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人物

@武汉·接龙⑨|愿这座城市永远如珠宝般璀璨

段心玫/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

2020-03-08 12:26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
新冠肺炎疫情下,每个人的悲欢离合,无奈与抗争,都是一份独特的命运体验。
《@武汉——抗疫故事接龙》是澎湃新闻与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联合推出的特别策划,以新闻人物报道接龙的方式,记录正在武汉与疫情搏斗的人们,呈现出相互联系的他们在疫情之中的经历、心情与感悟,以及面对生命考验的自我重建。

一簇珞樱压弯枝头,粉紫色弧面宝石连缀成片,添一抹青绿作樱顶琉璃瓦,铺一些珍珠在远处,朦胧温柔,流光溢彩——《武大樱花》,慧子笔下“这里是武汉”系列首饰之一,这是她心中的烂漫樱花季,也是武大教师靳珏(化名)一家每年都能看到的盛景。
《武大樱花》  本文图片均为受访者提供(新浪微博@荒农Phoebe)
2月底,正值今年早樱开放,慧子在微博发布作品后,网友纷纷赞叹可以“隔空赏樱”。
慧子
刚出锅的面窝金灿灿,热干面连成优美弧线,银白色的开水裹挟着油花,葱花和酸豆角变成翠绿的宝石——这是《过早》,武汉人最爱的早市小吃被慧子设计成项链,热气腾腾的“过早”小店变成了脖子上的艺术,评论区“口水流一地”,她画出了武汉久违的烟火气。
《过早》
因新冠肺炎疫情宅家40余天的首饰工作者慧子,是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珠宝学院GIC设计教师,从2月1日至今,“这里是武汉”系列已有13幅项链手绘作品出图,武大樱花、黄鹤楼、长江大桥、古琴台、东湖绿道、武汉水杉、过早……从名胜古迹、自然风光到特色小吃,武汉的一切都是慧子的创作源泉,她用自己的方式描绘武汉之美——特殊时期也不会被遗忘的那些美。
《古琴台》
2011年来武汉读书,2018年硕士毕业,2019年结婚,慧子在武汉度过了人生最重要的八年,“封城”前夕,原本打算回江苏老家过年的慧子决定留下来。担忧疫情的同时,慧子也曾为网络上不少地域歧视的发言伤心,几次争辩后深感无力,她便干脆用画笔和珠宝来向外人展示她心中的武汉。
“疫情期间,每个人都有自己表达感受的方式。”对慧子来说,用艺术记录武汉的美好,既能传递温暖和力量,也在满足自己积蓄已久的创作欲望。那条展示系列作品的微博已被转发上万人次,许多大V带头转发,无数网友都在为慧子的奇思妙笔赞叹。
“希望武汉永远和珠宝一样璀璨。”这是慧子写在微博里的心愿。
以下是慧子的口述:
“我愿意留下来和武汉共渡难关”

我本科、硕士都在地质大学(武汉)学习珠宝设计,我先生是华中科技大学生命科学专业,他比我大两届,我们2013年认识,去年结婚,这么多年一直在一起。我在武汉学习、工作、恋爱、结婚,度过了人生很多重要的阶段,算是“半个武汉人”吧。
这是我第一次认真审视自己和这座城市的关系,没有想到我对武汉有这么深的感情,以前经常跟我先生抱怨说好想回扬州,但当武汉真的遇到灾难了,我还是愿意留下来和它共渡难关,当听到有人说武汉不好,我还是真的想去争论和捍卫,我觉得我已经慢慢地属于武汉了。
这是我和先生结婚后的第一个春节,按照我们老家的习俗,大年初二要到娘家吃饭,所以我们很早就决定回扬州过年。我们得到“封城”后,行李也都收拾好了,早晨起来还在商量要不要在10:00封锁前“逃离”武汉,但坐在床上想了想,我们在武汉生活了那么久,也有和外界接触,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在(病毒)潜伏期,这时候回去对自己和家人都不好,又想到我前些天还去过江汉路吃饭,有些后怕,还是在家隔离吧,不回去了。
我创作这个系列的契机,其实是一次微博“骂战”,那时候“封城”了,有的网民甚至对武汉人表示反感,我看到很多言辞激烈的话,我又伤心又生气,就和他们有了一些争执,后来变成无休止的争吵,我开始觉得这种“骂战”毫无意义。语言无力,那就画出来吧,也能转移我自己的注意力,我要以武汉本身为主题,向大家展示一个真实又美好的武汉。
“画出能唤起每个武汉人共鸣的作品”
当我想要画这个系列的时候,我发现武汉的每一处角落、每一种文化都鲜活生动了起来,我自己在武汉的各种记忆也都涌进脑海,我想画出有情感、有故事、能唤起每个武汉人共鸣的作品。
最初画的是《长江大桥》《黄鹤楼》这样以地标性建筑为元素的首饰,但我毕竟没有去过多少景点,很多画面都是通过资料和别人的描述去想象,感觉落笔很慢,太过宏大的题材也缺少一些打动人心的东西,所以我一度陷入瓶颈。
依次为《黄鹤楼》《湖北省博物馆》《长江与汉江》《武汉长江大桥》
后来我开始翻手机里的老照片和微博,回忆我曾去过哪些地方,武汉的哪里给我留下了美好的记忆。我想起还在和先生谈恋爱的时候,有年秋天我们去东湖落雁岛玩,他带我去看成片的水杉,跟我讲什么是气生根,哪里是湿地,那天的水杉有很浪漫的颜色,有倒影和飞鸟,真的特别好看,我一想到那个时候就很开心,所以很快地把这种景致描绘了出来,也融入了我自己的情感。《武汉水杉》,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幅作品。
《武汉水杉》
构思作品的时长不一,有时候一两个小时就能想出雏形,有时候思考了一两天也无法落笔,前期工作比较繁琐,比如我想画武汉小吃,发现烧卖和豆皮很有特色,就要搜集图片、视频、媒体采访,了解它们的制作过程和独特性。豆皮的传统做法要用蚌壳摊皮,我看到一个豆皮老摊主的采访,他说他小时候会去江滩捡蚌壳回去练手艺,我觉得这个很有意思,能够充实我的作品,所以“蚌壳”就成了我使用的关键元素。
《重油烧梅和三鲜豆皮》
接下来就要把这些元素首饰化,可以把它们几何化、图形化,也可以让它们情境化,还可以从色彩入手,寻找有视觉冲击力的配色,总之我会确定一个方向。比如《武大樱花》,我从大学起就喜欢去武大玩,之后住在凌波门一带,东湖、武大就是我们经常闲逛散心的地方。我并没有在樱花季去过武大,所以这幅作品的构思主要依靠各种摄影图片和文字资料,我发现樱花掩映着樱顶、远近层次分明是很多摄影师都会尝试的构图,我就着重把握“远近交映”“色彩朦胧”这些特点去画,当它的大致造型呈现出来,我再去思考要用什么宝石、什么金属或哪种工艺。我习惯先在纸上画草图,再在iPad上正式作画,真正画起来其实只需要四五个小时。
设计这个系列需要蛮多的文化储备,要查阅繁杂的资料,但我还是快乐和充实的,这些过程都在加深我对武汉的了解,看到有的网友因为它们而喜欢武汉,我心里也很高兴。
“我们都是洪流里的普通人”
整个创作过程曲折不易,我遇到过瓶颈和难点,也常常需要在受众和自我之间找到平衡,是这些画让我宅在家的日子变充实了,慢慢地我也确定了自己未来的方向,我想开个工作室,带一些学生,画点自己喜欢的东西,过平静而普通的生活。的确,疫情里的这次创作带给我很多新的思考,我对自己、职业和生活都有了新的认知。
这个系列火了,也有一些公司和机构找过我,想购买版权或把它们做成真正的首饰,但我目前可能真的没有精力去做这些,比起商业变现,我更喜欢自由创作的过程,让自己开心就好。不过也有平台想要用我设计的图案做文创产品,像书签、胸针、冰箱贴这种小东西,我觉得这个还是可行的,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很期待。
从“封城”到现在我没有出过门,和一些武汉家庭比,我们是幸运的,家里物资还算充足,买菜也不成问题。现在我和先生都线上办公了,我每天除了备课、做课件,还有大把的时间画画,无聊时撸猫、看剧,和疫情洪流里的每个普通人没有区别。有时候也会为自己无法做更多有意义的事而情绪低落,感觉除了保护好自己和家人,似乎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尽我所能让我们的家庭更加健康、安全吧。
1月28号那天我过生日,根本买不到蛋糕,没想到先生给我做了个鸡蛋饼当蛋糕,插了去年过生日没有丢的蜡烛,那是我吃过最丑也最可爱的“生日蛋糕”,那天我许的愿望跟小时候一样,希望世界和平,人人安居乐业。
有时候傍晚站在阳台,看着东湖和省博物馆,感觉现在的武汉跟以前一样好看,只是安静了一些。我还会继续把武汉画下去,把我眼里的美留下来,不论它们会不会变成真正的项链,我都想把这份礼物送给我爱的武汉。
(指导老师: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教师 周婷婷;澎湃新闻记者 张小莲 崔烜)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崔烜
图片编辑:施佳慧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