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市政厅

全球抗疫观︱法国:文化和口罩下,春天最是读书日

小放

2020-03-21 22:50  来源:澎湃新闻

观各国疫情,且先自其首脑看起来。
我久居的法兰西,总统先生马克龙自3月10日携夫人看歌剧,以示病毒关系不着生活,至19日终于戴上口罩,视察了巴黎一所医院。其中恰隐至关法国疫情的密码有二:文化和口罩。
3月16日,附近超市的货架。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先说文化。
且先看总统先生3月16日的对全法国人民的讲话。总统宣布抗疫升至最高级别的第三级。全国宅居,减少出门,减少接触。总统六次讲“我们在打仗”,出门只限于买菜、买药、工作、健身、遛狗,接触需减至最低。“隔离”这一最重要之词,却没说出口。在家呆着干啥,说了一大篇话,最高建议是——读书。
法国总统可真不是文盲。他是文学迷,哲学迷,戏剧迷。他跟夫人,相识即因当年参加学校话剧团,那时的剧团老师由学校的一位法语女老师兼任,他一眼看上后,历尽坎坷终娶回家来。
二人琴瑟相和。一个台下指导,一个上台出演,竞选总统也是此模式,夫人亲自指导,如何发音吐气,如何抑扬顿挫。故16日的抗疫讲话,一如从前之好看,之悦目。且讲稿文词之张力,着实好文章。
因此,除了“读书”,余者凡涉限行之举,无不有很大的伸缩弹力。也就怪不得17日以来,法国仿佛带薪度假,该遛狗遛狗,该买菜买菜,该海边玩去还海边玩去。
总统19日视察医院,也伸缩自由地把话又说圆活了:“‘隔离’,这词太空了,易生歧义。”
再说口罩。
昨晚看电视,看见法国全科医生协会会长又出来骂政府了。
这位老人家,已发烧咳嗽三日,一脸病倦,他说:“政府说我们在打仗。打仗,是要有武器装备的,要枪,要子弹。这场战争是病毒之战,武器就是口罩、手套、护目镜、密封医护服。我们是医生啊,口罩还是没有!给我们口罩!这该死的口罩!”
在法国,至今还多是华人最有口罩戴。政府从头就一个声口说,大家不用戴口罩,染上新冠病毒的才戴口罩。也只华人不大信吧。法国人,还真信。这也不奇怪,文化不同么,东方崇养生,西方好运动强身。
可医生们怎可也无口罩?——说来话长。
上周日,法国市政选举初选。无疑,以巴黎的战略地位,各党最争。总统所属党派,其参选人偏于初选不足一月前被曝性丑闻,引咎隐退后仓促而出的新参选人,乃时任卫生部长。她的副手顶她的缺,她就这么把自己搭进去了,惨败于初选。
随后接受采访,记者引出她吐槽,说其实一月底,她已致告总理内阁,申明了新冠病毒的严重性。次日,忙又自纠,这那地开释一番。
一家药店的口罩。普通医用外科口罩:3.5欧一个,50个145欧。 FFP2口罩:8.9欧一个。
法国旧有的公共医疗灾难,如1980年代血浆污染,2003年酷暑中大批死亡,事过无一不追责。即便眼下实非追责之时,还是有三名医生,把总理和这位前卫生部长给起诉了。
而前任卫生部长的吐槽,有点像堤坝决口前的第一道缝罅。疫情日渐严峻,口罩之谎,日益扎耳、刺目。政府应对此场疫情的大意疏忽,自此真遮不住了。
而口罩之缺,政府被催逼,真相大致浮出水面。
2009年,法国医用口罩的储备尚有十亿只。之后政府紧缩医疗预算,而口罩有保质期的,此后凡过期的口罩,库存储备不再更新,持续了十一年。虽现有四个口罩生产厂在法,可前段中国疫情之紧,搞得一是生产链暂断,再者,大量口罩各种渠道去了中国。
总统19日视察一家医院时,终于戴上了口罩。然而,卫生部发言人19日晚上电视通告疫情时仍强调说,不感染的人,莫戴口罩。
且不说为维持社会不停摆而坚持工作的警察、宪兵、老人院工作人员、清洁工、运输司机,以及快递、邮局、商场和面包房里工作的人,最需要的医护人员也缺口罩,疫区医生说:“因无口罩,我们一个接一个全病倒后,再怎么办?”
一家超市收银员在没有口罩情况下的自我保护。
18日,我所在的阿尔萨斯地区的报纸社论,有一句话把我看笑了:“‘留在家里’。除了这是政府指令,没任何超常之处。又不是让你拿枪拼命或诸如此类的,仅让你能不出门就不出,仅是社会生活的暂时性打断。”
这社论作者一语道出法国人的命脉——不自由,毋宁死。

一听说得呆在家里,法国人民最先想到的是如何不委屈了自己,口罩,有些人估计至今也还没想到。因而总统先生也可说够了解自家法国人民,他讲话中“读书”一事,成为次日广播里,群众热线讨论颇热烈的话题。
且说我自己吧,一听要关在家至少两周,反正商店还开门有饭吃,在正式禁足的17日正午前几个小时,起个大早,把尚开门的苗圃转了个遍,买了一家花草回来,相陪抗疫。
在正式禁足前买回来的花。
其他人且有的看。不是说可出门么,只要理由正当。于是乎,租邻居爱犬出门遛着玩的,假装出门健身跑几步就闲逛的,真跑步的跑大半天不回家的, 10万警察宪兵不容易啊。菜场、公园、海滩、乡野里,法国颇有放春假的意味。
也多亏了总统先生文词极有张力,空间极大,不过三日就收紧了,多数海滩关了,尼斯宵禁,违规出门罚金也贵上去了。自总统讲话以来,媒体新出的流行语有这么一句——请大家有公民责任感。
这个自由惯了的国家,病不起的,一个人是一个人。在这疫情的暴力之下,可能集权才更抗压吧。因而总统号令呆在家不出门的同时,更有一大串举措,救民于水火:拿出450亿援助企业,减税、免租金、水电费延迟缴纳,保证疫情期居家员工薪水,给坚守工作的人发奖金,等等。
经济的新冠病毒和生物的新冠病毒,孰重孰轻?这个呆在家不出门的法国,反而更使我有热气灼人之感。
真的,这个国家是有滚烫的心胸的。没有口罩,当然一万个不是。总统百无一用是文人,也一万个不是。
可疫情初萌时,鉴于中国的经验,法国的老人院第一位就保护起来,调整、减低老人们和外界的接触。其次是无家可归的流浪汉,自禁足后,反正宾馆也没客人了,正好征用以安置他们。
从广播也听来一事,一个流浪汉去一处很不近的福利食堂吃饭,路上自然被警察撞上了,他违规该受罚款的,可罚他款成吗?电台主持和打热线的警察一致意见:每个人都是一个个体,要一个人一个人处理,不可一刀切的。
最后再说说我这个个体吧。春节前回国过年,赶在腊月二十七(1月21日)去邮局往法国寄一箱书。用最省钱也最慢的水陆路。一般来说三月可到。邮局工作人员尽职,专门提醒我,说春节假日迫睫,恐难适时入舱出港,可得作四五个月才收书的打算。
那个时刻,新冠病毒在我的家乡山东刚有提及,那时谁料想它扩张如此迅速。等法国疫情日益加重后,我早把这箱书忘了。可喜在总统禁足令发布的前一日,这箱书,提前一个多月,忽然天降我家。
我从家乡寄来的书。
倒不是非把这箱书拿出来说事,以迎合题目,我想说的是:都说我们人类快,病毒比我们更快。你看吧,病毒催促地,我们人类也更加速了,以如此之快,抗病毒的疫苗,会指日可出吧。
(作者系自由职业者,现居法国科尔玛)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冯婧
图片编辑:蒋立冬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