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文化课

十年|从“不差钱”到“太难了”,一直在变化的流行语

澎湃新闻记者 徐明徽 实习生 屠丹丹

2020-01-24 10:27  来源:澎湃新闻

编者按:2020年,21世纪20年代的开端。回望2010—2019年,这21世纪的“10年代”,十年间中国社会各个领域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尤其是经济和科技(比如房价和手机),而在文化领域,我们在悄无声息中走进了一个另一个“世代”,你的阅读内容、观剧方式,甚至你使用的语言。“十年”很短,而我们的文化生活已改变。
“文明互鉴真硬核,融梗柠檬谁觉得。霸凌第一九九六,块链不知太难了。”这是《咬文嚼字》编辑部以一首“顺口溜”的形式发布的2019年度十大流行语。“文明互鉴”“区块链”“硬核”“融梗”“××千万条,××第一条”“柠檬精”“996”“我太难/南了”“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霸凌主义”十条流行语入选。
流行语是时代的“脚印”,是时代在语言中留下的“痕迹”。当“不差钱”“躲猫猫”“蜗居”等词语一出现,大众的年度记忆就会被勾起,联想到春晚赵本山、小沈阳等演出的小品,甚至能把时间准确定位至某个年份。十年间,语言随着社会环境、网络环境的变化也在不断演变,反映时代特征,一直是评选年度流行语的标准。在反映时代特征的同时,寻求“社会学价值”和“语言学价值”两方面的平衡点也是年度流行语必备的特质。
“996”
社会和流行语都在向前走
在共同的特质背后,这十年间的流行语也在悄然变化,以至于当我们突然回首起之前的流行语时不禁会产生“年代感”。
《咬文嚼字》杂志主编黄安靖告诉澎湃新闻记者,语言是社会生活的形式、符号,社会生活是其内核。社会在变化,语言也会发生变化。“我们从流行语中可以看出社会生活的面貌,和背后的价值观。这十年社会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人均GDP也有了飞跃,必然会在语言上表现出来。”
黄安靖总结下来主要有两个变化:“一是生活越来越丰富,也有相对的语言形式来记载,语言现象非常繁荣,每年都有很多流行语。十年社会治理体系也在进步,越来越完善,也表现在流行语上。最突出的一个表征是,突发的公共事件会减少,以前有‘躲猫猫、我爸是李刚、反正我信了、钓鱼’都是和公共事件有关。这几年这一类的词比较少。这两年政经词汇比较多,去年的‘社会共同体’,今年的‘文明互鉴’,社会发生了变化导致了流行语的变化。”
“第二个变化,技术水平的发展导致传播方式在变化,以前是书报刊等传统媒体,流行语是通过媒介传播开的,我们评选时就看是不是有在报纸、书刊、图书上出现过。现在这几年网络越来越发达,影响了社会的方方面面,成为了传播的重要载体,传统媒体的传播也要依托网络,现在主要通过网络传播,我们的网络词汇越来越多,这几年基本上评选的流行语都来源于网络。评选的标准是结构、语意、用法上要有所创新。”
从科幻电影《流浪地球》中流传出的“××千万条,××第一条”
游戏化和极致化从网络蔓延至语言
随着变化而来的是流行语在使用上的特殊性,在流行语的使用特点上,华东师范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副教授徐默凡认为主要有两个特点。第一个是游戏化。“在当今这个娱乐的年代,早已有人发出宣言‘一切神圣的东西都已经烟消云散’。”现代人试图消解崇高、庄重、高雅这些沉重的东西,而代之以“藐视一切”的世俗娱乐态度。这种对神圣化的消解首先针对的是外在于语言的事物,但很快也蔓延到语言本身——词语为什么是这个意思?成语为什么不能生造一个出来?语法为什么不能打破?从本质上讲,语言系统及其使用规律也是一种约定俗成的规则,突破常规游戏性地使用语言,也成了现代人结构规则、释放压力的有力手段。
“所以,我们一边用轻松、谐谑的语言调侃着生活百态,一边也不遗余力地‘调戏’语言本身;我们不屑于正儿八经地说话,把语言自身的形式也当作操弄的对象,游戏心态不仅是一种语言心态也是一种社会心态。”徐默凡解释道。
徐默凡认为第二个语言使用特点是极致化。网络流行语有一种极致化表达的倾向,夸张的描述、极端的态度、偏激的情绪随处可见,可谓“语不惊人死不休”。有一些词语的语素往往就带有极致特征,如“霸”“神”“豪”“大”等。在句法上,这些极致用法有两个基本结构:一个是述补结构,从早年校园流行语中的“帅呆了”“酷毙了”到今天“美哭了”“帅哭了”“可爱哭了”中的“哭”的泛滥,甚至还有恶俗的“屌炸天”“屌爆了”,都是形容词加上程度补语的结构。第二个结构就是使用程度副词的偏正结构,如“最”“很”“极”“超”“好”等,如“超有爱”“超励志”“最正宗”“最特别”“好可爱”“好好看”等。
“柠檬精”
“从主观上来说,这反映了网民的一种夸张心态,是为了满足吸引眼球的需要应运而生的。网络上人人都是自媒体,微信、微博、QQ空间都想引人关注,可是普通人生活是如此贫乏,不可能每天都有值得报道的新闻事件,所以只好在文字上玩花样,把微波荡漾说成狂风暴雨,把家常便饭搞成山珍海味,把鸡毛蒜皮吹成耸人听闻,这就是网络语体中形成了一片夸饰之风。”徐教授警示道,“不过,我们要看到,这两个特点在满足大众求新求异心态的同时,也有其不可忽视的负面作用:一方面语言符号大大贬值,无关因素的解读耗费了心理能量,破坏了语言的经济性;另一方面,游戏性和极致性也消解了表达内容的严肃性,影响了表意的准确性。”
“流行语是社会生活的一面镜子,从流行语中可以窥见社会生活的真实面貌。紧扣时代特征,正确反映民情民意,弘扬积极健康的社会价值观,是我们评选年度流行语坚持的社会学原则。我们评十大流行语,是向社会推广这些词,所以也希望输出正确的价值观。”黄安靖说。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责任编辑:陈诗怀
校对:徐亦嘉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