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市政厅

非洲疫线|非洲新冠确诊逾七千,会成为下一个欧洲吗

王晓春

2020-04-05 11:20 

【编者按】
北京时间4月2日下午,非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下简称“非洲疾控中心”)高级顾问王晓春教授受公益机构“Diinsider草根创变者”邀请进行了一场线上直播。当日通报的非洲新冠确诊病例数累计逾6000,而在直播的第二天,确诊人数增至7123例。
王晓春曾任中国丙型肝炎防治室主任,2014年11月至2015年1月,作为中国疾控中心专家工作组负责人,带队参加中国援助塞拉利昂埃博拉防控工作。自2018年10月起,他被派往非洲联盟,成为非洲疾控中心的疾病控制高级顾问。
非洲疾控中心(Africa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是一个年轻的机构,成立于2017年,本次疫情中它向非盟的55个成员国提供支援。市政厅栏目将本次直播整理成文,关于疫情下的非洲,王晓春教授抛出的诸多问题仍待解答。比如,继欧美之后,非洲会成为下一个病毒暴发的集中区域吗?非洲原本薄弱的医疗设施和服务能否应对本次新冠疫情?

2月14日,非洲的首例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出现在埃及,第二例则是在阿尔及利亚,通报于2月26日。此后,非洲的确诊病例数上升,国家也不断增多。截至4月2日东非时间上午9点半,非洲已有49个国家报告了确诊病例,累计确诊人数6213例,死亡221例。(编者注:截至东非时间4月3日下午5点,非洲疾控中心宣布,非洲累计确诊病例数达到7123例,死亡人数289人。)
目前,累计确诊人数前五位的国家分别是南非、埃及、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和突尼斯,其累计确诊人数达到了3952例,占整个非洲报告病例的64%。
很多国家已经能够做到在每天的固定时间进行疫情通报,比如新增的确诊病例和死亡人数。但非洲不同,很难一致,各国通报病例的时间也有早有晚,总体呈上升趋势。
通过下面这张表可以看到近一个多月来确诊人数变化情况。从2月14日发现首例至2月底,日均新增确诊人数很低。到3月10日之前有所涨幅,3月14日开始增幅加剧。3月28日,单日通报的确诊人数达到了680人。
非洲每日新增新冠病毒确诊病例变化图。本文图表均来自非洲疾控中心

比较各大洲疫情的严重程度,新增确诊人数是一大指标。目前欧洲大陆和北美的疫情较为严重。但大家也有一个疑问,非洲会不会成为下一个欧洲?
我们做了一张图,比较非洲和欧洲在首例确诊后50天的疫情变化。欧洲通报首例后,差不多到第30天增速加剧。非洲也差不多在同一时间出现变化,但增幅相对欧洲较小。目前,很多学者也在分析非洲和欧洲的不同策略,不同国家的状况等。
非洲与欧洲的疫情比较,首例确诊者出现后50天内的新增病例人数变化。
到3月底,非洲各国已经采取了一些限制流动的措施,以控制病毒传播。32个国家已经关闭了海陆空国境,9个国家关闭了机场,5个国家提出了旅行限制。
关闭国境对于控制输入性病例的传播是有效的,非洲各国最早都是输入性病例。如果新冠病毒已经变成本地传播或社区传播,如当前的美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单纯控制外部输入就不再有效。
目前,疫情最严重的南非也在采取各种措施,包括传染源管理、切断传播途径,这些措施还需要时间才能起效。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
目前已有49个非洲国家采取各种举措,限制流动。

非洲疾控中心是一个新的机构。实际上,从全球来看,“疾控中心”也是在SARS等流行病之后才逐渐为人熟知。非洲疾控中心于2017年1月31日正式成立,由非盟领导,总部位于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它在成立之初就确立了具体职责,致力于在公共卫生监测、应急反应、巨大卫生挑战应对能力建设等领域,以支持非洲各国开展有效工作。
非洲疾控中心设立了5个区域中心,分别位于埃及、加蓬、肯尼亚、尼日利亚和赞比亚,这些区域中心协调各成员国工作。
2月,非洲疾控中心已在非盟要求下制定了非洲应对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的战略规划。战略规划中,非洲疾控中心需要努力协调非洲各成员国、非盟各机构、世界卫生组织和其他伙伴,确保资源整合、减少重复。同时需要基于证据的公共卫生策略开展新冠病毒监测、预防、诊断、治疗和控制等工作。
为此,非洲疾控中心内部成立了两个临时组织,一是非洲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的专题工作组,其工作包括六个方面:病毒监测、感染防控、临床管理、实验室诊断、风险沟通,以及供应链和医疗用品采购。另一个是非洲疾控中心突发事件管理系统,负责与55个非盟成员国联系。
以检测能力为例,非洲各国对新冠病毒的检测能力相对较弱,特别是在疫情初期。1月,没有一个非洲国家能够开展对新冠病毒的诊断。2月初,非洲有两个国家具备病毒检测能力,一是南非的国家传染病研究所,另一个是塞内加尔的巴斯德研究所。目前,非洲已有43个国家开展了新冠病毒检测工作。
非洲疾控中心一直在加强并持续支持成员国开展检测,包括提供检测试剂。目前已有48个非洲国家得到了非洲疾控中心提供的新冠病毒检测试剂支持,下发了25000份检测试剂,另有63000份试剂将在近两周分发到非洲一些国家。
但随着确诊病例的增加,每一个确诊者的密切接触者也需要监测,检测试剂盒仍需补充。除了试剂盒本身,也需要其他检测辅助用品,比如采样拭子和运送培养基。目前一些非洲国家已经拥有了一定数量的检测试剂,但因缺少这些辅助用品,检测工作已受到影响,进度迟缓。
疫情监测方面,非洲疾控中心主要开展了一些培训工作,一是针对入境渠道,另一个是基于事件的监测。为加强航空方面应对新冠病毒的能力,整个非洲40%的航空公司接受了培训。
临床治疗方面,非洲疾控中心开设了网课,目前已有来自22个国家的299名临床医生接受了在线培训。
目前,非洲疫情还面临诸多挑战,比如越来越多的非洲国家已经出现社区传染,社区有潜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的趋势。
此外,确诊病例数和受影响的国家还在不断增加,很多非洲国家还没有准备好应对疫情暴发,如医疗物资的储备,包括口罩、PPE(个人防护设备)、呼吸机等。
更重要的还有非洲历来的问题——薄弱的基础医疗设施和基础医疗服务,可能北非一些国家相对较好,但他们已在本次疫情中出现诸多困难。如果疫情继续恶化,薄弱的医疗设施和服务会成为非洲的最大问题。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李麑
图片编辑:蒋立冬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