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异次元

《异度侵入》:加上科幻佐料的硬核推理番

洪三宇

2020-02-26 16:46  来源:澎湃新闻

相比稍嫌平淡的冬季档日剧,2020年初的日本动漫,倒是颇有些“神作”频出的感觉。在B站首播的13集动画片《异度侵入》(ID:INVADED),目前豆瓣评分9.3,还引来了热心观众纷纷加入讨论,猜测着未来的剧情发展。
难得一见的原创
《异度侵入》的不同寻常之处,首先在于这是一部近年来罕见的“原创电视动画”。在过去,日本的“原创”动画并不少见。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引进中国的热门动画片,诸如《花仙子》、《咪咪流浪记》乃至长达296集的《聪明的一休》都属原创电视动画。但近年来,动画节目的性价比、收视率较低,制作费用较高的现实,导致富士电视台、日本电视台、TBS电视台、朝日电视台都取消了周一至周五黄金档(18点档和19点档)的动画节目播出。也让日本各家电视台更加青睐自带“粉丝”的漫画改编作品,高风险的“原创电视动画”逐渐变得乏人问津。
《异度侵入》

在这种背景下,《异度侵入》的横空出世就颇有些难能可贵的味道了(虽然仍旧只能在每周日深夜于东京都会电视台播出)。这部作品从2015年开始策划,一直到如今搬上屏幕,耗时五年。从这个显得有些漫长的时间上看,制作方大约也是打算破釜沉舟——一旦播出后的收视率不如人意,后果自然可想而知……
因此而显得剑走偏锋的《异度侵入》有着一个更加剑走偏锋的编剧,舞城王太郎。这老兄是位学历以及职业都不公开的神秘作家,甚至成为史上首位拒绝现身“三岛由纪夫奖”授奖仪式的获奖者。虽然显得有些不知礼数,但从《异度侵入》所展现出的出色想象力来看,这位推理作家的确拥有“倨傲”的资本。
《异度侵入》是一部“推理向”的动画,与同类作品不同的是,其中又带上了“科幻”的味道。剧名里的“异度(ID)”,在日语里读作“いど”,跟“井”和“异土”谐音。在这部动画片里,这个古怪的名词是一个核心设定。近未来人类的科技已经进步到了如此地步,以至于破案可以不再单纯依赖现场留下的线索。警方中的一个神秘机构“仓(藏)”只需要将犯罪嫌疑人萌生杀机时在空气中形成的“思想粒子”通过一种名叫“稚产灵”的终端收集之后,投入“异度(井/异土)”之后就可以构造出一个嫌犯的“潜意识世界”。
探测杀意的“稚产灵”

这实际上是一个与现实世界脱节的虚拟世界。不同人留下的“思想粒子”所形成的“异度”也不一样。它可以是支离破碎的碎片,也可以是熊熊燃烧的房屋,或者是一片一望无垠的沙漠。以意识进入“异度”的操作员有着不同于现实世界的身份,也就是与“破案”这个使命相符的“名侦探”,其视觉会连接到外界进行记录和分析。他在现实中的记忆同样也被抹去,而只知道自己的名字 ,与在“异度”中的使命——揭开一个名为“佳爱琉”的NPC女子的非正常死亡之谜。就在“名侦探”在“异度”里破案的同时,现实世纪中“仓”的成员也会利用嫌犯个人潜意识在“异度”中的投射,从中分析出与犯罪相关的各种信息——从嫌犯去过的地方到亲友的形象无所不有——在其内心世界推演他的杀人动机和犯罪手法,最终将其绳之以法。从这个角度上说,将剧名理解为“侵入潜意识”,恐怕更贴切一些。
分析“异度”的情报

科幻的影子
这样的设定,说离奇,倒也不算过于离奇——至少,在过往的经典科幻影视作品里,观众还是能够找到《异度侵入》的影子。
首先,是日本的经典动画《攻壳机动队》与美国的经典电影《黑客帝国》。这两部作品的主旨在于当人工智能高度发展并且有了自我感知,意识到了自我存在的时候,人和机器的区别在哪里。但其中都存在着一个与“现实世界”并行的“虚拟世界”这一点,与《异度侵入》仿佛异曲同工。
最明显的一个共同点是,在《黑客帝国》中,现实人类需要“脑后插管”进入虚拟的“矩阵世界”,而《异度侵入》中的操作员也同样需要坐上特制的机器操作椅,其意识才会被投入到“异度”之中而成为“名侦探”。另一个很有趣的共同点在于,《黑客帝国》中的人类在“矩阵世界”中会遇到如同真实世界中一样的危险,当他的意识在“虚拟世界”中丧命时,他的现实生命同样难保。而在《异度侵入》中,尽管在绝大多数情况中,“仓”的工作人员会在“名侦探”于“异度”中因为各种原因丧命后将其意识“抽出”而回到现实世界(随后又可以再次“投入”,如同工具人一样)。但也存在个别情况,一旦“抽出”失败,操作员的意识就会被永远困在“异度”的虚拟世界而无法回到现实中来,这其实与死亡无异。
操作员被投入不同的“异度(井)”中

在动画片中,这一“个别情况”出现在操作员本堂町小春身上。当她被“投入”“异度”后,成为了“名侦探”圣井户御代。在搜寻的过程中,她竟然在“异度”中发现了一台“机器操作椅”,并因此进入了“异度(井)”中的另一个“异度(井)”!
圣井户御代进入了“井中井”

这样令人看起来有点令人炫目的“嵌套”创意,对于观众来讲当然也是似曾相识的,这就是著名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的经典之作《盗梦空间》。影片用中分层的梦境代指分层的意识,导演则巧妙地运用了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理论,使得其界限可以通过一定方式逐层穿越,制造出了“梦中梦”甚至“多人梦境”等奇景。而在《异度侵入》中,同样出现了“井中井”乃至“多人之井”。为了拯救身陷“异度”中的本堂町小春(“名侦探”圣井户御代),“仓”毅然在另一个“异度”中投入了两名“名侦探”——酒井户和穴井户,希望他们能够在“异度”有所发现。与《盗梦空间》类似,《异度侵入》的空间结构,也可以在整体上划分为两部分——意识的内与外。“异度”与现实交织向前,却又彼此独立,操作员“投入”又“抽出”,宛如梦了又醒。
投入两位“名侦探”

环环相扣的悬念
实际上,抛开这些“科幻”成分之外,《异度侵入》其实是一部很纯粹的侦探推理动画——推进情节的主线就是破案。
就像日本的当代文豪十之八九都写过推理小说一样,很多日本动漫创作者以及他们的作品当中都或多或少地涉及到了侦探推理类型。侦探动漫早已成为占据日本主流动漫市场的重要类型——《名侦探柯南》当然就是其中的代表。
《名侦探柯南》名义上的故事主线,虽然是高中生侦探工藤新一被“黑暗组织”灌下药物导致身体缩小后,试图调查该组织。但在实际的动画进展中,柯南“顺便”破获其他各种案件的故事反而成了实际的核心。相比这一做法,《异度侵入》的主线倒是显得清楚的多。
在动画里,相继出现了多个彼此看起来并没有什么联系的重大刑事案件。最先出现的是连环杀手案,因其犯罪的特征是给受害者的头部开洞,故被称为“开洞”。接下来,是一个热衷以制造爆炸事件无差别杀害路人的“花火师”,随后又是绑架受害者,还使用“网上直播”让全世界目睹被害人惨况的“掘墓者”,以及会逼迫被害人与自己对战并将对方殴打致死的“单挑”。
花火师制造的都市爆炸

每一个案件看上去都令人胆战心惊,好在警方利用“仓”从“异度”获得的线索一一将其破获。但破案并不是终结,又是有一个谜团的开始。在由这些凶犯萌发杀意时的“思想粒子”所构成的“异度”中,经常会出现一个身着古老西式礼服的男子形象,他在“异度”中被称为约翰·沃克,也被怀疑是“连续杀人犯制造者”。揭开约翰·沃克的正式身份(“异度”与现实中的人名必然不同)并将其绳之以法,就因此成为“仓”与“异度”的终极目标。
神秘的约翰·沃克

这可以说是《异度侵入》故事的一条明线。但在此之外,编剧又埋下了若干伏笔。其一,是每每出现在各种“异度”中的NPC人物“佳爱琉”的死因究竟为何?“佳爱琉”在日语中读作“カエル(Kaeru)”,恰好与“蛙”同音,她在“异度”中的出现或许是取“井底之蛙”的意思。然而,就像“异度”一样,“カエル”还有另一个意思,“帰る(归来,回家)”。这似乎也可以理解为,编剧想让观众明白,揭开“佳爱琉”死因的谜团,也就揭开了整个故事的疑云。
每个“异度”里都会出现的“佳爱琉”

与此同时,按照动画情节的设定,“异度”的操作人员,也就是“名侦探”,必须满足两个条件。其一,是智商超群。这当然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毕竟“名侦探”在“异度”中,需要做出各种正确的推理。其二就显得比较奇怪,是必须犯有命案(无论合法与否)。于是乎,在《异度侵入》中有资格成为“名侦探”的不过三人:本堂町小春(圣井户御代),鸣瓢秋人(酒井户)和富久田保津(穴井户)。
在这三人之中,除了本堂町小春是在作为警察办案过程中杀死了反抗的凶犯数田遥之外,其余两人,居然都是不折不扣的杀人凶犯!富久田保津就是“开洞”案件的主犯,而鸣瓢秋人原本也是一名刑警,在女儿惨遭“单挑”杀害,妻子因此自尽之后,自身也沦为一名利用他人精神弱点逼其自杀的罪犯。结果就出现了一个奇特的场面:现实中的杀人犯在警方押解下坐上了机械操作椅,被投入“异度”而成为“名侦探”,为破获另一起现实中的案件服务。这一“必须犯有命案”才能进入“异度”的设定无疑显得有些奇怪,也不能不让观众猜测,在其背后是不是又隐藏着怎样出乎意料的真相。
令人吃惊的条件

诸如此类伏笔的存在,与始终缭绕在观众心头的悬念——“约翰·沃克究竟是何许人也”一起,实在是把观众的胃口“吊”了起来。人人仿佛都是福尔摩斯,迫不及待地想看到自己的推理是否与动画的进展一致。然而,每周的新番,在揭示了一些真相的同时,又让“烧脑”的观众有了新的疑惑。而在《异度侵入》出彩的剧本之外,其画面,配乐乃至配音可以说都达到了优秀的水平,在“豆瓣”能够拿到9分以上的高分,实在是名至实归。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程娱
校对:刘威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