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市政厅

非洲疫线|新冠疫情下,非洲粮食安全面临窘境

俞书傲

2020-04-07 14:50  来源:澎湃新闻

根据非洲疾控中心数据,截至非洲东部时间2020年4月5日上午9点,非洲累计确诊新冠病毒感染者8536例,死亡360例,未来数月疫情不容乐观。令人担忧的还有疫情可能造成的“次生灾害”,比如粮食安全。
近年来,国际粮食供求大致呈“紧平衡”状态,粮食价格没有较大波动。但在新冠疫情造成全球大流行后,日本、缅甸等地出现了“抢粮抢米”风潮,有人预期需要“打持久战”,为长期居家囤积物资,也有人受“大米库存见底、粮食供应有限”等谣言影响,恐慌性抢粮。
为确保本国粮食和农产品供给,以及民众可能产生的紧张情绪,一些国家重新审视了国家库存和出口政策,颁布了农产品出口禁令。目前俄罗斯、哈萨克斯坦、越南和印度等多个国家已宣布暂停或禁止出口部分农产品,包括小麦、水稻和一些谷物加工品。
此外,受全球各地“禁航”、“封国”、“封城”影响,农业产业链遭到重大打击,已出现农用生产物资转运不畅、出口农产品滞留港口等情况。
比如世界最大的水稻出口国印度,3月26日总理莫迪宣布实施为期21天的封闭式抗疫。由于交通管制,码头人力紧缺,出口的水稻打包装船迟缓。一些出口商表示,他们无法保证及时交付,已暂停接受海外的新订单
如果短期内疫情无法解除,这些禁令很有可能打破国际粮食市场的供求平衡,造成粮食价格波动,威胁进口国的粮食安全,而非洲正面临这样的严峻局面。
对于新冠疫情下非洲的粮食安全问题,其实可以从三个方面着手分析:
首先是疫情影响下的非洲经济基本面。
非洲是全球最不发达的地区,尤其是撒哈拉以南非洲,超过半数以上的人口处于贫困或极度贫困状态,四分之一以上人口面临严重的饥饿和营养不良问题。由于经济和工业基础薄弱,非洲经济发展主要依赖旅游业,以及能源、矿产和特色农产品等出口。但疫情中,全球市场需求萎靡,物流转运停滞,东非国家的园艺花卉、西非和中非的能源矿产、可可、咖啡、腰果和橡胶,以及南非的红酒等均面临出口惨淡,价格暴跌,非洲全境旅游业遭受重创。
据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报告,受疫情影响,非洲国家财政赤字加剧,外国直接投资减少,外贸受到严重拖累,非洲2020年经济增长率从原先预测的3.2%下调至1.8%,债务危机将更加严重。经济增长受阻也意味着国内就业机会的流失,目前多国已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封国封城”,人们无法正常工作,也无法获取足够的收入来购买粮食等生活必需品,以维持基本生活
其次,非洲当地的粮食生产能否满足其需求?
非洲是目前全球人口增长最快的地区,据联合国经济与社会事务部门人口统计资料显示,近二十年来非洲人口的年均增长率一直在2.5%以上,2009年非洲总人口突破10亿,十年后,2019年非洲总人口超过了13亿。人口的快速增长下,口粮需求不断提高。
非洲农业人口占总人口三分之二以上,其中约一半国家的农业人口占比超过80%,可以说绝大部分非洲人以农业生产为生。除了种植具有当地特色的经济作物外,水稻和小麦等粮食作物也有较为广泛的种植,它们也是非洲人主要的口粮作物。
根据美国农业部统计的世界不同地区水稻和小麦的产量、进口量和消费量数据,笔者绘制了2015至2019年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水稻和小麦的产量和消费量。
图中可以看出二者均有所提高,但缺口十分明显,且呈扩大趋势。过去五年,该地区水稻的年均产需缺口超过了1300万吨,从2015年的1199万吨扩大到了2019年的1460万吨。小麦的产需缺口更加明显,五年平均达到了2287万吨,从2015年的2135万吨扩大到了2019年的2479万吨。值得注意的是,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也是全世界战乱最频繁、政局最不稳定的地区。
近五年来,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水稻和小麦每年的生产和消费量(百万吨)。数据来源:美国农业部
此外,还有气候因素。根据世界气象组织预测,2020年非洲依然处于气候风险高位,农业生产仍面临挑战。2019年末东非地区的异常强降水使原本干旱的土地变得湿润,沙漠蝗虫大量繁殖,这造成了2020年初至今的严重蝗灾。
联合国蝗虫信息服务处测算,1平方公里的蝗群通常含有4000万只蝗虫,一天之内它们可以啃食掉3.5万人一天的口粮。这对东非、中东和南亚部分地区的农业生产是灭顶之灾。四月新一轮蝗虫卵孵化,如不及时采取措施,损失将更为惨重。
国际评级机构穆迪日前发布报告指出,东非地区多为自给性农业,膳食结构以未加工食品和新鲜食品为主,此次蝗灾毁坏了大量作物,预计将造成东非国家食品价格的上行压力,增加通胀风险。联合国粮农组织已于2020年2月批准了一项总额高达1.38亿美元的东非治蝗计划,截至3月底,东非已采购30.9万升农药、4.7吨生物农药,36个喷灌机和12架农用飞机。
此外,面对封国封城,非洲各国农用物资的运输与供给可能受到影响,特别是需要进口的物资。在战乱、蝗虫和新冠疫情的多重压力下,非洲很难稳定粮食生产,2020年粮食产需缺口极有可能继续扩大。
第三是非洲对粮食进口的依赖程度。下图给出了近五年来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水稻和小麦的产需缺口和进口量。不难发现,每年非洲粮食的进口量略高于内部产需缺口,能够填补缺口,满足内部需求。
过去五年,非洲撒哈拉以南地区粮食作物每年的产需缺口和进口量(百万吨),数据来源:美国农业部
非洲地区的粮食依赖进口。在全球排名前25的水稻进口国中,非洲国家占了10个,其中尼日利亚是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进口国,非洲也是全球重要的小麦进口地区之一。水稻主要从南亚或东南亚等水稻主产地进口,小麦则需要从中亚和远东地区大量进口。
即便本地需求不增长、本地生产保持稳定,一旦这些粮食出口国禁止或暂缓出口,或进口的粮食无法及时运抵非洲,那么非洲粮食产需缺口将无法弥补,本地生产以及前期库存将无法满足当地口粮需求,进而引发粮食危机风险。
结合经济基本面、产需状况和进口依赖程度三方面情况来看,当前非洲的粮食安全可能面临“没钱买不起、供给跟不上、进口无保障”的窘境,产生粮食危机的风险较高。当前的非洲,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国际社会的援手与帮助。
最重要的是要帮助非洲抵抗新冠疫情,阻断传染源、隔离感染者、保护易感人群,减轻非洲脆弱医疗卫生系统上的防疫压力。为此,中国方面已经在三月下旬向非洲54个国家提供了医疗咨询指导和540万只口罩、108万套试剂盒、4万套防护服及6万个防护面罩。但医疗物资之外,非洲当地本就脆弱的医疗资源和服务仍面临巨大考验。
非洲各国也在考虑必要的经济刺激计划,探索新的经济增长点。日前举行的非洲国家财长会议上,各国呼吁协调一直应对疫情带来的消极影响,并建议非洲立即采取总额达1000亿美元的紧急经济刺激方案,支持并保护超过3000万个私营部门的工作岗位,同时对农产品进出口、医疗制药业和银行业等扩大信贷、融资和担保额度。联合国非洲经济委员会则指出,非洲国家可以利用2019年7月成立的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建设来减轻疫情影响,降低对进口商品的依赖,提高药品和食品的内部供给能力。但这些举措很难在短期内见效。
为保证粮食正常、有序和足量供给,联合国粮农组织已从多方面展开行动。
政策层面,联合国粮农组织各地区办事处和国家代表处将分析各国受疫情影响的程度,制定和不断更新国家分类信息,编制一系列技术和政策简报,对疫情各方面影响进行定量与定性评估。鼓励各国利用“政策资讯平台”收集更新各地粮食和农业系统应对疫情而采取的措施。
援助层面,联合国粮农组织将计划额外向受疫情直接或间接影响的农户提供种子、化肥、农机具和饲料等农用物资,扶持粮食生产。同时也会与各国地方政府合作,通过现金补助或“以工代赈”的方式来确保受影响的贫困家庭有能力购买粮食,避免饥饿。
联合国粮农组织总干事屈冬玉曾在3月底的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特别峰会上强调,“封锁和流动限制可能会干扰各国国内和全球范围内的食品生产、加工、分配和销售,并有可能对流动受限的人口产生‘直接和严重’的影响……穷人和脆弱群体将遭到最严重的打击”,他呼吁各国通力合作,采取必要措施以确保全球粮食系统正常运作和应对可能到来的粮食危机。
新冠疫情是全人类面临的公共健康和社会危机,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或地区能够在这场危机中独善其身,只有抛弃各地区之间固有的成见和偏见,分享信息,加强合作,才能帮助全人类抵抗疫情,消除包括粮食危机在内的潜在风险。
[作者俞书傲系联合国粮农组织非洲办事处(实习)政策顾问,浙江科技大学经济管理学院讲师]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李麑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