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古代艺术

仅展一天,北宋孤本《结莲社集》、明马湘兰唯一信札真迹亮相

澎湃新闻综合报道

2020-01-18 18:33 

临近新春佳节,上海明珠美术馆的“风景与书”今天起(1月18日)正式对外展出。澎湃新闻获悉,作为明珠美术馆2020开年大展,此次展览邀请部分艺术家围绕“风景与书”进行呈现,包括当代版画、油画、装置、艺术家手工书、古籍善本、古代书画、手稿等,其中现存最早北宋孤本诗文集《结莲社集》、钱谦益手书、民间仅存《大佛顶首楞严经疏解蒙钞》、晚明流行歌曲的歌词集《吴骚合编》、“秦淮八艳”之一马湘兰存世唯一书信真迹《马湘兰致王百穀手札卷》4件古籍善本,除了昨天的开幕式,仅在今天(1月18日)正式向公众展出。
马湘兰致心爱之人王穉登信札八通中,记录了她对王穉登的撒娇、关爱,以及他送给情人的礼物等,如:“昨与足下握手论心,至于梦寐中聚感,且不能连袂倾倒,托诸肝膈而已。连日伏枕,惟君是念,想能心亮也。”
现存最早北宋孤本诗文集《结莲社集》展出现场
展出现场  澎湃新闻 图
据明珠美术馆公布的资料,此次展出古籍善本包括现存最早北宋孤本诗文集《结莲社集》、眉山七史本《宋书》残叶、迄今最早宋初木刻印刷品《雷峰塔佛经》、钱谦益手书、民间仅存《大佛顶首楞严经疏解蒙钞》、晚明流行歌曲的歌词集《吴骚合编》、“秦淮八艳”之一马湘兰存世唯一书信真迹《马湘兰致王百穀手札卷》,其中考虑到古籍展品的脆弱性,《结莲社集》、《大佛顶首楞严经疏解蒙钞》、《吴骚合编》、《马湘兰致王百穀手札卷》仅在昨天开幕式与今天(1月18日)展出。
现存最早北宋孤本诗文集《结莲社集》
此次限时展出的《结莲社集》是现存最早的北宋孤本诗文集,此书是除佛典外,目前存世最早的北宋刻本,也是最早的诗文集刻本,具有极其珍贵的文献价值和版本价值,对中国印刷史、书史、版刻史及造纸史的研究亦具重要意义。此书自南宋以后中土失传,近年来从韩国回流,沉寂千年后国宝重光、重典再现,不啻为书林一大佳话。
《结莲社集》, 北宋,杭州西湖昭庆寺刻本,纸本水墨 29.9× 18.4 cm
东晋禅僧慧远曾在庐山东林寺挖掘一方池塘,并种植白莲﹐与其余同道友人一起创立了白莲社。五百年后,杭州昭庆寺里一位名为省常的寺僧也想模仿慧远高举,遂创立西湖白莲社,引来名流时杰纷纷入社,众人所作的诗篇也在大中祥符二年(1009)被合编成《结莲社集》。
《结莲社集》颜柳合璧的精美字体极有特点,也是断定年代的重要依据。序文为柳公权《玄秘塔碑》字体,正文为颜真卿《麻姑仙坛记》字体。风格面貌与南宋浙刻稍有不同。
北宋刻本本来就存世稀少,可资参考的标本并不系统完善,大多为官方刻书,采用的是刚劲的欧体字。而《结莲社集》则为我们树立了一个北宋早期民间刻本的标杆,也为进一步探讨两宋时期雕版印刷史的相关问题,提供了极为重要的线索。中国美术学院范景中教授称其为“真国之重宝也”、“气压邺侯三万轴”,并非过誉。
据悉,《结莲社集》限时展出结束后,将由另一件同样诞生于宋代的珍品古物眉山七史本《宋书》残叶替换。
《宋书》,沈约(撰)、 南宋,眉山七史刻本,纸本水墨 31.7 x 40.3 cm
叶眉山七史本《宋书》尽管只有一残叶,但按照当今业内的说法,“一两黄金一页书“,宋板书的珍贵可以想见。那是古代书籍刊刻的黄金年代,但我们能看见的每一页宋版书,都得经历重重艰险。
《宋书》的宋刻本眉山七史本为宋高宗绍兴十四年(1144年)官员井宪孟命令四川学官上交的政和年间官修版本。后因付印过多,雕版逐渐模糊;历宋元明三代,迭有修补,后印者字迹漫漶,人称九行邋遢本。而参展的此叶全无“邋遢”面貌:半叶九行,行十八字,白口,黑鱼尾,版心下方记刻工姓名,边框虽略为磨损,墨色浓淡也不一致,但字口仍尚多清晰。所以难能可贵,实为珍品。
此次展出的一卷珍贵的《雷峰塔佛经》是迄今最早宋初木刻印刷品(展至3月1日),为刊刻于五代吴越国时期《一切如来心秘密全身舍利宝箧印陁罗尼经》。此卷本已残损,但经过重新装裱后又焕发出新的生机,可以帮助我们了解早期文献印刷的样貌。
《雷峰塔佛经》 五代,手卷,纸本水墨 297.5 x 12.4 cm
雷峰塔建于公元975年,历时6年完成,传说是吴越王钱俶为庆祝宠妃黄氏得子而建,也称黄妃塔。塔身全为砖砌,部分为藏经砖,即其砖孔里藏有佛经。藏于砖孔内的经卷,以小竹签为轴心,裹以黄绢经袱,再束以锦带。经卷藏入砖孔后,再以木栓塞住孔口。
雷峰塔的这种藏经方法,迄今所知独一无二。1924年9月25日,雷峰塔倒塌,藏经遭哄抢,以致“完整者极稀”,流传至今者屈指可数。有关专家称,这些经卷是中国雕版印刷的精品,也是我国发现最早的宋初木刻印刷品,而且经文上有当时吴越王具名,年代可靠,比之敦煌的唐人写经,更为珍贵。
钱谦益手书、民间仅存《大佛顶首楞严经疏解蒙钞》
钱谦益(1582-1664)是晚明最重要的文学家。今天,他的另一个身份更引人注目——柳如是的丈夫。
《大佛顶首楞严经蒙钞》 清顺治,写本,纸本水墨 21 x 15 cm
从此书版式上看,它应是钱谦益刊前稿本,由于该书未被刊刻问世便遭禁毁,这是一件幸存之作,因为烬馀之物甚为罕见。如今,《大佛顶首楞严经蒙钞》存世已不多,原稿仅有五册:二册贮于中国国家图书馆,一册贮于上海图书馆,另一册已归美国伯克利大学东方图书馆,这是民间仅存的一册,十分宝贵。
《柳如是遗集》
亲临现场感受钱谦益的墨迹,对于钱谦益、柳如是的故事感兴趣的朋友将是一次难逢的机会。此次展览也将一并展出《柳如是像》《柳如是遗集》等作品,昔日枕边人百年后“重聚”,同一时空下“唱和呼应”定是一番别样风景。
据主办方公布资料显示,《大佛顶首楞严经疏解蒙钞》在1月18日(周六)向公众限时展出后,将由明崇祯写本陈子龙所书《致杨廷枢信》替换。
晚明流行歌曲的歌词集《吴骚合编》
明代人的流行歌曲会唱些什么呢?《吴骚合编》大概可以被当做是“晚明流行歌曲的歌词集”。此书为晚明杭州两兄弟张楚叔、张旭初合编,兄弟二人在此前刊印了《吴骚一集》、《吴骚二集》、《吴骚三集》。此书是前三编删去重复,增补新内容而成,刻于明崇祯年间。当初郑振铎为了买下此书,与一盐商争得不可开交,最终空手而回。后来还是黄裳用几辆三轮车的明清刻本换得,这曾是轰动上海滩的传奇。
《吴骚合编》 明崇祯,武林张氏白雪斋刻本,纸本水墨 27.1 x 19.5 cm
所谓“吴骚”,说的是以昆曲上承楚骚之意趣,楚骚就是楚辞。因此,这本书收录的大多是南曲,曲词精密,审音严谨,并有武林、徽州刻工所制版画插图若干,刊刻水平实为一时之选。书内版画精美,为项南洲、洪国良、汪成甫三人合刻,共有插图二十二幅,都极工丽精致。人物、屋宇、庭院、竹树,表现细腻入微,为古代版画不多见之精品。
“秦淮八艳”之一马湘兰存世唯一书信真迹《马湘兰致王百穀手札卷》
马湘兰,秦淮八艳之一,平生才气纵横,又任侠好义,是风尘中的奇女子。此卷为其致心爱之人王穉登信札八通,字字恳切、篇篇真情。记录了她对王穉登的撒娇、关爱,以及他送给情人的礼物等。惹来后辈文人纷纷拜览,此卷前有吴湖帆等人题词,后有十几位古今名人作跋,群贤毕至,极为壮观。
《马湘兰致王百穀手札卷》(局部) 明万历,手卷,纸本水墨 110x28 cm
据悉,这件珍贵的长卷限时展出后,将被它的现代珂罗版精美复制品替换。
延伸阅读:以下为马湘兰信札正文:

昨事恼怀帖

昨事恼怀,不可胜言,恨不能借北方朱旗星剑,摄提此恶,以雪忿耳。日来作何状,早已令僮往马府奉候,有一帖一大翠,想入目矣。满拟□日必过馆中,不意又作空想。奈何奈何。十年心事,竟不能控,此别更不知相逢于何日也。自做小袋一件、绉纱汗巾一方、小翠二枝、火燻一只、酱菜一盒奉上。又乌金扣十付,致夫人。又兰花一卷,匆匆不堪,俟便再从容图一卷寄上。不尽之情,惟君亮之亮之。途中酷暑,千万保重,以慰鄙怀。临行不得一面,令人怅然。不知能同此念否。至吴中千万凋图书寄我,幸毋相忘。至嘱至嘱。玉体千万调摄,毋为应酬之劳致伤元神也。玄儿叩首拜复。百穀二郎亲目。早有柬致足下,幸查明复我,千万千万。

准游吴中帖

客岁拟今春准游吴中,以遂夙愿,不意竟为势阻,不克舒遂鄙怀,奈何奈何。屡辱手教,远遗垂惠賟贶,令人感刻肝腑。蒲柳之材,曷能当此,深谢深谢。第此缘未识何日方酬也。捧读手书,恨不能插翅与君一面,其如心迹相违,徒托诸空言而已。良宵夜月,不审何日方得倾倒,令人念甚念甚。即欲买舸过君斋中,把酒论心,欢娱灯下,奈暑甚,难以动履,又不能遂此衷。薄命如此,恐终不能如愿也。言及于此,心甚凄然。王郎曾垂怜一二否。适因家事,匆匆不及细陈。中秋前后,纵风雨虎狼,亦不能阻我吴中之兴也。君当留神,何如。冗中执笔,草草数语附复,殊不尽言。天暑,千万珍调,毋致伤元神,至嘱至嘱。临书不胜凄咽,惟心照。百穀二哥亲拆。端阳月十四日卯时马玄儿端肃拜。

外寄西洋夏布直一袭、熟罗汗巾香袋一枚。伴缄又具古镜一面、紫铜锁一把、领一根、香茶二封,幸检入奉尊夫人。

大房被害帖

久疏问候,情殊歉然,相爱如君,定能心照之也。吴中之约屡失,因有所绊。前从者回,曾具书内,想亦知之矣。昨者,大房被害,余波及之,迄今郁郁于怀,恨不得与故人一倾诉耳。奈何奈何。金春元在京甚为贱子不平之怒。吾兄闻此,亦为贱子怜之否。兹因绍玉居士之便,郊外归馆,灯下作此奉候,匆匆不及细陈。遥想丰神,望之如渴,心事万种,笔不能尽,谅罗居士口详之也。会晤无期,临书凄咽,惟心照。登哥亲目。仲春廿四日灯下玄妹具启。

自制五彩大领一根寄夫人,乞笑留。喜鹊报冤一册寄上奉看。左冲。
惠兰帖

屡承垂怜,使贱子感刻肝腑,没世不能忘也。昨勉强赴朱老八,酌致天明方回,妹之怀抱颇不加,不胜其劳,朝来遂尔成疾。奈何奈何。早幕中辱兰花之惠,兼聆文翰,如睹玉语,午余乞降玉一话今夕,万不获已之事,俟面控诉。文驾明日是必不可发行,既垂怜如此,岂不缓二三日,千万千万。余愫惟面悉。百谷二哥亲目。薄命妹马月娇力疾拜。

梦江事今日曾定否。慎。

苦雨帖

苦雨无端,谅旌旆不果东还也。来晨过馆,一叙何如。尊扇少顷完上,余不尽。即日娇妹书复百谷长兄侍史。白溪兄乞为致意。

玉诺帖

朝托缆溪兄来复,恳鼎力而玉诺无辞,此心感激,何可言喻。但千钧之担,皆赖于君,小有不妥,则命不可保,望君终始周旋。迫切之至,欲语复塞。诸惟心照不尽。百谷二哥亲目。即日马月娇端肃具。

握手论心帖

昨与足下握手论心,至于梦寐中聚感,且不能连袂倾倒,托诸肝膈而已。连日伏枕,惟君是念,想能心亮也。贱恙已渐愈矣。望再缓三二日,当与足下尽控鄙衷也。力疾草草复。宴罢千万降步一面,颙望颙望。心绪如织,不及细陈,惟心照。二哥学士知己。娇妹力疾拜。
文驾帖

文驾此来,满拟倾倒心事,以酬千金之意。不意命蹇多乖,遂致大病伏枕,惟泪沾沾下也。闻明日必欲渡江,妹亦闻之必碎,又未知会晤于何日也。具言及此,悲怆万状。倘果不遗,再望停舆数日,则鄙衷亦能尽其万一也。病中草草,不尽欲言。惟心心亮。今日千万过我一面,庶不负虚待。专俟专俟。二兄至契亲目。病妹玄儿伏枕具上。

外青帨一方、鸳鸯袋一枚、香袋一枚、牙杖一对、粗扇一柄奉用。又月下白绫一端奉令政夫人。

《风景与书:明珠美术馆两周年庆典展》

展期:2020年1月18日—2020年5月5日
地点:明珠美术馆(上海市吴中路1588号爱琴海购物公园8楼)

(本文图文资料来自澎湃新闻、明珠美术馆)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李梅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