是先有一个对演员的要求提纲范围,张哲瀚和龚俊就是对着要求选出来的。“拿到剧本就会对角色有形象的概念,找完以后看有没有唯一的cp感,最终是天时地利人和,是两个天选之人,这个也有点玄学。”《山河令》制片人马韬感慨。
最后,实在没有办法,可以耐心等着灵感到来,邓科讲述,当时《赘婿》男主角迟迟没有定下,最后找了郭麒麟缘于制片人被抢劫,“有一次去越南,他经过一个马路,有个飞车党直接就过来抢他手机,手机就掉地上了,他拿着手机去苹果店修,他突然就想到郭麒麟,两个小时后,他给我打电话说,找郭麒麟来演好不好?大家停顿了半分钟,我说太好了,有时候,灵感到了挡不住。”邓科认为,有时要跳出固定思维,“从导演角度来说,我喜欢反差,尤其是配角,这会让导演多一些创作空间。”《赘婿》剧照

《赘婿》剧照

马韬认为,不论哪种方式来确定演员,现在的制片人要摒除用顶流来成绩的思维,“我不吃流量那套,让流量带戏。演员一定要合适,符合人物是最重要的,只要把角色演到位,让观众相信。每个制片人都应该是只考虑制作好内容,打动观众内心。”
怎样才能让观众看得“上头”呢?是在演员剧本导演各方面注重细节,尊重观众。伍星焰表示,观众的批评表扬大多是有原因的,创作者必须要接受审视。比如《司藤》中哪怕是只有一场戏的女性角色,他们都是做了女性化的表达在其中,看评论也发现,观众也真的能马上get到,“你只要尊重观众,你哪怕就一小点,他也能真的能够马上理解到你。”
而马韬也举例,《山河令》组里有一位服装师,对剧本内容熟悉到每换一次造型,都可以给演员讲一遍戏。而马韬对剧组的要求,就是保证演员和工作人员的生活,她强调,只有生活无干扰,所有人才能用心创作。《山河令》剧照

《山河令》剧照

其次,不得不提cp感和名场面了。什么是cp感?如何打造出cp感呢?
《山河令》制片人马韬认为,原著的名场面一定要拍好,“第一遍看完后,第二遍又是哪里感动的,看了几遍后,那个场面还是很感动,那就是名场面。”
邓晓华的总结是“合理”,她认为不论什么人设,生活化很重要,“我小时候的电视剧会比较多三角恋,但现在基本上能够成功的作品,都是情节服从于人物,在这个人物身上发生这件事情,他这么做是否合理?如果他做了过分不合理的事,观众就会说你崩人设,甜剧也是这样。小白说过一句特别好的话,(《你是我的城池营垒》)两个人物职业决定了他们无法把对方放在生命中的第一位。”

责任编辑:程娱

校对:丁晓

144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