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虎图记|年画中的“虎”:镇宅保吉除邪

邰高娣

2022-01-31 09:17 来源:澎湃新闻

中华民族源远流长的文化长河中,关于虎的传说与图像也不胜枚举。我国古代普遍崇信的四个方位神中即采用白虎形象来指代西方,汉代画像石中也有大量的虎纹饰出现。除此之外,不论是文人墨客还是民间画师,均塑造了不少关于老虎的艺术形象,足以显示老虎在人们心中的地位。千百年来,华夏民族常常处于天灾、人祸、兵荒战乱之中,人们需要休养生息,祈祷和平和安宁,便赋予“百兽之王”——老虎以纳福驱灾的属性,崇虎的行为也逐渐转化为普遍的民间习俗,年画中自然也少不了和虎相关的内容。
门神门画中的虎
年画中的老虎形象最早出现在门画中。《周礼·春官》记载门画虎时提到:“师氏居虎门之左,司王朝。”并注释云:“虎门,路寝门也,王日视朝于路寝,门外画虎焉,以明猛于守,宜也。”师氏指的是周朝的官名,掌三德三行,教国子,位居于虎门之左。虎门即路寝门,乃周王每日处理朝政的地方,位置显要,故需要在这里的门上画虎的形象,以备守卫。
到了汉代,门上画虎的范围扩大,应劭《风俗通义》卷八记载:“县官常以腊除夕,饰桃人,垂苇茭,画虎于门,皆效于前事,冀以卫凶也。”汉代除了县官“画虎于门”外,地下墓室里的门上刻画着虎形或白虎铺首的画像石也不断出土,可以证实其说。应劭《风俗通义》卷八中还记载了汉代除夕画虎于门的原因,即“虎者,阳物,百兽之长也。能执搏挫锐,食鬼魅。令人卒得恶遇,烧焐虎皮饮之,击其爪亦能辟恶,此其验也”。至今,河北武强、陕西凤翔等地的年画还有多种虎门神题材,在云南丽江纳西族也有贴《雷霆白虎之神》等图藉以御凶的风俗。此外,东汉王充《论衡》引《山海经》云:“立大桃人,门户画神荼、郁垒与虎,悬苇索以御凶魅”。蔡邕《独断》中也记载了“神荼、郁垒”与虎之间的关系:“岁竟十二月,从百隶及童儿而时傩,以索宫中驱疫鬼也;桃弧、棘矢、土鼓,鼓且射之,以赤丸五谷播洒之,以除疾殃。已而立桃人、苇索、儋牙虎、神荼、郁垒以执之。神荼、郁垒二神:海中有度朔之山,上有桃木,蟠屈三千里,卑技东北有鬼门,万鬼所出入也,神荼、郁垒二神居其门,主阅领诸鬼,其恶害之鬼,执以苇索,食(喂)虎。故十二月岁竟,常以先腊之夜逐除之也。乃画荼、垒并悬苇索于门户,以御凶也。”此描写也常被用作门神起源而引用。
唐代时,民间流行画虎头于门上以防止瘟疫疾病的民俗活动,段成式《酉阳杂俎》载:“俗好于门上画虎头,书聻字,谓阴刀鬼名,可息疫疠。”该习俗至今还在福建、广东沿海一带有迹可循。镇宅神虎 保吉除邪  山东潍坊

镇宅神虎 保吉除邪  山东潍坊

镇宅神虎 保吉除邪  山东潍坊

镇宅神虎 保吉除邪  山东潍坊

清代,虎形象在门画上的形象进一步发展,各年画产地出现了多种多样的老虎门画,多以镇家宅保平安为主,如山东潍坊的《镇宅神虎》绘制一对下山猛虎,阳文印“镇宅神虎、保吉除邪”;画面构图对称,画角添加了石榴、喜鹊图案,颇具装饰意味。有趣的是,当地并不将此画贴于宅院正门上,而是贴于后门,意为和前门的门神一起守卫家宅。此外,有的老虎门画除了具有镇宅的意义外,还象征财富,如河北三合义画店出品的《泰山神虎》门画中的老虎身躯粗壮,眼似铜铃,张口露齿,尾巴高扬,前侧有盛满珠宝的聚宝盆,意指驱除邪祟又守护财宝,每幅上都有七言绝句一首,并钤有“泰山神虎”符印。又有一类老虎门画以“母子虎”的形象出现,如陕西凤翔的《镇宅神虎》,描绘了一只大老虎带着一只小老虎嬉戏的场景,不似其他老虎的凶猛之姿,更具有人间情趣,亦不失镇宅驱邪保孩子们平安健康之功能。泰山神虎 河北

泰山神虎 河北

镇宅神虎 陕西凤翔

镇宅神虎 陕西凤翔

镇宅神虎 陕西凤翔

镇宅神虎 陕西凤翔

老虎除了单独作为门画形象外,还作为门神的坐骑,与门神一起出现,最具代表性的即《封神演义》中的人物赵公明的坐骑,通常和骑鹿的燃灯道人配为一对门神。民间传说赵公明被姜子牙封为财神,统管人间一切金银财宝;燃灯道人是传说中开天辟地的盘古的徒孙,他不仅能辟邪救人,还能呼风唤雨,使人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老百姓将二人敬为门神,不光为了保家宅平安,更是祈求丰衣足食,天下太平。赵公明骑虎的门神形象流传较广,在河南朱仙镇、山东潍坊、江苏桃花坞、安徽宿县等地的门神中均有出现。赵公明(门神) 山东潍坊

赵公明(门神) 山东潍坊

赵公明(门神) 安徽宿县

赵公明(门神) 安徽宿县

吉祥年画中的虎
除了贴于门上的老虎门画,还有大部分老虎年画是贴于屋内墙壁中的,尺幅较大者一般为堂屋中间贴用的中堂画,图中的老虎多为下山猛虎造型,旁插有三把利剑。如河北武强有一幅《镇宅神虎》即属此类,人们将虎刻印成巨幅中堂画,挂于室内,起镇宅保平安的作用。其上又题诗一首:“猛虎下山遍地游,百兽群中力称侯。不妨良民老百姓,单吃恶霸手足头”。从中发泄了对欺压百姓的恶霸土豪之愤恨。此幅神虎身躯粗壮,眼如铜铃,张口露齿,率领一幼虎,颇有气势。另有天津杨柳青的《镇宅神虎》中堂画,图中绘瓶中金戟三枝、钢鞭三条,正合天地三合之说,而瓶中插戟亦有“平升三级”之吉祥寓意,当地民间传说此图中之虎原为武财神赵公明的化身,故悬于家中可辟邪、升官、聚财。另有一说此图最初并非镇宅辟邪之物,而是“三合会”(天地会)的会标。镇宅神虎 湖北武强

镇宅神虎 湖北武强

镇宅神虎 天津杨柳青

镇宅神虎 天津杨柳青

还有一类贴于屋中寓意镇宅的横幅老虎年画,画中的老虎也呈横卧或横着站立姿势,形式新颖,该展示不同画面构图中的老虎形象年画,均为河北所产。其中一幅绘一横卧的老虎正侧首而视,躯体粗壮雄伟,四爪卷伏有力,双眼炯炯有神,好似正警惕地察视鬼魅魍魉不祥之物。前方地上亦插有宝剑三口,起辟邪作用。全图仅用黄红两色套印,单纯明快,但刻印俱佳,右上角钤“镇宅神虎”大印,为德兴画店刻印。另外一幅描绘一大虎携幼虎作行进状,大虎以黄红两色套印,正回首照应幼虎,小虎伸颈前进,施以粉红色,益显其幼稚可爱,两虎互相呼应,右侧又衬以一对蝴蝶,烘托其吉祥喜庆气息。左上钤“镇宅神虎”墨印,并有“双盛成画店”字样,标明出品画店名称。镇宅神虎  河北武强

镇宅神虎  河北武强

镇宅神虎  河北武强

镇宅神虎  河北武强

除了镇宅,老虎在民间年画的表达中常带有除邪去瘟的吉利意义,这类年画多与财富相关,江苏苏州桃花坞的《金钱虎》,福建漳州的《衔钱进宝》均为此类年画之代表。《金钱虎》中绘一虎衔剑,身上画满铜钱纹样,外有蛇、蜈蚣、壁虎、蜘蛛等“五毒”之虫环绕。人们借虎为“百兽之王”的名号,寓意老虎可驱“五毒”、去邪祟。此幅年画颇为特别的是虎身的古铜钱上除刻有“洪武通宝”、“宣统通宝”等明、清朝号外,还有“明治通宝”、“宽永通宝”等日本年号之钱币。福建漳州的《衔钱进宝》年画尺幅较小,当地方言中虎与“福”字音相近,故五虎谐音“五福”。《尚书·洪范》谓“五福”:“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宁,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终命。”长寿、富贵、身体健康且心灵安宁、有美德、不遭横祸才会善终,这是中国人对“福”的具体阐释,涵括了人们对幸福人生的追求目标。此幅年画绘五只变形夸张,稚趣可爱的斑斓小虎,中间一只怀捧“招财进宝”铜钱,“五虎”组合于一图,围绕着一只聚宝盆,意寓五福齐全,又有生财、护财之意。该画套印在红底的纸上,是闽南和台湾等地新年贴在门额上的一种年画。此外,福建漳州还有一种《衔钱进宝》,仅绘一只老虎口衔“招财进宝”铜钱,多为红纸墨色印刷,较少着色。但老虎身体大幅度扭动,极具矫健之态,且身下及背上分别绘有聚宝盆和“八卦图”,寓意镇宅辟邪,大发财源。金钱虎 江苏苏州

金钱虎 江苏苏州

五虎进宝 福建漳州

五虎进宝 福建漳州

衔钱进宝 福建漳州

衔钱进宝 福建漳州

河北武强有一类老虎窗花年画,幅面较小,但刻印精细,形式独特。此类窗花画一幅上多绘四图镇宅神虎,两两相对,一青一黄,有的守护着聚宝盆及珠玉,有的地插三剑,既可辟邪又能降福。并各率一幼虎,兼有带子上朝之吉祥寓意。除此之外,武强所产之老虎年画中还有一幅别开生面地绘出葡萄枝蔓盘曲之状,而大体观之,其中又构成龙形及虎形,饶有奇趣,体现出民间艺人的智慧与想象。此图名曰《龙虎斗》,但画中的葡萄象征多子,龙、虎皆为吉祥瑞兽,整幅作品所要表达的还是福运、富贵、吉祥的核心思想。镇宅神虎  河北 武强

镇宅神虎  河北 武强

葡萄龙虎 河北武强

葡萄龙虎 河北武强

山西绛州端午有“贴福虎”年画的习俗,每年端午,家家户户买一张绘有天师跨虎年画,由小孩着色,称为“描端午老虎”,贴在门上或床头墙壁,可以驱邪降五毒。而在晋南临汾一带,旧时还在墙壁上贴红纸条,其上写有“五月五日午,天师骑艾虎。手持菖蒲剑,斩魔入地府”字样。现存一张《端午福虎》年画虽为墨线印制,但墨色浓淡相宜,虎的造型生动,身体前扑,正与一蛇缠斗。端午时节,气温上升,蚊虫增多,作为“五毒”之一的蛇也结束冬眠开始活动,故此福虎在端午时节贴用,亦有降五毒之意。无独有偶,迄今发现的民国时期北京的一张年画亦绘制的是虎降五毒的内容,画面上的老虎前面双爪死死扼住蝎子和壁虎,后面一爪踩住蟾蜍,一爪踩一长蛇,蛇缠绕于虎身,虎尾处更缠一蜈蚣,“五毒”在猛虎的遏制下,动弹不得,画面上方写有“敕令”二字,图案虽简单,但神情动态十分传神。端午福虎 山西新绛

端午福虎 山西新绛

虎降五毒  北京

虎降五毒  北京

年画中的神佛仙人坐骑之虎
年画中的神佛仙人骑虎者,大抵为赵公明与张天师二人,此类年画中所体现的虎形象大多从属于赵公明或张天师等人物,经常被设置于画面下方或边角处,主要突出人物的刻画。前文已述作为门神的赵公明,但除门神中和燃灯道人搭配之外,赵公明还经常作为独立的“武财神”或“龙虎玄坛真君”的形象出现于民俗年画或纸马中。正乙玄坛 江苏无锡

正乙玄坛 江苏无锡

赵公明 江苏无锡

赵公明 江苏无锡

过去,春节时香案前会供武财神赵公明,因他骑一黑虎作战,在《封神演义》中被封为“金龙如意正乙龙虎玄坛真君之神”。《三教搜神大全》中记载的赵公明:“主除瘟剪疟,保病禳灾,主持公道,求财如意;凡讼冤申抑,使之解释公平;买卖求财,使之宜利。”在天津,商户们为了买卖兴旺,大多供武财神赵公明。而南方的江南和闽粤一带居民,过去也皆以赵公明为财神,其图像画样甚多,春节开市或商店开业、对财神赵公明祭祀最为隆重虔诚,江苏无锡、苏州等地的纸马中多有表现。其中江苏无锡的一幅《赵公明》年画,图中人物头戴幞头,身着铠甲,豹头环眼,颌下满髯,手持钢鞭,前有黑虎,旁有仙童侍立,并题“正乙玄坛”,画面上方绘有黄金万两匾额及进宝神祇形象,为无锡常见的的纸马样式。江苏苏州桃花坞年画《赵公明》中的赵元帅环眼虬须,头戴铁冠,身披铁甲,一手上扬钢鞭,一手捧元宝,威风凛凛,两旁守财仙童分执金轮及如意,下方正中为聚宝盆,盆后踞守一黑虎。比起赵元帅的高大威猛,此画中的老虎不仅形体不大,连神态都似乎被赵公明的威气所震慑。安徽芜湖的《赵公明》年画形制较为特殊,画面上方写有“都督府”字样,两侧有朱字联语,写“执金鞭降龙伏虎,捧玉旨进宝招财”,标明赵公明之形象与身份;画面中间下方之赵元帅,一手举鞭,一手握元宝,身胯黑虎呈行进状。赵公明 安徽芜湖

赵公明 安徽芜湖

 赵公明 江苏苏州

赵公明 江苏苏州

浙江余杭一带流行贴用漏版印刷的纸马,其中有一幅《正乙玄坛》,内容描绘的亦为赵公明端坐持鞭的形象,只是在制作技法上与其他产地年画不同,该年画以墨线印人物及动物轮廓,再用漏版印刷诸色,最后用手绘填染出相。因其特殊的制作技法,点漏的色彩使画面中的老虎身体呈斑斓色彩,透出喜庆之感。正乙玄坛   浙江余杭

正乙玄坛   浙江余杭

四川绵竹亦有表现骑虎赵公明的年画,题为《赵公镇宅》,是绵竹年画著名老字号云鹤斋的原版拓片,尺幅较大,原版刻制极为精细,此种墨拓年画为全国其他产地所不见。此图绘制的赵公明和胯下猛虎皆刚猛、威武,形神兼备,气势撼人。最为特别的是,此图在老虎身下的山石间,刻有五只团聚在一起的小雏鸡,它们放松自如,似已得到赵公护佑,小鸡的柔弱稚嫩与赵公明和猛虎的威风凛凛形成强烈反差。赵公镇宅 四川绵竹

赵公镇宅 四川绵竹

张天师是另一位年画中塑造较多的骑虎人物,其名陵,又名道陵,东汉沛国丰县人。东汉顺帝时创立道派,教人信奉,并以符箓咒法治病除灾,后裔继承其道法,世居龙虎山,被奉为天师。《岁时杂记》记载:“端午,都人画天师像以卖,又合泥做张天师。”又宋代刘松年的《耕织图》中画有一农家屋梁上贴一张天师作法状,得知张天师之图像在宋朝已很流行。民间信仰认为张天师有捉鬼除祟的法力,因而在端午节将其像张贴供奉,以除邪恶,保家宅平安。张天师降五毒   陕西凤翔

张天师降五毒   陕西凤翔

张天师 江苏苏州

张天师 江苏苏州

陕西凤翔有一张《张天师降五毒》的年画,图画张天师坐于山石之上,身穿八卦服,一手执符水杯,一手高举,于画面右上方祭起五雷符,消除蛇、蝎、蟾蜍、蜈蚣等毒害之虫,身旁有猛虎跟随。画面左上方为符咒,该地多在端午前后将此画张贴于卧房之中,用以避凶求吉。江苏苏州年画中亦有两幅《张天师》,其中苏州桃花坞代表画店王荣兴出品的《张天师》一图中,天师身穿八卦衣,一手捧符水,一手执剑,乘骑神虎,目光炯炯逼人,虎爪踩一“驱邪神印”,下方分布有已被制服的蛇、蝎、蜈蚣等五毒形象,显示出巨大的法力。另一《张天师》神像身骑猛虎,手执五雷令牌,上镌“敕令”二字,并有“灵符镇宅”“驱邪降福”“八卦”印符以及“江西龙虎山大真人”字样,点明人物身份。画面下方通体黄色的猛虎正在驱逐五毒。此二种神像画均为清末苏州居民端午节时悬挂。其他如四川绵竹、安徽芜湖等地亦有张天师骑虎题材的年画,形制与贴用习俗与其他产地年画并无二致。张天师 江苏苏州

张天师 江苏苏州

张天师 四川绵竹

张天师 四川绵竹

张天师 安徽芜湖

张天师 安徽芜湖

此外,云南大理有一幅《独脚五郎》的甲马,绘制的是云南各地普遍崇信的“独脚五郎”,但不同的地方对其的认知不一样,有的地方认为其是财神的化身,也有地方唤其为邪神。画面上的五郎独脚骑于一猛虎之上,线条简率天真,左上方刻“有求必应”,是人们对“独脚五郎”神性的由衷期盼。独脚五郎 云南

独脚五郎 云南

白虎 云南大理

白虎 云南大理

纸马中的白虎星君
纸马是普遍存在于我国各地的一种民俗年画品类,包含儒释道及民间信仰中的众多神祇,内容丰富。作为兽中之王的老虎,历来被民间视为保护人们生活安宁的神兽,贴神虎、白虎一类的纸马,是为祈求“镇宅避邪,消灾降福”,求得合家安宁和幸福。白虎一名驱虞,《诗经·召南·驱虞》注:“驱虞,义兽也,白虎黑文,不食生物。”又《淮南子》云:“西方金也,其神为太白,其兽白虎”。《瑞应图》也记载:“白虎者,仁而不害,王者不暴虐。”古人以白虎罕见,见则天下太平,施政者不暴虐,人民得享福祉。云南大理白族将纸马称为“甲马”,其中有《白虎之神》,是供山中寨子里打猎砍柴人家所贴用。这是因为此地游牧的先民,常在山里遇到猛兽为害,其中以老虎最为凶猛和体壮,所以当地的“甲马”将虎作为神来崇拜,并将其供奉为山神。北京纸马中有《白虎之位》,其中的白虎神君头戴虎头盔帽,手中持利斧,威严端坐于龛中,文武侍者四人分立两旁,下方台阶处,绘一人脸青龙,呈张牙舞爪之姿。浙江余杭的漏版纸马中亦有一幅《白虎神君》,其如山神模样,身披重甲,手持长斧,怒目而立,身旁跟随有一斑斓猛虎,因漏版印刷原因,虎脸并不清楚,笔绘的重点在神君面部,其眉发胡须处均重墨涂抹,颇具威慑力。白虎之位  北京

白虎之位  北京

白虎神君  浙江余杭

白虎神君  浙江余杭

此外,白虎作为古代神话中的四灵之一,也是主西方的方位神,并和青龙被道教作护卫神用于道观山门处。宋代范致明《岳阳风土记》云:“老子祠有二神像,所谓青龙白虎也。”明姚宗仪《常熟私志》叙寺观篇云:“致道观山门二大神,左为青龙孟章神君,右为白虎监兵神君。”故民间常有“左青龙、右白虎”之说法,纸马中亦有《右白虎》之作品。河北的二件《右白虎》纸马中的白虎君皆为文官打扮,头戴纶巾,立于祥云之中。其中一位年纪稍长者身穿紫红相间衣袍,饰海水江崖图案和云纹,手握龙头长斧,身后跟随一侧身猛虎,但面部却呈正面,气势雄赳;另一位白虎君白面,身着红绿衣衫,饰花卉图案,身后亦跟随一猛虎,昂首翘尾,生动传神,此幅作品神龛的最上方有二龙双剑图案,中间花瓶中插有三支画戟,亦为“平升三级”之意。二幅纸马皆刻制精细、套印准确,为河北、北京等地常用的纸马形式。右白虎  河北

右白虎  河北

右白虎  河北

右白虎  河北

最后,虽然是虎年,但也不得不提到虎因作为猛兽而被人制服的年画作品,如《李存孝打虎》《景阳冈武松打虎》《黄三太打虎》《李逵劈虎》《杨香打虎》《周处除三害》等故事,此处略举一二。李存孝打虎 河南朱仙镇

李存孝打虎 河南朱仙镇

《李存孝打虎》是河南朱仙镇年画的代表性题材,讲述的是唐末晋王李克用奉诏扫除黄巢,途中夜梦飞虎入帐,占梦为得虎将之吉兆。天亮出猎,于山前见一少年安敬思,徒手打死猛虎,遂收入为义子,取名李存孝,故事出自《残唐五代演义》第十回。图中李克用头戴风帽,肩挎弓箭,腰佩长剑,骑马扬鞭,李存孝双手举虎过顶,神情自若与李克用对视而立。画面动感十足,形神兼备。景阳冈武松打虎 江苏苏州

景阳冈武松打虎 江苏苏州

此外,小说《水浒传》中武松打虎的故事在中国民间家喻户晓,江苏苏州桃花坞王荣兴画店出品的《景阳冈武松打虎》将其打虎的形象置于画面正中,突出表现武松强壮的身躯、英武的神色及勇斗猛虎的无畏气概。两旁还画了猎户张千、李万及亭长、地保等人物,他们有的慌张,有的表现敬佩,更衬托武松豪放、勇武的英雄性格。天津杨柳青戴廉增画店的《扼虎救父》描绘了杨香不畏强敌,打虎救父的故事,画面上绘制的老虎在周身黄色外,还用粉白勾勒线条,增加了立体感,栩栩如生。
(本文作者单位为中国艺术研究院)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相关推荐
Content [contId='16528884', name='读虎图记|年画中的“虎”:镇宅保吉除邪', status='0', createTime='Sun Jan 30 10:39:49 CST 2022', updateTime='Mon Jan 31 09:31:05 CST 2022', publishTime='Mon Jan 31 09:17:30 CST 20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