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艺术评论

观展|石缝间开出生命,明珠美术馆“以花之名”回应当下

澎湃新闻记者 陆斯嘉

2020-08-08 12:57  来源:澎湃新闻

8月7日,庚子立秋这天,上海明珠美术馆的新展“以花之名”开幕了。展览呈现了荒木经惟、徐冰等25位艺术家以“花”为题的创作。初入展厅,如见“花市”,细看之下,四处渗透着对生命的追问。2020年过半,伤痛和衰亡始终围绕,艺术给予的想象与放松,是对现实的逃离和抵抗。展览尾声,在石缝间开出的小花,也在鼓励人们,永不放弃生的希望。
立秋了,暑热依旧。离开了土壤的鲜花,在这个季节最难养活。把花儿从泥土和清水里“移植”到美术馆,特殊的“气候土壤”给了她们更丰富的内涵,更长久的生命。艾敬《每一扇门里都有鲜花》装置 2012

艾敬《每一扇门里都有鲜花》装置 2012

艺术家艾敬用中国清代古董门板和鲜花做了一扇门。推开《每一扇门里都有鲜花》,便走进了明珠美术馆最新展览“以花之名”。相比开馆以来的“安藤忠雄”“路易威登游记”“慕夏”“雨果”几场国际大展,新展多了点“内循环”的意思,参展名单上的25位艺术家,大多来自中国。
美术馆用“紧急召集”形容展览,十分恰当。策划源于疫情后对人心的抚慰,用鲜花主题诗意地回应当下。150多件作品汇集了绘画、摄影、影像、雕塑、装置、行为表演和与空间有关的各种形式。通常意义上的展览,总有一条“展线”,按时间或某种逻辑展开。但这场展览,倒像一处适合漫游的花市。如今,传统的热闹花市几乎在上海匿迹了,交织真实与虚构之花的展厅显得别有风味。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

展览尾声,一处模仿地表裂缝的装置中,清水瓶接起一条花带。这一幕,让人想到作家林希的散文《石缝间的生命》。这些柔软的彩色小花,穿过死亡般的地裂,依然鲜嫩,亭亭玉立,犹如每一个战胜了2020年所有艰难的可贵生命。孙月《时间轻语》文献记录 柏林疗养院项目

孙月《时间轻语》文献记录 柏林疗养院项目

在这件装置的近旁,是两位年轻艺术家作品的对话。孙月带着在柏林制作的《时间轻语》文献记录参展,这是她在柏林郊区一处废弃疗养院实施的项目。这个疗养院在两次世界大战时,专门收治肺结核患者。院内一张被遗弃的破旧红色沙发上,孙月把自己制作的白瓷蒲公英摆放在沙发缝隙间,并用快门留下了关于肺病、救助和遗忘的痕迹。“时间是一场没有人能冷眼旁观的游戏。我用瓷土和植物,让时间可视,让消亡永存。”孙月写道。
让人感到挺妙的是,策展人把徐鑫桦的陶瓷雕塑《生命博物馆—花》摆放在孙月作品旁边,他的这组白色陶瓷花朵,来自真实花朵与黏土的组合,经过1330摄氏度的烧制,花朵“脱去凡胎”。非花之花,在展厅幽暗灯光的照射下,有如开在白化了的肺上的死亡之束。徐鑫桦《生命博物馆—花》陶瓷雕塑

徐鑫桦《生命博物馆—花》陶瓷雕塑

祭献的花朵有冰冷如是,也有绚烂至极如荒木经惟的摄影。荒木儿时的家,靠近墓地净闲寺。他最初拍下的花就是净闲寺里的“彼岸花”。爱妻阳子死后,荒木更放肆地堕入花海,大量拍摄花朵,有黑白,也有彩色。展览中,一组接上近摄镜头和闪光灯、渐渐逼近花蕊的照片是他的典型手法。在展厅里不同色彩、不同形式的鲜花摄影的对比下,荒木的一组摄影令人过目难忘。荒木经惟 Lust Flowers系列 摄影 2004

荒木经惟 Lust Flowers系列 摄影 2004

同样是摄影,同样面对躯体的伤痛和死亡,胡为一用想象力作出了浪漫的抵抗。疫情鼎沸时,他一度创作受阻,直至见到了医院的X光片,灵感重现。他用影像技术中的“蓝晒”手段,再现了X光片中的人体局部骨骼,并用唾手可得的花朵点缀在骨骼间,以一种超现实的方式传递出矛盾、冲突和不宁的心绪。更为复杂的技术还体现在他另一组彩色照片中:照片中花的背景色,是用鲜花直接提取的液体制成上色的。一朵花在他的摄影实验中得以重生,美丽又残酷。胡为一 《蓝色骨头》摄影 蓝晒法于水彩纸 2020

胡为一 《蓝色骨头》摄影 蓝晒法于水彩纸 2020

当然,展览的整体基调并不那么沉重。在林明弘的展区,观众可以坐在像是“东北大炕”上,看一屋子彩色花布图案,手边还有极度舒适的大抱枕。治愈又减压的,还有克拉拉·克莉斯塔洛娃的粗釉陶艺《桃红》,率性而可爱。林明弘作品展区

林明弘作品展区

克拉拉·克莉斯塔洛娃《桃红》粗釉陶艺 2017

克拉拉·克莉斯塔洛娃《桃红》粗釉陶艺 2017

展览中,有人们相对熟悉的艺术家,例如现居上海的余友涵、薛松、张恩利;以“天书”“地书”为代表作的徐冰;坚持蚕丝艺术的梁绍基;四川艺术家何多苓、周春芽,以及不止一次在明珠美术馆展出的日本艺术家清川阿莎美。徐冰的两张摄影《蚕花》,记录了他1998年在纽约巴徳学院美术馆首次展出的场景。徐冰用新鲜的桑叶插成巨大的花束,上面放了几百条即将吐丝的蚕宝宝。展览开幕后,蚕在树枝上啃食桑叶,不久,桑叶只留下了枝干。之后,蚕继续在枝干上吐丝作茧……徐冰感兴趣的,是事物像水一样的不确定性。徐冰《在美国养蚕系列三:蚕花》影像记录 1998

徐冰《在美国养蚕系列三:蚕花》影像记录 1998

在“花”展的漫游中,“老艺术家”的作品更像一块块显眼的路标,以或直观,或怀旧,或熟识的样貌,提示着一场“以花之名”召集的主题展览。何多苓《杂花写生No.2020-19》 布面油画 2020

何多苓《杂花写生No.2020-19》 布面油画 2020

张恩利《花园16》 布面油画 2017

张恩利《花园16》 布面油画 2017

上海明珠美术馆馆长、策展人李丹丹说:“这些作品勾连起艺术史中的吉光片羽、此地他乡的风物人情,亦是‘以花之名’展开的观看、再现、创造与沉思,用诗的方式探讨艺术、生命、死亡、欲望、自然、情感、未来等从未远离也从未如此紧迫的议题。”
以花之名
地点:上海明珠美术馆(吴中路1588号爱琴海购物公园8楼)
展期:2020年8月8日—12月6日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顾维华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