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普陀山日记 | 来普陀山旅行,住哪里?
蒋瞰
2020-07-31 10:27  来源:澎湃新闻
我总在想,要珍惜这一段闲暇时光啊,下次再来普陀山,没有了家属宿舍,都不知道去哪里过悠长假日。
普陀山房产和交通的特殊性,使得选酒店成了一份技术活。你得有一点地理概念,最好脑中有一张全岛地图,因为岛上小交通很糟糕。公交车很贵,超过1站是10块钱一人,还得排队,如果不幸住在和目的地距离较远的地方,可能公交车费都赶得上机票钱了。酒店篇
相比之下,来普陀山住酒店比较靠谱,背包客达摩流浪者除外。毕竟,酒店有自己的接送车,刮风下雨大热天拖儿带老有行李,有了车,就好解决得多。
普陀山热门旅游区,以普济寺和法雨寺为代表,分为“前寺”和“后寺”。
前寺和后寺,就像巴黎的右岸和左岸。前寺是面子,受众人关注,后寺是文艺的、拥有自由意志的。
前寺是光照强烈的,日光底下,一切都以快动作进行,人和人之间的照面都如此,你好再见阿弥陀佛。
后寺的意象是雨天,雨水打在琉璃上,滴在花瓣上,偶有人走过,缓步款行,悠远得就像那些古老的树。
前寺大小寺院都是“知名人物”,是景点化的,是人声喧腾的。后寺讲法雨寺六房,杨枝、伴山、长生、禅那、宝称、逸云,多数不为人知。
如果不喜欢热闹,就在后寺住下。对面千步沙,旁边法雨寺,后面杨枝庵、伴山庵。因为普陀山交通昂贵,能靠双脚搞定的,都是福利。开元观堂,露台上可以看到东海。

开元观堂,露台上可以看到东海。

雷迪森庄园是岛上为数不多拥有户外泳池的酒店

雷迪森庄园是岛上为数不多拥有户外泳池的酒店

推荐后寺两家贴隔壁酒店,开元观堂雷迪森庄园,乍一看格局也挺相似:古树围绕,都有一个室外泳池(普陀山带泳池的酒店屈指可数)。
开元观堂是2018年底换牌的,那地儿原来叫锦屏山庄,再早是供销社。锦屏山是酒店背靠着的那座山,佛顶山左,为法雨寺主山。环若列屏,林木青碧,加以白葩丹蕊,开放四时,掩映如锦。
客房类型很多,最好的几间海景房,是真的能在露台上看到东海的那种;餐厅梵净小厨沿法雨路一字排开,夜幕下灯光影绰。观堂还有三大宝:种菜种花种人生的老夏,懂中医会玩架子鼓的车夫,写一手好字偶尔给人算命的保安。
雷迪森庄园2009年来到普陀山,则改变了普陀山原有“你好我好大家好”的酒店格局,也带来了新的理念。它走巴厘岛风情路线,即便现在看来,很多东西还是超前的,茅草屋、濯足池、露台烧烤……
雷迪森原址是海曙庵,1960年代遭火焚毁,旋建复平房5间,后建银海饭店。过去住在后面庵堂里的原住民,还记得夏天来这里看露天电影的场面。
普济寺往西走过西天渡口,观音剧院旁边是如易阁,大概是普陀山最有文化的酒店了,哦不,旅社。创始人是个怀旧的人,偏爱“旅社”二字,全称“如易阁同修旅社”。观音文化展览馆、图书馆、禅修室、茶室……那些很多岛上酒店看来没必要或是没精力做的,如易阁都很耐心并精致地做了,而且做得很扎实,不是放一尊达摩、观音像这么表面。尽管,文化这东西吧,来钱真的不快。如易阁

如易阁

再往前几步,是普陀山大酒店。“大酒店”之于一个地方有着重要的意义。我出去旅行,如果目的地没有熟悉的酒店品牌,首选“大酒店”,它代表了本地化、好地段、很靠谱。普陀山大酒店

普陀山大酒店

普大就在白华山下。“白华”在普陀山是一个很重要的词。它由“补怛洛迦”意译过来,意思是清净无染,也就是所谓琉璃世界。宋元明时,白华山是普陀山全岛的概称。而且,普大离码头不远,走路20分钟。如果没有箱子,就这样过三甲塘水库、金融街、白华园,上福泉庵烧个香,古树参天也晒不到太阳。过海防新村,就到码头了。海防新村

海防新村

普济寺往南走大概10分钟,是普陀山庄。如果是坐车,会走天福路(天福路取自天福庵,蒋介石和母亲住过)。正如“山庄”二字所代表的度假感,普陀山庄就身处妙庄严路,黄连木、香枫、樟树等古木葱茏,走两步就是古迹。普陀山庄

普陀山庄

这里原本有个韦陀殿,共5间。民国初列为茅蓬,也是当时山上尚存的3大寺、88庵、128座茅蓬其中之一。1960年后僧人离开,殿宇荒废,1993年拆建,1995年为普陀山庄。如今,普陀山庄大堂左侧还供奉着一尊韦陀。
想到一朋友说过的:普陀山除了现在新建的居民区,其余的房子不管新旧,都有出处。普陀山庄里依然供奉着的韦陀殿

普陀山庄里依然供奉着的韦陀殿

现在在普陀山庄做销售的干海波,以前住中山村,她说,“过去,一到年底,老妈就带上我们姊妹四个,从现在的双泉庵一路走,经过几宝岭,穿越正趣亭,再到短姑道头坐船去沈家门置办年货。”想不到现在人是搬离本岛了,又回到普陀山庄工作。
如果你是普陀山老客,或者,纯粹想来静一静,又恰好是个怀旧的人,东北角的祥生大酒店也许适合你。
祥生真的是美,一种老派的美,就像我们喜欢的各地国宾馆,飞檐红砖和斑驳的白墙,都是时代的审美,和越来越茂盛的花草植被在一起,现在看来也不过时。而且,祥生有室内外两个泳池。祥生所处的位置在合兴村,多为普陀山本地人居住。

祥生所处的位置在合兴村,多为普陀山本地人居住。

祥生所处的位置在合兴村,多为普陀山本地人居住,我也住那里,祥生大酒店就成了我的后花园,清晨有晨光,傍晚虫鸣响。而且它几乎独占一片海域,不涨潮的时候,还能走到“小山洞”这个小岛上去。
离前后寺是有点距离,但是地理位置也算不上太差。它挨着全山第四大寺——宝陀讲寺。周围是万佛宝塔,里面供奉着十尊不同的观音(如意、严户、合掌、听潮、净瓶、甘露、圆光、自在、水月、毗卢)。旁边就是索道上下站,要去佛顶礼佛又不想爬山的,住祥生也蛮省事的。
民宿篇
民宿是酒店以外的另一种下榻业态,尽管在普陀山,大多数民宿其实只是居民楼里的旅馆。
但我在走访中,还是发现了两家名副其实的民宿。
来舍就在普济医院和如易阁中间的小路上,往台阶上走右手边就是,瓦当、青苔、古树、竹篱笆,花木扶疏。
比起那些租来了房子、尽可能多的隔出客房的商业行为,老潘和妻子芳芳就显得非常从容,从装修开始,每天改进一点点。有客人的时候,这就是大家的民宿,没客人的时候,就是自己的花园。来舍的花园

来舍的花园

因为,这房子本身就是老潘家的。“不用交租金”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民宿的气质。
老潘是土生土长的普陀山人,出生在宝莲庵,就在普济医院后面,如今还在,只有三位僧人。在普陀山几乎没有接待场所的1980、90年代,老潘家的这个宅子就是当年的“旅馆”,5块钱可住一晚。
所有这些还要归功于老老潘,据说是个土秀才,大家都想农转非的时候,只有他想做农民。人家都没有意识的时候,他就批好各种手续,在梅岑山南坡造了这座房子,造福后代。
老潘忙着园艺,房子工程,以及客人接送,总不停歇。妻子芳芳做了18年幼儿园老师,主内,接待客人,以及为来舍增光添彩,客房里的书签、偶尔的小烘焙都是芳芳做的,碰到同样喜欢琴棋书画的客人,古琴、瑜伽、茶艺就是天然的聊天内容。
还有一家在后山,离核心景区略有距离,而且,出门没有公交车,全靠酒店用车和步行。也因此,更加遗世独立。如果你是要跳寺游的,还请慎重选择。
民宿原先叫浣花谷,现在由朴宿管理,叫朴宿·在普陀。朴宿是一个民宿品牌,尤其在青岛名气很大。它接管后,浣花谷才真的有模有样可以面世了。朴宿·在普陀

朴宿·在普陀

朴宿颠覆了普陀山已有的传统民宿,甚至注入了最新样式,更符合我们对民宿的想象。比如外墙是黑色的,斜坡顶,床基本都是榻榻米。起名也是,花见、山色、空涧、云行、池台、真水、迟木、浅石等,完全替代了“几零几”那种快速消费。另外,配有露天平台和禅室,是瑜伽、禅修的好地方,从某种角度来说,朴宿的存在,和是不是处在普陀山已经关系不大了。
民(旅)宿(馆)篇
很多所谓的民宿,其实就是旅馆。普陀山旅馆等小型接待场所如今总共一千多家,都在居民楼里,龙沙新村最多。合兴村也一百多家,多是农民自建房,最多算是个农家乐。
这里先普及一下,普陀山的新村有西山一村,也称海防新村,西山二村,以及龙沙,多为各处老庵堂住户腾退后搬迁的新居所,过去多为沙滩、稻田。
这些新村和城里的居民房没什么两样,就是限高,以及集中晾晒,而不是晒在自家阳台上。而居民的搬迁也是一个时代的结束,和另一个时代的开启。
张成忠出生在普陀山龙头,后来住过海岸庵、南天门。1990年,庵堂腾退,他们被要求搬进当时唯一的新村,海防新村。当时,一套80平米的安置房卖3万块。九十年代的中国,有几个万元户?现在看来极为便宜的房子在那时并不为人欣喜,很多人宁可住老庵堂,也有人买了又找关系退了。张成忠的母亲极力赞同住新房,东拼西凑,最后住进了进去。也亏得母亲的坚持,后来,张成忠把房子改造装修成旅馆,起名逆旅知行,而他也因为打得一手好鼓,在海防新村聚起了人气。
吴萍的思缘禅舍在龙沙一区,是整个龙沙新村结构最好的房子。三室一厅,空间和装修都更进了一步,她还开放厨房给住户使用。
普陀山的房子没法买卖,非本地户口就算腰缠万贯也搞不来房本,但可以租赁。湖北人吴萍在女儿两周岁时无意中独闯普陀山,待了三天就不想走了,便找了个地方上班养活自己。三个月后,老公也来了,带着女儿,一家人瞬间平移。再后来,租下了房子搞起了旅馆。
相比酒店,旅馆的问题就是客人接送。本来,民宿主人骑了自行车去码头接客人已经不易,最近自行车规则出台,几乎取缔了骑车的可能。
像张成忠这些在海防新村的基本不用担心,因为码头就在不远处,吴萍现在的做法则是亲自坐公交车接客人,回来帮客人的公交车费也一并付了。普陀山居民楼里的小旅馆

普陀山居民楼里的小旅馆

岛上资深民宿人陈志毅跟我说,岛上民宿分为两种,一种属于“能宰客就宰,以后日子再说”,价格便宜,没有服务可言,适合只为留宿一宿的烧香客,一种是认认真真做口碑的,依靠回头客、转介绍以及OTA。

(蒋瞰,作家,媒体人,著有《山居莫干》、《晚上好,亲爱的陌生人》等。联系我们/投稿邮箱:sjdl_2020@163.com

责任编辑:徐颖

校对:施鋆

238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