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私家地理

对谈“饼叔”张竣,当战地记者变身Vlogger的那点事儿

朱喆

2019-08-31 21:11  来源:澎湃新闻

在知名视频弹幕B站吸引了高人气、海量点击率的up主(弹幕视频网站投稿人)“食贫道”,账号的主人是被网友昵称为“饼叔”的张竣。乍一看,他和普通的“吃货”没有什么分别,打卡各地网红美食店、测评时令食材、搜罗各地小馆子,吃香喝辣,尝新猎奇,隔屏传递探索美食的乐趣。但“饼叔”的真实身份其实是一位出色的记者,从《东方时空》的调查记者、战地记者,到央视驻俄罗斯首席记者,他的传统媒体经验也非常丰富。他曾探访过切尔诺贝利的普里皮亚季城,还以驻乌克兰战地记者的身份在斯拉维扬斯克与北京演播室连线报道乌军和亲俄武装激战。

曾经在切尔诺贝利采访的张竣
或许是拥有其他Vlogger没有的职业经历,网友对他的作品有了更多好奇。2019年,他带来了《古巴大宝荐》和《中东大宝荐》两个系列作品。“以自己的视角,观察这个世界”,张竣希望在vlog中近距离地接触并体验当地人的生活。
在古巴,他找到世界顶级调酒师用二锅头调酒,在叙利亚,他亲自卖酸角汁,在战地医院做义工、给54个叙利亚孤儿做饭……网友直呼“大片即视感”,单集最高点击率破100万。
澎湃新闻此次找到张竣,和他聊聊拍Vlog的那点事儿。
 “饼叔”张竣  

 “饼叔”张竣  

澎湃新闻:做过调查记者和战地记者,您怎么会想到来做一个Vlogger呢?
张竣:其实up主是我的兼职,但决心来做这件事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2014年,我结束了驻外记者的工作,回到了国内,开始从事新媒体的产品技术类工作,这个身份的转变,让我从原先内容生产者变成了新媒体产品技术人员。这个变化的背后有领导和同事信任,而同时我也开始怀念内容生产,我个人是有着极强的创作欲望的。另一方面,当我真正接触新媒体后,突然发现,随着移动端设备的普及,传播的语态和渠道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从热衷于app的制作,微博传播打破了时间线排布,到公众号、今日头条等等不一而足,传统媒体的传播渠道在短短的几年内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因为这两点,我很好奇,也很冲动,想试一试。我可以感受到,传播语态迎来了一个重大转变的时期,但是我摸不准,也体会不透,所以,就想着先干着看看,不用传统媒体人的任何身份,就像普通UGC一样,做几期内容试试,因为比较喜欢美食,所以就干脆就开个有趣点的账号。
澎湃新闻:“食贫道”上线至今也就一年半时间,节目已有150多个,团队人员是怎么分工进而运作的?
张竣:现在,我对自己的定位一个“正能量硬核美食up主”,正能量是对自己的要求,“硬核”则是希望通过美食来传递不一样的内容。
我们的团队一共7个人,都是原来的朋友和朋友的朋友,大家的想法都比较一致,就是想做好内容。就像一个乐队,想一起唱歌做音乐,就凑在一起了。团队的人都比较年轻,基本都是90后,还有2个95后,我是年纪最大的。事实上,我们到现在做片子都没有脚本,完全是即兴、靠对现场的感觉和冲动,怎么想就怎么干了。然后在后期再去探索自己情绪的爆发点,朝爆发点上使劲儿。
这其实跟我的工作经历也有关,做调查记者的时候,是不能写脚本的——那叫主题先行,所以,其实即便是做美食,过去做内容的感觉还在——在生活中找热点,到现场去捕捉细节,然后在观众的反馈中寻找答案。 “饼叔”口若悬河推荐三里屯美味牛肉汉堡 视频截图

 “饼叔”口若悬河推荐三里屯美味牛肉汉堡 视频截图

然后一开始,主要都是关注哪些饭店有哪些好吃的,虽然很开心,但是开心之余会有落寞吧,会觉得自己做的“太轻”了,自己的创作意图和心愿,不止是美食那么简单。其实食物是人类生活赖以生存的基础,透过食物,应该有更多的情感、理念、意义去表达,所以后面就开始想做特别节目。
澎湃新闻: 如果说那些“太轻”了,那么您追求实现的“有意义的内容”是怎样的内容?
张竣:我觉得核心是“有意义”的理解,要分三个层次。首先要明确一个概念,自媒体是为谁服务的?可能说起来有些人会觉得很冠冕堂皇,但我认为内容创作者就是为人民服务的。这是一个基本概念,不管你是路边说书的,还是自媒体搞直播的,你为公众生产内容,就应该明确这个位置和导向,如果偏离了这个,那么早晚就会出问题。
这两年做自媒体,学会了一个词,叫“消费场景”,其实就是说,你的视频是谁在看?在哪里看?什么时候看?这个问题的答案,决定了受众的痛点,决定了选题的方向,再进一步,决定了曝光量、阅转比、转化率。以美食为例,很多美食吃播视频消费的场景是大家吃饭的时候。出于人类本能的需求,美食视频本身食物的特写、主播吃的很香吃的很多,甚至吃得吧唧吧唧,都可以极大地促进受众的食欲。在这种消费场景下,我们出现了大胃王等各种吃播。但问题是随着能吃的人一代一代出,你一年能吃那么多,能连续不停吃下去吗?仅仅依靠消费场景和视觉刺激,繁荣是长久的吗?这势必要寻找自己更有内涵的人设和内容,才能让观众始终保持对你的关注,这是第二层“有意义”。

 “饼叔”在黎巴嫩乡村向奶农了解当地现状 视频截图
在做美食的时候,做着做着就觉得没意思了,所以在努力寻找内容的突破。这其实也是自己的一个职业病吧,我做的内容说到底是为老百姓为人民服务的,那么我就希望内容可以让大家看了除了乐呵之外,可以提振心气儿,可以春风化雨,可以客观地了解内外。如果能达到一丁点儿这样的目标,我的努力就是有效的。所以,这是第三层“有意义”。
《中东大宝荐》混剪  视频来源:“食贫道”提供(02:31)
澎湃新闻:所以,《古巴大宝荐》、《中东大宝荐》这样和B站合作的系列特别节目就是在尝试实现您“内容导向”吧,和这个主打年轻文化的平台合作是怎样的感受?
张竣:这次合作其实与B站自身的特点和团队对内容的高度重视有关。我们做的视频多数都是7-12分钟的视频,这个长度的视频在B站有比较好的互动效果。
同时,B站在内容上的专注和尊重是让我钦佩的,B站的编辑在发现我们的内容比较有特点之后,一直有相关的编辑在和我们保持沟通,而且沟通的内容永远都很纯粹——就是如何把内容做的更好。
所以后来我提出来了一些特别节目的想法,他们也很支持,所以就签了合同,一起做了这系列。我至今都很感激b站给这样的机会,其实我是去年底在B站的粉丝才突破10万的,但是他们没有因为我的粉丝数而忽视我,反倒是在帮我们成长。
澎湃新闻:《古巴大宝荐》、《中东大宝荐》有哪些难忘的幕后故事吗?
张竣:古巴篇里难忘的是菜市以物易物那段。古巴是一个至今还是计划经济的国家,所以中国货,尤其中国食品在当地非常受欢迎。我当时希望通过中国元素来拉近观众和内容的距离,但在古巴没有许可是不允许自己从事商业行为的,这个红线,所以就想着要以物易物这个方式,可是这件事在古巴非常困难。在古巴菜市以物换物 视频截图   

在古巴菜市以物换物 视频截图   

在当地的市场里,找到市场的领导,央求了半天,最后那个领导被我们的诚意打动了,允许我们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以物易物。我当时还特别担心,半个小时无人问津怎么办。后来发现这个担心真的是多余的,带去的整整一个旅行箱的小食品,瞬间就被抢空了。
然后为了延续《古巴大宝荐》的创作意图——向观众还原真实的当地生活现场,《中东大宝荐》里就想带大家看看真实的叙利亚和黎巴嫩。当时我找了一个北外的翻译,就去了叙利亚大使馆,非常意外的是叙利亚的大使伊玛德穆斯塔法先生不仅接见了我们,还和我加了微信!他非常认真地听完了我的想法,然后答应帮我们实现这个愿望。
后面的事情,就出乎意料顺利了,我们拿到了签证,抵达了大马士革。当我们在大马士革外交部再次阐述自己理念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并没有因为我是自媒体而忽略我们,反倒是很认真地帮我们落实。霍姆斯的孤儿院里的孩子们 视频截图

霍姆斯的孤儿院里的孩子们 视频截图

在叙利亚拍到第三天的时候,我提出想看看被战争摧毁的城市,以及在复建过程中人们的生活状态,他们外交部的人员就利用私人关系帮我找到了霍姆斯的孤儿院。当天我们去的时候本来是主麻日,当地是要休息的,可是包括孤儿院的工作人员,他们全都加了班,在配合我们完成了这样的拍摄。
所以,与其说是我们策划得好,不如说是叙利亚官方真的很尊重我们的想法,帮我实现了这个心愿。
澎湃新闻:网友对这两套系列片的反响热烈,弹幕有直呼“千万后期”、“百万摄影”,还有夸配乐也非常出彩,能透露一下幕后大神的身份吗?
张竣:他们其实都是我的朋友和朋友的朋友,其中最主力的后期是我的中学同桌,我们是一起成长的,他对我的梗和点也比较了解,所以大家的沟通成本很低。这里也想特别要说明一下,“食贫道”的内容制作,我一直没有用单位的同事来做摄像和剪辑,本来就是副业,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误解。拍摄团队

拍摄团队

澎湃新闻:您如何看待网友的反馈?“火不火”重要吗?
张竣:这个账号是为大家服务的,所以,不管是鼓励或者吐槽,只要是有,我们就很高兴,说明有人在看了。网友常吐槽我这个人挺丑的,做美食节目拉低了美食的观感,甚至也拉低了剪辑和画面的水准。说实话一开始的时候会很受不了吧,但是慢慢的也就淡然了。毕竟丑是先天的,我也没有什么办法。
名气这个东西是一个多种因素的考量,不仅考验一个人的德勤绩效廉,也有天时地利人和。所以吧,不火一定有不火的道理。我坚信刚入台的时候老师给我说的那句话,在这个圈子里,只问耕耘,别问收获。
澎湃新闻:想了解一下真人日常也是这么夸张逗趣的吗?
张竣:哈哈,其实我生活里是一个比较闷的人吧,不了解我的人甚至会觉得我有一些“高冷”,其实我就是话比较少而已。和同事出差,如果要一起坐高铁的时候,我都会给人家解释一下,我这人不太爱说话,如果一路没有说话,并不是我有什么心事儿……
澎湃新闻:“食贫道”中国本土选题也很有趣,像北京、济南、成都、深圳、武汉、长沙等城市小店,还有口味清奇的,比如去五莲县吃虫子之类,国内的选题有什么标准吗?近期会拍哪些国内的内容?
张竣:其实并没什么标准,有时候就是根据我出差的情况来拍。近期我们还在设计一个系列节目,想作为自己给祖国70周年的献礼,节目和小吃、小地方有关,希望从自媒体的角度,用小切口展现70年的奋斗和变化。
“食贫道”有大量中国各地美食视频

“食贫道”有大量中国各地美食视频

澎湃新闻:这行竞争也相当激烈,“食贫道”目前遇到过哪些压力?
张竣:目前最大的压力就是人员的成本,伙伴们为了能运营“食贫道”,都在接制作的工作,用制作来维持开支。但接了活儿就没办法把精力都放在自有节目生产上,最近2个月甚至出现了疲于应对的局面。所以,这是一个比较大的矛盾吧。
我们团队半数还是兼职,从流程化到一些选题的把握、选择上,比照一些更为成熟的平台,仍需不断去学习和改进。还有美食其实是一个与人文、地理、历史、自然、化学多门科学紧密联系的学问,相关的知识储备我们还是差得太远,我们都在不停地学习。
本文图均为 “食贫道”提供(除署名外)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徐颖
校对:丁晓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