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文化课

抗疫与国际关系研究|大危机时代的国际政治伦理学思考

郭树勇

2020-04-01 14:11  来源:澎湃新闻

进入三月份以来,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已经快速发展为一场全球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约有三分之二的主权国家受到这场疫情的攻击,多国政要隔离治疗,世界卫生组织明确地宣告世界进入了疫情大流行阶段。
可以预料,这个当代史上空前影响的全球公共卫生事件将蔓延成一股新的国际危机,将近年来兴风作浪的地缘政治变局、逆全球化浪潮、英国“脱欧”、难民危机、大国战略摩擦等裹挟以内,势必造成更加复杂的国际关系。
这可能是古巴导弹危机、石油危机、1998年国际金融危机、“9·11”事件、2008年国际经济危机以来对国际关系影响最为深刻的国际危机。这场新型的国际危机将引发“大危机”的概念,深化国际社会关于人类与自然的关系、主权与球权的关系、政治经济与社会之间的关系、二元与多元的关系、集权与分权关系等方面的认识,从而进一步强化人类的整体性意识、整体性责任和共同命运感,推进全球治理事业及其议事日程完善。
由军事、能源、环境、社会、金融以至卫生而致的“大危机”,是综合性危机,它即使并未对人类予以毁灭性的打击,也会极大地警醒国际社会从更广更深的角度去理解集体安全,思考优化国际政治运作方式。如果人类足够智慧,就应当进行又一次政治反思,重建国际政治伦理、创新国际关系理论。本人相信,围绕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观念运动将成为这次理论反思的重要内容之一。
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全球危机管理的新理念。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不乏挑战,大危机之下必须探索出世界秩序新路,谋求多元一体、协调均衡的国际体系。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这个国际体系之关键。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虽然离不开必要的政治与外交,但是尤为需要共同利益和共同责任的支撑。
历史表明,在核扩散、气候变化、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和人口灾难等涉及生存还是毁灭的问题上,人类已经不能依靠有能力的少数大国或熟练的大国政治来确保“集体安全”了;共同利益约束之下的“合作之囚”要求人类必须协调一致,“脱钩”行动和孤立主义都是不识时务的权宜之计。现实还表明,政治实力的较量与共同利益的约束,不足以建构人类命运共同体,大危机时代还必须重建国际伦理。
过去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国际伦理只是国际治理的“调味品”。然而,当人类进入全球治理的第三期,“人类怎么办”成为全球治理的核心问题之后,国际政治伦理学进入国际政治社会学阶段,它的现实化程度大为提高,国际责任、国际伦理成为国际关系理论的关键词。新型的国际合作逻辑要求普遍性的国际责任体系建立起来,无论大国还是小国,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有义务约束其利益追求,承担“共同但有区别”的国际责任,为人类可持续发展做出贡献。
因此,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成为了政治共同体、利益共同体、责任共同体的三位一体,责任共同体成为人类危机管理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建构的支柱。国际政治伦理学的时代已经到来。
(本文作者系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院长郭树勇。原题《大危机时代的国际政治伦理学思考》。组稿单位:上海国际战略问题研究会)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张喆
校对:徐亦嘉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