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一个人对抗国乒六代选手,我们热爱的“老瓦”回来了

澎湃新闻 2019-05-30 17:37:59 显示图片
瓦尔德内尔在中乒赛开幕式现场。
挺着大肚子与一群舞者跳着抖音上火爆的舞蹈,你很难把眼前这个“胖老外”和乒坛名将瓦尔德内尔联系在一起,也许只能从他犀利的眼神中找到些许从前的身影。
作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老瓦在2016年退役之后便经常来到中国,这里早已成了他的第二故乡。最近,他的身影出现在了深圳的中国公开赛。
提起这位乒坛常青树,中国球迷总是抱着一种“又爱又恨”的复杂心态。爱他,是因为他与中国几十年的友谊;恨他,则是因为他曾经是国乒最为强大的敌人,没有之一。
老瓦宝刀未老。
与中国球员交手是最困难的
早在上世纪1980年代至1990年代,瑞典乒乓球队都是世界乒坛的一支极具竞争力的劲旅。带领这支欧洲队伍走向巅峰的,正是被中国球迷亲切称呼为“老瓦”的瓦尔德内尔。
生于1965年的老瓦被誉为“乒坛莫扎特”,他不仅是男乒历史上第一位,也是国乒之外唯一一位集奥运会、世乒赛、世界杯冠军于一身的“大满贯”得主。
从1992年到2004年,他参加过4届奥运会、拿过大大小小17个顶级赛事冠军。而刘国梁、孔令辉等多位国乒主力,都曾在国际大赛中败在他的拍下。
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是老瓦最难忘的赛事,因为他成了瑞典历史上第一位获得乒乓球奥运金牌的选手,也成了乒坛第一位大满贯,“这对瑞典来说是一件很重大的事。”
还有一项印象深刻的赛事就是1997年的曼彻斯特世乒赛。当时,老瓦在男单决赛中击败萨姆索诺夫,后者接连淘汰了马琳、王励勤、丁松和孔令辉4名中国选手。
老瓦同样也是国乒近20年兴衰的见证者。从蔡振华到刘国梁、孔令辉,再到马林、王皓,以及后来的马龙,老瓦一人在20多年的职业生涯对抗了国乒六代主力队员。
“当时瑞典和中国两队一直在竞争,中国队员真的很难战胜。”在29日的采访中,身材发福的老瓦回忆起曾与国乒交手的日子。
“我与六代国乒球员都交过手,虽然很难说哪一个是最难对付的,但与中国球员交手无疑是最困难的,比如和我同时代的刘国梁就是很优秀的选手。”
老瓦和球迷玩自拍。
曾和刘国梁在三里屯喝啤酒
在这么多交手过的国乒队员中,老瓦和如今的乒协主席刘国梁关系十分不错。
在两人还是运动员的时候,他们就常常聚在一起。当时,老瓦在北京三里屯南街开了一家叫做“维京锐点餐吧”的酒吧,刘国梁就曾在这里与他喝过啤酒。
对于自己的这位老友,刘国梁也不吝惜任何赞美之词,“老瓦是一位值得所有人尊敬的对手,也是我们的好朋友,大家都很佩服他的职业精神。”
虽然这个酒吧在2010年转让了,但中国却早已成了老瓦的第二故乡。
“过去两个月我已经三次前往中国了,再次因为乒乓球来到中国,我觉得这很不错。”多次前往中国,老瓦现在也会说上几句中国话。
此外,瓦尔德内尔与中国的结缘并不仅仅是因为多次与国乒交手。事实上,早在上世纪1980年代,15岁的“小瓦”就来到上海进行训练,当时世界冠军曹燕华还教他打球。
“当时,我在中国待了一段时间,并在一名中国教练的指导下进行训练,我感觉非常舒服,这对我个人职业发展是大有裨益的。”
通过在中国的训练,老瓦了解到打球的各种技战术和风格,也了解到通过怎样的训练才能成为顶级运动员,“那个时候训练是非常辛苦的,但我很享受。”
“所以,每次来到中国我都非常开心,而且上海也是我非常喜欢的一座城市。”
 
顶着压力支持中国申奥
见证国乒崛起的瓦尔德内尔,同样也是中国改革的见证者。
他经历了中国高楼的拔地而起,感受到了中国高铁的速度……“中国的发展速度非常快,和瑞典相比,中国在很多方面确实是领先的。”
而在中国本土,老瓦无疑是最受欢迎的外国人。ESPN曾如此报道他在中国的受欢迎程度:“上世纪1990年代,瓦尔德内尔在中国的知名度甚至超过了美国总统克林顿。”
“我知道中国球迷都叫我‘老瓦’。”瓦尔德内尔对于能有这样的昵称十分开心,“我年轻的时候在这里打球有很多中国的粉丝支持我,我非常感谢他们。”
深受中国人民的喜爱,不仅因为老瓦是一位强大又可敬的对手,更重要的是他那颗热爱中国的心。要知道,他曾顶着瑞典国内的巨大压力两次支持中国申奥。
“为什么我会这么做?因为我觉得这是件正确的事情。”老瓦双眼透着坚定的目光,“我在中国打了这么多比赛,对中国也非常有感情,所以整个事情是水到渠成的。”
“瑞典和中国之间的关系一直很友好,而且体育就是体育,政治是另外一方面的事情。乒乓球是非常伟大的运动,对我来说,支持中国申奥根本就不需要理由。”
老瓦用手机打球。
“没有当教练的计划,但谁知道呢”
2016年,50岁的老瓦终于离开了心爱的乒坛,他一人对抗国乒20年的历史也就此终结,而他也开启了自己的人生下半场。
退役后的瓦尔德内尔过起了悠闲的生活。他在瑞典国内打乒乓球的机会并不多,“我会和朋友做些生意,还有我喜欢打高尔夫球,这是我个人的一项爱好。”
但世界乒坛依旧十分怀念老瓦,毕竟在他之后再也没有能够对国乒构成绝对威胁的对手。尤其欧洲球员,无论是在奥运会还是世锦赛上几乎无缘最高领奖台。
“如果中国总是常胜将军的话,有的时候还是比较无聊的。”虽然已经退役,但老瓦依旧关心当下的乒坛格局,“不过,现在也能看到一些新的队伍涌现出来。”
今年的布达佩斯世乒赛,瑞典选手法尔克便一黑到底闯入决赛。虽然最终惜败马龙,但他已经是自1997年老瓦夺冠后,首个闯入世乒赛男单决赛的瑞典选手。
法尔克的表现其实令老瓦有些意外,“但我们心里有底他能打得很好,他拿到亚军在瑞典也是一个大新闻,十分轰动,扩大了我们乒乓球的影响力。”
虽然一直关心乒坛的一举一动,但老瓦目前并没有回归担任教练的打算,“对我来说要做这样的选择是不容易的,因为像我这样一年250天都在全球各地跑的,教练肯定做不好。”
“目前我是没有当教练的计划,但谁知道呢?”(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