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艺术评论

一周艺术人物|黎巴嫩、意大利:爆炸罹难与重建大桥的建筑师

钱雪儿 陆林汉 畹町

2020-08-10 07:45  来源:澎湃新闻

黎巴嫩贝鲁特港口近日发生的爆炸事故,也迄今造成了贝鲁特多处博物馆和画廊严重损坏,事故中,29岁的画廊从业者盖娅·弗多利安和57岁的建筑师让-马克·邦菲斯不幸罹难,后者于他本人设计的一栋大楼内遇难。
在意大利热那亚,建筑师伦佐·皮亚诺重建了两年前在暴风雨中倒塌的大桥,并利用智能系统持续监测。在日本东京,草间弥生展出新作,描绘幻觉经历并将恐惧转化成喜悦。在上海,艺术家韩硕个展开幕,缓缓呈现多年的艺术之路。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一周艺术人物”,报道并评析国内外的艺术人物及热点事件。

黎巴嫩贝鲁特 | 黎巴嫩建筑师让-马克·邦菲斯、画廊工作者盖娅·弗多利安
在贝鲁特港口爆炸事故中罹难黎巴嫩建筑师让-马克·邦菲斯

黎巴嫩建筑师让-马克·邦菲斯

8月4日在黎巴嫩贝鲁特港口发生爆炸事故造成了150多人死亡,逾6000人受伤。据《艺术新闻报》消息,在这场灾难中,一位年轻的画廊从业者和一位建筑师不幸罹难。
29岁的盖娅·弗多利安(Gaia Fodoulian),是莉蒂希娅画廊(Letitia Gallery)联合创始人安妮·盖娅·弗多利安(Annie Fodoulian)的女儿,盖娅正在努力成为新一代的艺术经纪人。今年2月,画廊因经济环境困难已经关闭。另一位丧生者是57岁的建筑师让-马克·邦菲斯(Jean-Marc Bonfils)。
让-马克·邦菲斯出生于贝鲁特,同时拥有法国和黎巴嫩国籍,爆炸发生时他正在贝鲁特家中。据法国媒体报道,当时让-马克·邦菲斯正在拍摄大火,上传至脸书,第二次更巨大的爆炸席卷了他所在的区域。
让-马克·邦菲斯的朋友Ghassan Hajjar说:“他在自己设计的大楼公寓内去世,这栋大楼的设计赢得过国际大奖。他灵魂优美,聪明过人,是知名的黎巴嫩建筑师。”
除了罹难的两位艺术界人士,距离港口约3公里车程的苏尔索克博物馆(Sursock Museum)在爆炸中也受到了严重的破坏,众多艺术机构也损坏严重。位于港口两公里范围内的马尔法画廊(Marfa’ Projects)、塔尼特画廊(Galerie Tanit)、奥佩拉画廊(Opera Gallery)、菲尔·塞姆勒画廊(Sfeir-Semler Gallery)、阿拉伯影像基金会(The Arab Image Foundation)、黎巴嫩造型艺术协会(Ashkal Alwan)等机构均遭受不同程度破坏。
许多艺术空间将在恶劣条件下努力重建。在灾难发生前的几个月,黎巴嫩正处于严重的经济崩溃中,疫情更加剧了这一状况。自去年十月针对政府腐败的大规模抗议爆发以来,里拉已贬值80%以上。贝鲁特省长马尔万·阿布德(Marwan Abboud)告诉记者,爆炸造成的经济损失预计将超过30亿美元。(文/畹町)
意大利热那亚 | 建筑师伦佐·皮亚诺
重建暴风雨中倒塌的大桥,利用智能系统持续监测意大利建筑师、普利兹克奖得主伦佐·皮亚诺

意大利建筑师、普利兹克奖得主伦佐·皮亚诺

近日,由意大利建筑师、普利兹克奖得主伦佐·皮亚诺(Renzo Piano)设计的圣乔治桥在他的家乡热那亚正式开通,这座桥替代了大约两年前在一场暴风雨中倒塌的莫兰迪桥。两年前的8月14日,43人在莫兰迪桥的倒塌中丧生。几乎整整两年后,意大利总理揭幕了这座1.1千米长的新公路桥。意大利热那亚圣乔治桥,替代了大约两年前在一场暴风雨中倒塌的莫兰迪桥。

意大利热那亚圣乔治桥,替代了大约两年前在一场暴风雨中倒塌的莫兰迪桥。

新桥的建设不到两年,伦佐·皮亚诺事务所表示,“这一快速重建旨在成为意大利改造基础设施的典范,具有社会与经济上的意义。”
事务所将其称为“都市桥”,桥面由18个纤细的钢筋混凝土桥墩支撑,桥墩间距为50米,除了中间部分,它们之间相隔100米。每个桥墩都有椭圆形截面,使光线能够在其表面“流动”,并降低对于桥下社区的影响。桥墩支撑着钢筋混凝土桥面,桥面受到支撑装置系统保护,以便保护桥体免受地震活动的影响。
皮亚诺事务所表示,桥面的下侧呈现弧形,让人联想到船的形状。“从建筑的角度来看,这种形状非常重要,”事务所表示,“末端部分的逐渐收缩减弱了新基础设施的视觉影响。此外,使用浅色的钢构件涂层使桥梁明亮,能够协调其在景观中的存在。”
此外,这座桥被描述为一个“智能工具”,将使用加速计、伸长计、速度计、倾斜仪等其进行持续监测。机器人将补充这些传感器的功能,它们将沿着桥边缘的轨道运行,以监控上层桥体的外部。(文/钱雪儿)
日本东京 | 艺术家草间弥生
东京展新作,描绘幻觉经历,将恐惧转化成喜悦
草间弥生 图片版权:草间弥生

草间弥生 图片版权:草间弥生

近日,位于东京的草间弥生博物馆迎来新展“我们未曾见的幻想之幻是如此的美妙”,展览呈现草间弥生此前从未在日本展出的作品以及她的新作,该展将持续至明年3月29日。
草间弥生的创作活动始于用绘画克服幼时所见幻觉带来的恐惧。从那以后,将幻觉与内在世界视觉化的作品一直是草间弥生的创作中心。草间弥生的童年在动荡中度过,10岁时,她就经历过幻觉,这些感觉一直在她的艺术创作中出现。她曾描绘那些幻象的恐惧,但是,通过重新创造幻觉体验中的“视界”,她找到了可以克服它们的方式。通过创作,恐惧转化成了极乐,仿佛身体被投入了无限宇宙的星尘里。
此次展览展出的作品包括草间弥生过去十年的创作,例如她最新的绘画、一个沉浸式装置以及一间新的镜屋。其近作《花之迷醉》(Flower Obsession)也出现在展览中,这件作品描述了她的幻觉:房间从地板到天花板都布满了成千上万鲜艳的红色花朵。草间弥生 《花之迷醉》装置作品

草间弥生 《花之迷醉》装置作品

通过作品,草间弥生得以分享她对于宇宙以及周遭世界的内在认知,反过来,这些作品也让观众对于广袤与未知有了更多的认识。
草间弥生美术馆位于东京新宿,是艺术家的私人美术馆,2017年起向公众开放,专门陈列她的个人作品。(文/钱雪儿)
上海|艺术家韩硕
“风吹过”个展,缓缓呈现多年的艺术之路
韩硕

韩硕

2020年8月7日,由久事集团、久事美术馆主办的“风吹过——韩硕作品展”在外滩18号久事艺术空间开幕。韩硕画作

韩硕画作

韩硕出生于上世纪40年代的浙江杭州,父亲是杭州画家韩小梅,在他的倾心教育之下,韩氏五兄弟皆为有所建树的画家,韩硕是韩氏兄弟中年纪最小的,毕业于上海大学美术学院中国画系,年轻时就崭露头角,虽才华横溢却处事低调,如其作品,恬淡清雅。
他擅长人物画,其人物画得益于他早期的连环画创作,而连环画和书籍插图给了他很多实践的机会来磨练技法。当然,从美术学院毕业的他有着扎实的造型基础,但中国传统绘画的写意性笔墨决定了人物画不能拘泥于真实的写照,于是韩硕一开始就十分注重在传统笔墨统摄下的人物造型处理。
他在实践创造出了既具有传统笔墨韵味,把传统笔墨的写意性特征抽绎出来,不刻意摹真,不纠结服饰的繁缛细节,而是将细节分解为在一个好看的外轮廓下的一个个精巧的平面,由此形成独特风格。而他对笔墨的把握,虽然并非是古典式的,却也继承了传统笔墨的精髓,提按腾挪间线条袅袅,变化不多,但绵绵生韵,显示了其灵活的手法和简约的风格。与线条简练呼应的是惜墨如金的处理,他很少用浓墨主彩,而是充分发挥水墨的表现能力,以此增加作品的写意性和抒情性。
此次展览回顾了韩硕自上世纪90年代初期以来创作的74组绘画作品,囊括了人物肖像、戏曲场景、民间故事、风景写生等题材。展出了大量人物主题绘画,有描绘古诗词意境的,如《渔家傲》、《梅花诗意图》,有表现民间故事和刻画戏曲人物的,如《聊斋组画之一》、《西厢记》,除此之外还有名人肖像、风景写生等作品,每幅作品虽尺幅不大,却能在方寸间感受艺术家的创造才情。
韩硕为展览取名“风吹过”,他把自己的作品喻为“风”。韩硕自谦道:“我的作品算不上样式,更成不了流派,也只能是让他随着风飘去。”此次展览展期为2个月,将展至10月8日。(文/陆林汉)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陆斯嘉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