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外交学人

普京的“孩子们”③|大器晚成:与圣彼得堡有缘的别格洛夫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冯玉军

2020-03-18 06:51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
这里所说普京的“孩子们”,不是生物学、而是政治社会学的概念。指的是在普京统治俄罗斯20多年的时间里成长起来、开始在俄罗斯权力圈中崭露头角,并有可能在2024年普京卸任总统后掌管俄罗斯的青年一代权力精英。
2020年3月14日,普京提交的宪法修正案获宪法法院批准并将在4月22日举行全民投票。如获通过,普京之前的总统任期就会“清零”,他从理论上将获得参加2024年总统选举的机会。但俄罗斯国内政治历来波诡云谲,法理上的可能并不代表现实中的必然。修宪不仅没有解决、反而凸显“2024问题”已经浮出水面。2024年之后,谁将掌管俄罗斯,是大家都热切关注的一个问题。复旦大学俄罗斯中亚研究中心主任冯玉军教授推出“普京的‘孩子们’”专题系列,和大家共同盘点一下,哪些人有可能进入未来俄罗斯的权力核心圈?

【之三】亚历山大·德米特里耶维奇·别格洛夫
亚历山大·德米特里耶维奇·别格洛夫,2019年9月18日起担任圣彼得堡市市长,俄罗斯国务活动家,统一俄罗斯党最高委员会成员。之前曾分别于2003年6月16日至10月5日和2018年10月3日至2019年9月18日两次担任圣彼得堡市代理市长。2012-2017年担任总统驻中央联邦区全权代表。2017-2018年担任总统驻西北联邦区全权代表。
亚历山大·德米特里耶维奇·别格洛夫
参军、从政、经商
别格洛夫1956年5月19日出生于阿塞拜疆巴库的一个军人家庭。中学毕业后考入专业技校,之后又在工业师范学校就读。1976-1978年他紧急应召入伍并在苏军服役。
1983年,别格洛夫毕业于列宁格勒建筑工程学院工业与民用建筑专业,之后在列宁格勒建筑机构担任工程技术和领导职务。1986年,他担任列宁格勒苏维埃执委会建设处处长,其间参与了1988年亚美尼亚大地震的抢险救援工作。
1989年,别格洛夫出任苏共列宁格勒州委社会经济处处长,一年之后担任列宁格勒苏维埃执委会基建总局副局长。其间他参与了列宁格勒“白色浅滩”处理设施、奥尔金处理设施、雷巴茨基水泵站、列宁格勒铝厂的建设,主管库普奇诺、雷巴茨基、多尔加湖等多处住宅小区建设。此外,别格洛夫还领导了在巴尔瑙尔、鄂木斯克、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莫斯科、喀山、吉尔吉斯、北高加索等地区的一系列专项工程建设。
苏联解体使别格洛夫的人生轨迹也发生大的转折,他从政府官员转身投入商海。1991-1997年,别格洛夫出任俄德合资企业“梅拉泽尔”的总工程师。有猜测认为,正是在这个时候,别格洛夫认识了当时担任列宁格勒市对外联系委员会主任的普京。因为正是这个委员会注册了这家俄德合资企业。1997年之后的一段时间,别格洛夫在圣彼得堡国立建筑大学攻读博士研究生并同时任副研究员。
重返政坛
1999年,别格洛夫受邀出任圣彼得堡市库洛尔特区土地管理局局长。在他的主导下,这里重建了自由广场、树立了彼得大帝纪念碑、修建了几座城市喷泉。但当时他主导的拉兹里夫湖岸重建工程引起了当地居民的抗议。据媒体报道,别格洛夫在不同时期还与他人共同注册了名为“航空纪录”、“经济技术”、“波罗的海建设”、“联合生产运输”等多家公司和“实业伙伴”出版社。
2002年,时任圣彼得堡市长弗拉基米尔·雅科夫列夫推荐别格洛夫出任主管政府办公厅工作的副市长。消息人士认为,这一任命是雅科夫列夫与时任总统驻西北联邦区全权代表维克多·切尔克索夫之间达成的妥协。有消息称,尽管主管干部工作的总统驻西北联邦区副代表也同意推举别格洛夫,但即便如此,圣彼得堡立法会议在第二轮才通过了对别格洛夫的提名。在担任行政职务的同时,别格洛夫在国家行政学院西北分院在职学习并于2003年毕业。
2003年6月, 雅科夫列夫去职,别格洛夫短期代行市长职权。在此期间,他在发展经济、学校与企业检查、采暖季准备等方面推行了积极的政策。此外,别格洛夫于2003年6月参加了统一俄罗斯党代表大会并当选为地区分部书记,11月,他参加了第九届国家杜马选举。有人认为,别格洛夫之所以作出这一决定,是因为在第一轮圣彼得堡市市长选举中输给瓦连京娜·马特维延科。由于在担任代理市长期间没有打下良好的社会和政治基础,他在新市长上任后没能获得副市长的职位。
在当年的杜马选举中,圣彼得堡是统一俄罗斯党得票最低的城市之一。该党高层认为别格洛夫应该对此承担负责,因此不同意他出任统一俄罗斯党杜马党团领导人或关键性委员会代表。无奈之下,别格洛夫只好继续担任统一俄罗斯党圣彼得堡地区分部的领导职务,直到2004年7月。
在这一阶段,统一俄罗斯党圣彼得堡地区分部的成员从700人迅速扩大到1.6万人。别格洛夫也因此在11月召开的统一俄罗斯党第五届代表大会上当选最高委员会成员。
2003年10月5日,马特维延科在提前举行的圣彼得堡市长选举的第二轮投票中获胜。10月15日,别格洛夫被任命为总统驻西北联邦区第一副全权代表。而伊利亚·克列班诺夫于11月1日接替竞选市长获胜的马特维延科担任总统驻西北联邦区全权代表一职。
2004年5月24日,别格洛夫被任命为俄罗斯总统办公厅监察局局长。2005年10月,他成为总统下属的落实国家重点项目和人口政策委员会成员。2006年7月,成为该委员会主席团成员。
2008年5月12日,别格洛夫取代伊戈尔·谢钦出任总统办公厅副主任,负责总统办公室以及文件流转工作。当时的总统办公厅主任是谢尔盖·纳雷什金。2008年7月21日,别格洛夫被任命为金刚石-安泰空天防御集团公司董事会主席。众所周知,这家公司专门从事短、中、远程防空导弹系统的开发和生产。他的前任是于2008年5月被任命为国家禁毒署署长的维克多·伊万诺夫。别格洛夫担任这一职务一直到2011年。
2009年,别格洛夫开始领导俄罗斯总统下属哥萨克事务委员会。他构建了哥萨克社区内部的等级制度并对其职能进行了调整,哥萨克人开始保护国家财产、参与街道巡逻和驱散非法集会,籍此他们可从地方预算获得资金。
2010年尤里·卢日科夫辞职后,别格洛夫曾被视为出任莫斯科市长的可能人选。马特维琴科2011年辞职后,又曾有传言别格洛夫可能接替她担任圣彼得堡市长。但这两个传言均未落实。
2012年5月23日,普京总统任命别格洛夫为总统驻中央联邦区全权代表。别格洛夫在这个岗位任职至2017年12月25日。在此期间,他主导了一系列国家级大型宗教节日庆典,还修复了阿索斯岛上的教堂。
普京与别格洛夫
与圣彼得堡的“缘分”
2017年12月25日,普京总统任命别格洛夫为总统驻西北联邦区全权代表。他重新回到圣彼得堡,办公地点在瓦西里岛靠近三号地铁线的一栋楼房。可以说,别格洛夫的职业生涯与他在圣彼得堡和列宁格勒州的社会、政治活动密不可分。在此期间,他参与了克琅施塔德海军大教堂的修复和爱国者公园的开发工作。
2018年10月3日,别格洛夫被任命为圣彼得堡代理市长。此前一天,他在市政府任职的妻子和女婿为避嫌提出辞呈。2019年2月18日,根据普京总统的命令,别格洛夫成为俄罗斯联邦安全会议成员。
别格洛夫在担任圣彼得堡代理市长这段时间似乎运气不佳,一系列丑闻和麻烦接踵而至。
2019年冬季,城市服务的疏忽和协调不足导致了严重后果。从1月1日到3月13日,圣彼得堡有3755人因严寒冻伤,91人因屋顶冰雪坠落而受伤,其中1人不治身亡。圣彼得堡市民纷纷吐槽城市的除雪工作。而恰在此时,别格洛夫为提高在市民中的威信搞了一系列宣传活动,亲政府出版物对此进行了积极报道。但装模作样的星期六义务劳动等活动以及社交网络上频繁出现的亲政府言论,引起了市民们对代理市长的高度不满。
2019年4月,应别格洛夫的请求,普京总统批准了建设圣彼得堡和莫斯科之间价值1.5万亿卢布的高速铁路方案。此外,普京还从储备基金中拨款1.5亿卢布用于修建“列宁格勒围困博物馆”,斥资1060万卢布向私人开发商收购24所幼儿园、4所学校和16处医疗设施。
在担任代理市长期间,别格洛夫对圣彼得堡的权力结构进行了重大人事调整,解除了与原市长格奥尔基·波尔塔夫琴科过从甚密的几位副市长、委员会主席和区长的职务,包括副市长伊戈尔·阿尔宾和米哈伊尔·莫克列佐夫。大规模调整官员的一个原因就是该年冬天市内除冰不力。许多媒体都注意到别格洛夫对教会事务的积极关注,但一些媒体认为,他拒绝将伊萨基辅大教堂转交教会,这证明其对俄罗斯东正教会的态度是作秀,其行为具有机会主义性质。
2019年5月25日,别格洛夫宣布打算以自提名候选人的身份参选圣彼得堡市长。有分析认为这是由于他想与统一俄罗斯党的负面形象保持距离。尽管如此,别格洛夫还是被认为是来自权力层的候选人。大家认为,从被任命为代理市长起,别格洛夫就开始了他的非正式竞选活动,这包括来自克里姆林宫对他的支持以及亲政府媒体对他的大规模报道。据统计,2018年10月至2019年1月,亲政府媒体对别格洛夫的正面报道多达上千条。
别格洛夫的副手柳波芙·索维尔沙耶娃在他的竞选活动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她对圣彼得堡的媒体施加了巨大压力。此外,商人尤里·科瓦尔丘克所拥有的“国家传媒集团”也对别格洛夫进行了大规模的正面宣传。
在市长选举登记和正式选举期间,别格洛夫屡次被指责伪造竞选材料和滥用职权,包括在地铁中有组织地收集签名、以公益广告的名义免费发布竞选视频、强行收集学生和机关事业单位雇员的签名等。有媒体报道,别格洛夫团队出于个人目的使用在线机器人并播放不利于竞争对手的虚假广告。负责运作此事的人与商人叶夫根尼·普里戈任有关系。6月,俄罗斯著名反对派人士阿列克谢·纳瓦尔内的地区竞选总部公开了别格洛夫团队在维堡区伪造的提名表,但别格洛夫的竞选总部否认了这种说法。
根据全俄舆论研究中心的数据,到2019年夏季,别格洛夫的支持率为55%;而刚被任命为代理市长时,其支持率仅为24%。在2019年9月8日的投票中,别格洛夫以64.46%的支持率赢得了圣彼得堡市长选举,其任期将于2024年结束。有分析认为,别格洛夫的顺利当选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缺乏真正的竞争对手以及另一位候选人弗拉基米尔·博尔特科临时退选造成的。
2019年9月18日,别格洛夫宣誓就职圣彼得堡市长。一周之内,他组建了新的市政府机构,柳波芙·索维尔沙耶娃、爱德华·巴塔诺夫、尼古拉·邦达连科、叶夫根尼·叶林、弗拉基米尔·基里尔洛夫、弗拉基米尔·科尼亚基宁、尼古拉·林琴科、奥列格·马尔科夫、安娜·米加宁娜、马克西姆·沙斯科尔斯基被任命为副市长。
但到11月底,索维尔沙耶娃就调任西北联邦区总统全权代表,其职务由俄罗斯前交通部长马克西姆·索科洛夫接任。不久之后,曾负责普京在瓦尔代总统官邸安保工作的瓦列里·皮卡列夫又被任命为圣彼得堡市副市长。
家庭生活
1993年,别格洛夫通过题为《曲面钢筋混凝土元件的稳定性》的论文答辩,获得技术学副博士学位。
2012年,别格洛夫在莫斯科国立技术与管理大学通过题为《哥萨克社区的农业生产管理:地方可持续的社会经济发展潜力》的博士论文答辩。2019年,互联网论坛出现了很多对别格洛夫论文抄袭的指责。
别格洛夫公示的2017年个人收入为690万卢布(约65万元人民币),家庭总收入超过2200万卢布。有媒体称,别格洛夫还拥有四只瑞士名表:两只宝玑,一只爱彼和一只百达翡丽,估计价值为1900万卢布。
2019年8月底,纳瓦尔内的“反腐败基金会”透露别格洛夫在莫斯科卡扎姆尼巷拥有一套150平方米的公寓,估价为1.5亿卢布,相当于全家5年的收入。别格洛夫的新闻处回应称,该公寓于2005年以1650万卢布的价格购置,购房资金为以前经商时的收入。但是《新报》随后发布材料称,该公寓于完工4年后的2013年在联邦注册、地籍和测绘局登记,而别格洛夫直到2018年才承认有这套房产。更重要的是,别格洛夫1999年出任公职前的收入并不足以购买这套房产。
别格洛夫的妻子是纳塔莉亚·弗拉基米洛夫娜·别格洛娃,1955年11月12日出生于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2004-2018年,她担任圣彼得堡民事登记委员会的领导;2009年,她获得了“为祖国服务”二级勋章,并通过了莫斯科科技大学管理学专业的副博士论文答辩。
别格洛夫的长女尤莉亚·别格洛娃,她于2011-2017年担任圣彼得堡文化委员会法律部门的负责人。其丈夫帕维尔·亚历山大罗维奇·贝洛夫毕业于圣彼得堡体育学院和国家行政学院西北分院;2008-2012年他在顶点(Zenit)足球俱乐部的商务部门工作,2012-2016年任该俱乐部副主席;2016年9月-2018年10月任圣彼得堡市体育运动委员会主席;2019年起出任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圣彼得堡公司副总经理。
别格洛夫的小女儿奥尔加·库德里亚索娃,自2009年起一直在圣彼得堡国立大学宪法教研室担任副教授,她拥有“列宁91租赁公司”9%的股份。她的丈夫斯坦尼斯拉夫·库德里亚索夫拥有瓦西里岛汽车租赁公司的控股权。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朱郑勇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