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文化课

《鬓边不是海棠红》:走向“主流”的耽改剧

重木

2020-04-03 09:56  来源:澎湃新闻

根据一些影视娱乐媒体的报告,接下来将会有近两百部的耽美小说被改编为电影、电视剧以及网剧。今年除了于正制片的《鬓边不是海棠红》(以下简称《鬓边》)以外,还有一部同样改编自著名耽美小说的《成化十四年》也即将上映。根据晋江文学网站今年公布的数据,其站内耽美小说的影视版权的成交额比往年大幅度的增加,并且诸如priest、淮上、非天夜翔与巫哲等著名的耽美小说作家的作品更是动辄千万元影视版权,从而让耽改剧成为当下中国影视界中一股颇为引人注目的力量。所谓“耽改剧”,最简单直白的定义便是改编自耽美小说的剧(包括电影、网剧与电视剧等)。在某种程度上,它与我们熟知的“耽美剧”存在一定的差异。就国内近几年比较著名的耽美剧而言,2016年著名耽美小说家柴鸡蛋亲自参与的对自己的耽美小说的改编而成的网剧《上瘾》,可作为典型的耽美剧,它围绕着俊美少男们纯洁、美好且往往颇为理想化的爱情(大都是初恋)故事展开。这一类剧种在日本、韩国、泰国以及中国台湾地区发展成熟,并且在市场和资本的共同簇拥下,形成强势的耽美经济,这一点在泰国耽美剧的制作与传播过程中表现的最为鲜明。《上瘾》

《上瘾》

中国的耽美剧则经过了一段曲折的历史,虽然在《上瘾》之前的2014年(甚至更早期),网络中便已经出现了耽美剧,但由于其边缘性以及制作等方面的捉襟见肘,甚至是有意识地面对特定的观众群体的指向,而导致这些剧往往只会在耽美圈引起关注;再加上许多此类剧的制作大都粗糙,所以也就导致其口碑也时常不尽如人意。而真正让耽美剧在网络世界引起巨大关注且“出圈”在主流视野中泛起波澜的或许还是柴鸡蛋的《上瘾》,它不仅在国内耽美圈收获一大批粉丝,并且在日韩泰等国和地区反响连连,从而让原本默默无名的许魏洲和黄景瑜一夜爆红。
《上瘾》的成功让市场和资本这双锐利的眼睛发现了一个新的且消费力强势的群体,因此原本处于亚文化边缘地带的耽美小说渐渐成为各大影视公司的关注焦点。以生产耽美文学重镇晋江文学城为例,每当有著名的耽美小说家开始连载新的小说,并且在圈内引起风潮之时,影视公司便会立刻买下这些小说的影视版权。而大面积的撒网捕鱼一直都是影视公司的著名手段。因此当《上瘾》带来了满足各方的超预期报酬后,耽美小说的改编便成为影视公司、明星公司、市场以及原著粉之间谋利、角逐、合作和协商的重要场域。
而有别于泰国模式,《上瘾》的下架导致延续其改编的方式已经不可能再被复制,因此才会出现其后耽改剧这一新模式。其中以2018年的《镇魂》为典型代表,有别于《上瘾》的改编,它改编的最重要一点便是弱化甚至“抹除”原著耽美故事中的同性之爱,取而代之以“兄弟情”作为双男主之间的感情模式;并且扩大原著中非感情线故事,从而使得耽改剧这一新类型得以成立。但即使如此,耽改剧的另一个重要特征便是打“耽美”这一“擦边球”,由此既能和原著小说以及原耽庞大的读者群体保持联系,收获她们的关注;同时也能避免《上瘾》的命运。
因此在“耽改剧”这一新模式中,我们能够看到一个十分有趣的内在张力。这一模式被2019年大火的《陈情令》复制,并且也再次证明了其有效性。但伴随着耽改剧在市场、明星个人以及背后的各种参与公司赚得盆满钵满的同时,耽改剧中一个十分微妙的存在,也在十分艰难地维持着各方的平衡,并且随着不久前ao3事件在网上引起的巨大热议,因而也可能遭到了无妄之灾而成为被关注的重点。《镇魂》剧照

《镇魂》剧照

除此之外,耽改剧本身也始终遭到原耽粉以及现实中的性少数群体的批评。以《镇魂》为例,在其尝试着从耽美剧转向耽改剧的这一过程中,它们也遭受着原耽粉们强烈的炮火,其中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对两男主之间关系的弱化、改变或是抹除。其后当《陈情令》开拍并传出有女演员带资入组,且可能成为女主与其中魏无羡有感情戏份时,引起原耽粉们的集中关注,并且要求剧组对此做出解释,最终后者不得不澄清此事,以及坚称始终按照原著改编。而其后我们发现,当《陈情令》从开播时的不被看好,到随着剧情进展而渐渐俘获原耽粉们的心,一个主要的原因便是剧组在改编中遵守着当初的承诺,并且对主人公之间感情的处理也都微妙且点到即止。正是在这些因素之间的完美配合,使得《陈情令》在某种程度上收获着比《镇魂》更多的赞誉,并且“出圈”引起主流观众的关注。
因此,决定一部耽改剧是否能成功的一个重要参与方是作为原耽粉的观众。因此众多影视公司在改编原本已经具有庞大读者群的耽美小说时也都必然会考虑到她们的需求,并且也只有如此,才能留下足够的空间让粉丝们对其进行cp化和同人再创作,从而进一步地促进其在网络和圈内传播。并且当粉丝们的力量足够巨大(往往都是如此)时,耽改剧也就自然会“出圈”,从而为其收获更大的关注和利润。《陈情令》

《陈情令》

也正因为原耽粉们在其中扮演的重要角色,而导致耽改剧往往面临着颇为纠结的状态,毕竟粉丝本身也是多元且复杂的,所以为了满足大多数人的期望也就往往考验着耽改剧制作公司在其中是否能取得最大公约数。《镇魂》最终因为白宇和朱一龙两位男主成功的演技弥补了它其他方面的严重缺陷,而被粉丝们勉强接受;《陈情令》则在某种程度上完成了这一最大公约数的任务,从而收获了主要粉丝的喜爱。但要做到这一点往往很难,这或许也就解释了为什么许多其他同时期的耽改剧最终会被忽视的原因,如和《镇魂》同期上映的耽改剧《SCI谜案集》,它无论在制作、场景还是演员的选择和他们的表演上,都可圈可点,甚至一些地方比《镇魂》做的更加成功,但它却始终未能获得后者那般的关注度。《鬓边不是海棠红》

《鬓边不是海棠红》

正是在这多方力量的角逐下,我们看到于正制作的《鬓边》似乎选择了另一道路。从传出改编消息起,于正便在其微博上宣称《鬓边》中第一没有所谓的“兄弟情”,而是展现乱世中的伯牙子期的知己之情;第二,这部剧的主要中心思想也变成了弘扬戏剧国粹文化,而改变了原著中在“世纪末”这一充满了颓废、衰败、新生和革命背景下的一段不完美甚至浪荡的爱情故事。
我们或许可以从两方面来理解于正的这一“宣言”:首先,耽改剧的“擦边球”本身存在风险,并且它也大都是为特定的原耽粉们所保留的(无论《镇魂》还是《陈情令》,它们最主要的观众群体依旧是原耽粉、同人圈和饭圈粉丝等),因此于正在耽改剧的模式上再进一步,去掉“耽美”而使得《鬓边》成为一部异性恋的主流剧。也正因此,许多《鬓边》的原著粉对此表示抗议,并且从当下已经播出的剧集在原耽粉们那里的影响来看,它未能获得如《镇魂》和《陈情令》一播出时收获的热情(也保持着怀疑)关注和推荐。
这是于正在鱼与熊掌之间选择了面向更广大或说是主流的观众群体。而从他使用的演员,诸如黄晓明、尹正和佘诗曼等主流明星来看,于正的这一目的也很明确。因为,从《上瘾》到《陈情令》,无论是耽美剧还是耽改剧,由于其存在着一定的风险,而往往使得主流明星不愿接手。因此它大都成了知名度有限的明星们搏一搏的机会。许多人失败了,伴随着他们主演的剧一起,关注者寥寥;但有些人成功了,如上面所举的三部剧中的主演们都由此一夜爆红,成为当下影视圈中的顶级流量。《鬓边不是海棠红》

《鬓边不是海棠红》

除了去除“耽美”、不再打“擦边球”以外,于正为了让《鬓边》进入更大的主流市场也改变了原著小说中的故事主线以及其精神气质。在水如天儿的原著中,商细蕊“戏子无情”,在乱世梨园中经历着各种肮脏斗角,为了生存下去也犬儒且良木而择;程凤台则是典型的有钱公子哥,浪漫又浪荡。两人都不完美且不纯粹,但也正因此,他们之间在“世纪末”这段不完美的爱情才显示出颇为迷人的悲剧特质。而在于正的《鬓边》中,无论是商细蕊还是程凤台,都一身正气,在民国这段危难之际,因义气相识相知,似乎就要演绎一段“桃园结义”的故事。但也正是这样的改编,让《鬓边》更加符合主流观众和市场的审美要求,从而谋求着更大的野心。《鬓边不是海棠红》中的陈纫香

《鬓边不是海棠红》中的陈纫香

《鬓边不是海棠红》中的商细蕊

《鬓边不是海棠红》中的商细蕊

到当下为止,《鬓边》无论是在原耽圈还是主流观众那里,引起的反响虽有但却有限。《鬓边》的原耽粉们首先发现,在这部服道化皆精美且细致的剧中,伴随着“耽”的消失而失去了那股微妙的诱惑和迷人之处。而无论是黄晓明还是尹正,因其本身主流形象太过鲜明而导致留给原耽或是同人粉们想象和再创作的空间十分有限;并且,由于剧中两人正气过足,而导致“水至清则无鱼”的状况,使得同人粉无处下手。
而如果根据《镇魂》和《陈情令》的传播模式,如果难以组成可“被磕”的cp,往往会阻碍其在圈内的迅速传播。这或许是于正自始至终的打算,即杜绝原耽粉或同人粉对其的“过度解读”而可能引起的危险。但剑有双刃,当拒绝数量庞大的原著粉的这些再解读和创作,《鬓边》或许也在失去这部分观众。而对于主流观众来说,当他们知晓这是一部“耽改剧”时,也就往往会先入为主地降低关注度,虽然于正已经在尽可能地剥离“耽”这一元素了。
当然,如果我们换个角度来看,则会发现或许《鬓边》的制作人比我们想的要聪明,即“宣言”的真实性最终还要依靠剧中的表现来看。因此,《鬓边》也可能处在这样一个精明的位置,即它一方面捕获着原耽粉们的关注,另一方面通过“宣言”这些话术来打入主流市场,最终获得各方的关注,从而能够使其利润最大化。
而在这一过程中,参与的各方似乎都获得了自己所希望得到的,但被牺牲的是什么?或许也就是我们在此一直讨论的“耽”(美)。从耽美剧到耽改剧,再到像《鬓边》这样或许已经不能被称作“耽改剧”的耽改剧,这个过程就是一个对耽美剧中的“耽美”进行矫正过程。它一方面消费着那个已经不在场的“耽美”元素,另一方面又对其弃之如履。
现在我们对《鬓边》下结论或许为时过早,但就它戏里戏外所暂时透露出的诸多讯息,似乎已经预示着一种新的模式在“耽改剧”之后浮现。而对于接下来两百多部的耽改剧,它们又会以怎样的形式出现在我们眼前,在一个悲观的立场中保持着乐观的期待或许依旧是我们不得不为之的态度。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梁佳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