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前往黄河源头“大山神”阿尼玛卿,在雪山与冰川中穿行
孙重人
2020-08-04 21:22  来源:澎湃新闻
三江源,群峰峻岭绵延,山原荒漠迢遥,雪山冰川磅礴,森林草原苍莽,江湖湿地纵横,其地质与生物独特性全球绝无仅有,黄河、长江、澜沧江等大江大河在此孕育。
独行者孙重人,深入探寻巴颜喀拉、阿尼玛卿山及三江源地区,看山,听水,走蛮荒,访遗迹,亲近生物,拾得斑斓,写下《远山孤旅:从巴颜喀拉、阿尼玛卿到三江源》一书,躬行记录那些粗犷且鲜为人知的故事和传奇,思考自然与人文生态,在理性和世俗之间寻找精神平衡。《远山孤旅:从巴颜喀拉、阿尼玛卿到三江源》孙重人 著 乐府文化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20年7月

《远山孤旅:从巴颜喀拉、阿尼玛卿到三江源》孙重人 著 乐府文化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20年7月

经出版社授权,本文摘录作者自驾前往阿尼玛卿雪山的经历。短短的一天里,他沿途遇到猛禽,看到山间洪泉,还有一幕幕震慑人心的高原冰川和雪山的奇景。借由他的亲身体验,更多人能了解到这座黄河流域山中之王的壮美,以及果洛州境内首条高速公路、高寒高海拔地区环保公路的典范——花久公路带来的蓬勃生机。标题由编者所拟。阿尼玛卿雪山  本文图片均由 乐府文化 提供

阿尼玛卿雪山  本文图片均由 乐府文化 提供

目前,仍有为数不多的旅行者会想着前往果洛旅游,主要是慕名东昆仑山主峰阿尼玛卿之玛卿岗日。
我们一行,经推敲,行前策划了三条阿尼玛卿的转山线路。在这些线路中,传统路线一般旅行者选择最多的是从玛沁出发,先到东倾沟,经雪山乡,过哈龙冰川、知亥代垭口,到下大武镇后返回,或前往玛多等地。
这条线路目前也可以先直接走高速公路到下大武,下高速后,经知亥代垭口、哈龙冰川后,从东倾沟再上高速或省道返回玛沁。或从玛多县花石峡镇出发先到下大武,经知亥代垭口、哈龙冰川后,再从东倾沟上高速返回,或经高速、省道前往玛沁。如今,快速游览阿尼玛卿山,驾车一天即可,如果选择徒步,少则需要三四天,多则需要一周的时间。小转山之旅,可以兼顾山南山北,欣赏雪山与冰川。
从大武镇出发,无须上高速,走了三十公里省道,过高速公路涵洞便抵达东倾沟乡。在公路岔路口,往右是雪山乡,雪山已经可以远眺;向左是昌麻河,现场路标为昌玛河,沿河南行,是大转山之路。我们选择了后者。
公路沿着昌麻河前行,到血麻村后,再走205省道可直达花石峡镇。从东倾沟到血麻村之路,是一条完完全全的砂石土路, 全程七十余公里,路况不好,颠簸厉害,尤其是雨后,水花四溅,开车犹如驾坦克。一路上有一些帐篷点缀,也能遇上个别放牧的人,总体上还是人少车少,空旷寂寥。这是一条纯净的自然之路。
此时,昌麻河在公路旁静静流淌,河流一会儿变窄,一会儿变宽,河流两岸不时会有成片的沼泽和湿地呈现。湿地水面的倒影,将山的绿、水的蓝映衬在画面之中,静谧中带着美感。这里,山间河谷中的植被不算丰富,没有高大的乔木,灌丛和草地却依然可以实现地面全覆盖,为牛羊以及许多野生动物提供没有人为因素干扰的良好栖息之地。
一路上,我们所见最大、最多的鸟类是空中猛禽——鹰。鹰的存在,意味着能提供给鹰捕食的小动物也多,这些动物主要是旱獭和高原鼠兔。阿尼玛卿山南河谷地区的旱獭和高原鼠兔长相差不多,像一对兄弟,它们是这里草原、山巅或山间谷地的地主。这些似鼠又似兔的植食动物,体形硕大,绒毛油灰,有兔子般的体形却没有兔子那样长的耳朵。旱獭,很像高原鼠兔,行动起来憨态可掬,破坏力不容小觑

旱獭,很像高原鼠兔,行动起来憨态可掬,破坏力不容小觑

守株待兔的大鵟,是旱獭和高原鼠兔的天敌

守株待兔的大鵟,是旱獭和高原鼠兔的天敌

人少,车少,路却很拥挤,我们在转阿尼玛卿山路上所遇

人少,车少,路却很拥挤,我们在转阿尼玛卿山路上所遇

这片山区的旱獭不怯人,路旁草地中随处可见的小家伙也不刻意躲避,居然敢在我们面前招摇过市,看上去也颇有些绅士风度。真是讨人喜欢的家伙。旱獭长相憨态可掬,缩头探脑,观察天空有时会仰望45度,警惕性很高。它们一旦发现有鹰在空中盘旋,便会大声叫唤同伴,然后迅速钻入自己的家洞穴之中。这时,逃跑对旱獭来说不但是一项技能,更是一门艺术,在与掠食者斗智斗勇的自然生存法则面前,旱獭需要拿出足够的智慧。如果旱獭耐不住长久不动,或冒险远离洞穴的边缘,此时静候在电线杆上或从其他隐蔽地方飞出来的鹰,便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俯冲目标,旱獭便在劫难逃。
阿尼玛卿南部转山之旅的高潮在中段,尼照玛山是我们途中所遇的一座高山,汽车盘旋上去有些吃力。在如此高海拔地区,我发现,不但人会缺氧,由于燃烧不足,汽车也会出现供氧不足现象。大山腹地,高山之巅,人迹罕至,手机信号弱,甚至没有信号,遇上这种状况,一般比较难办,人自然也会紧张。此时,唯一的办法是让车休息一会儿,打开车前盖,增强发动机的氧气供给,让燃烧更充分一些,如上陡坡就改用手动驾驶,然后迅速逃之夭夭。
攀上海拔接近五公里的高山垭口,尼照玛山又是另一种景致。我们一行至此,这儿的山间谷地很开阔,寂静空旷,阳光明媚。八月,山谷中野草渐枯,一派金黄,草地沿两边山坡不断上延。据我的观察,高原上的山谷之中总能孕育出一条河流,此处亦如此,河流在汇集了众多小溪之后,变得浪花飞溅。站在尼照玛山高处,可以近距离欣赏到这些小溪、小河的源头。
只见两山项间谷地之上,一块草皮松动,露出一片黑土,清流汩汩渗出。这是一处实景,也是一种象征,可千万别小视这一泓山泉。在三江源源头地区,长江、黄河、澜沧江等许多河流都是由这样的小河初始发源的。一粒融冰、一汪泉眼、一处小溪、一条小河,积露为波,积水为河,最终汇成浪涛滚滚的大江大河。
翻越尼照玛山,走出宽阔的山谷不远,我们的汽车便上了205省道。这是一条从达日县通往玛多县花石峡镇之路,说是省道,其实行走过程依然艰难,因为冻土原因,路面高低不平。玛积雪山是我们在这条路上需要翻越的第二处高海拔垭口,过了此垭口,我们想寻找一条近道穿越至下大武镇,但没找着。我们只好继续前行,从花石峡上高速公路前往下大武镇。至此,我们完成这次转山路程的一半,山南部分,路虽不长,却花费近五个小时。在第四纪冰期基础上形成的阿尼玛卿山谷冰川,经过数次温暖间冰期的逐渐萎缩,虽然冰面褶皱强烈,依然保持着完整的形态。哈龙冰川是东昆仑山以及黄河源头最大的冰川。

在第四纪冰期基础上形成的阿尼玛卿山谷冰川,经过数次温暖间冰期的逐渐萎缩,虽然冰面褶皱强烈,依然保持着完整的形态。哈龙冰川是东昆仑山以及黄河源头最大的冰川。

原本期盼上午当阳,在阿尼玛卿山南边欣赏雪山、冰川的愿望也彻底落空。尼照玛山和玛积雪山这两座山,与阿尼玛卿山主峰玛卿岗日之间仿佛近在咫尺,由于山外有山,在南边我们与主峰始终无缘相见。在此给后来者个建议,如果只是想欣赏雪山冰川的话,就不要挑战这条路了,实在难走。
青海的高速公路的设计有些与众不同。我们从花石峡镇上高速后计划在下大武镇下,然后前往雪山北面。但下大武高速出口封闭,要下高速居然要回到两百余公里之外,我们早晨经过的东倾沟。然而,就在我们无奈前行之时,不远处高速公路开了一个口,汽车可以直接下去,然后转道前往下大武,走209省道前往雪山。这样下去,然后再回过头来继续完成高速公路的行程。
一天的时间已经不允许。我们行走了其中一段,想想不对,只好又返回高速,决定走高速先回玛沁,雪山之行另做安排。后来,我们从玛多前往玉树,行驶了一段国道,前车之鉴,让我们果断决定掉头,车从玛多加油后直接上高速。事后证明,这个决定非常英明果断。我们驶上共玉高速公路后,发现一路都没有服务区,即便有,也无油可加,更可怕的是,高速公路到玉树称多县歇武镇近三百公里的路途,仍然没有出入口,高速上无法驶出,国道上无法驶入。为避免遇上这种状况,一定要提前做好攻略。
虽然设计很令人头疼,但花久高速公路仍不失为一条高原上的景观大道。我们的汽车一路东行,行至恰布龙特大桥隧道附近,此时,在下午灿烂阳光照耀下,阿尼玛卿北山群峰,包括哈龙冰川等壮阔美景惊艳地呈现在我们面前。我忽然发现,花久高速的设计在此变得人性化起来。花久高速公路在阿尼玛卿山大峡谷中穿越

花久高速公路在阿尼玛卿山大峡谷中穿越

一路上,公路旁能不时见到观景台。特别是汽车经过恰布龙特大桥隧道后,游客居然可以通过景观台直接行走到雪山和冰川边,与雪山冰川来个近距离亲密接触,连攀爬的功夫都不用。汽车甚至也有下高速的出口,我于是明白,当初开车从下大武镇下高速,沿省道和雪山边缘行走,居然可以在此重新回到高速公路,继续自己的行程。青海的高速公路的设计充满了让人意想不到的智慧与惊喜,由于信息不对称,无知差点把自己害苦,幸运的是,我们这一次没有错过雪山冰川的胜景。峡谷深处的雪山和冰川,要想深入或攀登并非易事

峡谷深处的雪山和冰川,要想深入或攀登并非易事

阿尼玛卿山雪山哈龙冰川

阿尼玛卿山雪山哈龙冰川

此时,浑然天成的呈锯齿状的阿尼玛卿山北坡群峰被尽收眼底,玛卿岗日峰顶和山脊上的皑皑白雪沐浴在金色灿阳之中。阿尼玛卿是黄河源区最大的山,在藏族古代文献将其视为大山神。至今每年前来朝拜神山的人都络绎不绝,尤其是藏历“马年”更是盛况空前。在山的北坡,现在游人也能又雪山和冰川来个近距离接触。

阿尼玛卿是黄河源区最大的山,在藏族古代文献将其视为大山神。至今每年前来朝拜神山的人都络绎不绝,尤其是藏历“马年”更是盛况空前。在山的北坡,现在游人也能又雪山和冰川来个近距离接触。

这里已是哈龙冰川的末端,冰清玉洁的冰川从雪山中部以磅礴之势鱼贯而下,之后在巨大的山谷河滩呈扇形铺展开,推开底层的沙石与泥土,静卧成一条庞大的分水岭。冰川融水形成两条清澈、甘洌的溪流,一条向东,一条朝西,奔涌不息,流下山谷。
离开雪山之后,我们沿着高速公路在阿尼玛卿群山峡谷之间穿行,一路美景,摄人心魄。
(联系我们/投稿邮箱:sjdl_2020@163.com)

责任编辑:朱喆

校对:丁晓

59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