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文化课

巴黎疫事|孙沛东:非常与正常(下)

孙沛东

2020-04-01 13:48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在付出了巨大代价之后,中国的新冠肺炎疫情逐渐平静下来,而在欧美,疫情依然在肆虐。疾病、死亡、混乱、焦灼之外,生活还在继续。澎湃新闻特约几位居住在美国、法国、英国等国的华人和留学生,记录他们疫情下的日常生活。在病毒面前,全世界人民都是一家人。3月25日,在法国巴黎,一户人家在窗台上摆放着自制标语,上面写着“谢谢”。 新华社 图

3月25日,在法国巴黎,一户人家在窗台上摆放着自制标语,上面写着“谢谢”。 新华社 图

法国总统马克龙的推特账户的背景早已变成了纯红背景,蓝白两色粗体写着“挽救生命 宅在家里”。值得注意的是,马克龙总统今天的一条推特中采用了法国前总统佛朗索瓦.密特朗使用过的一个口号“France Unie”(法国团结),号召法国人团结抗疫。1988春夏之间,佛朗索瓦.密特朗的参与总统竞选的主题就是“La France unie”(法国团结)。
中午,马克龙总统访问了位于Maine-et-Loire省昂热附近Saint-Barthélemy-D’Anjou地区的一家口罩工厂,随后发表了接近半小时的简短讲话,并现场回答了记者们的提问。总统的讲话内容主要是关于战略物资口罩、呼吸机、洗手液的生产和供应,以及政府将拿出40亿欧元,支持这些企业进行生产。与美国一样,他强调减少对进口防疫物资的依赖,尽快实现医疗用品本土生产。值得注意的是,总统先生已经佩戴口罩,参观工厂时,带着白色的防护帽子,帽子边缘有着可爱的褶皱,像极了早些年法国电影中人们戴的绸缎睡帽。蓝色的拉链式防护外套,短大衣的长度。脚上还套着白色的防尘鞋套。作者在巴黎封城前储备的日用品。

作者在巴黎封城前储备的日用品。

跟研究所的法国教授通过电话后,思忖着给康宝做点什么,当做晚餐。打开Youtube,快速浏览了一下我关注的两位做家常菜和面食的博主。得,今晚就做春饼。
春饼刚完成一半,康宝的法语老师打来电话,约晚上九点跟康宝视频半小时,关照她今天的法语学习进度。 网络教学亟需掌握的技术,对她而言并不容易。在她做律师的女儿最近的帮助下,她基本学会了Zoom、Blackboard、Googleclass、Facetime、WhatsApp等操作法,尽管时常掉线,经常没法得心应手地切换学生,老师的声音、视频图像、课件等,不得已时,经常要同时使用手机和电脑。今晚就是一边跟康宝FaceTime, 一边用Blackboard.
看校友圈,发现巴黎紧急医疗救助服务系统(SAMU)华人专线急招10名中法双语志愿者,我第一反应是我愿意。志愿者只需要具有医学背景,中法双语流利即可。我虽没有医学背景,但是自从12月份以来,天天关注中英法三国新闻,相关的医学词汇我都有意识地学习过。细看不行!工作地点在巴黎15区,这个我做不到。如果在家里接听或拨打电话,我可以,带着要上网课的小学生外出做志愿者,我没法做到。作者在巴黎封城前储备的日用品。

作者在巴黎封城前储备的日用品。

今天美国白宫的新闻发布会对死亡人数的预计,令人吃惊。疫情控制得最好,死亡人数估计在10万,与一战中美军的死亡人数相当;最糟糕的情况下,死亡人数可能达到24万人,是一战中死亡人数的两倍还多。特朗普总统说接下去的两周将会非常痛苦,两周过后,有可能在隧道尽头迎来曙光。
“白宫冠状病毒特别工作组反应协调员”Deborah Birx教授的发言中有一段特别饱含社会学意味的观点。她说:“没有神奇的子弹。没有神奇的疫苗或疗法。只有寄希望于行为。我们每个人的行为化作某种东西,可以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改变这种大规模流行病的进程” 。
自1996年就开始负责报导白宫的《纽约时报》首席记者Peter Baker在推特上说,今天的新闻发布会是最为令人难过的。最幸运的话,美国将有10到20万人在新冠疫情中丧生。根据美国CDC网站上给出的历次流行病死亡人数统计数据,1918-1920年的西班牙流感: 675,000人;1957-58的H2N2: 116,000人;1968的H3N2: 100,000人;2009年的H1N1: 12,469人。作者在巴黎封城前储备的日用品。

作者在巴黎封城前储备的日用品。

再看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和美国国防部网站上的最新统计数据(2020年3月30日公布),与美国历次战争中死亡人数比较而言,美国内战: 600,000人;第二次世界大战: 400,000;第一次世界大战:115,000;越南战争:58,000;韩战:36,000;伊拉克战争:4,500;阿富汗战争:2,300。这些战争死亡人数包括战区战斗人员死亡人数和非战斗人员死亡人数。
从这个意义上说,法国总统马克龙在3月16日有关疫情的专门讲话中,六次强调“我们正处在战争当中”这个论调,并非言过其实。与常规战争相比,病毒这种看不见的敌人更为凶残,也更为危险与狡猾。开始一场战争容易,结束一场战争很难。今天维也纳再次飘雪。这春雪并不能送走瘟疫。
(孙沛东:学者,目前在法国访学,现居巴黎)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梁佳
校对:张亮亮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