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艺术评论

记录疫情的欧洲博物馆:从照片到口述史的“未来史实”

澎湃新闻记者 钱雪儿 编译

2020-04-04 12:18  来源:澎湃新闻

当世界各地的医护人员忙于新冠疫情的救治工作时,各个博物馆和文化机构正在记录这场危机中的点滴。照片、田野调查、实体物件与网上信息、口述史,通过一系列收集工作,人们希望将历史性的当下所发生的一切保存下来,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这些信息将成为博物馆里重要的“史实”。
不仅中国的博物馆一直在做这些工作,在欧洲的主要博物馆,都纷纷以各种方式记录这场疫情与危机。

3月28日早晨,当芬兰新地区(Uusimaa)的居民醒来时,高速公路上已经竖起路障,警察正在执法,阻止任何人进出。芬兰新地区的范围包括首都赫尔辛基,是芬兰超过半数新冠病例发生的所在地。
本周,这些警察也许会注意到一些记录他们工作的观察者。这些摄影师和采访人未必是记者,而是芬兰国家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of Finland)的员工,他们正视图捕捉这个现实中的历史性时刻。
在世界各地,千万医护人员正在超负荷工作。而欧洲的不少策展人和博物馆研究人员也并不清闲,他们忙于追踪危机中的事件与影响。其中许多人并不知道他们的发现何时会用得上,但是他们确信,未来的博物馆工作者与观众会需要这些信息。
3月19日,赫尔辛基退休之家的老人们在窗台唱歌 图:Hannu Häkkinen/The Finnish Heritage Agency
不只是芬兰人在行动。位于丹麦、斯洛文尼亚和瑞士等国家的博物馆也都纷纷以各种方式记录这场危机,比如请求市民写下隔离时期的生活日记或是寻求可以代表这一时刻的物件。
在丹麦北部的西希默兰市博物馆(Vesthimmerlands Museum),策展人玛丽亚·哈格斯特鲁普(Maria Hagstrup)和一位同事一直在拍摄隔离期关门的商店和空荡荡的大街。哈格斯特鲁普还在收集来自居民的一手资料。
“通常,我们认为一个博物馆就是存放那些坚固玻璃背后的东西的地方,”她说道,“但现在,我们有机会获得人们对于现在的想法,甚至在他们自己都还没时间去思考之前。”
在市政府的协助下,博物馆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召集令,呼吁市民们发来他们在疫情期间的生活实录。目前,大多数故事都是以邮件发送的:被迫关闭诊所的牙医;担忧自闭症儿子的年迈父母;描述妈妈如何变身家庭老师的男孩;写了一首诗的小型企业主。
丹麦的一位牙医Rikke Wedell Nielsen向西希默兰市博物馆发送照片,显示其诊所的保护性装备 图:Rikke Wedell Nielsen
“作为一个历史学家,你必须不断地思考缺失的是什么,你想了解什么,”哈格斯特鲁普说道。“我认为人们在这疯狂时刻最想了解的是日常生活变成了什么样,要如何熬过它。”
伦敦维多利亚和艾伯特博物馆(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的策展人们也在思考如何收集和疫情有关的物件。早在2014年,这家专注于应用艺术和设计的博物馆就开设了一个名为“快速反应征集”(rapid response collecting)的展厅,根据其高级策展人科琳娜·加德纳(Corinna Gardner)的说法,他们以这一术语来形容那些“表达了我们当代史中重要时刻”的收藏品。
加德纳称,她已经开始思考那些和疫情有关的有趣的东西。一个能够与门把手相连而避免开门时碰到手的设计激起了她的兴趣,它由建筑设计师伊沃·泰德博利(Ivo Tedbury)与弗雷迪·洪(Freddie Hong)设计,可以在网上找到,并通过3D打印变成实物。
意大利罗马一处公寓外墙上的投屏电影
在美国,位于曼哈顿的纽约历史学会(New-York Historical Society)曾发起关于“占领华尔街”等事件的“历史之旅”;在佛罗里达州奥兰多,橙县地区历史中心(Orange County Regional History Center)在奥兰多夜店枪击案发生后第一时间便开始收集相关物件,以记录这场悲剧。如今,该中心正在收集来自新冠疫情的“物品”:空空如也的货架的照片;通知活动取消的邮件以及讨论病毒影响的社交媒体信息。在西乔治亚州,班迪文化遗产中心(Bandy Heritage Center)正在将这场危机写入其档案中,当地企业的新闻稿、张贴在商店橱窗上的统治以及社交媒体截图都成为了“证物”。“博物馆和档案馆将现在正在进行的工作成为‘快速反应收集’,这意味着我们正在关注的不是一个世纪前的事件,而是一周甚至一小时前发生的事情,”该中心的主任亚当·韦尔(Adam Ware)说道。“我们还不知道眼下这些变化意味着什么,但如果未来的人们有机会去解释它们的haunted,我们应该为他们收集证据。”在疫情结束后,该中心计划发起一项收集口述史的倡议,采访那些感染过病毒而幸存下来的人、政府官员、企业领导以及医疗专家等参与过这些事件的人们。
橙县地区的一家超市货架
在西班牙,海滨市镇比利亚霍约萨的博物馆(Vilamuseu)在网上提供了一系列虚拟导览,你能一览民族志储藏室里的文物,但博物馆的线上项目不止于历史,他们还在规划未来的展览,邀请当地人向博物馆的WhatsApp账号发送语音信息、视频以及照片,来记录眼下的事件。“有时候,我们不得不亲身经历历史性时刻,”博物馆在呼吁中写道。
如今,获得新的物品为博物馆们带来了特别的挑战,因为它涉及与大众互动,而接触物品的行为又有可能导致疾病的蔓延。社交距离的扩大让通常以面对面形式进行的传统田野工作变得不可能。这就是为什么哥本哈根的丹麦国家博物馆正在专注于电子物件的收集。该博物馆呼吁不同年龄段的市民填写一份网上问卷,以便为未来的研究提供有关危机中日常生活的重要信息。
“至于我们是否以及何时会举办一场有关新冠病毒的特殊展览,我也不知道,” 丹麦国家博物馆的现代史部门研究主任克里斯蒂安·苏涅·彼泽森(Christian Sune Pedersen)说道,“也许我们会考虑把它放进永久馆藏中,因为这是一场重要的历史事件。但眼下,我们的关注点在于记住每天正在发生的事,这也是我们博物馆愿景的核心。”
在芬兰,国家博物馆在“快速反应收集”上有着悠久的历史,这可以追溯到二战或是1918年的芬兰内战,即使当时还没有这样的术语。博物馆当代史策展人玛利亚·奥利拉(Maria Ollila)和她的同僚最近拍摄了一些展现恐慌性抢购与在家上学的照片,其中一些将在编目后收入芬兰文化遗产局(Finnish Heritage Agency)的图片库网站。奥利拉说,如果危机能够在秋天以前结束的话,她手机的一些材料可能会进入国家博物馆专门负责当代收藏的部门展出。
西班牙圣坦德,两个孩子在隔离期望向窗外的港口 图:Roman G Aguilera
与此同时,收集疫情中的物件还意味着时刻跟上它的变化。在芬兰封锁前的两周,当地的研究人员还进行着面对面的采访,其主题涉及危机如何影响餐厅以及赫尔辛基港的关闭。但是不断变化的局势使他们不得不调整自己的方式。现在他们大多通过手机或网络来进行采访,并且考虑让市民“自己记录”——发送他们自己拍摄的照片和视频。
本周晚些时候,当研究者们开始通过观察路障的情况以及采访负责的警官,来记录新地区边境封闭的过程时,他们将重新采用传统的面对面策略,只是得经过一些合时宜的调整。
“采访的人包括我,以及两位摄影师,”奥利拉说道,“只是我们必须确保站在同他人两米远的地方。”
(本文编译自scmp、moultrieobserver和nytimes网站相关报道)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沈关哲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