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外交学人

全球战疫·镜鉴丨H1N1的启示:如何遏制全球“大流行”?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李博伦

2020-03-12 10:02  来源:澎湃新闻

截至目前,全球已有百余国家和地区逾12万人感染新型冠状病毒。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3月11日表示,新冠病毒疫情“已具有全球大流行特征”,有确诊病例数的国家约是两周前的三倍,这标志着新冠肺炎的流行已经达到了新的阶段。
那么一场传染病的“大流行”如何才能得到有效遏制?回顾H1N1的全球大流行或许可以得到些许启示。
H1N1“大流行”:百万人确诊,逾万人死亡
2009-2010年,由新型甲型H1N1流感病毒引发的全球大流行从墨西哥开始,之后扩散导致美国加州和德州爆发,并进而横扫包括拉美、欧洲、亚太、非洲、中东等地区百余国,造成全球超过百万人确诊,逾万人死亡。
2009年,墨西哥城,戴着防护性外科口罩的民众走过甲型H1N1流感警告标志。
尽管当时墨西哥政府也关闭了墨西哥城大部分公共和私人设施,试图控制病毒的传播,但这些措施收效甚微,H1N1继续在全球蔓延,很多地区的诊所被病患填满。
2009年4月下旬,世卫组织宣布了其有史以来第一次“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HEIC)”,6月,世卫组织和美国疾控中心停止了病例计数,并宣布疫情为“大流行(Pandemic)”。这一“大流行”直到2010年8月才由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宣布结束,而官方统计的确诊和死亡数据被广泛认为显著低估了实际情况,尤其是那些无法使用卫生设施的非洲和东南亚民众。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曾在关于新冠病毒的《国际卫生条例》突发事件委员会上说:“我们不知道,如果这种病毒在一个卫生系统薄弱的国家蔓延,将会造成怎样的伤害。”
事实上,2009年H1N1大流行,一部分原因也在于世卫组织和会员国没有做好充分准备,以迅速评估H1N1的严重程度。尽管早在2005年,世卫组织就已经发布《国际卫生条例(IHR)》,但2009年的H1N1却是IHR修订以来的首次测试。
应对大流行最关键的步骤之一是宣布大流行的时间。首先,疾病“大流行”必须被指定为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PHEIC),这意味着它是严重的、不寻常的,并且有很大的国际传播机会,可能需要广泛的国际响应。一旦确定传播已经跨越世卫组织两个不同的全球区域,世卫组织总干事可以宣布该疾病“大流行”。
2009年,世卫组织时任总干事陈冯富珍宣布H1N1“大流行”。
遏制H1N1“大流行”,国际社会做了什么?
阻止“大流行”对公共卫生基础薄弱的国家造成伤害,国际合作至关重要。孟加拉国、肯尼亚、越南等国在后来成功抗击H1N1,恰恰也得益于国际合作的帮助。
对于孟加拉国国家流感中心前主任马哈茂德·拉赫曼教授来说,2009年是一场惊心动魄的考验,“病毒首先出现在墨西哥,然后传播到美国,接着从美国传到孟加拉国。一个由29名孟加拉学生组成的学习团从美国返回时,有6名学生被确诊感染。”
此后,孟加拉国公共卫生当局密切追踪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挨家挨户,隔离病人。在此过程中,孟加拉国获得了来自世卫组织和其他国家疾控专家的协助,得以在流感检测和应对措施方面反应相对迅速,强力阻止H1N1在孟加拉国的传播。
最终孟加拉国全国只有30例确诊的感染病例。“与此同时,我们更加关注农村人口在应对H1N1中的脆弱性,因为据了解,这种流行病将从农村社区和饲养家禽的农场开始爆发。”拉赫曼说。
在肯尼亚,一项简称为“GDD”的计划对抗击H1N1也起到了关键作用。全球疾病监测(Global Disease Detection,简称GDD)由美国疾控中心发起,旨在汇集资源,使各国做好应对可能发生的传染病威胁的准备。
GDD的工作主要依靠其“区域中心(Regional Centers, 简称RC)”推动,这些RC与公共卫生应对能力较低的各个国家合作,助力其培养流行病学家和实验室人员队伍,扩大实验室检测能力,进行联合科学研究,鼓励各国卫生部和农业部等其他部门进行跨部门合作。这种基于科学实证的能力建设活动旨在与伙伴国家建立强有力的、可信赖的联系,形成全球卫生安全治理基础。
肯尼亚Nanyuki市的医护人员
2009年4月世卫组织宣布H1N1为PHEIC后不久,肯尼亚、埃及等非洲国家的公共卫生部门及时获得了各GDD RC的帮助。57个受到H1N1威胁的国家RC共享信息,开展针对H1N1的实验室检测工作。
除了医疗能力提升、控制传染病国际传播、联合科学研究外,国际合作也在H1N1的基础设施提升等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
2009年H1N1爆发期间,为阻止其进一步蔓延,多个国家建立了卫生呼叫中心(Health Call Centers),由受过专业培训的卫生专家通过电话热线提供流行病防控和卫生护理服务。这种沟通方法是为了应对国家紧急情况而建立的,并在2009年H1N1爆发期间在一些国家定期提供。其中,西非国家多哥就启动了专门的紧急电话服务,为公民免费介绍H1N1防控信息,而该服务也涉及TB(结核病)防控的必要信息。这些设施的建立也是国际社会大力推广移动医疗(mHealth)的产物之一。
在越南,世卫组织联合各相关方帮助其强化实验室系统,包括标本收集、运输以及现代诊断设备,尤其是协助其国家流感中心获得先进的病毒特征鉴定设施。越南全国各省多家医院的医护人员也获得了急性呼吸道感染临床管理培训的机会。
越南国家热带病医院副主任阮文金博士说:“下一步是什么?我们还需要加强各地方医院应对‘大流行’的能力,包括社区医院,因为它们是第一道防线。”阮博士指出,越南需要为医护人员配备更现代化的基础设施,以阻止疫情在医院和社区蔓延,“而这些都是国际社会正在助力越南做的”。
回顾十年前的这场H1N1“大流行”,国际社会足足花了16个月才完全成功控制疫情。而当前中国对于新冠病毒疫情国内的联防联控和国际公共卫生合作,相信会有助于尽快遏制疫情蔓延,防止出现疫情的国际“大流行”,这也将反过来有助于为国内疫情消除、提振国际经济贸易合作提供有利的外部环境。
(本文作者为国际发展组织Diinsider联合创始人,原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Diinsider草根创变者”,经作者修改,授权澎湃刊发。)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朱郑勇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