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异次元

偶像与粉丝的羁绊:互相监督和扶持才能让彼此变得更好

收银员小秋

2020-03-25 16:59  来源:澎湃新闻

在介绍新番《神推偶像登上武道馆我就死而无憾》(推しが武道館いってくれたら死ぬ,以下简称“神推”)之前,请允许我先讲一个自己经历的故事。作为一个从来没有狂热地喜欢过某个明星的人,我对于偶像和粉丝的关系说实话是多少抱着些冷漠甚至是反感的。但在去年的某一天,我偶然路过东京巨蛋附近时正好遇到来参加日本杰尼斯公司旗下组合岚演唱会的观众们。其中有一位粉丝可能是因为疾病的原因瘫躺在医用的推床上,只有靠着介护人员的帮助才能移动。而在她的床和随身行李上都挂着偶像的周边商品。在那一刻我好像突然明白了偶像和粉丝之间可以被称作“羁绊”的东西。
《神推偶像登上武道馆我就死而无憾》海报
虽然都是追星,但“神推”的故事所聚焦的是和站在“云端之上”的国民偶像完全不同的地下偶像。主角绘里飘(菲鲁兹·蓝 配音)因为偶然观看了一次冈山县当地的7人组合ChamJam的路演而瞬间入坑。她所推(粉圈用语,意味“支持”)的成员则是在最初向她温柔招手的舞菜(立花日菜 配音)。因为内向的性格,舞菜总是在团内的人气垫底。作为可能是唯一“舞粉”的飘姐也因此把自己的所有都投入到了对舞菜的应援之上。为了省钱,飘姐永远穿着高中时候的体操服。而为了可以随时安排时间参加组合的演出,她甚至没有找一份固定的工作而是在不同兼职间辗转。当然她所赚到的钱在满足了自己的基本温饱后都“上贡”给了舞菜。
《神推偶像登上武道馆我就死而无憾》剧照
虽然故事对于单个粉丝的刻画不免存在夸张的成分,但“神推”对于日系追星群体总体上的描绘可以说是十分真实的。在番中我们可以看到形态各异的“粉丝图鉴”。有像飘姐这样长情的单推,也有在几个成员间流连的转推;有把偶像看成是自己孩子的爸爸妈妈粉,也有真情实感想和她们在一起的男友女友粉。除此之外,剧中所展现的来自运营的各色敛财手法也能让在屏幕前纠结“初回盘”“限定盘”或“随机照片”“期间握手券”的粉丝们再次气得咬牙切齿。而诸如“她只要活着就是给粉丝最大的福利”或者“每一次的见面都可能会是最后一次”等具有现实主义色彩的追星金句又能让只要稍微了解一点粉圈的观众们会心一笑。
《神推偶像登上武道馆我就死而无憾》剧照
另一方面,“神推”很有意思的一点在于它还向我们展现了平时除了在舞台上的“营业”之外我们所不能看到的偶像自身的“内面”。ChamJam的7名成员也像粉丝一样有着各自的性格和故事:无论是不动C位的团队支柱玲央,永远不懂得读空气的优佳,还是对于自己人设迷茫的文等等。每一个人都因为不同的原因,克服了不同的困难才站到了粉丝的面前,而她们之间相互的扶持也几乎承包了每一集故事的泪点。
如前所述,没有出名的日本地下偶像其实和我们所认知的偶像巨星之间存在着十分巨大的差别。在番中,ChamJam每场演出的上座率是成员们一直担心的问题。而许多成员还要在主业之外去类似女仆咖啡店之类的地方兼职打零工才能养活自己。在现实中,来自公司的压榨还有其他团体的不良竞争等问题也不时会出现在新闻媒体的报道之中。
《神推偶像登上武道馆我就死而无憾》剧照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地下偶像的这种“未完成形态”却也保留了“偶像”这个职业最原初的精神。不管是在握手会上到位的“神对应”,还是私生活中拒绝一切可能让粉丝失望的绯闻,“神推”中的地下偶像们为了可能一百人不到的粉丝始终以最严格的要求来规范自己的行为。这可能会让在现实中成熟娱乐工业体系下诞生但满是“骚操作”的偶像们感到羞愧(可参见:《偶像就算谈恋爱,也别让粉丝闻到恋爱的酸臭味》)。
与之相对的,“神推”中地下偶像的粉丝群体们也让我们看到了粉丝最为纯粹的那一面:为了能够见到偶像而努力工作,保持适当的距离而不打扰偶像的私生活。这些看似最基本的守则却是追星可以带来欢乐的大前提。在我们这个已经被“祛魅”的现代社会,可能很少有人际关系会达到粉丝和偶像之间的狂热程度。但这种关系失控的结果我们最近在现实中也见的不少了。由此,“神推”的故事也给粉丝们提供了一个反思的窗口——没有健全和理性的人格来平衡追星的热情,最后只能伤害到自己和喜欢的偶像。相反的,双方互相的监督和扶持才能让彼此一起登上像“武道馆”那样人生的巅峰。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张喆
校对:张艳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