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号·湃客

昌铭 ▏吃祸

2020-02-05 18:59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原创 闲谭编辑 平叔闲谭
吃祸
作者 ▏昌铭
一场瘟疫,让野生动物的话题又热了起来。记得十七年前闹SARS的时候,这个话题也曾热闹过一阵,但风头过去就偃旗息鼓了。大家还是依然故我,该咋个就咋个,想咋个就咋个。
据说这次瘟疫又是吃野味惹的祸,而且与SARS一样,毒源还是来自蝙蝠。SARS的病毒,后来确认中间宿主是果子狸,果子狸在某些地方被视为美味。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的中间宿主还没有找到,但基本可以确定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野生动物交易有关。
实际上,我们人类食用野生动物的历史非常悠久,甚至可以说,正是食用野生动物,才造就了我们人类。远古时期,捕食野生动物是我们祖先赖以生存的手段之一。在不吃就要饿死的情况下,自然是逮到啥子吃啥子,不可能先去研究一下它是不是带有病毒。
不知道那时有没有因吃野生动物而发生的瘟疫。也许那时病毒的羽翼尚未丰满,还不足以对人类构成致命的威胁;也许曾经发生过,不过在那人口不多,很少流动,且信息闭塞的历史条件下,即使一个部落、一个村子全部死绝,也不会搅出多大的动静来。
在茹毛饮血的时代,我们就是地球食物链的一环。我们像猴子一样采集植物的种子和果实,我们像水獭一样捉鱼,我们像虎狼一样追逐其他动物。同时,我们也有天敌,我们中的有些成员也会成为其他大型食肉动物的美餐。
如果(可惜,历史从来就没有如果)情况一直这样,地球上的物种大体可以有序、平衡地生存下去。
不幸的是,我们大脑的进化,逐渐突破了正常的速度,把其他物种远远甩在了后面。我们发明了工具,我们学会了农耕,我们驯化了牛马猪狗鸡鸭等等动物,供我们驱使和食用。
我们占据了食物链的顶端,我们成了地球之王。我们为所欲为,想吃什么就要吃什么。那些野生动物,我们不但要食其肉,还要寝其皮,还要拔其牙。尤其是在奉行“民以食为天”的这个国度,为了满足口腹之欲,其他的一切都可以不在乎。我们有“拼死吃河豚”的勇气,我们有“天上有翅膀的除了飞机,地上有腿的除了板凳,其他统统可以吃”的豪情。
我们在已经不是生存之需的情况下,还是不管不顾地一路吃过去,这次终于吃得把亿万人关进笼子里过年。
其实,吃野味导致一场瘟疫,还只是我们遭遇的危机之一。
如果(又是如果)事情仅限于此,情况还算不上太严重。不幸的是,我们吃饱穿暖以后,就要无节制地扩张我们的种群,就要追求我们认为更高品质的生活。
既然我们是地球的主人,我们就可以无休止地向地球攫取。为了争夺资源,我们毁林开荒,我们拦河筑坝,我们挖洞采矿,我们钻井取油,不断挤占其他物种的生存空间,不断破坏自然界的生态平衡。随之而来的环境污染,温室效应,冰川溶化,雪线上移,海平面升高,疾病流行,物种灭绝,频发的自然灾害,已经给我们敲响了警钟。这里我不想用“报复”、“惩罚”这类情绪化的字眼,但事情的因果关系是显而易见的。
尽管地球村的酋长们已经意识到了形势的严峻,也进行了反思,也采取了一些补救措施,并且加大了环境修复的力度,但修复的步伐永远赶不上破坏的速度。
还是回到这次灾难。这次瘟疫突袭,又一次给我们敲响了警钟。我觉得这次瘟疫的名称,还隐含了一个不好的兆头。
2003年的SARS,中文叫做“传染性非典型肺炎”。“非典型”,就是说不是一般的、传统意义的,是特殊的,就是已经突破了我们以前对肺炎的认知。
这次又来一个特殊的,叫做“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不过现在既然“新”,以后必然要“旧”。旧的去了新的还可能再来,按科学家的说法,这叫做“变异”。产生“变异”的原因是什么,以及它是如何“变异”的,这些只有专家学者去研究和解释了。
我担心的是,这次风头过去以后,如果我们还是不长记性,“好了疮疤忘了伤”,仍然一如既往地肆无忌惮下去,那么,就可能有“更新型”、“更更新型”的“变异”在等待着我们。
但愿我不是乌鸦嘴。

原标题:《昌铭 ▏吃祸》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