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上海小店故事 | Hi,这里是兰奇餐厅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昱
2020-07-29 14:42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小店是城市的生机,也是最美妙的风景。有别于大型商场和连锁商铺,个性小店折射出时代镜像,为城市日常营造别样生态,更是我们爱上海的理由。
澎湃新闻-私家地理推出系列探访“上海小店故事”,走近上海最具个性的一批小店和它们背后的主人。这是一个好吃、好喝、好逛、好玩的城市,小店是它基因里重要的一部分。

穿过虹井路冗长的红绿灯和车流,拐入黄桦路,车水马龙的嘈杂声一下就被一片紧密的居民区隔离在外,路上的行人也开始变得稀少。我纳闷上海那么多商业街和美食大道,传说中开了快二十年的网红新加坡餐厅,真的选址于此吗?司机指了指左手边,笃定地说:“喏,就在对面。”
十字路口拐角处,餐厅鹅黄色的外墙令人注目,两扇巨大的拱形玻璃窗上,密密麻麻写满了字——“马来牛肉、咖喱羊肉、娘惹香叶鸡、海南鸡饭、肉骨茶、椰浆饭、萝卜糕炒蛋、炒粿条、新加坡黑胡椒虾……”看上去有些馋人。最顶上一行字体最大:“兰奇餐厅(Frankie’s place)——上海第一家正宗新加坡餐馆”。
啊,果真是这里。兰奇餐厅(Frankie’s place),招牌上打着“上海第一家正宗新加坡餐馆”。  资料 图

兰奇餐厅(Frankie’s place),招牌上打着“上海第一家正宗新加坡餐馆”。  资料 图

上海第一家正宗新加坡餐馆
“美禄恐龙是什么?”
“就是美禄上面撒一些美禄的粉末。”
“啊,那美禄又是什么?”
“味道就跟我们小时候喝的阿华田差不多。”
“那这个香茅水是……”
新来的店员小张已经被我的“好奇心”打败。而已是下午3点,店里还有不愿意散去和新加入的食客,包括门外临街的露台上,还坐着一对“不怕热”的伢叔边喝着啤酒边聊着天。这里除了小张、一位负责吧台和收银的大姐之外,在大堂里不停走来走去端菜的只有一位头发已经花白的老伯。不用猜也知道,他就是Frankie,兰奇餐厅的老板。 店内Frankie,兰奇餐厅的老板正在招呼客人。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昱 图

店内Frankie,兰奇餐厅的老板正在招呼客人。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昱 图

说“上海第一家正宗新加坡餐馆”,自然不是吹的。
Frankie今年73岁,上世纪八十年代从新加坡来到上海。1995年,他在南京西路开了第一家新加坡餐厅,做了几年后,因为拆迁的关系搬迁到了黄桦路,一开又是十七年。在上海滩的新加坡餐厅里,兰奇餐厅真的算得上是“老字号”了。
那何来正宗?Frankie很自信,“我是新加坡人,自然知道正宗的新加坡菜是什么味道。”
餐厅的装修很朴素,清新的柠檬色很有南洋风情,左手边是吧台和冰箱,右手边是堂食区域。客人坐的几十张藤椅都是Frankie亲自找上海老师傅做的,从第一家餐厅开始一直用到现在,又结实又舒服,而且越磨越亮。只可惜如今这样的手艺已经越来越少,它们已成为珍贵的老古董了。店内几十张藤椅都是Frankie珍惜的宝贝。  资料图

店内几十张藤椅都是Frankie珍惜的宝贝。  资料图

虽然餐馆的位置有些偏僻,但店里的生意意外得不错。即便已过饭点,二十来张桌子也基本坐满了一半。食客大半是居住在上海的新加坡人、马来西亚人,说着英语、马来话、有时还掺杂着一些福建话、潮州话。而作为新加坡华人,Frankie对哪一种语言都是信手拈来,随意地走上前跟顾客攀谈几句,遇到老熟人更是高兴地拉过椅子一起坐下,喝上一小杯,谈笑风生。
久而久之,来光顾的食客一半因为美食而来,一半也是为了Frankie而来。许多当地人可能不熟悉兰奇餐厅卖的特色菜是什么,但都知道餐厅里有一个“雅痞”的老爷子。在这里,Frankie才是“明星”。在兰奇餐厅,Frankie才是“明星”。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昱 图

在兰奇餐厅,Frankie才是“明星”。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昱 图

改革开放之风下的创业史
店内墙上挂着几幅黑白照片,其中最大的一张是1978年邓小平访问新加坡与当时的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会面时的合照,也是在那次新加坡访问不久之后,中国开始实行改革开放。
Frankie对这张照片感触很深,因为正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蓬勃魅力吸引着他跨过海峡,来到了中国大陆。“上世纪8、90年代,最高峰的时候,上海有1万多新加坡人,都是乘着改革开放之风过来投资的。当时就觉得中国给人的感觉就是很有朝气,很有发展前景。”Frankie回忆道。店内墙上挂着几幅黑白照片,其中最大的一张是1978年邓小平访问新加坡与当时的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会面时的合照。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昱 图

店内墙上挂着几幅黑白照片,其中最大的一张是1978年邓小平访问新加坡与当时的新加坡总理李光耀会面时的合照。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昱 图

刚到上海时,Frankie在一家日本建筑公司工作。由于食堂的饭菜不合胃口,Frankie和工友只能想尽办法自己做东西吃。Frankie至今还记得,自己买了一辆永久牌自行车,一路骑到去襄阳路去买早点,却苦于没有粮票无法购买(当时来中国的外国人、华侨和港澳台同胞主要使用外汇券,并且只能在友谊商店等特定机构使用)。于是,工作几年后,Frankie开始萌生了开餐厅的想法。
“最早餐厅不叫‘兰奇’,用的是一个马来文的名字,但因为开在南京西路上,来光顾的食客几乎都是欧美人,他们就建议说为什么不叫‘Frankie Restaurant’或者 “Frankie place”呢?我想翻译成中文‘兰奇’也不拗口,又很好记,于是就改成了现在这个名字。”
“建立这家餐厅一是出于自己的兴趣,二主要也是想让在华工作的新加坡人能尝到自己家乡的味道。”兰奇餐厅菜单  资料图

兰奇餐厅菜单  资料图

在上海滩的餐馆中,这样的价格显得十分亲民。  资料图

在上海滩的餐馆中,这样的价格显得十分亲民。  资料图

餐厅的大厨都是Frankie手把手带出来的,因为他喜欢自己研究菜谱,钻研每道菜的口味,经过反复的调试,力求做到最正宗,最地道。于是,兰奇餐厅靠着口口相传的好口碑逐渐在上海立足了脚跟。
在这里,食客可以吃到新加坡经典的海南鸡饭、香酥可口的新加坡黑胡椒虾,汤汁浓郁的肉骨茶、香甜可口的椰浆饭、鲜辣开胃的叻沙、还有老板亲自调配的独一无二的娘惹柠檬香叶鸡和地地道道的娘惹糕点——红龟粿……用Frankie话来说,要让食客吃的开心,就要花足心思。海南鸡饭  兰奇餐厅 图

海南鸡饭  兰奇餐厅 图

新加坡黑胡椒虾  兰奇餐厅 图

新加坡黑胡椒虾  兰奇餐厅 图

卤面   兰奇餐厅 图

卤面   兰奇餐厅 图

肉骨茶   兰奇餐厅 图

肉骨茶   兰奇餐厅 图

美禄恐龙    兰奇餐厅 图

美禄恐龙    兰奇餐厅 图

“现在市面上看到的红龟粿一般都是绿豆或者是芝麻馅,我们在里面包的是花生和芝麻。因为这是最传统的做法。”兰奇餐厅的红龟粿里面包的是花生和芝麻。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昱 图

兰奇餐厅的红龟粿里面包的是花生和芝麻。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昱 图

“很多人不知道,茶餐厅里常见的星洲炒米粉这道菜其实在新加坡本地是没有的。据我所知,它最早是一个香港厨师发明的。我的做法不太一样,用黄姜粉取代咖喱粉,因为很多食客并不是很喜欢咖喱的味道,黄姜粉上色很漂亮,味道也不是很重,而且它还有清热解毒的功效。”马来西亚福建炒面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昱 图

马来西亚福建炒面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昱 图

“另外,娘惹柠檬香叶鸡也是娘惹菜的特色之一,里面的咖喱是我自己调制的。在上海,可以说只有我们家才能吃到。”娘惹柠檬香叶鸡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昱 图

娘惹柠檬香叶鸡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昱 图

餐厅就是我的广场
Frankie说开店至今,他不曾想开过分店,主要的原因就是在“味道”的把控上。“如果开三家店,每一家店的味道都不一样,岂不是自砸招牌。另外也是太忙了,没有精力来打理。”
正是这样精益求精的态度,兰奇餐厅的食客也十分地长情,他们有的吃了十年、二十年,甚至离开很久后也忘不了这里的味道。
“几个月前,有一对夫妇跟我说,他们在谈恋爱的时候就在我这里吃饭,现在小孩也大了,一家三口一起来吃。”
“还有一对外国夫妻,老婆是黑人,丈夫是白人,他们在上海工作时常年都在我们家吃饭,后来两人结婚就回国了。十多年过后,他们再次来到上海,又特地找到这里,说走了十年还想念这里的味道。”
Frankie在中国已经生活了三十多年,他说因为自己身体里流淌着华人的血脉,对这片土地有着深深的眷恋,只是如今时代发展地太快,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对过去的传统已经不再那么重视,甚至忘记了那些熟悉的味道。
“我经常跟中国朋友讲,不管你是在国外工作还是定居,在下一代的教育上,有两件事一定要做好,一个是要让孩子学会说中国话,另外要学会用筷子。这是华人最根本的文化。”Frankie在中国已经生活了三十多年。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昱 图

Frankie在中国已经生活了三十多年。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昱 图

几十年如一日,兰奇餐厅占据了Frankie大部分的生活,他每天早上10点准时出现在店里,泡上一杯咖啡,拿起报纸看上一小会。有客人进来了,他便麻利地站起身,有条不紊地拿出碗筷杯碟,开始招呼客人。
“干习惯了,一停下来就会浑身不舒服。所以我经常跟人开玩笑说,这个店就是我的广场,我每天都在这里跳广场舞”。
(联系我们/投稿邮箱:sjdl_2020@163.com)

责任编辑:徐颖

校对:栾梦

246
上海小店故事 上海小店故事 | 最酷社区咖啡馆 上海小店故事|她从东京来,开了一家定制裁缝店 上海小店故事|从摆摊到开店,原创布包夫妻的创业记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