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外交学人

全球战疫·冲击丨日本“后安倍时代”或因疫情提早到来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王星宇

2020-03-22 14:49  来源:澎湃新闻

2020年,全球蔓延的新冠病毒疫情严重打击了日本经济,也引发了日本各界对政府应对此类危机事件能力的重大质疑。在对日本本就具有里程碑意义的2020年,新冠疫情可能进一步改变日本的政治动态和外交日程。
在日本东京新宿车站,部分乘客戴口罩出行。新华社 图
新冠疫情对日本经济的影响
2019年10月安倍内阁将消费税上调到10%。此前曾两次推迟上调政策,原因就是因为在1998年和2014年的增税导致了经济的急剧萎缩,所以对于日本首相安倍来说,增税在政治上总是非常危险的政策。安倍内阁认为已经吸取以往教训,并准备好应对措施。希望借助2020年观光旅游业及其衍生产业和“奥运景气”(投资130亿美元、举办费用5亿美元,综合效果250亿美元)化解增税导致的经济萎缩,进而通过长期政策刺激经济增长。
新冠疫情爆发,从病毒传染特性和病毒传播区域地理位置等方面来看,对日本经济增长引擎产生了巨大的冲击。日本经济在2019年第4季度因增税出现衰退迹象,商业投资和私人消费大幅下降。本来设想2020年第1季度能依靠观光旅游业等抑制经济衰退,但新冠疫情爆发,为缓解传染性疾病蔓延必需采取社会隔离措施,这将进一步抑制消费和商业投资。对旅游业繁荣的期待(奥运年日本政府预计有4000万境外游客来日;2019年境外观光客在日消费460亿美元),现在因新冠疫情已受到了无可挽回的致命冲击,大约会因此损失40亿美元。
中国是日本最大的贸易伙伴,新冠疫情导致中国经济活动的相对停滞对日本的影响既是需求冲击又是供应冲击。
从国际贸易来看,日本出口总额减少1%(6.3万亿日元),连续15个月减少;进口额减少14%(5.2万亿日元),连续10个月减少。尽管出现了时隔四个月的贸易顺差(2007年9月以来的新高),但基于新冠疫情对世界经济的影响,这对于日本经济产生的积极影响还不会马上显现。
所以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将日本2020年的经济增长率从0.6%下调至0.2%。随着石油价格暴跌、日元大幅升值以及日经指数跌至2万点以下,日本经济前景继续恶化。
新冠疫情对日本政治的影响
疫情对日本政府的影响主要体现在政策和政治两个方面。
在政策层面的影响主要体现在日本政府应对新冠疫情的政策引发对政府应对重大危机事件,乃至执政能力的质疑。
在应对“钻石公主”号邮轮的问题上,日本政府出于多重因素的考虑,瞻前顾后,消极应对“钻石公主” 号邮轮的感染事件,不允许邮轮靠岸,所有的人在邮轮上隔离14天,并且检疫安全后才能上岸。这一决定直接导致疫情在邮轮上蔓延,日本民间认为这与其说是天灾,不如说是人祸,自民党也受到了在野党的强烈攻击。
关于旅行限制政策,动作迟缓,直到3月9日,日本政府才开始实施更严格的边境控制。安倍内阁这么做是出于旅游业和奥运对经济的刺激作用,以及国际协调的考虑,但反应迟缓导致对其执政能力的质疑。
关于日本针对新冠疫情的政策,日本疫情已由输入型转为国内多发,部分地区出现了小规模的聚集感染,社区疫情传播不断增加,对新冠病毒检测的行动缓慢。日本针对疫情的政策使日本国民越来越质疑政府采取果断行动的能力。
安倍内阁防控的目标,是控制感染扩大的速度,尽可能减少重症患者的数量和死亡人数,尽量避免造成医疗资源的耗竭与崩溃。日本虽然医疗资源丰富,但是传染病的收治容量相对有限。如果新冠肺炎在日本大流行出现大量患者,大家不管轻症重症都挤到医院去看病,可能会直接导致日本医疗系统的崩溃。
日本现行法律框架对于应对疫情而言存在缺陷,因此会产生政府在多大程度上可以为了国家面临紧急状态而干预个人自由的问题。在政府推动的新的紧急状态法通过之前,无法采取更有力的防疫措施。但日本国民看到的是,日本并没有专门的疾控中心(CDC)、中央政府的政策到地方自治体不一定完全执行、应急时期日本的疫情管控较为分散缺乏统一领导的“司令部”。
日本经济界对相关政策表示一定理解的同时,也感到安倍首相行动的时机上有点晚,认为疫情将对日本中小企业产生巨大的打击,对很多跨国公司的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
在如此严峻的新冠疫情下,政府、企业界和国民客观存在着认知和理解的差异,加之日本社会老龄化严重的现实(日本 65 岁以上的人口数量占比为28%),质疑安倍内阁执政能力的呼声和事态将进一步发展,也将成为在野党攻击执政党的有利工具。
在政治层面,新冠疫情的发展已经严重影响了日本的外交日程和国内政治。
3月12日安倍已经累计执政达到3000天,创下首相任期的新纪录。安倍在众议院全体会议上发表施政方针演说,对日本新一年内政外交的发展方向做出阐释。安倍表示,2020年是进行“战后外交总决算”、确立新时代日本外交的关键一年,要怀着自信和自豪,向世界发出日本声音。
外交方面,美国今年将举行总统大选。安倍的政策就是紧跟美国总统特朗普,继续深化日美同盟关系,加强日美在太空和网络安全领域的合作。将在日美同盟的基础上,与欧洲、印度、澳大利亚、东盟等国家一起推动“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的实现。
安倍认为日中两国肩负着维护地区与世界和平繁荣的重任,“希望深化领导人往来,强化两国在所有领域的交流,构建新时代成熟的日中关系”。在日朝关系上,安倍表示将基于《日朝平壤宣言》精神,推进解决与朝鲜的各种问题,努力实现两国邦交正常化,并强调为解决“绑架人质问题”,愿不设任何条件与朝鲜最高领导人举行会谈。在日俄关系上,安倍则强调,将继续推动与俄罗斯解决领土问题,实现两国签署和平条约。安倍表述日韩关系时使用了“韩国是日本最重要邻邦” ,传递出希望改善双边关系的信号。
但在新冠疫情的冲击下,安倍实现这些计划的可能性大大降低。
内政方面,安倍任内最大的目标和政治遗产就是修宪。立宪民主党等在野党以及部分日本民众都对修宪持反对意见。日本国会目前正在集中讨论防疫对策,修宪审议毫无进展,安倍能否在东京奥运会之后正式推进修宪及其相关法案的制定亦是未知数。
迫在眉睫的东京奥运会,如期、完整举办的可能性降低。东京奥运会是否举办的最终决定权在于国际奥委会,但还取决于目前仍是未知数的新的全球健康风险评估和评价。
日本如期举办奥运大概需要以下两个条件,其一,中国、欧洲、美国等地区宣布疫情结束;其二,世界卫生组织未宣布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或者宣布全球疫情结束。但这些条件中基本不在安倍及其日本政府的控制范围之内。
3月11日,世卫组织已宣布,新冠病毒疫情“已具有全球大流行特征”,不过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也表示此次大流行是世卫历史上首次可控的(大流行)。这也许对东京奥运是个好消息。但世界主要区域的疫情发展情况仍是安倍政府所无法控制的。
新冠疫情带来了诸多不确定因素,加之最近安倍内阁的支持率下降了8%左右,尽管与以往内阁支持率相比没有达到执政警戒线,但这为安倍的对手和自民党内可能的继任者提供了新的动力,“后安倍时代”或许因新冠疫情而提早到来。
(作者系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专聘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东亚研究中心副主任。本文为作者3月19日在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举办的“新冠疫情对地缘政治和世界经济的影响”视频研讨会上的发言。澎湃新闻获授权后编辑刊发)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朱郑勇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