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市场 >

偶像的坍塌:龙虾教授彼得森的鸡汤法则与人生悲剧

柯晗
2020-04-30 15:14
来源:澎湃新闻

龙虾教授彼得森用以给自己的诡辩能力加分的阳刚形象、古典穿着,最终因药物依赖和身体状况的崩溃而破碎。作为一名所谓的人生导师,他倒是始终践行了自己所言:人人都要为自己的人生负责,无人能逃避。

加拿大临床心理学教授乔丹·彼得森是过去几年来风头正盛的流行心理学家。大约前年开始,他的一些电视采访和公开课帮他在中文互联网上打开了知名度。他的观点被许多心理学者和平权人士所诟病的同时,也赢得了大批支持者。理所当然地,随着他在中文世界的知名度上升,他的畅销书《人生的十二法则》也被引进出版了。

[加拿大] 乔丹•彼得森 著,史秀雄 译,浙江人民出版社,2019年11月。

彼得森作为右翼男权的偶像,是全球保守化加剧、自由主义衰落之大背景的注脚,也是其受益者。即使他的论证漏洞百出,备受科学家诟病,他依然无可争议地红了。这本书的大受欢迎不可否认,我的阅读感受是,不知道它在人生指导类书籍中算不算好,但如何非要把它算作流行心理学读物,恐怕连合格也很难称得上。

我理解大部分人生指导类的书要么提出新颖观点,要么要建立起自己的体系,用一套完整的叙事来重新叙述一些常见的道理。彼得森的书求新却不新颖。他提出了12条可能你外婆跟你从小唠叨到大的旧话,比如保持体态,照顾好自己,整理房间,不要撒谎,教好小孩;又或者是哲学101:寻求生命的意义;再不然是流行心灵鸡汤:和希望自己好的人做朋友……为了迎合大众对心理学总能提出新奇理论的想象,他硬是把这些陈词套上心理学(主要是神经心理学和进化心理学)的外壳,用不相干或不严谨的证据诠释出体系感。结果不免牵强附会,曲解许多证据的原本意义。

比如已经被“果壳网”撰文反驳过的龙虾与人类社会等级制度的关系,彼得森不仅错误阐述了龙虾和人类的在进化上的关联(基本上没有关联),他对血清素等神经递质的阐述也暴露出他神经生物学知识的薄弱,而基于漏洞百出的证据基础上得出的“龙虾的神经系统与人类相似,因而龙虾的大脑制约了我们的社会构建”这一结论当然站不住脚。这著名的龙虾理论正是他的书《人生十二法则》第一章使用的论证,然而在我读来这一章的论证过程也基本谈不上有逻辑。用以支撑他结论“体态挺拔有助于成功”的关键证据只有短短几行并不和结论相关的心理学研究介绍,其他内容则是大量翻来覆去的重复叙述,这样的叙述风格几乎充斥了整本书。

这种将不相干的证据强行组织为一个体系的固执倾向,与彼得森对阴谋论的热衷不无关联。比如齐泽克就曾指出,彼得森提出的“LGBT+”权利和“反性侵运动”是马克思主义计划摧毁西方最后一个分支就是他沉迷的阴谋论之一。

彼得森在知识上的薄弱也体现在他常有的逻辑割裂上。比如他的性别观,当他需要证明性别不平等的合理性时,他就强调男女的生理差异,而不提性别背后可能还存在的其他原因;而当他拒绝承认收入差异的性别因素时,他又指出性别只是因素之一,还有其他原因。而即使是当他承认社会学研究中多因素分析的必要性时,他似乎也并不理解(或者说故意忽略了)社会性因素背后的关联。比如,收入差异当然可能有性别之外的兴趣、家庭背景、性格等各种其他原因,但兴趣和性格等原因在结构性不平等的环境下,也会被性别角色所影响。

我对彼得森教授主要印象,是惊异于作为一名临床心理学教授,他获得过心理学博士学位,虽然不知道具体训练过程,也该对心理学的科学背景有所了解,然而他的表达看起来却并不尊重基本的统计学原理和科学原则,对证据的使用和解释都十分不慎重。当然如果只是如此,我也只是把他当成一个靠贩卖言辞谋生的不学无术之人渐渐淡忘,万万没想到此人以另一种方式再度进入我的视野。

彼得森最近的新闻是,他刚从一次昏迷中苏醒,大脑功能永久受损,无法说话写字。这一糟糕结果,始于2018年7月,他突然开始给自己女儿、饮食博主Mikhaila代言全肉餐食谱。他在自己的频道和各种媒体上宣称自己坚持了2个月的全牛肉餐进食,每天三餐只吃牛肉,加一点盐,喝水,不吃任何蔬菜和其他蛋白质。他宣布经过亲自尝试,这种饮食方式治愈了他13岁起就与之相伴的抑郁症,焦虑水平也大幅下降,减了肥,甚至还治好了他久治不愈的牙龈病,简直肉到百病除。

彼得森

许多医生都提出警告,缺乏蔬菜摄入的饮食有显而易见的健康风险,也没有证据证明牛肉有如此万能的作用;不少人也亲身试验表示吃全牛肉餐没有什么神奇的效果,甚至会让身体感到很糟糕。彼得森依然一意孤行地践行着他全牛肉餐,这背后的思路不禁让人能看到他在诡辩时对科学规律的不尊重和对证据不重视的影子。实际上,从2017年开始,他的医生就因为他对食物“严重的免疫性反应”产生的焦虑症状,给他开抗焦虑药物。而虽然他宣称焦虑症状减轻,全牛肉餐似乎即没有让他焦虑减轻,也没有让他摆脱抗焦虑药物。最后在2019年9月时,他患上了对焦虑症药物的药物依赖。

药物依赖并非不可治疗,然而在治疗药物依赖的过程中,他的刚愎自用再次让他偏离了轨道。他并没有按照医生建议的方式逐步减少服药剂量,并且他认为西方的医生们都被制药公司所控制,不值得信赖。他的阴谋论倾向最终是他转而寻求一家位于俄罗斯的机构,选择了了一种被医生称为极端少见且没有科学依据也没有安全保障的昏迷疗法来摆脱药物依赖。这种疗法是用药物使人陷入昏迷,而正是这种昏迷疗法,导致他大脑永久性损伤。如今他依然无法说话,并可能永远不能开口。而他28岁的女儿,一名毫无营养学和医学资质的美食博主,依然在宣传全牛肉餐。

谁也不希望看到这种悲剧发生在一个个体身上。对彼得森这样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来说,这条极端的道路不得不说是有迹可循的。他对科学循证的不尊重,随意阐述解释科学证据,和偏信自己阴谋论的思维方式,令他在有证据支持的成功路径和充满风险的医疗道路之间选择了后者。不知他的诡辩术,是否在他一意孤行的路上给了他说服自己的助推力。

无论背后是利益诱惑,还是思维陷阱,抑或两者兼而有之,彼得森教授最终成了把自己绕进去一路走到黑的公众人物。他用以给自己的诡辩能力加分的阳刚形象、古典穿着,也因为药物依赖和身体状况的崩溃而破碎,大概会令他的粉丝多少无所适从。作为一名所谓的人生导师,他倒是始终践行了自己所言:人人都要为自己的人生负责,无人能逃避。

    责任编辑:朱凡
    校对:丁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