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文化课

疫情期间开放线上免费资源,是便利了读者还是剥削了作家?

澎湃新闻记者 杨宝宝 编译

2020-04-02 08:38  来源:澎湃新闻

疫情期间,图书馆作为大型室内场馆,成为最早被关闭的公共设施之一。在美国,和中国国内一样,在场馆被关闭之后,有些图书馆和线上资源库顺应形势,决定向读者免费开放线上资源。
这一举措开始受到了广泛好评,但问题随之浮现:疫情期间,实体书销量下降,许多作家也挣扎在收入锐减的泥潭之中。图书馆此时免费开放书籍的电子版权,让这些收入主要依靠图书销售分成的作家们境况雪上加霜。
美“互联网档案馆”宣布对公众免费开放资源库
据《纽约时报》报道,上周,美国非盈利组织“互联网档案馆”宣布,将在新冠疫情期间对公众开放其线上扫描图书资源。该组织将这一举措称之为“为国内学习者提供服务的国家应急图书馆”(以下简称“国家应急图书馆”)。
美国“国家应急图书馆”网页
这一举措最初赢得广泛赞赏,一些报道认为“互联网档案馆”在全国大量图书馆和书店关闭期间填补了一个空白,使得读者可以方便地获取书籍。
但作者们很快开始批评这种做法,将其称为“伪装成公共服务的盗版行为”。一些人认为,免费的在线图书馆正在剥夺作者应得的版税。
在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和《纽约客》刊登报道赞扬“国家应急图书馆”的文章之后,包括科尔森·怀特黑德在(Colson Whitehead)内的几位著名作家在社交媒体上纷纷谴责该项目在开放电子资源的同时,并未推出相应的作家救助计划。
“‘互联网档案馆’的‘应急图书馆’对作家的版权掠夺,使已经处于危机中的作家境况变得更糟。”小说家亚历山大·契伊(Alexander Chee)在Twitter上写道。
作者、插画家贾雷特·J·克罗索茨卡(Jarrett J.Krosoczka)说,直到上周他的文学代理人与他取得联系,他才意识到自己的许多书籍在“互联网档案馆”上是免费的。和许多作家一样,克罗索茨卡现在更依赖版税谋生,因为在疫情期间,他已经无法再从演讲活动中获得收入。
“这是我赖以养家糊口的知识产权。我非常失望地发现我的书被非法上传到这项服务上。”克罗索茨卡说。
版权问题引发广泛争议
虽然“互联网档案馆”自称为数字图书馆,但它的运作方式不同于公共图书馆的电子书借阅计划。
根据条款,公共图书馆付款给出版商,从而获得借阅电子书的许可证。但“互联网档案馆”并没有从出版商那里获得借阅电子书的许可,而是更像一个线上运营的实体图书馆。“互联网档案馆”依靠捐赠、购买或通过与线下图书馆合作获得书籍,然后对这些书进行扫描,一次借阅给一个读者,为期14天。随着这一限制的取消,“互联网档案馆”现在的运作或多或少像一个免费的数字图书网站。
“这是公然侵权。”美国出版商协会(Association of American publishers)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玛丽亚·帕兰特(Maria Pallante)认为,“互联网档案馆” 的做法没有得到拥有作品版权的作者或出版商的任何许可。
作家协会也抨击了“国家应急图书馆”项目,认为“互联网档案馆”此举是利用公共卫生危机“推进了一种违反现行联邦法律、伤害大多数作者的版权意识形态”。
“他们所做的就是扫描大量书籍并将之放到互联网上,这和那些盗版网站没有任何区别。”作家协会的执行董事玛丽·拉森伯格表示,“互联网档案馆”决定让读者无限量地访问其在线收藏,这违反了知识产权法,“试想,如果你能在网上免费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为什么你要买一本电子书?”
“互联网档案馆”的创始人布鲁斯特·卡勒(Brewster Kahle)在对此回应说,该组织是在听取了那些在学校关闭后,寻求更多远程教学资源的教师的意见后,做出开放其资源库的决定。他还表示,不希望自己的作品被免费提供的作者可以选择退出这一项目。
虽然有作家反对,“国家应急图书馆”项目在文学界和学术界也得到了一定支持。有300多所学院、图书馆、大学和个人签署了一份支持“互联网档案馆”行动的公开声明。声明表示,“应急图书馆”在大学、中学、培训中心和图书馆关闭期间,协助远程教学、研究活动的展开。卡勒也提到,一些作者主动要求将他们的作品包括在这个项目之内。”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张喆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