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外交学人

美国那点事丨美股熔断、油价、疫情将如何影响特朗普选情?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余翔

2020-03-12 16:53  来源:澎湃新闻

2020年开年出现了诸多不利,新冠肺炎全球肆虐、中东再生变局,3月9日,美股熔断,市值蒸发3万亿美元,再次加重市场恐慌,投资者担心美国经济衰退的预言成真,并拖累世界经济重陷危机。
美国经济基本面未崩坏
此次美股暴跌的直接诱因并非美国经济基本面崩坏,而是俄罗斯和沙特围绕石油减产提价展开的激烈博弈。以沙特为首的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和俄罗斯3月6日在维也纳举行部长级特别会议。会上,OPEC建议,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将减少今年全球对原油的需求,主张在目前每日减产210万桶的基础上再减产150桶,然而该主张遭俄罗斯断然拒绝。与俄罗斯协调步伐同时减产提价未果,为给俄罗斯施压,迫其接受减产计划,沙特反向操作,率先宣布增产,将从下月将产量从目前的970万桶/日提高到1000万桶/日-1230万桶/日,同时发动“石油价格战”,降低原油售价。
投资者认为沙特的这一举措将给石油市场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悲观情绪强烈。在3月6日沙特发动“石油价格战”的当天,布伦特国际原油现货价格跌至每桶45.6美元,较上年底下跌超过25%。3月9日国际原油期货价格开盘继续跳空低开,布伦特原油价格在开盘后数秒由每桶45美元跌至31美元,这是1991年海湾战争以来短时间内最大跌幅。
国际石油价格的暴跌引发美国金融市场投资者的恐慌。因为在美国国内,与石油直接相关的上下游产业占美国GDP产值超过9%。投资者担忧国际油价暴跌会引发美国内石化行业经营业绩的恶化,恐慌情绪引发美股抛售,推动美股下跌。
从基本面上看,此次美股暴跌是美股短期投资者借国际油价下跌获利洗盘。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数据,美国原油产量早在2018年9月就超过俄罗斯成为世界最大产油国。2019年美国原油产量继续上升,达到1090万桶/天,打破了1970年的纪录,创下历史新高。
美银美林2018年的报告称,2008年美国在进口外国能源上的支出还高达GDP的3%,而2018年10月,由于国内产量的增加,美国在能源上已经转为贸易盈余。这也意味着美国不再依赖OPEC等的石油进口补充国内需求,已经实现了美国人孜孜追求的“能源独立”目标。对已经实现了能源独立目标的美国,油价下跌引发美国股市的波动,显然是情绪使然,而美国经济基本面未出现问题。
油价暴跌对股市影响或很快散去
因此,能否尽快消除投资者的恐慌情绪成为特朗普政府面临的一道大考。特朗普极为关注美股走势,将美国迭创新高视为自己最大政绩。从2017年特朗普入主白宫时的1.65万点,到2019年12月1日的2.85万点,3年时间内美股上涨超过70%。今年又是美国大选年,股市走向将直接影响特朗普选情。确保美股今年不由牛转熊,成为特朗普必保施政目标。
目前看,国际油价暴跌对股市的突发影响可能很快散去。出于确保选前国内股市稳定的考虑,特朗普政府定会居间调解沙特和俄罗斯以应对国际油价的暴跌。沙特和俄罗斯也有停止价格战的需求。按照目前的低油价水平,俄罗斯每天将损失1亿美元至1.5亿美元。低迷的国际油价对沙特财政也造成巨大压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曾测算,沙特需要油价维持在每桶88美元才能实现收支平衡。按照沙特官方此前的估算,要实现预算平衡至少也需要油价在60美元/桶。国际油价水平已远低于上述水平,沙特财政承压不小。
此外,近期沙特政府以涉嫌叛国罪拘捕了包括沙特国王弟弟、前王储及其弟弟三位高级王室成员。从以往历史看,但凡遇到国内政局不稳,沙特实际掌权人都会要求美国为其背书。因此,为巩固国内政局,沙特王储将欢迎美居中调解,尽快结束“石油价格战”。这样,沙特和俄罗斯也都将找到台阶。引发美股暴跌的“石油价格战”因素可能会很快消失。
疫情与选情:美股走势的主要影响
除此之外,目前影响美股走势的主要因素有四个:一是经济基本面,二是“黑天鹅”式的突发事件,三是新冠肺炎疫情的进展,四是大选选情。总体看,经济基本面突然转差的可能性较小,除了国际油价暴跌和新冠肺炎疫情之外的新“黑天鹅”事件发生的概率也不大,疫情和选情对股市的影响更大,持续时间更长。
在经济基本面方面,特朗普上台后,推动大规模税制改革落地,企业税大幅下调,大规模地放松金融监管,通过鼓励传统能源行业发展,施压美联储调整货币政策由紧转松,美国经济周期被拉长,经济实现结构性变化。虽然上述政策带来财政赤字规模快速上升,政策刺激空间减小、政策边际效力减少等问题,但美国经济的内在活力得到了释放,投资和消费信心明显增加,就业市场持续改善,股市迭创新高。
总体看,虽然存在上述问题,但如不出现新的“黑天鹅”事件,经济基本面能够继续支撑美国股市。未来一段时间影响每股走向的主要因素更有可能是新冠肺炎疫情和美国总统选举进展。
从疫情在美国国内扩散速度看,前一段阶段特朗普政府对疫情防控明显大意。特朗普政府所谓的严密防控举措“漏洞百出”。
2月25日,美国参议院就疫情举行听证会,国土安全部长却“一问三不知”,不知道国内口罩数量的缺口、目前病毒的死亡率、疫情的可能增速等,令美议员相当不满。特朗普政府自诩美国病毒防控能力强大,派包机海外撤侨,一度将自己打造成“道德领袖”和“国民至上”的世界领导者,但随后出现的检测方式不准和设备不足,多名回国人员感染新冠肺炎,令特朗普政府颜面扫地,招致一片挞伐。最近也传出消息,甚至连特朗普本人也面临被感染风险。特朗普与3名议员有过接触,而这3人都曾和一名新冠肺炎感染者接触。
为消除疫情带来的恐慌,特朗普一再强调平均每年死于流感的人数在2.7-7万人之间,2019年3.7万美国人死于流感,与此相比,新冠肺炎的致死率和迄今致死人数都不高。但医学界对新冠肺炎的危险性已给出了较为明确的认定。即便是为了安抚民众恐慌情绪,特朗普降低新冠肺炎的威胁性的说法被很多人认为是不妥当的。
如果特朗普出于维护选举的考虑,将问题加以敷衍,将其拖到大选之后,那可能就是拿民众和国家利益作赌注。一旦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全面扩散,势必将对美国内经济造成负面冲击,恶化经济基本面。届时,特朗普不仅会因为公共卫生事件引发经济衰退和股市持续下跌而输掉选战,还将因为应对不力,导致民众生命健康遭受威胁,而招致历史骂名。历史地看,鼠疫、黑死病等影响政治经济格局走向的实例并不鲜见。
美国总统大选选情对股市的影响同样不容忽视。在3月3日“超级星期二”初选之前,桑德斯在已举行初选的四个州领跑,引发资本市场恐慌,美国股市几乎随着桑德斯的每次大胜而走低。资本市场担心如果持激进立场的桑德斯一旦最终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他们将不得不在特朗普和桑德斯这样两位个性都非常鲜明的候选人之间做选择。
“超级星期二”初选之后,持温和立场的拜登胜出,市场恐慌情绪暂时解除。那时美国新冠肺炎疫情已较之前严重,但美股依然高歌猛进,显然在当下,政治上的不确定性对美股的影响比疫情更大。
(作者系清华大学全球化中心高级研究员)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朱郑勇
图片编辑:施佳慧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