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 战疫
00后“小叶子”经历成长与蜕变,正成为进博志愿服务主力军
澎湃新闻记者 邓玲玮 通讯员 陈嘉音
2020-11-11 21:09  来源:澎湃新闻
{{newsTimeline.name}}
{{item.occurrenceDay}}
  • {{content.occurrenceTime}}
    {{content.name}}
全部展开
收起时间线
从第一届进博会仅110人,到第二届占比25.9%,再到第三届进博会占比高达54%,00后“小叶子”逐渐成为进博会志愿服务的主力军。
11月11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从上海团市委获悉,他们中有人成长为团队骨干,有人与家人同在进博会场馆却“一直错过”,有人则提前许好了“进博心愿”。
从遇事不决的“小白”到大家信赖的“骨干”,上海农林职业技术学院的朱美婷花了三年。与许多志愿者不同,她属于“已经站过起跑线”的类型。大学入学前,她就参加了第一届进博会志愿者工作。如今朱美婷已然是志愿者团队里的骨干。“‘四叶草’就是有这样的魔力,让你的步数和经验在不知不觉中呈几何型爆炸上升。”她说道。朱美婷在进博会做志愿者工作。   本文图片均为团市委供图

朱美婷在进博会做志愿者工作。   本文图片均为团市委供图

三年来,朱美婷的岗位一直在变。第一届进博会,她在上海机场安检入境维序岗位;第二届进博会,她被安排在国家会展中心商务餐饮做志愿者;今年,她的岗位是7号门的证件引导岗。虽然岗位在变,但不变的是大客流带来的考验,以及全身心投身志愿的状态。
最开始,遇到解答不了的问题,朱美婷会紧张到“能用脚趾抠出个两室一厅”。如今的她脑海里仿佛是有一张3D地图,不光能随便放大缩小,就连各种近路也一清二楚。
“后来慢慢有了经验,成就感就来了,那份责任心也变得更强烈。”志愿者队伍里有不少一年级小叶子总是爱向朱美婷请教,“当他们知道我是也00后时,还很惊讶。”提到这些,朱美婷颇为得意。 
同样是00后“小叶子”的陶最来自上海工程技术大学,而在陶最身后,有一个“进博家庭”。陶最再为嘉宾做指引。 

陶最再为嘉宾做指引。 

陶最的爸爸,进博会期间参与了金融类筹备工作,经常加班到深夜;保险行业的姨夫在展厅里布展忙碌;中医医院的妈妈则是家里的“后勤保障联络官”,不但为进博做好了全方位的医疗援助服务准备,也会把最新的防疫动态发布在家人群。
同在为进博会忙碌,这一家人却鲜有团聚的时刻。“有一次和姨夫约好在场馆里见面,最后只在扶梯上匆匆见过一次。”陶最说:“他往下,我往上,结果只打了个招呼。”
“有时在岗位上工作感觉疲惫的时候,想到家人也同样奋斗在进博会中,就会重新有了力量。”陶最说,榜样于她,就是看到家人在岗位上兢兢业业,于是自己也开始模仿着追随他们的步伐。
来自上海海事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的李怡菲是一名一年级的“小叶子”,她也拥有着类似的经历。父亲是一名司机,第一届进博会以来,他就作为锦江商旅车队的一员为进博会提供车辆保障。“今年是爸爸为进博会服务的第三年了。每次父亲对我说,即使是作为数百名服务人员中小小的一员,开好车、保证路程安全、送好这段路也是自己的职责与荣光。”李怡菲说。李怡菲 

李怡菲 

责任编辑:巩汉语

校对:徐亦嘉

5
中国好网民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