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市政厅

小区史|离家出走的泰森

南音

2020-04-01 09:59  来源:澎湃新闻

泰森年纪也不小了,长相和小时候倒没什么分别,还是那么黑。泰森长了一张很萌的脸,加上黑,表面上看不出是高兴还是郁闷。这种缺乏起伏的情绪状态,影响了泰森的社交生活。虽然长得好看,但泰森几乎没有和异性交往的机会。不管跟谁在小区里遇上,泰森都是自顾自地往前走,就好像从来不认识一样,真不知道是笨还是老实。
泰森个子高,肌肉发达,孩子一开始都有点儿怕他。因为住在广场边上,小区里很多人都认识泰森。不管是植物还是动物,总归是从小长大的。只有泰森,好像生来就这么大,生来就没有表情,对什么都无动于衷。渐渐地,大家发现泰森有些迟钝。人们对泰森的感觉从畏惧到不以为然,再到无视甚至轻视,往往只要几天时间。
但泰森也是有故事的。泰森两次离家出走的事,经常在广场上活动的老人小孩都知道。那段时间,经常有人在泰森家院子外张望,想看看泰森回来了没有。泰森的家人不爱讲话,总是苦着脸摆摆手。
过了一段时间,据说花了不少钱,才把泰森找回来家。
人家问泰森,泰森,你去哪里了?
泰森一声不吭,低下头,转身回去了。
不光是人好奇,有些狗也对泰森好奇,路过的时候经常冲着泰森家院子叫。有些狗一直走到院子铁门那里,好像要亲自检验某个传说。一般情况下,泰森抬起眼皮看看这些狗,很快又低下了头。偶尔泰森走到铁门口,门口的狗兴奋地站起来,前腿搭在铁门上,泰森好像不知道它们何以至此,想了想又回去了。
泰森的安静有点超出了常态。这种事免不了有人会议论。可能有些人认为泰森智商有问题,我认为不是这样。我觉得泰森太孤独,有点儿抑郁。草坪上遛狗的人们。本文图片均为南音 图

草坪上遛狗的人们。本文图片均为南音 图

泰森搬进小区时,小区里刚流行养大狗。好像是一夜之间,大型犬的数量激增,经常可以看到年轻的女孩子牵着摩萨耶、金毛和拉布拉多。这些人把草坪变成了一个社交场所。
泰森很少参加这种活动。主人估计很忙,这个时间点很少在家。偶尔放泰森出来,它不是没头没脑地疯跑,就是狂热地上蹿下跳,动作很夸张,完全没有一只成年拉布拉多犬应有的准确和敏捷。
有时候泰森跑远了,主人也不去追,在原地等一会,不见泰森回来,就空着手回家去了。
不一会,泰森就迷路了。
泰森迷路的样子倒很萌。一阵疯跑之后,它突然停下来,茫然地望望周围,然后继续疯跑。
要不是血统纯正、身体强壮、皮毛光亮,别人会觉得泰森是无家可归的流浪狗。
邻居们看到泰森独自在外面,都说,泰森,你又迷路了?
泰森一言不发,继续无望地在周围寻找熟悉的参照物。最后,总有人会牵着泰森的项圈,送它回家。我也送泰森回过家。主人接过泰森,道了声谢,立刻安上手绳,然后举起绳子,揍了它一顿。
泰森年纪越来越大,别的狗来招呼它时,泰森渐渐表现出狂躁。狂躁的时候,泰森也站起来,前腿搭在铁门上,爆发出高亢有力的叫声,广场上的人——特别是带着孩子的——都吓一大跳。散步的泰森

散步的泰森

在小区里,狗和孩子对草坪的竞争由来已久,后来达成了一种不成文的默契,孩子在南边草坪,狗在北边草坪。这种脆弱的平衡因为那些养大狗的年轻人的出现被打破了。因为遍地都是狗毛和狗屎,孩子们被彻底从草坪上赶到了广场上。
孩子们纷纷出现在广场上时,也是大狗们开始在草坪上聚集的时候。有些胆大的孩子听见泰森的狂吠,就跑去安抚它。他们还没泰森高呢,就敢隔着栏杆摸泰森,想安抚泰森。有些孩子努力拨拉插销,想把泰森放出来。大人这时赶紧把孩子拉开。泰森已经不是以前那只安静的、有时傻的拉布拉多了。
有一天回到小区,我儿子马可和朋友结伴去广场玩,朋友在路上告诉我们,泰森学会了自己遛自己。这是真的。我们亲眼看到泰森走到铁门口,用头顶开了插销。泰森在广场和草坪之间跑了好几个来回,然后咬住我们的水瓶,怎么也不肯松口。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泰森不再拘谨内向。它完全变成了一只疯疯癫癫的大狗。
(作者系摄影师,现居上海)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冯婧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