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艺术评论

赵长青认罪了:2486万,批会员、选理事都是“敛财之道”

叶榕

2020-08-12 19:18  来源:澎湃新闻

澎湃新闻从山东省人民检察院获悉,8月12日,由德州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中国书法家协会原副主席赵长青受贿一案,在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赵长青被控为他人在获批中国书协会员、当选中国书协理事、协调工程项目合作等方面谋取利益,本人直接或通过他人收受王某某等12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486.65246万元。赵长青进行了最后陈述,并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一些评论认为,从赵长青的案发到一些错字别字连篇的书协名人,以及中国美协原分党组成员、副秘书长杜军去年的落马,安徽省原书协主席李士杰的被调查等一系列事件可以看出,书协、美协存在着一些产业链和利益链,批会员、选理事都成为敛财之道,这样的现象,背后的原因让人深思。“反腐永远在路上”与赵长青的倒掉,也让人看到了党和国家对腐败行为的零容忍,全社会匡正时弊的决心。
赵长青受审现场,开庭以视频方式进行

赵长青受审现场,开庭以视频方式进行

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赵长青受审现场

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赵长青受审现场

“赵长青在获批中国书协会员、当选中国书协理事为他人谋利益收受财物如此巨大,无独有偶,去年原中美协主席刘大为的得意门生,中国美术家协会原分党组成员、副秘书长杜军也在这方面通过获批中国美协会员等收受大量财物。这一方面说明了这些协会机构自身存在的问题。”一位评论界人士说,赵长青与此前原中国美术家协会原分党组成员、副秘书长杜军的落马,让人忧虑被权力绑架的书坛与艺术界,不断毁灭着书法家和艺术家。“对书法家与艺术家而言,初涉艺术,生欢喜心,便想如何出人头地,找到各种办法求取捷径;登堂入室后,汲汲于名利,参展入会,顺理成章,哪怕不择手段;成名既久,获得名利无数,在真正的艺术上却并不求上进。其实这些都是与真正的书法与艺术没有关系的。”
对于今天公布的赵长青案,德州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2006年至2019年,被告人赵长青先后利用担任中国书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中国书协副主席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在获批中国书协会员、当选中国书协理事、协调工程项目合作等方面谋取利益,本人直接或通过他人收受王某某等12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486.65246万元。
因疫情防控需要,今天的开庭以视频方式进行。庭审中,公诉人综合运用多媒体出示了相关证据,被告人赵长青及其辩护人进行了质证,控辩双方在法庭的主持下充分发表了意见,赵长青进行了最后陈述,并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书法水平“一般”,十多年大权在握与“权钱交易”
据此前澎湃新闻及其他相关报道,赵长青是中国书协近年来首个落马并公开审判的副主席。
公开资料显示,生于1953年的赵长青曾任黑龙江团省委副书记、黑龙江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黑龙江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兼省文联党组书记等职。2002年11月任中国文联国内联络部主任,2005年12月任中国书法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2014年4月任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2015年12月任中国书法家协会顾问。2018年6月退休。赵长青在中国书协任职13年,期间有数年同时担任中书协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业内称为“三位一体”,被指大权在握,曾多次被实名举报,不仅被一些业内人士认为“书法水平一般”,还曾遭到“权钱交易”“卖字敛财”等公开举报。赵长青参加社会上的展览并发言  资料图

赵长青参加社会上的展览并发言  资料图


以赵长青为例,虽然被不少书法名家认为书法水平“一般”,但他在任期间,更发生了“千万贿选”风波,当事人之一“煤老板”、中国书协理事、原安徽书协主席李士杰被指与赵长青关系密切,去年也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
对于赵长青操持的书法展览,如2007年在广州举行的第九届全国书法篆刻展,时任广东书协副主席张桂光去年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回忆说:“光展览作品集印刷费就花了228万,当时所有的印刷厂都说满打满算也就60万,当年还花了场地租金300万,各项费用加起来,第九届国展的花费超过2000万,在一次理事会上,有人写信给所有理事,提到了经费使用问题,但没有人给出合理的解释。2013年,赵长青主持书协工作的最后一年。那一年,全国大小书法展超过30个,一个展览总体开销没有500万拿不下来,一年30个展也就是一亿多。”2007年在广州举行的第九届全国书法篆刻展  中国书协 资料图

2007年在广州举行的第九届全国书法篆刻展  中国书协 资料图

2007年在广州举行的第九届全国书法篆刻展  广东新闻网 图

2007年在广州举行的第九届全国书法篆刻展  广东新闻网 图

据陕西人民出版社主办的《文化艺术报》2019年10月30日报道,2015年,作家张弓发布《中国书协副主席赵长青:这个位子太实惠了,给个部长我也不干》一文,历数赵长青的10条“敛财”渠道。其中包括:把自己包装成一流书法家,堂而皇之卖字敛财;办各种书法展览和活动从中渔利敛财;趁书法工作者加入书法家协会的机会,大肆收受“买路钱”敛财;打着中书协这块金字招牌,暗箱操作学术颁奖敛财;贩卖书协官位给私营老板和既得利益者借机敛财等。
文章具体指出,有一个由三个黑龙江老乡组成的“三人小组”,在赵长青的敛财之路上充当着“白手套”角色。仅审批各地“书法之乡”和“书法城市”,赵长青每年收入就有几百万。安徽一个煤老板为了在中书协弄一个理事头衔,给赵长青送了名车和别墅,价值500万。
在“书法之乡”申报和中书协理事选举这两件事上,“煤老板”李士杰和赵长青都交集较多。2009年5月,在中书协第五届五次理事会上,“煤老板”李士杰增补为协会理事。埇桥区是李士杰的家乡,埇桥区取得“中国书法之乡”称号及李士杰当选中书协理事,均在赵长青任职中书协期间得以实现。2019年,李士杰组织的首届“中国书法大厦杯”颁奖现场,以巨额现金进行发放

2019年,李士杰组织的首届“中国书法大厦杯”颁奖现场,以巨额现金进行发放


绑架书坛的“利益链”,与真正的书法并没有关系
书法评论家薛元明此前在澎湃新闻撰文认为,这些年书坛发生了一系列事件,比如高额的奖金让各色评委站台说漂亮话,评论家为低劣书作“两肋插刀”说软话,联想到此前多个省市书协换届争夺位置,书法从生态学的角度来看,似乎已经是一个产业链,同时也是一个利益链。“当然,单纯地依靠一个煤老板,或某个书协主席,是不能够玩转书法的,他们的书法审美和书法实践水准实际上还没有入门。最终靠的是什么?靠的是一群为他们站台的人,也就是说,评委才是不能忽视的重点和环节。现在很多问题之所以极其严重,就是因为在学术幌子和学术包装下实施的,本质是一种“学术腐败”,严重到一定的程度,就是腐败。
“就目前现实而言,整个书协乃至无辜的书法家们需要为形形色色的书法官员们‘背书’。这些书法还没有入门的人,能够堂而皇之地当上书协理事、省级书协主席乃至中书协的副主席,可以明目张胆、大张旗鼓地赚到很多钱,看似在书坛风光无限,靠得是什么?无疑是地位、头衔和职务,本质来讲,是一种资本交换,因为但凡买家,一定要寻找到卖点 ,需要投其所好。有鉴于此,争夺头衔和职位,不择手段,也就不足为怪了,这已经不是某一个人的问题,是整个协会的沉沦。协会本身是个人和社会之间的桥梁,是一个平台,就现代社会来讲,按照分工要求,应该存在,关键应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来运作,是什么人在主导,是什么心态在主导。不单单协会本身无所谓好坏,就是钱本身也无所谓好坏,关键是使用的目的和手段,最终取决于人,事在人为。”赵长青的字,被不少业内人士称为“很一般”

赵长青的字,被不少业内人士称为“很一般”

2010年3月4日,时任中国书协分党组书记兼驻会副主席赵长青(中)和中国书协理事、煤老板李士杰(左)出席揭牌仪式。

2010年3月4日,时任中国书协分党组书记兼驻会副主席赵长青(中)和中国书协理事、煤老板李士杰(左)出席揭牌仪式。

事实上,近年来在反腐败工作中被查处的“官员书法家”并不在少数。去年7月,河南商丘“官员书法家”张永乐被查就曾引发书法界关注。
2018年9月18日,据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河南省政协原副主席靳绥东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靳绥东曾是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安阳市书法协会名誉主席。
拥有“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头衔的落马省部级干部,还有河南省委原常委、郑州市委原书记王有杰。
知名艺术评论家张瑞田认为,“赵长青的倒掉,应验了历史规律。在他主持中国书协的时候,我们看到书法界的不良现象曾多次撰文予以严厉批判,在我们的文章中,仍然可以看到那一时期书坛丑陋的现象,卑劣的行径。我们本着对中国书法艺术负责的态度,‘一人谔谔’,忧虑被权力与官员绑架的书坛,不断毁灭着我们的书法和书法家。中共十八大以来的强势反腐,与十九大的‘反腐永远在路’”,让我们看到了党和国家对腐败行为的零容忍,全社会匡正时弊的决心,对正义与良知的维护。基于此,赵长青的倒掉,是必然的,是没有什么价钱可讲的。”
一位文化评论家表示,表面上看起来,这些书法官员的所作所为似乎让书法家变成了经济动物,书法异化为书法工具,整个社会变成了名利场,但本质上,他们与真正的书法并没有关系,“真正的书法在于学养与人格,书法经典的标准不变,书法经典本身不会改变,书法史淘汰的规律不会改变,最终都要以经典作品来说话,有德者居之。”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李梅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