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生活方式

《精英律师》里的戴曦自愈“惊恐发作”,这种方法可以借鉴吗

澎湃新闻记者 尹琳

2020-01-14 16:50  来源:澎湃新闻

刚刚结束的《精英律师》除了顺便普普法外,还以充满戏剧张力的方式演示了主角的心理创伤是如何自愈的。如果出现像女主角戴曦一样的惊恐发作症状,可以借鉴剧中的方法吗?
《精英律师》
因为大学闺蜜被实习老师焦恩骚扰,为了伸张正义,戴曦在网上曝光了这件事情。没想到的是,闺蜜和老师和解了,而戴曦则因涉嫌诬陷毁坏他人名誉而成为被告,最终无法获得学位,也无法参加律师资格考试,并且落下了惊恐发作的心理创伤。
她回律所时,上电梯偶然遇到焦恩而惊慌失措;麦飞到她家中安慰,听到焦恩的名字,她的毛病又犯了;仅仅听罗槟提焦恩所在的公司科东,戴曦已经反感到需要跑出去呕吐,结果还迎面遇到焦恩。她放肆地发泄了一个晚上,最终决定做自己的心理医生,直接面对焦恩,和他硬“刚”。虽然差一点要被极度焦虑的情绪抓住,但是戴曦挺了过来,在精神偶像罗槟的“护航”下,她硬碰硬地当面反击了焦恩的毁谤,揭露他所犯的罪行。
女主角战胜恐惧,开启“怼”模式。
你恨一个人,甚至想“杀”了他,可是这个人充满邪恶力量,你既无力反抗,更别提主动攻击;你害怕,想跑,可是对方只手遮天,你避无所避,逃无可逃。这种剧烈的内心冲突是戴曦焦虑的源泉,也导致了惊恐发作的症状。现实生活中,如果自己、朋友、家人患了惊恐发作,是不是需要采用剧中迎难而上的方法呢?
焦虑是一种常见情绪,我们每个人都有应对焦虑的方法,比如掰手指、咬指甲、打扫卫生、酗酒,当然也有人选择锻炼身体、写日记、做冥想。但是,一旦面临的压力过大,应对的方法不管用、拥有的资源无法应对时,身体就会出现战争、逃跑、木僵的状态。比如类似戴曦的惊恐发作,心跳加速、呼吸苦难、身体出汗、手脚发抖,感觉自己好像快要死了,相当可怕。
不过,现实中很多有惊恐发作经历的人并不像剧中的戴曦一样,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而感到焦虑。一位上班族说,某一天在地铁里,面对汹涌而来的人群,突然呼吸不过来,扶着栏杆才能站稳,感觉自己快要死了;一位中学生说,正在和同学们在操场上玩耍嬉闹,突然心脏一阵狂跳,感觉自己不应该肆意狂笑,仿佛天边有一股力量正在监督自己,一场大难可能瞬间降临……他们往往不知道到底是心脏病犯了,还是因为被什么可怕的事情困住了。在这种情况下,选择像戴曦一样直接去面对自己害怕的人和环境,未必是一件恰当的事情。
怎么应对惊恐发作,不同治疗流派方法不一样。
精神分析学派认为焦虑的症状背后有着重要的无意识意义的,这个被隐藏的意义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相当个人化的,带着这个人独有的人生故事和思维视角。举个例子,如果《精英律师》拍一部外传,来具体谈论戴曦的童年故事,我们可能就更容易了解到她是如何成长为一个这样一个人,在这份无处不“怼”的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和意义,更可能理解到,和焦恩的互动中,隐藏了戴曦幼年时的某一个互动情境,对焦恩的恐惧是否重复了小时候某个被压抑的焦虑瞬间。当我们逐渐了解了戴曦是如何成为戴曦的,我们就有了更丰富的资料去理解戴曦、理解她这些年的行为、理解她的惊恐发作。
可以说,在治疗师面前回忆你的故事、谈论焦虑和焦虑给你带来了什么,是工作的主要方法。当你有一天能够在治疗关系中活现出焦虑的意义,尤其是治疗师陪着你一起踏足你曾经独自承受的焦虑之境,就为如何克服惊恐发作找到了解决的路径。
当然,像戴曦一样靠自己治好自己的例子也是有的。美国内华达大学心理学系教授斯蒂芬·C·海斯博士曾经分享过他是如何自己治好自己的故事。
“可怕的一切从一场部门会议开始,当时我被迫去参加一场为了角逐正教授职位而进行的争斗。(虽然我认为,只有野生动物才会以这种方式进行斗争。)看着我们争吵,我很想做些什么让这一切停下来。但这时,我却迎来了第一次的惊恐发作。
我张大嘴巴,却无法出声,直到他们喊叫我的名字,我依然无法从嘴里发出任何声音。第一次的惊恐发作,让我体会到了震惊、恐惧以及尴尬。我做了一切理智告诉自己的、符合逻辑、明智的事情,甚至不惜去做一些看起来有些变态的事情,然而一切都没有起效。
虽然我是心理学界的专家,但我也尝试过我们普通人面对焦虑时所尝试的任何方法。我尝试逃离焦虑、与焦虑战斗,或者试图欺骗它、躲避它的束缚。
可是,面对焦虑的袭来,一切显得那么无助,我说:‘我站在那里,就像站在门口,眼睁睁的看着它到来’看着焦虑向自己袭来。
后来我开始服用镇静剂,可惜事与愿违,惊恐发作的频率增加地更频繁、更强烈。”
直到有一天,海斯博士再一次陷入惊恐发作,只是这一次,他开始平静地感受一波一波剧烈的焦虑,尝试着和这些焦虑、痛苦、快死的感觉待在一起。从此他决定再也不逃避自己的感受,对自己的情绪持更开放的态度。
最终,海斯博士得出了一个非常有启发性的结论——疼痛和苦恼的核心实际上是与生命的意义和目的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症状不再是一个需要逃避的痛苦,或者需要战斗的怪兽,而是一个让人们走向内在、关爱自己的引路者。
这个海斯博士最后成为了认知行为学派中接纳承诺疗法的创始人,一代大牛。
戴曦有罗槟相助,海斯博士是心理学专家,而你或者你的家人、朋友,如果真的出现了惊恐发作,寻找一个专业、智慧,充满爱心的治疗师可能会让一切变得更加顺利。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李淑平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