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
栏目
  • 视频
  • 时事
  • 财经
  • 思想
  • 生活
30岁时,沈阳的小王觉得自己又找到了人生的另一个出口:吃播。
在此之前,他所在的企业经营不善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试过各种方式活得更好一点儿,送快递,摆地摊,收入却统统不见起色,根本无法维持家庭开支;而短视频平台在东北实在很红,似乎人人都在玩,人人也都能挣上钱,去年年底,小王决定开始正式在平台上发布自己的吃播视频。
选择吃播是因为门槛低,而且适合自己——对,小王算是个大众眼中的胖子,没直播前的他已经在100公斤左右,而吃的类别呢,则是平台上大家习以为常的三大样:肥肉,肘子和大肠。
半年过去,小王当然没有奇迹般地成为头部主播,却的的确确比之前挣扎着的各种工种来得挣钱得多,“这条路能行”,小王想,还得做下去,虽然在短短半年时间内,小王从200斤长到了280斤,妻子当然担心,可小王想做下去,毕竟留给他的其他选择,似乎也并不多。
6月23日,小王照例准备开始直播,放在他面前的,是一整盆用酱油烧上了颜色的蜜糖色的红烧肉,肥肉正伴随着汤汁颤颤巍巍地抖动,小王坐下身来,下一秒,却突然双眼剧痛,双臂发麻(沈阳晚报,2020),此刻的他还有意识——他喊出了声音来,叫妻子帮他叫救护车来到医院。
7天后,小王抢救无效,于医院离世。
这不是第一起吃播引发的事故了。去年9月,一位名叫李蕙的华裔女性的去世就在外网引发了一阵讨论,这位身高152cm,体重45kg的娇小女士,是一名现役的,世界排名第17位的职业大胃王。
2008年,在纽约大胃王比赛中,李蕙因10分钟内吃下42根热狗而成名。此后的路演中,她还展示过一口气吃24个汉堡、吃下海碗拉面和吞下39个生鸡蛋的生猛战绩。
尽管美国大胃王联盟和家人不认为她的死亡与大胃王活动有直接关系,但显然,更多的网友倾向于认为她的健康程度的确因为频繁出现的活动受到了影响。
王先生的离开可能是最为极端的一种方式:不过事实上,大胃王也的确开始慢慢从流量的最中心离开。
2009年,由电视节目《元祖!大胃王决定战横断女王挖掘线》出道的大胃王木下佑哗开始在Youtube发表自己品尝美食的视频。
虽然比赛中她的食量绝不算出类拔萃,但却因为发布得早,关注度算是同批中提升得非常快的,仅仅是自己画的美食相关四格漫画,多的时候一天都能够有14万的访问记录。
2015年,木下大胃王视频基本已经形成了自己的风格:超大的碗,固定沙发位置,计算总卡路里,和展示最后的空盘已经成为了“大胃王”这个吃播流派的基本套路,似乎观众们也开始真正不单单以猎奇的态度,而是作为普通内容,开始熟悉并且定期观看。
而随着木下视频在海外的备受关注,国内的视频网站也开始将木下的视频同步进行搬运,在自媒体尚未被专业机构完全接手的5年前,吃播看上去,几乎是一个普通人最能直接上手的内容形式了:能吃,最好漂亮一点。
于是大胃王密子君在2016年,作为国内第一批打着大胃王旗号的主播出现了。
尽管早期被激烈的诟病模仿木下,但是本土化的食物,川妹子的爽朗性格,甚至是与饲养员的互动,都让密子君几乎是以火箭般的速度开始蹿红。
从第一次上传吃播视频到登上国内知名综艺节目之一,通过3个月积累了超过220万微博粉丝,吃播视频全网播放量突破17亿,在斗鱼的直播平均观看人数能够稳定在在20万左右(新华网,2017)。
如果站在现在往前看,吃播届的头部主播,几乎都是在这段时间开始冒头,另外一家短视频平台粉丝量级最大的大胃王猫妹妹,也是在这段时间,开始发布自己作品。
截止到目前,猫妹妹在短视频平台上的粉丝为3154.1w,而庞大的粉丝带来的是直接经济利益的转化。
5月31日,猫妹妹在平台开始带货直播,而根据她所签约MCN给出的数据,这场直播100分钟交易额突破1亿,4小时25分破2亿,8小时53分钟破3亿;最终实现单场超3.5亿的销售额,相当于1500家大型超市一天的营业总收入;整场直播卖出850万件商品,几乎够一个大型城市全体市民吃一天。
这个数据,对于当时在小房间里对着手机吃东西的女孩们来说,是绝对无法想象的。
对于这些颜值型大胃王来说,她们某种程度上是和美妆博主一样的kol。她们将自己的人气变现的方式有很多,最主要的是和饭店业主和食品厂商合作,做专场吃播。另外也会通过微博和视频发小广告。
奔驰小哥凭借做吃播一年能入账人民币大概592万元,比一个普通艺人还高。国内有业内人士爆料说百万级粉丝某博博主,十万级直播流量直播吃50人的量的报价是30万。大胃王朵一说,她的广告和项目的分成,一年下来能进账近百万。最近两年红起来的大胃王阿尤,累计收入在七八十万,月收入最高能达到10万。
而对于土味大胃王来说,因为吃的东西不走寻常路,大多数也没有专门的品牌合作,不过他们可以通过直播卖货,直接对粉丝进行销售。
可是这些受益于大胃王浪潮的主播们,却开始在渐渐逃离这个称号。
猫妹妹早早就将自己id中的大胃王三个字去掉,取而代之为“爱美食的猫妹妹”,密子君也在过去的一两年中逐渐减少食量,过去的视频以食量巨大,吃完前后肚子对比作为卖点,而现在则是美食探访居多,吃得只能算是比普通人要多上一点而已。
对于大胃王健康问题的争议显然是她们转型的原因之一。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如此巨大的进食量,变胖几乎是百分百盖章的,而开头的小王猝死的原因,就很有可能与短时间内极具增长的体重有相关性。
早期的木下与近期的木下,
尽管是经医生盖过章的大胃王,
大量进食对于身体的影响还是不可忽视的
现代医学告诉我们:人类绝对没有这么夸张的天赋。如果一个大胃王每天吃下8公斤食物,那么折合成热量大约是10000千卡,一个成年男性每天消耗约消耗1500千卡,女性1200千卡。也就是说,她们的代谢率要是普通人的7-8倍(严重病态),或者每天运动16个小时以上才能把这些热量消耗掉,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不想变胖有办法吗?台面上的方法当然有,最直接的就是大量健身以抵消摄入的热量,比如韩国以肌肉闻名的奔驰小哥,一直以来都号称自己是以大量运动保持如此食量。
能够吞下4斤海鲜
和20碗炸酱面的奔驰小哥
但对于更多人而言,运动量与要吃的东西几乎是不可能形成对等关系的,催吐似乎就变成了大胃王的“职业素养”。几乎是伴随着大胃王视频在国内的兴起,关于催吐的讨论甚至是“技术探讨”开始在国内疯狂蔓延。
“催吐到后面,嗓子就不太敏感了,需要借助管子的帮助,他们会自称为‘管党’,这种管子一般以内壁直径1~3厘米、长度65~90厘米不等的透明水管为主要催吐工具,其材质主要为PVC(塑料产品之一)和硅胶两种。
…………
这种管子称为“仙女棒”,2019年,有人反映反映小号管子无法“下管”(指把管子从喉咙里吞咽下去),店家还会新增加新手开嗓管,购买的人以女性为主,仅仅今年上半年,单个微信群中的用户就在一个月就从256人增加到了500人。而在微信群里,这些女孩子们在群里不断汇报自己催吐前的进食量,“今天晚上准备雪花酥、牛轧糖、麻辣香锅、汉堡、蛋黄酥,用可乐和热奶茶润。”
(半月谈,2019)
而同时,观众们也开始质疑自己看到的大胃王视频真实度。前段时间一个视频网站的大胃王主播误将自己未经过剪辑的原片当作成品发布出来。观众完整地看到了一个虚假的大胃王视频是如何剪辑出来的:吃两口,难以下咽地将面前的食物一一塞进喉咙,再吐出来,不停打着嗝,几乎让人产生生理厌恶。可是只要后期得当,这不过就是另一期普普通通让人惊叹“怎么都吃不胖”的完美大胃王视频。
现在流行什么样的吃播?很难说,但的确不再是以前单凭吃得多就能一家独大的时代了,新崛起的流派有以朴素录制为卖点,每天和家里人吃家常菜的吃播:
有记录成长,每天兄弟俩下课后在宿舍一起吃饭的吃播:
有一个人在外留学,每天喂饱自己顺便和大家聊聊天的吃播:
连小动物吃播,都有固定的观众:
在短平快的刺激过后,人们似乎开始追求另一个层面上的真实,表面“毫无负担地吃”的大胃王视频背后真实的状况浮现之后,从2016年刚诞生时的新奇,到现在了然于心的套路,“大胃王”显然已经变得越来越不讨喜。
其实,每一个收看大胃王的观众,都是让这个群体得以走红的原因之一。
这是一个全民减肥的时代,你身边也许没有大胃王,但是总会有那么一两个为了减肥节食的女孩子。她们每天都活在对食欲的对抗中,吃下的每一口食物都需要计算卡路里和升糖值,饮食自由是一种奢侈。
因此,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无法畅快满足口腹之欲的每个饭点,支撑她们的就是这些肆无忌惮的想吃多少吃多少的大胃王吃播。烧烤、炸鸡、芝士、汉堡这些吃播博主的常备食物,都是减肥人士们可望不可吃的饮食黑名单。大胃王博主提供的就是这种望梅止渴的治疗,入戏很深的减肥观众们甚至会因为大胃王超量进食降低食欲。
看博主吃播时会幻想食物的味道和口感
对于更多的人来说,看大胃王无非就是图个消遣,在无聊或者忙碌的生活中,总是需要找一些精神放松或换个脑子。尤其是那些土味大胃王们,不仅吃得多还能吃的猛,中国地大物博,能放进嘴里的东西也是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吃不下的,极大满足了观众的猎奇心理。
主播吃辣椒蘸辣椒面
这些博主们为了获得更多的关注,开始了无下限地battle。今天你生吃鸡蛋,明天我就敢生吃大肠,你吃巨辣面条能获得那么多点击量,我就吃得比你还辣。在这场流量争夺战中,对身体的伤害成为赚取关注的噱头。
大胃王博主不是这场流量游戏里唯一的受害者,健康也是最轻量级的牺牲品。在曾经发生过的事件里,有主播专门给已经奄奄一息的酒鬼送酒,有继母用暴力威胁继女演戏直播母女情卖货,还有更多你不知道的“不火”的直播剧情。
在这些直播里,观众们到底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出于消遣,你在屏幕面前看完一场吃播,你不会在意这些重达十公斤的食物是被吐出来还是被吸收了。为了消遣,你打开一个个明显在造假和炒作的无底线视频,虽然演技拙劣,你还是被逗笑了,顺手点了个赞;你或许会在那些“过分”的视频里以正义之师自居,骂上几句,可你没有想到的是,连你的骂,也是主播们期待并计划已久的反应。
一些悲伤的社会新闻中,那些围观跳楼的人们不会劝人回头是岸,而是会拿起手机直播加起哄,让本来一时冲动的人直接迈出那一步。本来只是口头争吵的两个人,在路人的围观下可能变成互相拔刀。路人的关注会激起人类的表现欲和表演欲。尤其是当你获得的关注能够成为潜在的商机的时候,获得关注就成为一针兴奋剂。
一些嗅觉灵敏的大主播们开始逃离,只是那仅存的部分余晖,却也足以让一部份人铤而走险。
只是流量来时极快,退去时也不曾有哪怕一丝怜悯。大胃王吃下的每一公斤食物都是我们的消遣,手机里出现的每一个奇葩都是我们的消遣,而最终,这种消遣一点点吞噬掉屏幕背后那个活生生的人......
像小王这样的人,却为之赌上了一生。
参考资料:
《沈阳晚报》,沈阳男子“吃播”半年,结果在直播前去世……
《半月谈调查》:为了瘦把塑料管插进胃里,催吐竟已形成产业链
撰文:2op
封面设计:湾湾
图片来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原标题:《死在直播中的网红大胃王》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renzheng.thepaper.cn。
98
打开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