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26特色园区跟踪调研|闵开发从制造到“智造”的升级之路
澎湃新闻与上海发展战略研究所联合课题组
2020-08-07 13:54  来源:澎湃新闻
专题|上海26个特色园区跟踪调研
【编者按】
2020年,上海集中推出26个面积在3至5平方公里的特色产业园区,定位“小而美”,瞄准科技前沿和产业高端,聚焦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航空航天、新材料、智能制造等六大关键领域核心环节,全力打造产业发展新高地。 上海作为中国重要的节点城市,是长三角地区的枢纽,同时还是中国对外开放的窗口,在当前复杂国际形势背景下,上海的制造业产业链梳理、再造和升级,非常关键。
澎湃新闻·智库报告推出“科技城”系列第一季,追踪调研上海26个特色园区,探寻上海产业创新升级的可能路径。
 
数据来源:上海市经信委(时间截至2020年3月,后续园区土地供需或有变化,特此说明。)

数据来源:上海市经信委(时间截至2020年3月,后续园区土地供需或有变化,特此说明。)

调研园区:闵行开发区智能制造产业基地
调研时间:2020年7月7日
人力成本上升,土地成本也上升,各地招商价格战正酣。减免税收、土地优惠政策总会走到尽头,商业成本不断上涨的上海该如何发展制造业?
7月7日,课题组走访了上海闵行经济技术开发区(下称“闵行开发区”),采访了闵行开发区的掌门人、总经理冯晓明,了解特色园区闵行开发区智能制造产业基地(下称“闵开发智能制造产业基地”)制造业发展思路,看到了园区招商中价格战之外的打法。
“闵行区的工业在全市算是强的,闵行区370平方公里,我们开发区3.5平方公里,我们的土地面积占闵行区的1/100,我的工业产值占到整个闵行区的1/6。前10年我们一直说是第一名,因统计口径的问题,现在我们称之为名列前茅。”冯晓明说。
据闵行开发区的数据,园区做到了四高,一是园区单位面积产出高。2019年,闵行开发区闵行园区每平方公里工业用地的企业销售额、税收、利润分别达274亿元、20亿元和23亿元,在全市制造类园区中名列前茅;二是外资企业比例高。闵行开发区累计引进项目185个,其中外资企业占比80%以上,世界500强投资企业约40%;三是土地开发比例高。闵行开发区首期3.5平方公里土地已全部开发完成,土地供应率100%,通过腾笼换鸟,二次开发率达到48%;四是单位能耗产值高。闵行开发区创建国家生态工业示范园区,园区每万元产值的能耗是上海市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一。 
腾笼换鸟的法门
这些年,随着招商工作的精进和深入,在企业数量减少的同时,闵行开发区扩大了核心企业的规模,形成跨国公司集群。累计引进了185家企业,现在正常生产的只剩65家,其余120多家在逐步发展过程中都被淘汰掉了。
冯晓明从头历数这一过程是如何实现的。1988年闵行开发区引进了第一家企业——美国强生,主要生产邦迪创可贴; 1990年引进了强生的婴儿护肤品,其产品占据中国高端市场的80%以上,后来强生收购了大宝;1996引入强生制药,而后又引入强生医疗器械公司,生产手术器械和手术缝合线。后来有了第5家强生旗下企业,强生视力健商贸有限公司。因为有了这些强生企业,强生亚太研发中心也落户在闵行开发区。这些企业通过共享后勤系统、财务系统,使得管理成本大幅下降,同时也提高了土地的利用率。
在这园区里有11个这种类型的跨国公司集群,其中强生有6家企业、圣戈班有5家、ABB有3家、西门子有3家,这些都是世界500强的制造业企业。
这番操作的关键是腾笼换鸟的顺利推进,否则即便强生们有意,也没有合适的地块入驻。闵行开发区的秘诀是:土地只租不卖。
“这么多年,我没有卖过一块地,如果把土地卖了,即便企业不符合要求,你想让别人走,先要把土地买回来,这时候卖不卖是别人说了算。”冯晓明说。
因为握有地块产权,租用厂房的企业如果不达标,闵行开发区可以通过调控租期,用温和而遵守契约的方式让其离开。即租期结束,就不再续租;如果租期不到,园区可以考虑按合同补偿损失,提前终止合同。
再以园区企业ABB为例,ABB所在地块原来是联合利华的工厂,联合利华因各种原因决定搬到合肥,园区虽然出了资金买下联合利华的工厂,但园区前后拿到了ABB近10个工厂建筑的订单。园区将原来联合利华的厂房全部推倒,根据ABB的要求重建工厂。园区的盈利点正是来自于为进驻企业定制工厂,然后收取租金。
近些年很多国内企业,热衷于买地建厂,坐享土地升值。为什么被各地竞相招徕的跨国企业不要求买地呢?
冯晓明称,外企有严格的风险控制意识和财务制度,大多数外企不喜欢买土地,也不太在意返税补贴。
再以ABB为例,它的战略是不在全球买固定资产,只有非常特殊的理由才会买地。因为跨国外企的全球规划在不断调整,要规避所在地区的政治风险,因为一个国家的投资环境并非一成不变,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在动态调整,如果遇到形势有变,固定资产就很难处理。如果租厂房,租金可以记为固定资产的摊销,节省的资金可以投入生产和智能化的改造,用来提高生产效率,照样可以产生效益。
因为园区有土地自主权,可以承建高质量的智能化工厂,在园区引导下,很多企业开启智能化转型。
目前高端装备制造业成为园区三大主导产业之一,集聚了上海三菱电梯有限公司、博朗(上海)有限公司、ABB电机/ABB高压、西门子开关/西门子高压、上海阿尔斯通交通设备有限公司等一大批世界500强的智能制造企业。
园区为ABB电机定制的智能工厂及技术中心已成为其在全球最大的电机生产基地。ABB高压新厂房的设计和设施均采用了ABB欧洲工厂先进的技术和标准。其主要业务之一的ABB Ability智能传感器将传统的电机、泵和带座轴承变成智能无线连接设备。
上海三菱电梯有限公司作为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的标杆企业,自主知识产权的产品超过销售总量60%;西门子工厂定位为西门子输配电集团上海中心,西门子数字化低压配电、数字化智能输配电解决方案,为工业物联网提供重要数据。通过数字化转型,显著提高生产率和生产效率,能源成本降低高达10%。
还有上海阿尔斯通交通设备有限公司作为上海轨道交通车辆制造基地、上海轨道交通车辆维修基地及中国北车集团轨道交通车辆出口基地,占上海轨道交通车辆市场的四分之一。
由于高端制造的聚集,园区引入各类研发中心、技术中心,目前已有亨斯迈、艾仕得、强生、圣戈班、米其林、泰华施等6家世界级研发中心入驻,集聚了ABB亚洲技术创新中心、富士施乐创新中心等18家企业的研发机构。通过研发提升企业产品的科技含量,使企业的可持续发展良性循环,因此在开发区内经营超过20年乃至30年的企业比比皆是。
经过多年调整,园区企业数量逐步下降,企业质量越来越好。
据冯晓明介绍,园区引入企业有很多大块头,抛开ABB、西门子、三菱电梯这些机电巨头,闵行开发区的医药产值为全市医药产值的六分之一。在一般印象中,食品业附加值低,但园区内格力高公司、不凡帝公司等食品企业的部分产品产值一年都有十几亿元、几十亿元。
效率比低价更重要
闵行开发区没有返税优惠,但闵行开发区依靠服务质量的提升与打造优良的营商环境,在园区的招商大战中赢得一席之地。
招商没有打价格战,是冯晓明分外强调的一点。
这其中的关键是园区的机制,一般开发区都由区管委会管理,而闵行开发区是1986年国务院批准的全国首批14个国家级开发区之一,成立了中外合资的上海闵行联合发展有限公司,采用企业化经营运作的方式,园区由市级直管,区级政府不参与园区管理。同时由于采用企业制,园区管理层任期较长,得以制定长效机制,有长远打法。
在闵行开发区干了28年的冯晓明开玩笑说,“我熟悉园区每个发展过程,区内每个企业的成长经历,那些只干过三五年园区开发的,不能算搞园区开发的。”
由于采取企业化的运营管理模式,闵行开发区不是一级财政,没有给园区企业退税的做法。不过经验老到的跨国企业首先看重的是一个地方的营商环境,再看财税制度规范与否。因为收税是法律规定的,而退税并没有写入法律。退税这种优惠对跨国外企并不是最先考虑的因素。
“不是说五百强企业不在乎这个东西,很多企业也在乎,但这不是他们决定投资落地的唯一的或者最重要的因素。”冯晓明解释道。
企业真正在乎的是园区对生产效率的助力,譬如产业氛围, “他们懂得追求规模效益,吸引这种跨国外企,能真正促进生产效率。”
冯晓明认为上海招商还是有优势的。从市场看,上海可以覆盖全国。从生产环节看,首先上海的产业链较为完整,产品附加值高;其次,上海产业工人素质比较高。最重要的是上海营商环境透明,外企认为上海跟他们属于同一种市场语言体系,具有契约精神。这些因素综合起来就是企业的生产效率,就是竞争力。
 “上海的土地是贵,但不代表上海的综合商务成本一定非常高,衡量综合成本,还是上海的效率高。”冯晓明说。冯晓明现在更愿意做的事是零号湾的创业孵化,他把自己的微信头像都换成零号湾。2015年,为响应上海打造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闵行开发区、闵行区政府和上海交通大学三方共同打造零号湾全球创新创业集聚区(简称零号湾)。零号湾紧邻上海交通大学,距离闵行开发区约7公里。其首期建筑面积4.5万平方米,由创业苗圃、综合孵化器、专业孵化器、公共服务和生态配套组成。2016年5月,零号湾获批为首批国家双创示范基地重点建设项目。截至2020年6月,零号湾入驻项目已超过630个,在孵企业超过470家,毕业企业23家,在孵项目获得全国各类创新创业大赛奖项50余个,累计有超过40家企业获得投融资,投融资总额超12亿元人民币。
冯晓明表示,“经过前一阶段发展,零号湾目前已一房难求,我们正在与上海交大合作,共同谋划推动“大零号湾”市级科创示范区的建设与发展,打造闵行开发区转型升级新引擎。”今年6月,地产闵虹和上海交大合作共建“上海交通大学—地产闵虹科技创新与成果产业化基地”,将重点打造中国海洋装备领域集应用研究和产业化于一体的高端示范平台。
冯晓明说,“未来,闵行开发区将加快园区创新升级步伐,提升创新策源能力。力争再用5至10年时间,以二次创业的精神实现再造一个闵行开发区的目标,将闵行开发区打造成为高端制造、智能制造名园。” 
闵行开发区智能制造产业基地:
着力培育内生型创新龙头,加大腾笼换鸟力度,提升智能制造效率

一、园区特征
闵行开发区是首批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国家生态工业示范园区,经过30多年的开发建设和运营管理,园区集聚了强生、ABB、西门子等25家世界500强企业。作为本市重点产业基地,闵行开发区始终坚持打造制造业高地,以智慧研发和智能制造“双智联动”为支撑,以“智造+”与“+智造”双向融合为手段,打造集总部、研发、制造、服务于一体的综合性智能制造产业基地。
2020年6月16日,闵行开发区获颁以“智”为特色的“闵行开发区智能制造产业基地”称号。
二、发展优势
一是“智”造产业基础优势。园区引进的外资企业具有层次高、技术高、投资额高、附加值高、投资回报高等特征,主要布局在以轨道交通、电梯设备为代表的高端装备、生物医药和轻工食品等产业领域,具有领先的技术和产业链优势。其中,闵行开发区生物医药产值占全市六分之一。
二是产业集群的劳动生产率优势。园区经过多年发展和积淀,聚集了一批跨国企业,聚焦制造业,形成了产业集群效应。2019年,园区每平方千米的工业总产值、销售收入额分别达到232.18亿元、273.61亿元,在全市开发区中名列前茅。
三是交通区位优势。园区距上海市中心36公里,距虹桥国际机场25公里,距浦东机场50公里。园区可通过地铁5号线支线、S4高架、S32申嘉湖高速、嘉闵高架、虹梅高架等连接全市;可通过沪闵快速公路、沪宁高速公路、沪杭高速公路、新闵铁路支线连接全国公路、铁路网。
四是功能平台优势。园区拥有闵行开发区园区服务中心、闵行开发区外资企业高管沙龙、上海交通大学-地产闵虹科技成果产业化基地等,能够为园区智能制造转型提供全方位服务。
三、存在问题
一是内生型创新龙头企业培育不足。园区临近上海交通大学等丰富的科研资源,依托零号湾培育出了大量的高新技术企业,但培育的内生型企业中,缺乏有国际、国内引领能力的龙头企业。
二是园区跨国龙头企业众多,但在上海本土研发的能引领全球的高水平产品不多。闵行开发区企业中90%为外企,总部企业较多。尽管很多外企在园区设有研发中心,但在上海本土研发出的高水平产品和领先技术较少。
四、未来发展建议
对照园区“智”能发展目标,结合存在问题,园区应重点在以下几方面着力改进。
一是加快创投资本引进,激发自主创新活力。一方面,争取政府科研成果转化引导基金,解决企业融资“断层”痛点。另一方面,依托上海交通大学-地产闵虹科技成果产业化基地,强化功能平台优势,寻找多层次创投资本。
二是强化营商环境供给,拓展跨国公司业务。对于将中国作为主要业务增长点的跨国公司,争取研发和生产设备进口、政府采购等方面给予特别支持,鼓励跨国公司拓展在中国的业务布局。
三是加大腾笼换鸟力度,提升智能制造效率。以智能制造为导向,加快优质企业培育和引进,强化新厂房的个性化设计,提升产业用地效益。
[本文执笔人:柴宗盛、崔园园、张云伟,课题负责人:张俊、李显波,课题统筹协调:田春玲,课题组成员:张云伟、柴宗盛、王琳杰、姜乾之、崔园园、戴跃华、张靓。感谢上海市经信委、上海市开发区协会和礼森(中国)产业园区智库对本次调研的帮助] 
海报设计:尹惠璇

海报设计:尹惠璇

责任编辑:田春玲

校对:刘威

18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