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防务

防务前沿|瞄准亚太地区高端战争,美加快研发反高超武器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郭彦江

2020-03-31 07:10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
美军认为,俄罗斯等大国已经开始部署高超声速导弹,对美军现有导弹防御系统构成了很大的挑战。为了继续维持优势地位,美军一方面积极研发高超声速武器,实现对等威慑;另一方面加快研发反高超武器,强化现役导弹防御系统拦截高超声速武器的能力,以应对亚太地区可能出现的高端战争。
特朗普上台以来,将国家战略由反恐转向大国竞争。在2019年1月发布的《导弹防御评估》报告中,美国防部将高超声速威胁列为导弹防御的重点。高超声速防御逐渐受到美国军方的高度重视。美导弹防御局、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均积极推动高超声速防御技术演示验证及项目研发。
近期一系列动向表明,美军将首先发展海基反高超能力,计划装备在“宙斯盾”舰上,由现有MK41发射,主要用于所谓印太地区高超声速区域防御。海基反高超基于“高超声速防御区域滑翔段武器系统”项目,计划采用“标准”-6 1B导弹,于2023财年进行高超声速滑翔段拦截试验。
美海军“阿利·伯克”级驱逐舰发射“标准”-6导弹,该导弹未来可拦截高超声速武器
多维度推动反高超能力发展
美国高超防御主要由导弹防御局负责,导弹防御局主要负责高超声速防御体系顶层规划设计、武器系统研发论证、关键技术研发、系统工程建设等;美参谋长联席会议、美空军参与需求论证阶段;DARPA也进行高超防御组件技术探索与研发。2019年夏,美国防部制定了高超声速防御架构路线图,但路线图内容未予以公开。美国防部高超声速项目副主任迈克·怀特在一次采访中表示,美国高超声速防御采取全面、分层防御战略,将综合运用发射前打击和动能、非动能等主被动防御手段,在主动段、再入滑翔段和末段防御竞争对手高超声速武器打击。
美国高超声速防御体系建设将主要以现有弹道导弹防御体系为基础,通过改进和新研的方式,最终形成对高超声速威胁和弹道导弹威胁的一体化防御能力。当前导弹防御局正从体系架构、预警探测、指挥控制、拦截弹等多个维度推动高超声速防御能力发展。
除改进现有系统外,当前美军共发展“高超声速和弹道跟踪传感器系统”(HBTSS)、高超声速防御武器系统(HDWS)、“高超声速防御区域滑翔段武器系统”(RPGWS)、“滑翔破坏者”(Glide Breaker)四个高超防御项目。
预警探测是高超声速防御的基础,为了降低成本,美国正寻求在低轨道商业卫星上安装用于探测高超的传感器
(一)高超声速和弹道跟踪传感器系统
预警探测是高超声速防御的基础。“高超声速和弹道跟踪太空传感器”系统原名“导弹防御跟踪系统”(MDTS)、“太空传感器层”(SSL),由部署在低轨道商业卫星上的约200个50~500千克的传感器载荷组成,旨在消除传感器网络间隙,对复杂弹道导弹、高超声速武器进行从发射到拦截的连续跟踪。导弹防御局负责传感器载荷研发,太空发展局负责架构设计,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负责载荷搭载平台设计、星座管理等,空军太空与导弹系统中心负责任务需求设计。2019年10月,导弹防御局授予诺斯罗普·格鲁曼公司、Leidos、L3、雷声公司项目第二阶段合同,用于完成载荷原型机方案设计、信号链处理、软件算法研究等工作。按照2020财年《国防授权法案》,“高超声速和弹道跟踪太空传感器”系统应于2021年12月31日进行在轨试验,2023年后达到初始运行能力。
“高超声速和弹道跟踪太空传感器”系统属于太空发展局(SDA)提出的下一代太空架构(七个星座组成)之一的“跟踪层”。为避免重复建设、更好地利用商业航天技术加快能力形成,在2021财年预算中,美国会已将系统主导权由导弹防御局转移到太空发展局。
(二)高超声速防御武器系统
导弹防御局于2018年9月公布“高超声速防御武器系统”项目,并授予8家单位21个方案研发合同,开始进行概念定义阶段研发;2019年9月,从21个方案中选中5个方案,授予合同开展概念改进阶段研发。
授予的五份研究方案主要包括:
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标枪-高超声速防御武器系统”(DART)方案,基于“萨德”拦截弹改进,主要用于远程拦截,在高超声速弹头滑翔中段进行拦截,与“女武神-高超声速防御末段拦截弹”(Valkyrie)形成分层拦截能力;
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标枪-高超声速防御武器系统”方案,基于“爱国者”-3 MSE导弹改进,主要用于近程拦截,在高超声速弹头滑翔后段以及末段进行拦截,与“女武神-高超声速防御末段拦截弹”形成分层拦截能力;
波音公司“针对高超声速武器的超高速拦截弹”(HYVINT)方案;
雷声公司“标准-3 霍克”(SM-3 HAWK)方案,基于“标准”-3导弹改进;
雷声公司“非动力学高超声速防御概念”方案,是一种基于高功率微波武器的非动力学方案。
俄罗斯近年来装备了多款高超声速导弹,领先于美国。图为“匕首”高超声速导弹
(三)高超声速防御区域滑翔段武器系统
2019年12月5日,美国导弹防御局发布“高超声速防御区域滑翔段武器系统”原型设计信息征询书,寻求快速设计、研发、演示高超声速区域防御武器系统原型。12月18日,导弹防御局举办该项目工业日活动,讨论高超声速防御的技术途径,并向工业部门进一步披露项目需求细节。
“高超声速防御区域滑翔段武器系统”,强调“滑翔段”和“区域防御”,表明该系统防御对象不是类似俄罗斯“先锋”这样搭载在洲际弹道导弹上的高超声速滑翔弹头,而是由中程弹道导弹携带的处于滑翔阶段的高超声速滑翔弹头。
(四)滑翔破坏者
DARPA在2018年9月5~7日举行的60周年研讨会上首次展示了“滑翔破坏者”概念图。2018年11月6日,DARPA发布了“滑翔破坏者”项目广泛机构公告,旨在开发和演示高超声速防御武器组件技术。2020年2月,DARPA授予航空喷气-洛克达因公司一份价值1960万的“滑翔破坏者”推进技术研发合同。
本月,美国进行了高超声速导弹发射试验
美海军2023年试验反高超能力
在2020年2月10日美国防部举行的2021财年预算发布会上,有记者向美国导弹防御局局长乔恩·希尔问“高超声速防御武器系统”项目进展,重点提到了“标枪-高超声速防御武器系统”“女武神-高超声速防御末段拦截弹”等五个方案研发进展,乔恩·希尔则表示,当前美导弹防御局高超声速防御项目仅有“高超声速防御区域滑翔段武器系统”和“高超声速和弹道跟踪传感器系统”两个,记者提到的几个项目仅是“高超声速防御区域滑翔段武器系统”项目的前期验证项目。真实性与否,耐人寻味。
2020年3月4日,导弹防御局局长乔恩·希尔在一年一度的麦卡利斯国防计划会议上表示,“高超声速防御区域滑翔段武器系统”将首先装备在“阿利·伯克”级驱逐舰上,由MK41垂直发射系统发射,后续再装备在空中或其他平台上。2020年3月11日,美国防部副部长迈克尔·格里芬在众议院作证词时首次透露,美海军、导弹防御局计划2023财年试验“标准”-6导弹拦截高超声速目标的能力;3月13日,导弹防御局局长乔恩·希尔在众议院作证词时再次证实了这一说法。
标准”-6 1B导弹换装直径更大的助推器后射程大幅提高,达到560~800千米
“标准”-6导弹是雷声公司研制的新一代多功能导弹,于2004年9月开始研制,2005年6月完成初始设计评审,2008年6月首次试验成功,2013年开始批量生产。“标准”-6导弹采用“标准”-2 Block 4导弹弹体、MK104双推力固体火箭发动机和MK41助推器,导引头采用AIM-120先进中程空空导弹的主动雷达导引头,射程370千米,射高34千米。相比“标准”-2导弹,“标准”-6导弹着力加强对低空、超低空巡航导弹的拦截能力,并具备反舰和有限的末段反导能力。
美海军于2020财年预算中首次加入“标准”-6 1B导弹项目,项目属于“标准导弹改进”(项目编号0604366N)中的2063子项目,2020财年经费为1.167亿美元,计划未来5年共投入经费约3.8亿美元。相比“标准”-6 1A导弹,“标准”-6 1B导弹继续沿用原有导引头和战斗部,但将原有343毫米MK104发动机升级为“标准”-3 2A导弹上采用的533毫米发动机,预计射程将增加到560~800千米,飞行速度达到高超声速水平。
“标准”-6 1B导弹计划2020财年进行关键设计评审(CDR),2021财年进行低速试生产(LRIP),2023财年达到初始作战能力(IOC)。在2021财年预算中,美海军大幅增加了“标准”-6 1B导弹研发经费,2021财年经费为2.32亿美元,未来5年经费增加到了约5.7亿美元,侧面印证美军计划发展“标准”-6 1B导弹反高超能力。
2023财年是美军海基反高超能力的关键节点
“标准”-6 1B导弹采用“标准”-3 2A导弹的21英寸的发动机,射程和射高显著提升,一是在“海军一体化火控-防空”(NIFC-CA)助力下,将显著增强“宙斯盾”舰超视距反舰能力,提高舰队安全纵深;二是将提高“宙斯盾”舰末段反导能力,弥补“标准”-3导弹与“标准”-6 1A导弹之间的防御间隙;三是赋予“宙斯盾”舰反高超能力,“标准”-3 导弹射高太高,“标准”-6 1A导弹射高和射程又有限,基本难以拦截高超声速导弹。
“标准”-6 1B导弹部署后,将与“标准”-3、“标准”-6 1A、“标准”-2、改进型“海麻雀”、“拉姆”、“战斧”一起,使“宙斯盾”系统形成多层、一体化的防空、反导、反高超、反舰能力。
结语
美军制定了雄心勃勃的高超声速防御架构路线图,但美军高超声速防御的重点是搭载在中程弹道导弹上的助推滑翔弹头,将首先部署在亚太地区的“宙斯盾”舰上。
2023财年是美军海基反高超能力的关键节点,届时,“高超声速和弹道跟踪传感器系统”达到初始运行能力,可以对高超声速武器进行连续跟踪,“标准”-6 1B导弹达到初始运行能力,或可进行反高超试验。“标准”-6 导弹将是首款同时具备防空/反高超、反导、反舰能力的导弹。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谢瑞强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