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浦江头条

街头歌手在直播间

澎湃新闻记者 邓玲玮

2022-05-27 07:45 来源:澎湃新闻

罗小罗戴着黑框眼镜,抱着吉他坐在沙发上,出现在直播间。粉丝说他神似华少,他笑而不语。
80后的罗小罗是一名职场音乐人,也是一名街头歌手。疫情封控后,演出工作被陆续取消,他将春天和一场居家音乐会装入小小的屏幕,通过直播举办“沙发音乐会”。
5月21日,烈阳与暖风涌动在上海街头,若无疫情,他本想开着车载着一对100斤重的雅马哈音箱满城演出,在车水马龙的街口架起话筒、接上调音台,把流行音乐蔓延在陆家嘴超高写字楼下、黄浦江边、静安公园里、淮海中路商圈……罗小罗在直播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

罗小罗在直播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供图

直播,和观众互相成全
5月19日,下午三点,罗小罗像招呼老友一样和粉丝互动,让他们想听什么歌都打在屏幕上。这时,品冠的一首《水晶球》从屏幕中闪现,这很符合他的音乐审美和演唱风格,他夸粉丝点得好。
“周治平的歌可以唱吗?”“齐秦的会吗?”粉丝又打出几行罗小罗百唱不厌的老歌。他选了一首齐秦的《外面的世界》,把曲库中早已存档的伴奏静静放出。手拨琴弦,吉他声响起,罗小罗轻轻闭上双眼唱道,“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他声音细腻干净,不拖沓,赢得了网友打赏的一枚520热气球。罗小罗一一感谢完大家,说“打赏是对自己生活的一种补贴”。
现在,罗小罗有近50万粉丝,是个小网红,喜欢他的群体也是80、90后居多。他是在3月中旬开始谋划开沙发音乐会的,从封控到现在,非固定观众除外,每天还会有人连续几十天守着他。
“在信息流里,拼音质很重要,这决定是否能在10秒之内留住听众。”罗小罗说,一开始他拍弹唱的视频,效果并不怎么好。他拒绝用“榜一榜二大哥” 、无厘头搞怪来赚吆喝,他只想把现场效果做好,把歌唱好,一切水到渠成。
罗小罗就在设备上下功夫。除了必需品电脑、话筒等,他还特地接上专业调音台,用电脑设备进行直播。有次录完歌他睡下,第二天一早发现,“一夜之间涨粉几十万。”
沙发音乐会后,他的老粉也陆续冒出来,并留言“这几个月好好好珍惜,这是一次很重要的相聚”。
对外地粉丝而言,和罗小罗线上见面并不容易。“疫情结束,也许又很少直播了。”罗小罗说,这群陌生人看似孤独寂寞,他们是相互成全。
在直播中,他常常会和大家聊聊天,忆苦思甜。他回忆,自己喜欢摇滚,听唐朝乐队、窦唯、崔健,17岁时花300元买了一把星辰吉他,学摇滚歌手玩乐队,留一头披肩长发。大学毕业后,在老家桂林酒吧里每天驻唱两小时,每月拿350元,那时只有音乐陪着他。
聊着天,也会给粉丝唱一些老歌,一起回忆往日青春岁月。在选歌缓冲期,他还会放舒缓的爵士乐,让粉丝不会无聊,还把抖音和视频号分开播,他觉得一起播效果并不好,无法及时和粉丝互动。罗小罗在上海的街口

罗小罗在上海的街口

曾在公园里、滨江畔演唱
罗小罗还是更喜欢现场演出,喜欢人与人通过音乐产生共鸣,“那一刻,什么都值得”。
2019年,他获得了上海演出行业协会发的第十三批街头演出上岗证,他可以走上街头,被更多人熟知。在静安公园,游客驻足观看

在静安公园,游客驻足观看

在静安公园里,他演唱了《野百合也有春天》,身边人流如梭,有游客来上海出差路过,被歌声吸引忘记了赶路。看朋友沉浸其中,又快过生日,另一游客想让罗小罗在生日那天录一首歌给他,又怕罗小罗不加微信,就说“有商业合作”。
罗小罗马上就录了,也赶上了这位朋友的生日播放。后来罗小罗才知道,两位是一位明星的服装师,他们很喜欢自己的演唱。为了表达感激,他们按罗小罗的身材比例量体裁衣,亲手给罗小罗定制了一件带铆钉的牛仔衣做好送给他,罗小罗收到衣服觉得相当“酷炫”。观众送给他的带铆钉的衣服

观众送给他的带铆钉的衣服

在一次商演,他结识了90后钢琴搭档廖敏杰。2021年6月,罗小罗和组合搭档廖敏杰出现在浦东滨江江畔。
罗小罗把演出设备摆好,最前面放上空吉他盒子,作为“打赏箱”。他抱着吉他,廖敏杰弹着钢琴,坐在台阶上,观众当起了粉丝,那一晚足足有上百人现场观看。背靠黄浦江,江上船只穿梭,江风轻轻拂过,这场夏日音乐会持续了几个小时。80、90组合

80、90组合

疫情之前,罗小罗最近一次演出是3月10日左右,在大学路的酒吧驻唱,当时,他的工作还比较顺利,一切演出都在继续。突然接到取消演出的通知,“没有想到立马就都停了。”没过多久,酒吧的老板就告诉他,因为疫情原因,酒吧也要关了。
线下工作停掉后,罗小罗有些措手不及。线下演出行业一天不恢复营业,他就一天没有收入,只能尽量“自救”。
期待早日回到街头
封控期间,罗小罗想着在家也要让自己忙碌起来,“要是天天在家吃了睡、睡了吃,无所事事,这是很可怕的事。”他就想到自媒体,于是把精力转到了线上,“这是一个出口”。
首先需要调整的就是作息时间。疫情宅在家,他要七八点起床,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之前驻唱一般都在晚上,白天不需要早起,罗小罗习惯睡到中午12点,才迷迷糊糊地起床。
有时,罗小罗正在直播,外面会有大喇叭喊:“要下楼做核酸了!”他就赶忙拿起手机,开着直播,跑下去排队测核酸。测完后,再上来坐在沙发上继续直播演唱。
罗小罗笑着说,直播会有打赏,也能赚取生活费,不至于在家没有收入。除了直播,罗小罗也要录音,也会做一些原创歌曲,维持生活状态。虽然录音棚录歌效果最好,但疫情他出不去,只能在家拿着有限的设备录。
他尽量让自己处于忙碌的状态,不至于陷入无限的焦虑,比如经常下厨做点好吃的慰劳自己。让罗小罗欣慰的是,当下有女朋友陪伴,生活也稳定不少。看到有些打临工的、自由职业者离开上海,他丝毫没有动摇想法,“我在这里快20年了,所有的资源圈子,我的青春热血在这里,离开也不太可能。”
罗小罗猜想,疫情对演出行业冲击可能会大一些,也会恢复得比较晚,“大家可以出门了,可以去上班了,但不代表我们可以接演出。”
解封之后,他想多接一些商演,来弥补这段时间宅在家没有演出的亏空,让生活步入正轨。他还期待着,能早日走出家门,走上街头,给大家带来美好的音乐。罗小罗在商演现场

罗小罗在商演现场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继续阅读
下载澎湃新闻客户端

Content [contId='18277205', name='街头歌手在直播间', status='0', createTime='Thu May 26 11:54:38 CST 2022', updateTime='Fri May 27 07:45:33 CST 2022', publishTime='Fri May 27 07:45:33 CST 20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