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文化课

文学播客“跳岛FM”:因为声音,文学获得新的可能

澎湃新闻记者 罗昕

2020-04-02 08:36  来源:澎湃新闻

伴随着夹杂打字机声音的片头曲《Public Poet》,国内第一档专业的文学播客“跳岛FM”拉开了序幕。
3月31日,由文化品牌中信出版·大方出品、苹果播客精选供应商JustPod制作的“跳岛FM”第一期正式上线,听众可以在各大音频平台和泛用型播客客户端免费收听到这档节目。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文学评论家张莉和“别的女孩”主编、性别研究博士Alexwood担任第一期嘉宾,她们从一份127位作家的性别观调查聊到这个时代的性别意识、女性写作、女性文学。
“跳岛FM”第一期海报
在未来一个月里,“跳岛FM”的话题也精彩纷呈,十足迷人:从19世纪简·奥斯汀的上流舞会到21世纪萨利·鲁尼的社交媒体,从都市生活的疲惫与迷失到小镇青年的贫穷与沮丧,从女性写作的精神原罪到同人小说的自由表达,从卡尔维诺的城市想象到特德·姜的技术反思。
“跳岛FM”项目负责人张舒语向澎湃新闻记者透露,目前节目已经录制了6期,参与的嘉宾包括作家陈楸帆、赵松、祝雨捷、朱琺、魏思孝、王侃瑜,学者张莉、马凌、肖一之、吴畅畅、郑熙青,译者钟娜等等。
她说:“我们非常重视作家的参与,也希望邀请到一些在用其他艺术形式实践文学、讲述故事的嘉宾。因为文学在生活中生长。”
一档希望打破边界的文学播客
“跳岛”一名源于岛屿爱好者的旅行方式island-hopping(从一个岛到另一个岛的漫游)。取名“跳岛FM”,寓意听众如跳跃于岛屿之间,在文学世界中作思想旅行。
这档节目每周三更新,每期会围绕文学相关的话题,邀约作家、学者、书评人、译者展开圆桌讨论。每次圆桌讨论的时长大概在40至50分钟,既能让嘉宾比较深入地讨论一个话题,也能让听众在一线城市的一趟通勤中完成收听。一位喜马拉雅听众还在留言中写道:“早上更新对通勤人员太体贴了。”
“跳岛FM”的logo由知名平面设计师孙晓曦操刀设计
“一方面,声音赋予了时间双轨道,是我们日常生活中非常好的精神陪伴。另一方面,声音带来了信息增量,让我们发现了文字的表达逻辑之外,还有更多有意思的内容。”谈及策划“跳岛FM”的初衷,张舒语说,作为一家专注文学出版的文化品牌,大方一直相信文学能够让人们在这个可能越来越封闭的时代里,打破彼此之间的距离和隔阂。
“某种程度上,我们每个人的精神世界都像一座岛,是一个独立且封闭的生态。独立是非常可贵的,但有的时候,交流也是必要的。 ‘跳岛FM’想做的,就是通过文学去实现人与观念的联结。”
也因此,对于目标听众,跳岛FM不想设限:“作为一档希望打破边界的文学播客,我们希望听众的多样性可以超乎想象。”
“声音”会是2020年的重要方向
“播客”(podcast)诞生于2004年。和传统电台节目不同的是,“播客”由听众在网络上主动订阅,还允许自由调节进度条和播放速度。2019年对于“播客”来说是特别的一年。这一年里,美国头部音乐平台Spotify收购了包括Gimlet在内的三家播客公司,普利策奖委员会宣布下一届普利策奖将增设“音频报道”奖项,这是在2007年以来普利策首次新增奖项。
张舒语
“国外已有不少有趣的文学播客。”张舒语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企鹅兰登旗下下设多档播客,她比较常听Penguin Books Podacast。Penguin Books是作家专访,每期20分钟左右,作家会带自己的灵感物件来到节目里,分享自己和这些物件之间的故事。
“企鹅的作家资源很强,他们邀请到保罗·麦卡锡、马克·哈登、伊恩·麦克尤恩、扎迪·史密斯、尼尔·盖曼、尤·奈斯博、萨尔曼·拉什迪、欧文·威尔逊、阿兰·德波顿、比尔·布莱森等知名作家。”张舒语说,播客节目有时候会更新听众对一位作家的认识,“比如在艾丽芙·沙法克的节目里,我第一次知道她是死亡金属音乐爱好者。她也是大方出版的作家。”
在2019年年初,大方开始尝试自制播客节目“大方FM”。到了2019年底,基于这一年的尝试以及对于播客行业的观察,他们判断“声音”会是2020年的重要方向。张舒语称,今后“大方FM”依旧会做下去,它是大方出版品牌的播客。而“跳岛FM”的定位为文学播客,向全球的创作者开放。两者在定位上有所区别。
而被问及和理想国、方所文化等其他文化机构开设的播客的差异,张舒语回应道:“在定位上,‘跳岛FM’专注文学,从文学出发去连接其他艺术形式和专业领域,但具体话题又十分开放,从文学经典到热门作品到社会议题,都会讨论。我们请作家赵松担任文学顾问,并希望未来有更多作家参与进来,给出选题上的建议。”
出版的核心不在于纸张,而在于观念的流动
广义上的“声音参与文学”由来已久,包括作品朗读、文学沙龙、有声书等等。
“如果要简单理解,文学播客可以说就是线上的文学沙龙,因为可以在线上完成,参与的嘉宾和听众都可以打破时间和空间上的限制。沙龙是在某个特定的时间和地点发生的线下活动,播客不一样,可以由多人在不同的时空里共同参与,并且和当下发生更紧密的关系。”张舒语说,“播客会让读者和作者之间、作品和评论之间的交流更紧密、更及时、更高频,这就是我们说的 ‘联结’。”
在对比播客与文学这两种形式时,他们察觉到两者的相似之处——都给人一种“既亲近又有距离”的感觉:播客一方面不像单纯的文字那么有距离,能给听众带来一种亲密感;另一方面又不像视频是视觉上的直接呈现,保有了一份神秘感。这种特质跟文学非常像。
在张舒语看来,尽管纸书是出版的重要形式,但出版的核心不在于纸张,而在于观念的流动、思想的传播、人与人的联结。作品或者图书产品是连接作家与读者的重要方式,但并不是唯一方式。
“曾经,纸书有效地实现了出版的功能,未来可能会有其他的方式完成相似的使命。”她相信,更多的可能性有待于人们实验出来,而这也是出版本身充满魅力的地方。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张喆
校对:徐亦嘉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