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贺兰山的生态重建之路:从野蛮开发到全面退出,坑壑育新生
澎湃新闻资深记者 赵实
2020-11-11 16:20  来源:澎湃新闻
一款产自宁夏贺兰山的赤霞珠干红葡萄酒,在11月11日的上午,仅在一家电商平台,就卖出了两千多瓶。
产品页面的最新一条高赞评论写着,“喝过一次,信了,贺兰山东麓产好葡萄”。贺兰山东麓挂满枝头的葡萄  澎湃新闻记者 赵实 图

贺兰山东麓挂满枝头的葡萄  澎湃新闻记者 赵实 图

位于北纬38度的贺兰山东麓,被公认为世界上最适合种植酿酒葡萄和生产高端葡萄酒的黄金地带之一。
入秋的宁夏,也正是葡萄成熟时。驱车沿着贺兰山东麓的山边公路而行,星星簇簇的深紫色葡萄果实缀在红绿黄的草木间,相映成趣,美不胜收。
“是不是很难想象,这里以前是几乎寸草不生的采砂坑?”宁夏回族自治区自然资源厅办公室主任艾红兵说,葡萄园只是贺兰山众多遗留砂坑、矿坑变身方式的一种。
他指向不远处的山脚下的一处裸露的深坑,里面各类机械运转正忙,但这并不是在采砂,而是在给地面和山体做平整,“很快这里就要建成一座极限运动公园,滑板、攀岩、骑行,都可以。”
这是宁夏为昔日因野蛮开发而伤痕累累的贺兰山所做出的修复与保卫,也是宁夏人与自然共处的新征程——自2017年起至今,贺兰山保护区内169处整治点全面完成环境整治和生态修复任务,83个矿业权全部退出,50处工矿设施全部拆除,累计投入各类资金近100亿元,人类活动全面退出。
“绿水青山才是金山银山”,历经3年“壮士断腕”般的修复整治,贺兰山生态保护区的生境通道逐渐形成,长效管护有序开展,生态环境得到显著改善。
砂坑中的葡萄美酒
秋天的贺兰山之美,也因山麓下葡萄的绵延点缀变得更多彩。
银川市西夏区镇北堡,穿过一处休闲公园,便可步入一片2000多亩的葡萄园,葡萄园之中,可见一座壮观的葡萄酒庄园,入秋之后,来此赏景、品酒、锻炼的市民络绎不绝。
令人很难想象的是,这片景致的前身竟是一处采砂场,酒堡所处的位置,是一个平均深度近40米的砂坑。
酒庄的主人袁辉告诉澎湃新闻记者,酒庄的前世,是供应银川市砂石料资源的主要产区。由于长期的高强度开采,区域内地形地貌改变较大,形成了平均深度达到40米的遗留矿坑,周围环境因采矿的人为活动影响,植被稀疏、砂砾裸露,生态环境十分脆弱。银川市西夏区镇北堡,建在遗留砂坑中的葡萄酒堡。入秋之后,来此赏景、品酒、锻炼的市民络绎不绝。  澎湃新闻记者 赵实 图

银川市西夏区镇北堡,建在遗留砂坑中的葡萄酒堡。入秋之后,来此赏景、品酒、锻炼的市民络绎不绝。  澎湃新闻记者 赵实 图

2008年,袁辉决定承包下这块坑地,盖酒庄,种葡萄,同时在采矿塌陷区建一座文化运动休闲公园,在遗留矿坑建设生态园。
葡萄枝蔓做成藩篱,被淘汰的石料垒成了墙面,品种繁多的葡萄遍布园内……如今,这座别出心裁的酒庄,已是一个3A级旅游景区,也发展为宁夏当地重点的葡萄酒产业园,同时也带动了当地村民增收。
袁辉说,葡萄园季节性用工需要2000多人,常年用工300多人,选聘这里工作的,基本都是当地村民。
砂坑变身酒庄,变身公园,变身旅游小镇……这是宁夏为昔日因野蛮开发而伤痕累累的贺兰山所做出的修复与保卫,也是宁夏人与自然共处的新征程。
艾红兵介绍,目前,宁夏依托石嘴山市大武口区石炭井矿区生态修复成果和煤炭开采遗留工业广场,打造石炭井工业旅游小镇;依托贺兰山东麓天然地理优势,重点发展葡萄酒产业,市县“生态保护修复+葡萄酒”产业融合,打造葡萄酒优质基地、葡萄酒庄和旅游专线……
“正义关、王泉沟、石炭井和汝箕沟矿区整治修复后腾退的结余建设用地指标,通过政策支持,开展跨省域指标交易可以有效成为推动区域经济发展转型的有力杠杆。”他说。
“父亲山”的新未来
作为我国重要自然地理分界线和西北重要生态安全屏障的贺兰山,削弱西北高寒气流的东袭,阻止潮湿的东南季风西进,遏制腾格里沙漠的东移,阻挡乌兰布和沙漠的南袭,庇佑着“塞上江南”的富足美丽,维系着西北至黄淮地区气候分布和生态格局。
但也是这座被宁夏人的“父亲山”,也因富藏煤炭、硅石等资源,遭遇大规模的无序开采,留下沟壑纵横、满目疮痍的山体。
“这种野蛮开采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因为人们传统的‘靠山吃山’理念,和粗放无序的发展方式,最多的时候,贺兰山上的各类采矿区达到100多处,非正规小煤窑不计其数。”宁夏回族自治区自然资源厅二级巡视员张黎说,特别是贺兰山北部石嘴山段的煤矿区,过度开采致使山体地貌严重毁坏,部分物种濒危灭绝,野生动物栖息地大幅压缩,生态环境遭到极大破坏。
2016年11月,中央第八环保督察组来到宁夏展开督察工作,反馈了贺兰山自然保护区存在的生态环境破坏突出问题。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政府高度重视,迅速成立贺兰山自然保护区环境综合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大力实施保护区内169处整治点治理。
张黎介绍,2017年以来,宁夏贺兰山保护区内169处整治点全面完成环境整治和生态修复任务,83个矿业权全部退出,50处工矿设施全部拆除,3988名职工得到妥善安置。
在巩固提升保护区治理成果基础上,宁夏又实施了保护区外围生态环境综合治理。目前,所有露天煤矿已关闭退出,重点区域543家“散乱污”煤炭加工企业已关停取缔,影响生态环境的45个点位全部完成基础治理。
近日,《贺兰山生态保护修复专项规划》(以下简称《规划》)编制完成,规划范围为宁夏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关联区和生态延伸区,规划期限为2020—2025年。
《规划》提出,到2022年,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植被覆盖度由60%提高到62%;生态关联区完成新增造林绿化面积144公顷,新增水土流失治理面积4077公顷,历史遗留矿山治理率达到85%;生态延伸区国土综合整治面积4248公顷,湿地保护率达到80%。
到2025年,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植被覆盖度提高到65%以上;生态关联区新增造林绿化面积4613公顷,新增水土流失治理面积4892公顷,历史遗留矿山治理率达到100%;生态延伸区国土综合整治面积5248公顷,湿地保护率达到85%。宁夏绿色矿山建设一隅 

宁夏绿色矿山建设一隅 

责任编辑:蒋子文

校对:栾梦

7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