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社科院原副院长李慎明等人建议: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升格为总局
澎湃新闻记者 蒋子文
2020-07-15 06:44  来源:澎湃新闻
“2020年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以来,大规模的全国性社会实践又进一步充分证明中医药在保障人民健康甚至生命安危方面所具有的特有特效的重要作用。然而,要真正振兴发展中医药事业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在这方面我们还任重道远。”
在《对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我国振兴中医药事业及产业的思考》(下称《思考》)一文中,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李慎明等人就进一步深化中医药管理体制机制改革等问题提出多项建议,包括“通过法定程序把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升格为国家中医药管理总局”、“由国务院国资委组建国有大型中医药集团并鼓励社会资本创办民营中医药企业”、“成立国家中药材专卖局”等。
上述文章刊发于《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20年第5期,该期刊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管、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情报研究院、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主办。7月1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信息情报研究院微信公众号“世界社会主义研究”发布了《思考》一文。
文章作者包括:中国政治学会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李慎明,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医药国情调研组成员陈其广,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医药国情调研组成员张小敏。
其中,出生于1949 年10月的李慎明是河南温县人,1970年参加工作,197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研究生学历,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曾于1998年9月至2013年7月间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
李慎明等人认为,“在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人们以生命和健康为代价,得出了中医药必须振兴这一正确结论,我们必须十分珍惜、高度重视、认真行动,切莫疫情过去,又回到只认同、重视西医药甚至排斥中医药的‘初衷’。”文章同时指出中国的医学也有糟粕:“由于中医药的失传,加上市场经济的侵蚀,当今中医药里庸医、伪中医药也有增多趋势。”
围绕深化中医药管理体制机制改革,《思考》一文提出了多项具体建议,比如:
全面落实中西医并重方针,进一步完善中医药管理体制机制,通过法定程序尽快把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升格为国家中医药管理总局。
《思考》称,“只有在机制体制上确保中西医并重,才有可能确保中医药在国内振兴、走向世界。建议通过法定程序尽快把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升格为总局,可专设国家卫健委党组书记(正部级)任国家卫健委第一副主任兼国家中医药管理总局局长……把目前国家卫健委、国家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部门与科技部分管中医药工作的岗位职数编制全数或大部(除职能衔接必须对接岗位外)划归拟成立的国家中医药管理总局。”
而在地方层面,《思考》强调“各省市县都应落实中西医并重这一根本方针。在人员编制、机构设置、经费投入和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上都应有明确规定,并把能否发展中医药作为考核其绩效的一个指标。各级卫健委尤其是中医药管理部门在成立专家组时,组长应由坚持贯彻中西医并重方针的领导担任,副组长分别由中西医相关医学及预防专家担任”。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的基础上,分拆修订组合或另行制定颁发《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西医师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西药药品管理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中医师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中药管理法》。
《思考》指出,“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执业医师法》规定本科以上学历才具备中医师的考试资格,人为中断了延续了千年的中医师承模式。《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照搬西药标准对中药进行鉴定审批,从根本上动摇了延续数千年的中药地位,变相否定了中药的药性、药理和疗效”。
对此,李慎明等人提出“按照中医药自身的规律评定中医师、中药师职称、设置诊所面积和注册资金,对中药生产、供销实行管理,尤其要注重解决民间中医准入和传统中药开发问题”、“依法建立有别于西医药的中医药评价审批体系,在制订评价标准时遵循中医药发展规律,坚持用中医药理论和标准审评中药”、“形成强大的独有的中药研发体系和储备体系,使之成为中国特色的国家医药卫生体系和国家安全(防疫)体系的基础构成部分”。
成立国家中药材专卖局,把中药材作为国家安全战略资源,从药材种养殖、收购、初加工、炮制制作和销售流通(包括对外贸易)实行专管专营制度。
李慎明等人在《思考》中建议“中药材可参照国家烟草专卖的相关职能与运行体制机制,对我国中药实行统一领导、垂直管理、专卖专营的管理体制,对全行业人财物、产供销、内外贸进行集中统一管理,明确国家中药材监管与储备管理职能并设立相应机构”。
进一步建立符合我国国情的中医药教育和科研体系。
《思考》认为,“应严格遵循传统中医药教学的特点和规律,改革课程体系,纠正中医药教育西化的不良倾向,营造传统文化和中医药文化的浓郁校园氛围,强化传统人文思想熏陶,培养大量具备传统中医药思维与创新思维的中医药人才。”
李慎明等人提出的具体措施包括:“设立纯正中医临床专业,剔除中医药院校的无关专业”、“改革中医药高等院校的招生办法,逐步专设汉语文化和中医药科普知识科目用于高招考试”、“中医药教学中,把中医药基本理论教育放在十分重要的位置”、“在中医院校和民间恢复师承制,增加和硬化师承教育的要求和比重”、“降低中医药大学的学费,在中小学设立中医药课程普及中医药常识”等。
此外,李慎明等人在《思考》中还提出了“由国务院国资委组建国有大型中医药集团并鼓励社会资本创办民营中医药企业”“在国家中药材专卖局统一安排下严格保护野生动植物资源并鼓励发展人工养殖种植”“对优秀中药方剂和传统中药加工炮制技艺实施知识产权保护和保密制度”“在拟成立的国家中医药管理总局组建国家中医药现代化科研中心”等建议。
据《思考》一文注释称,2008年,时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的李慎明提议成立“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医药国情调研组”并参与调研组工作。十余年来,调研组成员深入中医药及其产业的各个环节第一线,调研涉及全国29个省市区的80多个市县区旗,参与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医药法》《中医药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6~2030年)》和《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意见》的调研、讨论等,通过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提出发展中医药的议案和提案40余件。
该注释指出,“本文作者均为该调研组成员,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们运用视频、邮件等形式进行调研,对疫情后我国如何进一步振兴中医药这一重大课题提出若干建议。作者认为,本文有的建议可能很粗浅甚至有疏漏,谨供相关部门和领导参酌。”

责任编辑:蒋晨锐

325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