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长三角政商

“区域长子”被要求重振雄风,“眼镜之都”丹阳为何等不起了

澎湃新闻记者 袁杰

2020-04-03 19:26  来源:澎湃新闻

履新江苏镇江市委书记一个多月,马明龙已两次赴丹阳进行专题调研,可谓对对丹阳寄予厚望。在调研中,他言辞恳切,要求丹阳要有“慢不得”的危机感,“坐不住”的责任感,“等不起”的紧迫感,要“重振丹阳雄风”。
作为镇江下辖的县级市,丹阳素有中国“眼镜之都”之称。倚重于发达的民营经济,在过去多年一直处于全国百强县前十位左右,也堪称镇江市的“领头雁”和“长子”。
不过,近几年,在外界看来,丹阳的发展速度慢了下来,经济总量慢腾腾爬升,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则一度出现下滑。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注意到,在江苏县域经济的排行榜上,丹阳的经济体量尽管长期低于苏州和无锡下辖的强县,但对江苏长江以北的县市还是有优势的。
不过,如今这一优势也被打破。2019年,位于长江以北的一些区域,南通下辖的海门市的GDP首次超越丹阳,而江苏“潜力股”南通下辖的其他几个县级市也“磨刀霍霍”,即将赶超丹阳、与其“平起平坐”。
曾经的苏南明星县市丹阳怎么了?在日趋激烈的区域竞争中,它的“江湖地位”会持续下滑,还是会坐地反击呢?
新任镇江市委书记履新1个多月两赴丹阳
据《镇江日报》报道,3月31日,镇江市委书记马明龙赴丹阳,调研当地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两手抓”推进工作。
澎湃新闻注意到,这是马明龙履新后第二次到丹阳进行专题调研。上一次是2月19日,也就是履新后的第二天,他便去了丹阳调研企业复工复产工作。
丹阳为何如此重要?正如马明龙在31日这次调研时所说,丹阳在镇江全市板块中,底蕴最深、实力最强、贡献最大。
丹阳位于镇江市域南侧,紧挨着常州,在整个苏南板块中颇具发展特色。公开数据显示,丹阳的经济体量,大约可以占到镇江大市的三分之一。
丹阳是镇江县域经济的龙头,从一定程度上讲,丹阳强则镇江强。言语中,马明龙对丹阳的发展也是寄予厚望。
据《镇江日报》报道,马明龙说,镇江当前正处于高质量发展爬坡过坎的关键时期,他希望丹阳“大”要有大的样子、“强”要有强的担当。
马明龙希望丹阳能够在县域经济上“争雄苏南、争雄长三角、争雄全国”,交上对人民、对历史满意的答卷。
言下之意,作为镇江经济发展的重要板块,丹阳不能满足于现状,还是要勇于和更强的对手比一比,到更高的舞台去赛一赛。
马明龙表示,丹阳要当好镇江产业强市的“领头雁”,既要有规模总量,又要有发展速度,要重振丹阳雄风。
他要求丹阳牢固树立“慢不得”的危机感、“坐不住”的责任感、“等不起”紧迫感,并希望丹阳的定位能够更高一些,速度更快一些,贡献更大一些。
马明龙说,“尽管丹阳面临的发展压力很大,但仍要坚决完成全年目标任务”,要在“强富美高”新镇江建设中,把丹阳的前途建设得更加光明,让老百姓的生活更加美好。
重振雄风,还是要靠“产业强市”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履新镇江市委书记后,马明龙曾在多个场合强调产业强市之于镇江的重要性。
坚守“产业强则城市强”的客观规律不动摇,正是改革开放以来,苏南实现快速发展的基本经验。因此,丹阳,抑或镇江要想跟上苏锡常的发展步伐,解决自身发展不充分的问题,还是要靠产业。
丹阳的产业发展历来颇具特色,比如眼镜产业。“今日镇江”客户端2019年的报道显示,丹阳镜架年产量1亿多副,约占全国的三分之一。同时,镜片年产量为4亿多副,约占全国的四分之三、全世界的40%左右。
另据丹阳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赵立群介绍称,2019年,丹阳眼镜制造业开票销售预计超过87亿元,同比增长超过7%。
然而,“眼镜+市场”的传统发展模式,目前已进入瓶颈期。澎湃新闻注意到,丹阳正在打造眼镜风尚小镇,目标推动眼镜产业向全产业链延伸,向时尚、健康产业发展。
而在眼镜之外,丹阳近年来也逐步形成了一批以新材料、先进装备制造、新型医疗器械等为代表的新兴产业。
比如国内医疗器械领域的明星企业鱼跃医疗,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从当年丹阳的一家小工厂,成长为一家市值已经上百亿的上市公司。
今年年初,丹阳市委书记黄春年在接受镇江媒体采访时表示,强发展是丹阳永恒的主题。他说,丹阳要把坚持产业强市、做大做优实体经济放到更加突出位置,积极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换增长动力,强势推进高质量发展。
“失速”的丹阳,“追兵”已到脚后跟
丹阳的发展压力,直观地体现在经济指标上。据2020年丹阳两会发布的数据,2019年,丹阳市预计全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285亿元。
公开数据显示,丹阳市在2014年GDP首破千亿大关。但六年下来,GDP总增量还不到300亿,增速也从2014年的11%,下降到如今的5%以下。
不进则退,进慢了也是退。放眼江苏全省,丹阳在江苏县域经济排行榜上的座次,悄然间已经开始下滑。
这些年来,丹阳稳居江苏县域经济前十强。尽管在总量上,丹阳一直不是昆山、江阴等苏南强县的对手,但作为镇江的“领头羊”,丹阳对于周边南京溧水、常州金坛等地来说,优势还是明显的。
要是跟苏中苏北的县市比,丹阳更是从未落于下风。
但在2019年,丹阳破天荒地被一座江北城市超越了。公开数据显示,南通“第一强县”海门市2019年地区生产总值达到了1352亿,实现了对丹阳的反超。
十年前,也就是2010年时,丹阳GDP比海门还多100亿。2018年,海门确立了“超丹阳赶宜兴追常熟”的目标,如今,“超丹阳”的目标已经实现。
被认为是江苏“新增长极”的南通,下辖五县市2019年GDP已经全部破千亿。同时,南通正大打“群狼战术”,处于“做大总量、能快则快”的上升期。
可以预见的是,如果重大项目不断落地南通,南通下辖五县市的经济总量,未来还会持续快速增长。
这对于丹阳来说,身为苏南强县的优越感正在减退。
要“主动融入镇江市域一体化”
值得一提的是,丹阳在苏南板块存在感的减弱,不仅体现在经济指标上。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大背景下,在新一轮的区域竞争中,丹阳急需找准自身定位。
3月31日,马明龙在丹阳调研时提出,丹阳对外要全面融入长三角一体化、宁镇扬一体化发展大局,对内主动融入镇江市域一体化。
澎湃新闻注意到,“镇江市域一体化”这一概念,此前在公开场合较少被提及。为何要强调市域一体化?
镇江市由三区三市组成,下辖三个县级市句容、丹阳和扬中,分别在镇江的西、南、东三个方向,地理上并没有和镇江主城形成合力。
句容市西接南京,目前正发力宁句同城化建设,连接两地的宁句城际目前已经开工。长江岛城扬中则“偏安一隅”,距泰州市高港区仅一江之隔。
而丹阳南接常州主城,常州奔牛机场甚至被丹阳三面环绕。因此,除了北接镇江主城,丹阳免不了“南望”常州。
这导致了长期以来,镇江主城区的首位度偏低,集聚要素资源的能力不够强,对下辖县市的带动力不足,难以摆脱“小城”气质。
镇江市委研究室曾就提升镇江主城区首位度问题进行过研究。镇江市委研究室微信公号“金山智库”2016年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称,镇江应该将现在的“1+3”,即主城区+丹阳、句容、扬中构成的市域城镇体系,演化为“3+1+N”,也就是主城区、丹阳和扬中形成组合型城市群,再加上句容,以及若干中心镇、特色镇。
报告反思道,长期以来,由于“小码头”思想浓重,镇江的发展理念较为滞后,缺乏“大镇江”的意识和胸怀,对辖市发展的支持相对不足。
报告建议,镇江主城区要加速南拓,充分利用南部的可利用空间优势,形成现代化、国际化的生态都市区,推动镇丹(主城区和丹阳)一体化。
如此一来,主城区和丹阳、扬中形成的三角,将拉大镇江城市框架,从而可以推动镇江更好融入沪宁线发展主轴,强化与苏锡常的融合发展。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李克诚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