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防务

核观察|美愈发重视研发低当量核武器,空基核力量走向核实战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胡高辰

2020-01-25 17:20  来源:澎湃新闻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根据美国空军最新消息,B-52战略轰炸机未来将不再配备B-61、B-83这类自由落体核炸弹,AGM-86B远程空射巡航导弹成为B-52轰炸机唯一可使用的核作战武器。
未来,更为先进的LRSO空射远程巡航导弹列装配备B-52这个冷战“老兵”。美国的空基核打击力量从临空核轰炸向着防区外远程核打击持续转变,其空基核打击力量的发展和作用值得关注。
B-52战略轰炸机
美国空基核力量有多强?

战略轰炸机是核武国家“三位一体”核作战体系的重要一环,具备较大航程的战略轰炸机与陆基洲际弹道导弹、海基战略导弹核潜艇共同构成了一个国家的战略威慑体系。历史上,轰炸机在战场上的作用随着军事技术的发展和战争形态的不断演变地位日渐重要。早在1917年,意大利军事学家杜黑提出了完整的战略轰炸理论,即使用轰炸机摧毁敌人的供给、工业,摧毁敌国人民的意志。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将战略轰炸的理念进行了较为彻底的贯彻。以柯蒂斯·李梅将军为主要指挥官的美国陆军航空兵轰炸机部队对德国、日本进行了大规模战略轰炸,有效打击了德国和日本的工业重镇和大中城市,一定程度上加速了德日法西斯政权抵抗意志的瓦解。
二战时期美国主要依靠例如B-17、B-29这样的远程轰炸机投掷常规炸弹实施战略轰炸。1945年8月6日和9日,美国分别向日本广岛和长崎投掷两枚原子弹,给日本法西斯政权以极大震慑,加速了日本的战败,同时,其巨大的毁伤效果也让世人看到了核武器的杀伤能力,标志着以核炸弹和战略轰炸机为主的空基核力量出现。
由于美苏两国直到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才具备可靠地洲际弹道导弹打击能力,因此在冷战早期,美苏两国主要依靠战略轰炸机搭载核炸弹实施战略威慑。美国空军的战略轰炸机部队成为美苏冷战中对苏联实施战略威慑的骨干力量。冷战早期,美国的战略轰炸机以B-36和B-47两种型号轰炸机为平台,1955年,B-52轰炸机服役,成为了美国空军载弹量最大、航程最远的空中作战平台。至今B-52型轰炸机仍然在美国空军服役,根据美国空军的资料,其最新型号B-52H有望在不断改进升级后继续服役到2050年。
B-52可以搭载AGM-86B核巡航导弹
美国空军的现役主力轰炸机主要由B-1B、B-2A、B-52H三种型号组成。这其中,由于受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START)的限制,美国1993年开始改进B-1型轰炸机,改进工作直到1997年才完成,这款依靠超音速突防的轰炸机不再具备进行核打击作战的能力。2011年,美国依据《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New-START)向俄罗斯展示了B-1B型轰炸机,以证明美国在战略武器削减方面的诚意和努力。B-1B轰炸机虽然依然具备理论上搭载核武器的能力,但是目前主要用于美军实施常规轰炸作战。
在国际学界讨论美国战略军事力量时,对美国的空基核打击平台主要关注B-52H和B-2A两种型号战略轰炸机。B-2A目前总计列装20架,可以搭载B-61或B-83两型号核炸弹实施战略轰炸,但是由于为了保证机体的隐身性,在巡航导弹搭载能力上欠缺。美国军方对B-2A的作战定位在于让其依靠低可探测性实施突防,飞临目标上空实施临空核轰炸。
B-52H则因为其庞大的机体使得功能较为多样,可以承担多种作战角色,既可搭载常规炸弹实施大规模地毯式轰炸,也可搭载核炸弹和核巡航导弹进行战略轰炸。同时,改进后的B-52H在机翼下和弹舱内还能安装导弹挂架,即可搭载“鱼叉”或其他后续型号的反舰导弹实施反舰作战。2019年6月,美国空军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以B-52H轰炸机为平台,试验了“空射快速反应武器”(ARRW),未来美国空基高超音速打击武器或也会以B-52H轰炸机为搭载平台。
正是因为B-52型轰炸机的多功能性,在近年来的地区局势紧张时,美国多采取增派B-52的行为来进行军事施压或威慑。2016年1月朝鲜进行核试验且半岛局势紧张之时,美国派出B-52H飞越韩国以表达对朝施压态度;2020年初,美国和伊朗关系陡然紧张,美国派出B-52H进驻印度洋迪戈加西亚岛的军事基地待命。B-52还被用于向俄罗斯等大国施压。2019年3月,美国派出B-52H进驻英国费尔福德军事基地,之后这批轰炸机飞抵俄罗斯边境一带进行模拟轰炸演习。目前具备核作战能力的B-52H轰炸机预计还有44(也有分析称46)架服役于美国空军。
低空飞行的AGM-86B核巡航导弹
核实战的急先锋

美国的“三位一体”核作战体系中,空基核打击平台未来或成为降低核武器使用门槛等危险举动的主要代表力量。
如果用一个公司来做比喻,美国的陆基洲际弹道导弹力量是美国的地位实力硬资产。部署于蒙大拿州、北达科达州和怀俄明州的三个陆基洲际弹道导弹基地其位置明显,几乎没有任何隐蔽措施。预计2020年,美国陆基洲际弹道导弹的数量保持在400枚左右,这是美国战略威慑实力的公开展示。而美国的海基核力量则可以视为美国的保底资本,确保美国不会破产。战略导弹核潜艇以其较强的隐蔽性和高生存能力,是“二次核反击”的主要武器平台,美国目前列装的“俄亥俄”级战略导弹核潜艇和未来计划研发列装的“哥伦比亚”级战略导弹核潜艇是保证美国可靠地二次核打击能力,确保战略威慑能力可靠可信的资本。
而美国空基核力量则朝着高速化、灵活化的趋势发展,也就是说依托空军快速部署的特点,未来美国最有可能显示其降低核门槛意图,快速实施对某一地区或某一国家战略威慑、显示力量存在、甚至做出实际使用小当量核武器进行有限核打击。美国的空基战略打击平台可以看成是美国对外实施“欺行霸市”的灵活资本。未来美国空军的空基核力量将承担更多战略武器前沿部署、前沿威慑的作战角色。
B-2轰炸机投掷B-61核炸弹
美国在战略政策上倾向于将核武器用于更多实战场合,即美国有可能会依托空军的快速部署能力,在未来的地区紧张局势、大国对抗博弈中增加核要素。自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以来,美国核政策的调整主线从奥巴马时期的提高核门槛、强调威慑转为降低核门槛,强调核实战。特朗普政府发布的《核态势审议报告》中针对不同的国家提出“量身定做”(A Tailored Strategy)的核战略,这是一种“灵活反应”的战略思路。历史上,肯尼迪政府曾经提出过“灵活反应”战略思路,但其主要是针对苏联而强调做好打各种核战争的准备,应对各个层面的冲突和升级。而特朗普的“量身定做”则是具体细化到不同的国家,针对不同的国家开发不同的核博弈战略,发展不同性质功能的作战能力。这一思维将作战和对抗具体贯彻到了明确的对手,实战意味明显。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在2019年6月发布《核作战》条令,其中明确提及了美军各军种核威慑和核作战的基本原则和指导规划。尤其提及了对敌对国家重要的军事设施或力量目标进行先发制人打击的方案。可以说,美军从战略层面到具体各军兵种的战术层面都在不遗余力的完善进行实际核作战的方案。
美军在具体的武器技术层面也体现了其实战应用核武器的考量。随着美国所谓的主要战略对手在军事技术上的发展,美国所关注的大国对手的防空能力不断加强,依靠传统的临空轰炸进行打击的方式面临越来越多的困难,防区外打击武器是美国空军未来主要关注的武器发展方向。
此次美国空军提出B-52型轰炸机在未来取消使用核炸弹,转而以空射巡航导弹为主要武器,可以说体现了美军对空基战略打击方式转型的认知。在2014年AGM-129型隐身巡航导弹退役后,美军主要依靠AGM-86B空射巡航导弹实施防区外打击,但是该型号巡航导弹的设计,对于未来进一步信息化和现代化改进显得力不从心,因此美军提出了“远程防区外巡航导弹”(LRSO)的发展计划,意图替代AGM-86B作为未来美军主力空射防区外武器。
B-61-12是B-61核炸弹家族的最新成员,提高了打击精度。
LRSO在设计上具备搭载核弹头的能力,该型武器系统强调远程、隐身突防和弹头威力可调等能力,尤其是弹头威力可调能力体现了美军“量身定制”核战略。如果未来需要实际使用核武器,美军可以根据打击目标的位置、防御强度等精确地调整核弹头的爆炸当量,使之既能发挥核武器的毁伤效力、精准摧毁常规武器无法摧毁的目标,又不至于造成过大的附带损伤,将实际使用核武器的道义阻碍、法理阻碍将至最低。这是明显强化核实战、降低核门槛、鼓励实际使用核武器的举动。
可以预见,在未来一段时间,美军的空基核打击力量会由三部分组成。其一是以B-52H轰炸机作为平台,依靠B-52的庞大机体和长航时特性,游走在对手防空火力范围之外,依托其大身材所搭载较大数量的防区外空射巡航导弹实施防区外打击。其二是以下一代B-21隐身轰炸机为平台,搭载防区外空射巡航导弹或其他型号对地打击武器,依靠隐身突防实施突袭打击。前两者是美军面对具备较强防空能力的大国时可能采取的配置。
第三种情况,在面对不具备较强防空能力的地区国家或美军能获得完全制空权的情况下,美国空军可以以F-15E、F-35等型号战术作战飞机,搭载类似于B-61-12小当量核炸弹,进行有限的针对特定目标的核打击。例如打击加固的地下掩体、打击山区隐藏的导弹发射车的洞穴等目标,这类型目标依靠常规武器难以有效毁伤,核武器的毁伤效力在这种情况下就显得很“有必要”。
B-2轰炸机具有很强的突防能力
美国在战略政策层面和具体的武器技术层面都在朝着降低核门槛、实际使用核武器的方向发展。空军以其快速性、灵活性和高效性的特点,未来或成为美国实施战略威慑甚至进行实际核作战的急先锋。科技的发展是一把双刃剑,空基打击武器一方面可以提升一个国家的国防能力,有效应对周边安全威胁,另一方面也会诱发军事冒险行为。空基核打击武器系统的远程性、隐身性、当量可控性等技术,使得美国的决策层在讨论是否进行先发制人打击时,更倾向于对突袭的效果抱有信心,这种信心来源于对自身武器系统打击成功性的认知。
然而,这种单方面的信心是危险的,当两个国家都认为自己的进攻会取得胜利,则这两个国家之间就越有可能爆发战争。武器系统也有这样的效应,当一个国家认为自己的武器系统独步天下时,这个国家就会越倾向于利用这类武器做出主动地军事冒险举动。因此,不断追求军事技术优势的美国,未来极有可能会进一步的破坏全球战略稳定,制造地区局势紧张,进而掀起大国间关系风浪。
(作者系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博士后,研究军备控制与国家安全方向)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谢瑞强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