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核观察|美削减核武器数量为了和平?实际是玩文字游戏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胡高辰
2020-07-15 06:44  来源:澎湃新闻
近日,据俄罗斯媒体报道,美国国务院公布了美国战略核武器载具的数量。数据显示,自2019年9月至2020年3月,美国的战略核武器载具数量有所下降,比如削减了3架B-52H战略轰炸机和10枚潜射弹道导弹。但是俄媒也同时指出,美国这一声明或是“数字游戏”。
军控条约对战略武器的限制
从具体功能来看,核武器可以分为核弹头和载具两部分。核弹头是核武器的战斗部,通常包括弹头壳体、制导系统、突防诱饵系统等等。核载具是投送核弹头的武器,核载具的种类多样,就投射武器来说,能够搭载核弹头的不同射程弹道导弹、巡航导弹等都是核载具的一种。此外,能够搭载上述武器的平台也属于核载具的范畴,例如搭载潜射弹道导弹的战略导弹核潜艇、搭载空射巡航导弹的战略轰炸机等。陆基洲际弹道导弹、战略导弹核潜艇、战略轰炸机也即是常说的“三位一体”核打击力量。形象地说,核弹头是“子弹”、载具是“枪”,只有枪弹结合才能发挥核武器的实际威慑效力。
此次美国削减了10枚“三叉戟”-2潜射弹道导弹
美俄近一段时间围绕战略问题博弈的议题之一——《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到期续约问题。《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对美俄两国的核载具数量有着明确的限制要求。条约提及,美俄两国部署的陆基洲际弹道导弹、潜射弹道导弹、战略轰炸机数量限制为700件;美俄两国部署的和非部署的陆基洲际弹道导弹发射装置、潜射弹道导弹发射装置、战略轰炸机数量限制为800件。
后者对发射装置的限制,实际上是给美俄两国部署战略核武器的装备总数设定了上限。这是因为有些技术装备既属于700件限制的部署武器装备范畴,又属于800件限制的发射装置范畴。例如井下发射的陆基洲际弹道导弹,按照“一弹一坑”的部署模式,一枚部署的导弹和配套的发射装置,就既是部署的导弹,又是部署的发射装置。潜射弹道导弹也是如此,一枚潜射导弹算作一枚部署,其发射筒等配套设备,算作潜射导弹的发射装置,如果一艘战略导弹核潜艇并不是满载潜射弹道导弹,其装载导弹的发射筒算作一枚部署的潜射导弹、一套部署的发射装置,没有装载导弹的发射筒则算作一套非部署的发射装置。
美国空军发射“民兵”-3洲际导弹
不同于美国把陆基洲际弹道导弹全部采用井下发射的模式,俄罗斯还装备有车载发射的洲际弹道导弹。导弹发射车搭载的导弹属于700件部署的洲际弹道导弹限制范畴,而导弹发射车是800件发射装置的限制范畴,如果车弹结合,那么这一辆导弹发射车既是部署的洲际弹道导弹,又是部署的的发射装置。理论上看,如果俄罗斯存在车多弹少的情况,那么800件发射装置的上限实际上也可以看做是俄罗斯导弹发射车生产的上限。
海基核力量的载具计算以潜射弹道导弹的部署数量为计数标准。美国拥有14艘“俄亥俄”级潜艇,但是在《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签署时,美国以未来十年中常态化保持两艘艇长期维护为由,按照12艘计入条约。“俄亥俄”级战略导弹核潜艇装备24具导弹发射管,理论上美国的潜射弹道导弹部署数量应当为288枚,但是美国公布目前部署有210枚潜射导弹,也就是说,从美国公布的数字来看,美国的战略导弹核潜艇可能不是满载导弹。
空基核力量载具的计数则以一架战略轰炸机为一个计数单元,这和对核弹头的计数标准一样。在《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对核弹头的限制表述中,美俄各自部署的核弹头数量限制为1550枚,但是对空基核弹头的限制表述中提及,1架战略轰炸机被列为1枚核弹头。美俄两国目前部署的战略轰炸机,其搭载空射/投核武器的数量远不止1枚,以美国的B-2战略轰炸机为例,其弹舱内的两部旋转弹架共有16个挂载点,其满载核武器时的打击能力远超过1枚核武器。
美国空基核力量轰炸机的三驾马车——B-2A、B-52H和B-1B
美国如何玩转文字游戏
美国此次宣布削减了战略核武器的载具数量,表面上看美国意图表现做出了积极地裁军,减少核军备举动,实际上美国的行为“以退为进”。
美国空军进行核作战的战略轰炸机主要有B-2和B-52H两种型号,其任务分工明确,B-2搭载核炸弹执行隐身突防任务,B-52H搭载空射巡航导弹执行防区外打击任务。1955年至今,B-52轰炸机和其改进型号至今已在美军服役65年,2018年9月,美国空军宣布将对B-52H继续进行改进升级,服役至2050年。而美国宣布空基核载具削减了3架B-52H战略轰炸机,此举有可能是为美国空军未来核作战现代化改进升级腾让资源空间。美国空军未来有三个主要的核武现代化目标,分别是:改进现有战略轰炸机、提升指挥控制能力;发展改进空基核武器,主要是B61-12型核炸弹和远程空射巡航导弹;设计研发新型战略轰炸机(即B-21)。
从空基核力量的发展看,美国加紧升级换代空基核力量,未来美国的空基核力量有可能会以更高效的形式出现。现役的B-2隐身轰炸机实际上是美国应对美苏冷战的产物,在美国空军看来,其存在维护费用高昂、出动率不高、战备执勤开销巨大等缺点,已经不适合美国当下及未来大国对抗竞争的态势。取代B-2执行突防任务的将会是成本降低、更经济实用的B-21轰炸机。而B-52H型轰炸机(或其改进型号)因其庞大的机体将继续作为美国空军的“空中武器库”存在,同时,近半个多世纪来的使用和保养维护经验,使之有着明显的经济成本优势,此外,随着世界各军事强国防空反导能力的提升,B-52的防区外打击角色定位较隐身突防的B-2、B-21更具安全和可靠性。
B-52H和B-21一个在防区外倾泻火力,一个隐身突防精准打击,这种组合会是美国空军未来核作战的主要形式,此次宣布削减3架B-52H对美国的空基核力量结构不会带来实质性的影响,反而能够给美国提供一定的空基核力量升级换代的资源冗余。
美国新一代战略核潜艇“哥伦比亚”级的模型
海基核武器载具亦是如此。美国此次宣布削减了10枚“三叉戟”-Ⅱ型导弹,虽然没有公布具体的导弹型号,但是可以相信美国削减的是早期型号的“三叉戟”。美国未来海基核力量的升级换代主要聚焦两个方面,其一是对潜射导弹进行升级,即发展新型“三叉戟”-ⅡD5LE型潜射导弹,其中LE代表的是“延寿”(life-extended),延寿的具体内容包括更为灵活的支持新任务的能力、换装制导系统、提升精度。其二是研发列装新型战略导弹核潜艇,即“哥伦比亚”级战略导弹核潜艇。
“哥伦比亚”级核潜艇的研发与前面提到的B-21有着异曲同工的考量,即以更为经济高效的能力应对美国所谓的大国竞争。美国现役武器装备中的若干主战武器在研发之初主要用于应对苏联的威胁,在冷战对抗局势面前,这些武器装备的发展可谓不计成本。例如美国海军的“海狼”级攻击型核潜艇,就是为了深海反潜、夺取制海权作战而打造的反潜作战的极致武器,苏联解体后,美国不再面对苏联未来可能的水下威胁,因此高成本的“海狼”在制造了3艘后就宣告停止,转而发展了更为经济高效、且具备多样任务能力的“弗吉尼亚”级攻击型核潜艇。在战术作战飞机方面,美国在1985年开始研发应对苏联下一代战斗机的先进战术战斗机项目,其产物是F-22。而随着苏联的解体,F-22这种以夺取制空权为主任务的性能较为单一的战斗机反而不适应新的军事安全环境,进而美国转向发展更为经济性、通用性、多平台性、多任务性的F-35战机。
B-21轰炸机设想图
“哥伦比亚”级核潜艇虽然尺寸吨位大于“俄亥俄”级,但其发射桶数量少于“俄亥俄”,只有16具,用美国海军的表述来看,其发射设备采用通用模块,灵活性、通用性、经济效能优于“俄亥俄”。对美国而言,这种灵活通用性,更适用于应对美国所谓的大国竞争态势。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美国对核武器和核载具限制数量的分析,都在《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的框架之内。2021年2月,该条约即将到期,如果美国采取不续约的举动,即美俄之间唯一存续的军控条约也将失效,没有任何军控约束的美国极有可能成为搅局世界安全稳定的脱缰野马。美国此次宣布削减了若干数量战略核武器载具,实际并不影响美国的战略核武库结构,美国以退为进,削减老旧装备,其实际目的是为核武器的更新换代提供空间,为发展更为经济有效、灵活通用的核打击平台提供空间。这也进一步暴露了美国的核武库发展在朝着应对其所谓大国竞争的路径发展,其追求的灵活性、高效性、通用性也间接表达了美国试图在各种场合发挥核武能力的意图,昭示了美国扩大核武器使用范围、降低核武器使用门槛的考量。
(作者系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博士后,研究军备控制与国家安全方向)

责任编辑:谢瑞强

校对:张亮亮

68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