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人物

无人知晓的逝去

澎湃新闻记者 张小莲 朱莹 实习生 陈媛媛 张颖钰 刘昱秀

2020-03-17 17:34  来源:澎湃新闻

破门进屋后,邓春花看到屋子里一片狼藉,许久未见的侄女邓小丽在床上睡着了。
但没有看到孩子。
邓春花问邓小丽,孩子丢哪儿了,她半天不说话。派出所民警问她,她说在凳子和沙发那里。邓春花过去一看,孩子被“塕”(注:wěng 方言,意为埋)在被子里,只露出几根头发。把被子掀开,看到孩子的手和脸全是黑的,她差点晕过去。
这孩子岂不是死了很多天?这是邓春花的第一反应。
发现孩子后,警察把邓春花拦在一边,让她去给穿着睡衣的邓小丽换衣服和鞋。邓小丽始终不做声,看起来有气无力,“好像饿得没精神一样”,两个人扶着她下楼。
邓春花也跟着下去了,她说她当时蒙了,只看到房间里有几瓶黄颜色的饮料,没有留意到屋里有没有食物。
当天下午五点半,湖北省孝感市高新区管委会在微博上发布一则通报:3月14日12:40许,孝感市高新区理丝社区某楼栋发现一幼儿死亡。据初步了解,该幼儿一岁半左右,由其母邓某某(29岁)独自抚养。社区干部上门排查发现并报案,公安机关已对现场开展勘查,并将其母邓某某带走调查。
3月14日下午的理丝社区,视频截图
失联的母亲
邓春花告诉澎湃新闻,邓小丽的父亲早年在东北打工,出事故身亡,剩下邓小丽姐妹二人,妹妹有点智力缺陷。
邓父的死亡赔偿金有六七十万,两边的亲戚都有人盯着这笔钱。邓小丽的舅舅给她在理丝社区买了房子,加上装修花了二三十万,给她找事做,还打算每个月给她500元生活费,让她照顾妹妹的生活。
邓春花说,邓小丽不听话,隔三差五跟她舅舅要钱,被她要烦了,不给钱了,她就跑到舅舅家里以刀威胁,拿到了几万块生活费。
过没多久,邓小丽把钱花光了,想把妹妹交给姑姑邓春花,远走他乡。邓春花想把她留下来,就让她把妹妹带到自己家,住了一个多月。最终邓小丽还是一个人走了。
“走了之后一直不跟我们联系,出门就换了号码,把我们当仇人一样。她跟大伯、舅爷舅妈、一些老家的人都闹翻了,跟我们也闹翻了。”邓春花说,她临走前那段时间精神状态不太好,是偷偷走的。
“她没生孩子之前给我打过电话,说姑姑,我如果找个年纪大的可不可以,我说只要他对你好,在外头放勤快些、积极些,对他父母孝顺。我就安慰她、劝她,教她怎么做人,她还听得进去。”
过了段时间,邓小丽又给邓春花打了个电话,说要把妹妹要回来。因为妹妹之前一直住在邓春花家,邓春花托人介绍,找了个人家把妹妹嫁出去了。
“我说你的妹妹安顿得蛮好,你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就行,不(用)管你妹妹。她说我回来要我的妹妹,不给我,我就到派出所报警,我去告你,你没有权力干涉我妹妹的婚姻,把她嫁了。当时我气不过,说你把她丢家里不管,一分钱都没丢在家,现在回来要妹妹。她说我怎么不管了。”
邓春花一气之下,把电话挂了,之后又给邓小丽外婆打电话告知此事,外婆叫她留意,哪里有好亲事,就把邓小丽嫁了。
此后,邓春花一直没再和她联系,直到去年她一人带着孩子回来。当时邓小丽妹妹和妹夫带孩子到孝感看病住院,回理丝社区的房子一看,才知道她已经回来了。
问邓小丽嫁到哪里了,她不说,问她老公是谁,也不说,什么都不说,后来就没人问她了。亲戚们至今不知道孩子父亲是谁。
邓春花说,邓小丽外婆和舅舅住的地方离邓小丽家不远,走路大概一二十分钟。七八十岁的外婆瞒着舅舅舅妈去看过她几次,给她送东西,给她钱,买炖品给她吃。外婆感觉她精神比之前更差了,问她什么都不说话。
外婆为此感到发愁,跟邓春花说,如果邓小丽有精神病,就带她去治一下。外婆有意把小孩子送给一对没有生育的夫妻,邓春花说,如果把邓小丽工作做通了,说服她同意把孩子送走,人家就会给她几万块钱。
外婆去看邓小丽时,也许提了把孩子送走的事情,她就不准外婆抱小孩,碰一下都不行。之后两次去看她,她都把门反锁了,不开门。外婆给邓春花打电话,让她过来。邓春花说:“你来她不开门,我来她更加不会开。”
后来,外婆没有再去看过邓小丽。
“她外婆叫我管,我说我管不了,她任何人的话都不听,她把任何人都得罪了,跟任何人不联系。”邓春花说,因为她不接电话,手机也关机了,疫情期间,亲属跟她没有联系,不清楚她的生活状况。
夭折之谜
3月14日,孩子的遗体被发现后,各种消息和流言传播开来。有人说,邓小丽精神有问题,孩子是饿死的。还有人质疑社区的失职。
多位居民向澎湃新闻介绍,理丝社区是孝感最早的老小区之一,位于闹市,四周都是孝感的主干道;社区很大,有三四十栋楼,基本都是六层以下的老楼房,居住人口比较复杂,有很多流动人员;因开发商破产,社区一直没有物业,几年前政府主导成立了居委会;疫情期间,由居委会、下沉干部、社区志愿者共同管理。
“要不是这次疫情,我都不知道我们还有居委会。我们长期没有物业,更没有业主群,因为这次疫情,才有了业主群、代购群。”一位女孩告诉澎湃新闻,她妈妈是社区志愿者,疫情期间也被安排了值班。
“整个小区的人都知道,别人的孩子吃奶粉长大,她的孩子是喝营养快线长大的。”另一位居民汤梅告诉澎湃新闻,邓小丽平时肚子饿了,就拄个棍子在外面要吃的,有时候别人还打她。她把小孩带出来时,有人给她小孩吃东西,她不接受,还要骂对方。
在居民提供的业主群聊截图中,有人说邓小丽的性格很怪,人家逗她娃,说一句“你宝宝好可爱”,她就骂人家;有人说跟邓小丽打过交道,想把孙子的衣服送给她,没想到她抓住自己不放。还有人说总看见邓小丽推着孩子,孩子坐立不起来,身体似乎不太好。
邓春花不知道孩子是否有病,只是听外婆说,孩子机灵,但是营养没跟上。妹妹妹夫去看她们的时候,都说孩子很瘦。
“那个小孩平时看着瘦得皮包骨头,秧鸡娃似的,看着营养不良,所以别人都说是饿死的。她妈妈也是皮包骨头,一看就是没吃到饭,看着就蛮塞良心(堵心)的。”一位在小区住了近20年的王英告诉澎湃新闻,进她屋里看了的人,都说她家厨房没开火,没做饭的样子。
当时邓小丽说要把妹妹接回来的时候,邓春花劝她不要回来,“你孝感的房子又漏(水),又没天然气,电也没有。你回来还要装修,麻烦,你就在那儿好好过日子就行了。”
3月14日傍晚,澎湃新闻记者致电仍在派出所配合调查的邓春花,问她当天在邓小丽家里有没有看到奶粉,她回答“没有”,随后又说“可能社区送了奶粉,但我不知道”。
她认为有奶粉也没用,邓小丽都不烧热水。她听外婆说,之前去看她时,得知她给孩子喝冷水,外婆就去外面弄了一小杯热水,孩子一口气喝完了。“她会做饭,但她不做,只吃零食。”
邓春花听社区工作者说,社区给她送菜送米送油,她曾叫他们不要再送米送油,就送一些吃的喝的,比如饼干之类的能直接吃的东西;给她送东西的时候,她也不开门,她说“你们走了我就(出来)拿”,所以他们把东西放在门外就走了,也没有听到孩子哭的声音。
一名社区志愿者在业主群里称,他当志愿者三十多天,敲邓小丽家门至少5次,她从来不开门。“一个大人或小孩,哪怕是喝稀饭,也不会饿死。”
关于社区排查和送物资的情况,澎湃新闻采访发现,居民们的说法不太一致。
一名自称是理丝社区居民的网友黄梅认为,疫情期间社区工作还是做得比较到位的。他所在单元楼每家每户都有人上门排查,敲门无人回应,会问隔壁邻居。因楼下有确诊病例,单元封锁了十七八天,前几天才解封,社区给单元每家都送了爱心菜,他家收到四次,有胡萝卜、菠菜、香菜、大蒜等,都是他一个人下楼去领。
2月16日,理丝社区工作人员分批通知业主前来领35元套餐菜,里面有茄子、萝卜、大白菜、包菜、莴笋等。
另一名在1月底确诊新冠肺炎的居民则称,他从患病至今一直在家隔离,基本没有出过门。社区的人只在2月中旬来过一次,在门口询问登记信息,家里几个人,填一下身份证,还发了一个二维码让他们加群。要买菜的话,在微信群里发个消息,就会有人送到楼下,价格比平时稍高一些,买少了不送。
还有其他居民介绍,疫情之初没蔬菜吃,在外卖平台上点了300块钱的蔬菜。2月中旬,社区志愿者开始送菜到小区,送菜一般都在群里订购、收钱。有时会免费给老人送菜,但普通家庭没有这样的保障。
王英收到过一次社区送来的两包奶粉。她的八旬母亲也住在理丝社区,社区经常给她母亲送免费物资,比如一袋子蒸好的花卷、2次米和油、偶尔会有蔬菜。收到物资时,还要签名,证明他们确实送到了。
2月21日,理丝社区给低保户发放物资,每户发放50斤大米。
“不能说社区不管,小孩饿死了,主要是妈妈不做饭。”王英说,邓小丽虽然有点精神异常,不会照顾娃,但还是知道给娃喂吃的。
一位居民在群里称多次见过这对母子,尤其在晚上。他在小区烧烤摊吃烧烤时,曾看见她给孩子喂炒粉吃,孩子看起来无精打采。他住在邓小丽隔壁楼,以前经常听见孩子半夜哭。
“这次可能关的时间太长了。”王英说,之前社区管得严,不让出门,出门被社区的人看到,会被劝回。“这两天才开始松一些,她就跑出去了,到处敲人家窗户,跟别人要吃的,别人跟去她家,闻到有臭味,才晓得她孩子饿死了。”
3月15日中午,孝感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发布通报称:经调查,目前未发现邓某某有精神病病史记录。经现场勘查,邓某某家中有大米、奶粉、蔬菜、水果等生活物资,水、电、气完好可用,基本生活设施齐全。公安机关已对邓某某涉嫌犯罪立案侦查。
一位湖北的热心市民告诉澎湃新闻,当天下午,她以捐助名义给负责本案的城东派出所打电话询问情况,接线人员称,邓小丽确实有精神异常,否则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现在死亡原因还在核查当中,尚未确认。她父母双亡,妹妹远嫁到外地了,目前除了姑妈,其他亲属都还没有联系上。
事发前夜
3月14日,理丝社区居委会在业主群里发布通报称,前一天,辖区派出所民警和社区干部在物资配送工作中,发现邓小丽家门口有异味,于是马上报办事处,并联系派出所。同时因邓小丽精神状态不稳定,情绪激动,工作人员担心其采取跳楼等过激行为,并未强行开门。
理丝社区居民群截图
而受访居民提供了事发当天的另一些信息。
汤梅告诉记者,13日晚上,在小区内一家幼儿园旁边的蛋糕店,邓小丽跟店主要吃的,店主给了她一块蛋糕,她吃了还要吃,就跟店主杠起来了。之后有人打110,别人把她送回家。她家在长征路一家五金店的楼上5楼。送上去之后,邓小丽一开门进去,马上把门关了。小孩的遗体发臭,可能别人闻到了。
有人说是因为邓小丽去抢吃的,和店主打起来了。也有人说是社区工作人员赶过来把她按在地上打了一顿,这个信息是听当时在场的蛋糕店老板说的。
澎湃新闻记者第一次致电这家蛋糕店,对方称人在老家隔离,不清楚情况。第二次致电,则无人接听,发短信询问上述细节,亦未得到回复。
3月14日、15日,澎湃新闻多次拨打社区居委会书记杨享英的手机号,并发短信想要核实上述信息,未获回复。
邓春花告诉澎湃新闻,14日晚上12点,社区的人给她打电话,说了当晚的情况,“(晚上)12点出去的时候,(社区的人)叫她回去,她也不出去,人家把她拉一下,她把人家一绊一摔(方言:拉拉扯扯),要打人家的样子。人家就打电话给我说,说她像有问题一样。”
派出所、社区让住在云梦县的邓春花过来说服邓小丽开门,她一口答应了。第二天办好通行证,下午一点多钟到孝感来了。她去敲门、喊门,都没人回应,最后民警只好用撬锁工具强行破门。“当时怕她跳楼,她房子前面、后面都有人。”
到了派出所,邓小丽也不跟人交流。有个咨询专家跟她沟通,让她把心里话说出来。邓春花哄她说,这些都是好人,你不要怕,说出来,(大家)都帮你。她还是不说。邓春花问她孩子是怎么回事,她说她要回去睡觉。到了天黑的时候,她才开始说一点话。
那个下午,她曾说要吃蛋糕,邓春花弄来蛋糕,她又不吃。邓让她说话,她说想喝营养快线和可乐,派出所的民警又到外面去买。邓春花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喝这些饮料,这个29岁的侄女当时只说了一句:“喝点营养快线和可乐,我心里会好一点。”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文中邓春花、邓小丽、王英、汤梅为化名。陈紫嘉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黄芳
校对:施鋆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