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 战疫
专访丨许佳琪:我是“充电型偶像”,只在舞台续航
澎湃新闻记者 杨茜
2021-05-05 09:01  来源:澎湃新闻
澎湃新闻专访许佳琪。采访 杨茜 视频编辑 薛松 夏奕宁 李思洁
日系女团和韩系女团,是亚洲偶像女团两个不同流派。日系女团如AKB48,强调可爱、亲和力,让粉丝得到和偶像共同成长的体验;而韩系女团更强调热辣身材、热辣舞台、完美脸庞。在选秀女团时代开始前,人数众多日系风格的SNH48,是国内最知名的女爱豆团体之一。在这个团体中,越可爱,越有亲和力,得到的名次越靠前。许佳琪出席时尚活动

许佳琪出席时尚活动

因此,外形冷艳的许佳琪,虽然完美符合一个韩系偶像女团成员的要求,却在48系中并不占优势。2012年作为一期生加入SNH48后,直到2018年第五届总选,许佳琪才进入神七行列(神七指SNH48总选中的前七名)。当SNH48选了不少人气成员送去《青春有你2》时,许佳琪也不是其中人气最高成绩最好的成员。
但命运的眷顾毫无道理可言。从节目一开始,许佳琪的排名就直升前三,日系的可爱甜美有趣成长,在这个节目中陆续失灵,唱跳硬核、性感热辣的许佳琪反而戳中了秀粉的心。经历了几个公演舞台,许佳琪将唱跳能力发挥出来,将排名稳定地保持到最后,以第三名的好成绩出道,也是出道位中唯一的SNH48成员。她是两种不同偶像培养风格的一次结合。
从《青春有你2》THE9成员出道至今快一年了,许佳琪对于成名“没有太大感觉”。不同于突然成名的人,SNH48定期会举办握手会活动,她已经习惯面对粉丝。唯一让她感觉不同的,是自己微博的控评明显变多了,转发评论数据都比以前好了。深谙追星圈规则,许佳琪减少了微博发布频率,希望提升每次发微博的质量,“我有时会替粉丝担心,因为维护数据是很累的。”在《青春有你》以第三名的成绩出道,加入女团THE9

在《青春有你》以第三名的成绩出道,加入女团THE9

不久前她去逛街,发现不少人认出她了,“好神奇好高兴”,紧接着她就收到了粉丝的善意提醒,“许佳琪你难道还不知道自己已经不能自由上街了吗?!”但她不会放弃逛街,最多是“以后逛街要时刻保持仪容仪表,不要有什么不符合idol的举动”。
时刻保持,不累吗?
“这不是应该做的吗?”许佳琪答道。
多数人默认idol是个吃青春饭的工作,idol最终都要转型的,参加选秀不就为了演戏当明星,但许佳琪有自己的想法。
“往大了说,idol代表一个人的崇拜或者憧憬,但是对我个人而言,我觉得既然你是个女团idol,肯定是要把舞台上的一面先做好让更多人喜欢,我一直以来要求自己就是在我能力范围内,我这个idol在舞台上的那一刻至少要是闪闪发光的。私底下,还有延伸出来的综艺方面,影视方面,首先得基于你的唱跳专业能力,我首先是女团的idol,首先得在女团的里面得做到佼佼者,先在舞台上面站稳了,然后才可以发展更多的方向,可以让人家觉得这个演员原来是idol,我也会挺开心的。当然了,也有人觉得,你一个idol为什么要去演戏,但其实如果有适合的角色,被导演看中,给我一个机会,为什么不可以呢?”
THE9成立时间不长,出道即是国内人气偶像组合,如何面对涌过来的高强度的通告和突然改变的人生,是年轻爱豆的重要课题,但许佳琪并未感到忙碌和走红带来的不适感,她很快消化了全新的生活,尽快找方法让自己适应起来,“我觉得在不同环境下,好好根据环境做出一点让自己开心的改变是很重要的。”《清风朗月花正开》杀青后,许佳琪很快进组拍摄《幻乐森林》

《清风朗月花正开》杀青后,许佳琪很快进组拍摄《幻乐森林》

相熟的朋友问她,你现在是在上海还是北京,她想回答才发现没有答案,“上海北京两地跑太经常了,我挺迷茫的,不知道回答自己到底在哪。”但这种迷茫并不带伤感,她轻描淡写,“我们这个职业就会不停地跑。”想了一会儿,她对提问者说,“我现在是横店人了。”此前她在横店拍了新戏《清风朗月花正开》。
许佳琪形容自己是“随遇而安”的人,言下之意也是适应性很强。SNH48初创时期,她就已经加入,当时公司比较小,用的是租来的舞蹈房,二十几个团员一起在里面从早到晚地练习,“睡觉时我们每个人带个毯子躺在地上就睡了,或者在公司楼上的录音室里就睡着了”,有一次她甚至累到晕倒了,后来被其他成员发现。
即便是SNH48后来逐渐好起来,也因为团员人数众多,不可能照顾到每个人,比如,化妆造型这事,就得自己来,“以前我都是自己化妆,人太多了,每一次出通告助理也不是一对一,大家自给自足,造型师可能是轮流做。”现在她已经可以拥有只属于自己的化妆师造型师,但每次造型完,她还是自己再接着修修补补出自己的风格,“现在想想也没觉得苦,学了挺多技巧呢”。2019年,许佳琪获得SNH48总选第七名

2019年,许佳琪获得SNH48总选第七名

虽然外表很“女王”,但许佳琪私下是个“爱哭鬼”。遇上困难,压力,紧张,她的释放渠道是先哭一场,“我是那种紧张就会去释放的,要么就哭,要么就大胆勇敢跟别人说,我害怕。”身边人只要稍稍安慰她,她下一秒就会觉得,先开始做吧,可能也没有想象中那么难,是能快速调整的行动派。
比如当记者问她,作为非科班出身,演戏是困难的吗?许佳琪马上承认,确实很有难度,尤其在做了女一之后,有时有些情绪戏处理不好,她会忍不住哭。但一哭,又想到导演要求她唯美落下一滴泪的要求,就拿出镜子,一边哭,一边对着镜子看怎么哭得好看,哭也要哭出价值。
甚至在采访现场,她一边对记者说着拍戏的难,一边又开始练习如何唯美精准得掉下一滴泪。几秒后,一滴眼泪夺眶而出,她马上忘了刚才的委屈,兴奋得跟所有人说,“看!我成功了!”
许佳琪感叹,“有时候很多事没有想象中那么难。所以人要勇敢地去面对自己紧张和困难,才知道怎么去克服,任何事情都是这样的。不管怎么样,只要你敢承认就能克服。”许佳琪接受澎湃新闻专访

许佳琪接受澎湃新闻专访

【对话】
谈舞台:网友对蝎子腿的喜爱,我都看到了

澎湃新闻:THE9演唱会刚刚办过,有没有觉得自己完成一个目标,里程碑一样的感觉?
许佳琪:我们这次演唱会也是全球首个使用XR技术的演唱会,觉得好高大上。其中也有我的第一次Solo表演,感觉还挺不一样的。以前也是开过很多演唱会,但这一次是一个9人团体,感觉自己更加能掌控全场了,更加能参与到演唱会中了。
第一次solo其实我没有太多时间去练习,还是有点遗憾的。我本来是在剧组,那个时候剧组结束一天的拍摄之后,晚上自己去练,想着哪里细节之类的做得好一点,也挺赶的,没有来得及去录制一些练习室版本,还挺遗憾的。许佳琪在THE9首场演唱会

许佳琪在THE9首场演唱会

我属于一开始会把自己的实际表演效果想得低一些,因为俗话说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我们的舞台除了让自己满意,也是希望观众满意,如果他们觉得喜欢,我会更加快乐,所以我会去看看他们的反馈,他们好像比我想象中更很喜欢一些。其实我对自己的标准会定得比较高,所以我每次舞台结束了,我都会问大家,行不行?好不好?好多工作人员都说太棒了太漂亮了,我说真的吗?之后会再去微博上看看粉丝怎么说,他们都说好漂亮,那时候就确定真的不错。
澎湃新闻:很多人在抖音上模仿蝎子腿。
许佳琪:其实我根本就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因为我那个时候也是当天学的,原来虽然也有表演过,但我不是《lion》原班人马,我是当天开场前,排练的时候练的。但是我当时看节目的时候,就很喜欢这个动作,这次能尝试跳它,我就很开心。
澎湃新闻:觉得有难度吗?
许佳琪:没啥难度,说实话。我也没有做到特别完美,只是可能刚好那个角度,还有再加上灯光造型肯定加分更多一点。我看了很多平台上面大家的模仿或者翻跳,都很棒,他们本来就不在舞台上,还有变装,我觉得比我厉害。舞蹈动作“蝎子腿”风靡一时

舞蹈动作“蝎子腿”风靡一时

澎湃新闻:你会去刷短视频吗?
许佳琪:我每天都刷,我不点赞,但是我都默默关注,有的人几亿的浏览量都有我的一份子哦,我还帮助他们上热点。
澎湃新闻:这一年你觉得自己最大的变化和成长是什么?
许佳琪:可能更加独立,能hold住各个场面了,大家现在也会有综艺在各个平台,每个人是分散着去的,就感觉除了组合在一起的时候,大家一个人都能独当一面。
以前对于我个人来说,让我一个人去做晚会主持,我会说不行我害怕,或者去时尚盛典,我以前都没有一个人走过,这次也是一个人,剧组也会有机会去了,甚至做独立的女一,机会比以前大好多。
澎湃新闻:在自己的团队里,你觉得自己的独特之处是什么?
许佳琪:我现在就想着我们每一次的舞台,我想自己做出自己的killing part,我叫kiki,简称k-part,希望每次舞台可以让大家喜欢看,让大家觉得我们THE9的舞台很棒,我想做出自己的这份努力,能多出点k-part。
说实话我生活中是那种比较慢,比较粗线条,但一上舞台展现出来的就不一样,因为我会把能量都留在该展现的地方。比如我现在采访是兴奋的,但结束后都是比较粗线条,他们带着我走,说去哪儿就去哪儿,说话也是慢慢的,脑子里有个开关。我是充电型选手,我只能在我该展示的地方续航,不然有电一整天会好累。许佳琪重回家乡临海

许佳琪重回家乡临海

澎湃新闻:你第一次萌生做偶像的想法是什么时候呢?
许佳琪:我小的时候是喜欢追星,喜欢一些海外偶像团体,后来学了舞蹈,看到横幅上面写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所以小时候就很渴望舞台。我就觉得我学艺术的话,可以更加接近自己偶像的道路。
一开始也不知道怎么才能有接触偶像的机会,那个时候多媒体还没有进化到很发达的程度,我就会在网上发一下我的翻跳之类的,虽然现在都没被扒出来,我自己也不记得发到哪里去了,但我以前确实经常录,录了之后我就发给妈妈看,到处给同学表演。后来就参加了一个选拔,我最好的朋友先报名了,我说,哎,怎么国内也有这种偶像团体,可以上台表演啊那挺好的,就跟着去了,但是我朋友没有面试,我面试了就进了。
澎湃新闻:偶像团体在外面展示的都是很光鲜亮丽的一面,你觉得最希望让大家理解你们的点是什么?
许佳琪:我觉得大家已经很能理解我们了,有的时候我们采访说的话都会比较过,但是我发现粉丝包容性比我想象中要强很多,他们很能理解我。有的时候我走机场,他们会提前先说kiki最近行程太累了,大家可以不要打扰她,不要跟她说太多话,让她好好一个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休息之类的。我觉得他们能提前帮我想到的都帮我想到了。
以前做练习生时候,为了出道,我们在节目里确实一直训练,很累。但其实出来之后,我们有很多时间被分配到各个平台去曝光,可能已经没有太多时间去训练,基本是挤出时间在舞台上彩排,所以我们每次在晚会之前会彩排多几遍。
谈演戏:不要让我撒娇,想演很A的角色
澎湃新闻:你觉得演戏困难吗?
许佳琪:因为我以前演的都是女二女三之类的,没有独挑大梁,现在是女一,人物的丰富度立体化,都需要去呈现,很多时候故事都是跟着你走的,你得去带动这个节奏。但是,我也不是专业的,可能不会太能掌控这个节奏,比如说这个情绪,你一开始是跟人家笑着说话,慢慢吵架了,吵架的时候一委屈就要开始哭,我不可能在这条开机之前提前在那边酝酿好要哭,因为一哭,你就不可能再笑了,就是得在这一条中去转换自己的情绪。是不是听着就有点难?
而且也不能因为你,拍的时候从头到尾顺着拍,每一场之间都要有不一样的情绪,所以很难去好好调整。有的时候我哭完了会很遗憾,想着再有一次机会,可是现场很多人都在等着,这一条就算我没有想象中那么好,但导演又过了,我就担心到底怎么办,就开始委屈,又哭了,一直在那边好难过。
确实还是有点遗憾,因为最后呈现出来的肯定只能靠镜头,可能跟之前设想的角色不一样,反正希望大家多多包涵,我也很怕哪里不好会被骂,但是批评我都能接受,我也知道都是为了我好。
澎湃新闻:有想过去就是学学吗?
许佳琪:表演有想过去学,之前也有接触过一些专业训练,但很多都是属于拍戏当下的情绪,作为我这种非专业演员,现阶段最大的老师其实就是对手。我感受对手的情绪,给我一点压力,吵架的时候凶一点,我就更容易委屈。《清风朗月花正开》中,饰演陈朗月

《清风朗月花正开》中,饰演陈朗月

澎湃新闻:你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一点天赋的演员?
许佳琪:这个不好说,我希望这个答案交给镜头,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好坏,但是表演到底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只要这个情绪到了,那可能就是对的。
澎湃新闻:那你会有特别想要接的角色和剧本类型吗?
许佳琪:以前我被问到这种问题,我可能都会傻乎乎地在那边说我想要演那种大明星,或者是时尚圈那种可以随时换很多衣服那种人,因为我可能长得高冷了一点,不是小可爱那种,《清风朗月花正开》里的角色是比较叛逆一点的公主,小可爱小娇俏那种,所以我一开始有点担心怎么去掌控,但是逼一逼自己,也还可以。
所以现在我觉得也没有一定想要什么类型的角色。看电影时我个人会喜欢比较A一点的形象,不要太让我撒娇。
之前拍戏时,每次有撒娇的场景或者为了爱情在那哭,我就会在心里说,陈朗月你醒醒,你怎么可以这样!我内心还是会有点反抗的。我觉得该洒脱时就应该洒脱一点。《幻乐森林》中,饰演苏若非

《幻乐森林》中,饰演苏若非

澎湃新闻:生活当中或者是工作当中也会有一些负面情绪,你一般是怎么消化?
许佳琪:我一般就是哭,我是爱哭鬼,要么就是看看淘宝。顺便哭的时候我会看看镜子,怎么哭更好看。我最近就在研究怎么让眼泪流下来,但不显法令纹,嘴巴不用力就能顺着滴下来眼泪就好了。
澎湃新闻:你平时是怎么保持身材的?
许佳琪:没有这回事儿,我也不健身,顶多是比较重要的场合,看我穿什么衣服,比如说我今天不露腰,我就可以吃,如果是要露肩,我就拉伸一下肩。平时也不会节食或者是去健身房,我天生有肌肉,一健身肌肉就很突出,所以一般是靠拉伸。
 【有关kiki的10个快问快答】
澎湃新闻:喜欢阴雨天还是晴天?
许佳琪:我喜欢阴晴天,就是没有阳光的晴天。下雨的话我湿气太重了。
澎湃新闻:喜欢穿长裤还是穿裙长裤?
许佳琪:一年四季都是短袖,衬衫加裤子。夏天就要来了,我是衬衫怪。
澎湃新闻:比较倾向于吃早餐还是睡懒觉?
许佳琪:睡懒觉。但是还是提倡大家要吃早餐。
澎湃新闻:用三个词形容一下自己。
许佳琪:随遇而安、开开心心、奇奇怪怪。
澎湃新闻:最近一次最超级开心的事情是什么?
许佳琪:好惨,突然没有想到任何开心的事情。我想想……今天睡了超过8小时好开心,我终于睡够了,最近可以自然醒。
澎湃新闻:最近一次哭是为了什么?
许佳琪:我昨天晚上才哭过,我想看看自己哭戏长什么样,我就把视频摆在那边,想锻炼一下,因为我嘴巴是有点会笑着的,所以有时候一哭就感觉是哭笑不得。
澎湃新闻:最害怕什么东西?
许佳琪:人一多的话,其实我会稍微有点紧张,有一点社恐,但是还是会控制好自己。我还怕阳光,可能小的时候经常会去海边晒,之前还去海边拍MV,晒伤过或者晒黑了很难回来,小的时候会有人会说你太黑了,有一点点小阴影,还是希望我白一点。许佳琪和宠物Q米

许佳琪和宠物Q米

澎湃新闻:最近看的电视剧或者电影是什么?
许佳琪:我这两天看了一个《未来水世界》,讲的是在500年后人类的世界都被水淹没了,有的人退化了,有的人进化成了鱼人,大家去寻找陆地,还挺好玩的。最后还有一点结尾没有看到,是蛮好的一个电影,今天回去可以看完。
澎湃新闻:如果疫情结束了,想去哪里旅游?
许佳琪:我超想去新西兰,因为之前我去过那么多地方,以前工作的时候满天飞,但是非常喜欢新西兰,去那边开飞机,还有跳伞、喷射、蹦极之类的,比较刺激。除了刺激,还可以呼吸新鲜空气,感觉生活节奏慢,很适合生活。我想再去,但坐飞机时间太长了。
澎湃新闻:最近一次网购的东西是什么?
许佳琪:给猫用的,还有一些养生用品,我太多养生的东西了,他们都知道我爱养生。哦,想起来了,最后买的是防晒霜。

责任编辑:夏奕宁

校对:张亮亮

2502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