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市政厅

非洲疫线︱加纳:一个没有口罩生产厂的国度如何防疫

刘青海 李群芳

2020-03-29 17:50  来源:澎湃新闻

加纳为西部非洲第二大经济体,陆地面积23.8万平方公里,2018年人口2960万,国内生产总值(GDP)约590亿美元,人均GDP约2046美元。自1960年独立以来,加纳政治经济基本平稳,被视为西非最稳定的国家,非洲最为民主的国家之一,是新自由主义经济改革的典范,也是中国在非洲企业(特别是制造业)较为集中的国家之一。截至北京时间3月28日,加纳新冠肺炎确诊感染病例累计达到141例,为撒哈拉以南非洲病例最多的三个国家之一(其它两国为南非、布基纳法索),引起了国内外关注。3月19日,加纳出现了第一起新冠病毒死亡案例,是一名61岁的黎巴嫩男性,居住在库马西。
防控趋严的加纳政府
一直到2020年3月13日,加纳还未报告确诊病例,因此相关防疫措施较为松懈,主要是暂停颁发中国签证,在机场测体温,填写健康调查问卷表等,对来自疫情国的人没有进行强制隔离。到3月15日晚,由于确诊数骤增到6例,加纳遂加强了防控措施。3月21日和28日,由于疫情进一步恶化,加纳防控措施进一步升级,主要管控措施如下。
1.入境限制、封城
加纳是西非航空枢纽,往来航线众多,同欧美及周边国家均有直航往来,疫情输入风险较高,所以加纳的防控措施侧重于入境限制:3月17日起,非加纳公民或没有加纳居留签证的旅客,如过去14天内去过确诊病例超过200例的国家,禁止入境;3月22日起关闭海陆空边境客运2周,并要求之前抵达的人进行强制隔离;而3月30日(周一)凌晨1点起,对阿克拉、特马、库马西等城市进行至少2周的封锁,之后视情况而定。
2.禁止集会、停课
3月15日,加纳宣布暂停全国一切公共集会4周,包括会议、研讨会、葬礼、节庆、政治集会、体育赛事以及宗教活动,比如在教堂和清真寺举行的礼拜等。私人葬礼可以举办,但参加人数不得超过25人。全国大学、中学、小学等所有公立和私立学校自3月16日起暂时停课。教育部和通讯部将一同开展远程教育项目。参加基础教育证书考试(BECE)和西非联考(WASSCE)的学生可以到校复习,但必须保持规定的安全距离。
3.积极追查接触者,购买医疗物资
3月15日,加纳呼吁全民协助医疗卫生专家做好追踪工作,发现所有可能接触到的人。例如,对于前4个确诊病例找到了181名密切接触者。21日,加纳规定对追踪到的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都要进行病毒检测。另外,为前线医务工作人员购买更多的个人保护医疗物资等。
4.强化工作场所的距离和卫生
企业等工作场所继续运行,但顾客和员工之间必须保持规定距离。营业机构如超市、商店、餐馆、夜店、旅店、饮品店以及车辆可以运营,但必须强化卫生措施,提供洗手液、流动的水和肥皂等清洁用品。地方政府和农村发展部与各市、县政府协调,确保全国各地的市场强化卫生保障。加纳的海岸角。李群芳 图
未雨绸缪的华人
为了抗击新冠病毒,广大在加纳的华人、中资企业纷纷采取了各项措施。
1.给当地员工上思想政治课
宗教聚集是加纳等很多非洲国家传播新冠病毒的一个重要渠道。因此,一些中国企业早在政府禁止宗教集会前,便开始给当地员工上思想政治课。他们针对当地人去教堂做礼拜的习惯,结合加纳政府出台的禁止宗教集会等规定,跟当地员工反复倡导:“只要上帝在我心,教堂可以两个月不去”等,力求最大程度地避免宗教聚集。
2.及时跟踪、发布最新信息
准确及时的疫情信息对于采取正确的、有针对性的防护措施至关重要。华人对于确诊病例及其密切接触者信息十分重视,并及时在朋友圈、当地员工中发布、传递最新疫情及密切接触者信息,让大家及早准备,做好防护工作。3月26日,一个华人在得知当地政府即将部分封城的消息时,立即把消息告知华人圈,使得大家可以先人一步做好准备,储藏、购买相关物资。
3.事先为自己和员工购买防疫物资
2月中国疫情严重时,华人在给国内捐赠防疫物资时,也顺便留了一部分在加纳,以防万一。一些企业后来又为当地员工进口了一大批口罩。他们认为,在这个没有口罩生产厂家的国度,中国人不但要管好自己,也得顾及买不起、更买不到口罩的当地员工,既然在一起,就要不分肤色,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4.编制《防控指南》,发起防疫倡议
3月21日,在加纳累计病例21例时,加纳温州商会发起了防疫倡议,号召在加纳的华人切实行动起来,不哄抬物价,特别是防疫物资,做好疫情预防工作,取消聚餐聚会活动,近期来加的人员隔离14天等。他们还与新安阳光加纳农资有限公司联合编制了《加纳疫情防控指南》,科普病毒防控知识。加纳库马西的大市场,拍摄于2020年1月29日。李群芳 图
加纳防疫仍面临不少挑战
1.边境存在偷渡现象
相比周边邻国如布基纳法索、科特迪瓦和多哥,加纳相对富裕,而布基纳法索、科特迪瓦疫情均较为严重。由于航班暂停与边境关闭,一些人便试图从多哥等国的边境偷渡到加纳,疫情输入风险仍然较高。
2.一些措施仍然不够严厉
加纳政府规定,参加人数不超过25人的私人葬礼可以举办,但25人其实也不少。又如,政府规定只要提供洗手液、流动的水和肥皂,营业机构、交通从业者仍可运营。再如,虽然阿克拉、库马西、特马封锁区大部分工厂会停工,但其它地方企业依然可以开工,因此仍然有较大的传播风险。
3.卫生防疫物资缺乏
由于当地并无生产相关防疫物资的企业,加纳虽然3月25日收到了马云基金会和阿里巴巴基金会捐赠的医用口罩10万个、检测试剂2万盒、医用防护服1000件及防护面罩1000个,但相对于庞大的需求来说,仍然远远不够。
4.社区传播已经出现
3月21日,加纳累计病例达到21例,其中至少有3个被怀疑为社区传播。然而,按照经验,一旦出现社区传播,如无严厉有效的措施,感染者可能将呈指数增长。
5.民众重视程度仍然不够
虽然加纳精英阶层已经十分注重防疫,他们出门戴口罩,尽量不外出,但一般民众仍然未能给予足够重视。中资企业的当地员工在休息时间,还是会聚在一起聊天,只是彼此相隔的距离会稍大一些。
6.信教人口众多
加纳69%的居民信奉基督教新教和天主教,主要分布在南部地区,8.5%和15.6%的居民信仰传统宗教和伊斯兰教,主要分布在北部农村。他们周末有做礼拜的习惯,虽有疫情,但部分人仍可能难以改变聚集做礼拜的习惯,带来传播风险。
7.贫富差距较大
加纳收入差距、地区差距较为严重:2017年基尼系数为0.43,处于绝对贫困线以下的人口超过200多万;北部地区,农村地区的贫困十分严重,三分之一的农村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近年来,加纳的刑事犯罪呈现快速增长态势,治安形势有所恶化。疫情背景下,加纳已经出现不法之徒打着税务局、移民局、卫生局的名号,实施敲诈勒索甚至武装抢劫等违法犯罪活动,带来较大的安全隐患。
8.边界地区、矿区不太稳定
加纳的北部地区、东部与多哥交界地区、西部与科特迪瓦交界地区仍存在不稳定因素。塔克拉底、库马西等采金人群集中的地区,抢劫案频发,甚至枪击伤人事件也有发生,加上2020年为加纳大选年,加纳允许私人或居民持有枪支,如果疫情蔓延,可能带来严重的灾难,甚至会引发骚乱和政局动荡。
(作者刘青海系浙江师范大学非洲研究院副研究员,非洲经济研究所所长;李群芳系旅加纳华人。)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冯婧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