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法国大革命:推翻君主,就是推翻了专制吗?
2020-07-15 17:57
原创 明白知识er 明白知识 来自专辑对世界的态度
仅以此文纪念法国大革命231年。
今天是法国大革命231年纪念日。
革命的激情总是相似的,但革命的原因各有不同。
最初只是因为不肯交税,结果因为英国步步紧逼,派兵驻扎殖民地,镇压地方自治,最后北美殖民地爆发了美国革命。
美国革命后没多久,法国人攻占巴士底狱,奏响了法国大革命的序曲。
| 1789年7月14日,法国人攻占巴士底狱,这是法国大革命开始的标志性事件。
作者:让·皮埃尔·侯厄尔(Jean-Pierre Houël)
在中文语境中,法国爆发大革命的原因被叙述为:因为经济凋敝,民不聊生,人民在困苦之下奋起反抗,发动了这场革命。革命推翻了统治法国多个世纪的封建君主专制,传统的、腐朽的思想被自由、平等、博爱等新的原则所替代。
一个一个由美好愿望组成的清单串起了法国大革命。
如果革命的原因是人民受不了压迫,那为什么在保留中世纪制度更多、农奴制尚存、受压迫更深的东欧没有爆发和法国一样的大革命?
说是因为经济凋敝,显然也不符合历史事实。毕竟大革命爆发之前,法国个人经济发展繁荣,法国甚至还能掏出钱去支持北美殖民地闹独立战争。
不仅如此,攻占巴士底狱,把国王路易十六送上断头台之后,法国人不但没能在理想清单上轻松画勾,还陷入了混乱与无序的雅各宾派统治时期。
这个时期的代名词是暴力、血腥与高压。
雅各宾派忙得不亦乐乎,他们一边要对付外来的战争,一边还在国内对抗神权,追杀教士,抢夺教会财产,杀掉无辜百姓的性命。甚至连曾经的革命者——托马斯·潘恩(Thomas Paine),这个曾在美国、法国都参与过革命,还被推举为法国荣誉公民的人,也被雅各宾派送进了监狱。
雅各宾派带领法国进入了自由与和平的反面——专制恐怖统治。
是啊,在自由与平等旗号下的革命,却出现了相反的结果,以至于法国思想家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中感叹到:
「理论的和善与行为的强暴形成对比,这是法国革命最奇怪的特征之一。」
| 《旧制度与大革命》
作者: [法] 托克维尔
译者: 冯棠
出版社:商务印书馆
出版时间:1992年
为什么?
为什么砍掉了国王的脑袋,还会有专制出现?
的确,王权是专制的象征,但是消灭了王权并不等于消灭了专制。
从西欧民族-国家发展的形态来看,专制君主的出现使王权与神权相互分离,这是西欧国家脱离基督教世界的必然步骤。
所以我们不难看到,亨利八世对英格兰进行宗教改革,将英格兰从基督教世界中分离出来,他与教皇决裂,成立国教,自封为教会最高首领,从而加强了王权。
亨利八世这些出自一己之私的行为,却无心插柳,让英国从此走上了一条有主体意识的民族-国家之路。随后,他的女儿伊丽莎白一世开启海上争霸的历程。此后的英格兰,引领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工业革命,从一个大西洋的蕞尔小国,一跃成为「日不落帝国」。
法国也是如此,16世纪以来,法兰西国王有意识地打击封建贵族,加强中央集权,最终在太阳王路易十四那儿达到顶峰,所谓「朕即国家」,王权专制,莫过于此。
| 身着加冕装的「太阳王」路易十四。
作者:亚森特·里戈 (Hyacinthe Rigaud)
这位太阳王幼年便继承王位,认识到武装力量的重要性之后,他不断扩充军队规模,一路开疆拓土,无往不利。
这还不止,为了限制贵族,路易十四将大贵族们邀请进了繁华奢靡的凡尔赛宫里体验,「变相软禁」。大贵族们离开了领土,也就丧失了对领地的控制力。小贵族们在高压的经济政策下逐渐破产,无力与国王对抗。
大大小小的贵族崩溃之后,国内不再有能与王权抗衡的势力。
与此同时,路易十四一步步建立自己的势力,培养地方队伍作为自己权力的爪牙。
对外一路征战,对内集权紧握,路易十四创立了绝对君主制,在位期间经济文化各方面空前繁荣,是世界历史记录中在位最久的主权国家君王,长达72年。
专制王权的支撑需要军队,养军队需要钱,钱从哪儿来?
第三等级。
社会的撕裂由此拉扯得更深。
贵族越是没落,越是想要恢复旧日的荣光。
早前为了打击贵族,国王从第三等级那儿获得财物税收支持,借此巩固了王权地位。可到了18世纪下半叶,当贵族们反扑时,国王变成了墙头草。然而,这时的第三等级已经不是以前的第三等级,他们已经受到了启蒙思想的熏陶,对平等的渴求不再深埋于心,而是付诸行动。
| 由于路易十六反对将三级会议改成国民议会,并拒绝第三等级代表进入三级会议的会场,所以576名第三等级代表和少数第一等级代表在附近网球厅宣誓,将继续开会,不制定宪法绝不解散。
作者:雅克·路易·大卫(Jacques-Louis David)
可是,推翻君主,就是推翻了专制吗?
法国人民没想明白这个问题。
专制在法国扎根之深,即便没了国王,没了贵族,专制依然存在。
因为,伴随着贵族没落的还有地方社会自治能力的丧失,所以,当权力出现真空而又没有良好的制度予以约束的时候,专制就是必然的结果。
想想看光荣革命后克伦威尔在英国的专制统治,历史何其相似。
也因如此,托克维尔,这位贵族出身、大革命的亲历者后来意识到:
「世界上所有社会中,长期以来最难摆脱专制的,恰恰是那些贵族制已经不存在和不能再存在的社会。」
| 托克维尔,法国思想家、历史学家,代表作有《旧制度与大革命》《论美国的民主》。
图片来源:Wikipedia
不过,托克维尔只说对了一半,法兰西没有逃离专制的魔咒,不在于贵族势力没能翻身再起,而在于中央集权之下,容不得社会组织的存在。
社会矛盾无法由社会组织来化解,一旦矛盾积累到一定程度,矛头自然就对着集权的中央了。
回顾历史,有哪一个逃离专制的国家,会爆发如此革命?
毕竟,一个国家没有某种改变专制的方法,也就没有保全专制的办法。
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 商务印书馆,1992年.
原标题:《推翻君主,就是推翻了专制吗?》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16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