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号·湃客

风雨飘摇春节档,伏笔早已埋下

2020-01-23 12:31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原创 顾韩 娱乐硬糖
作者|顾 韩
编辑|李春晖
打脸来得猝不及防。
上周硬糖君就写过春节档的赛前分析。定档于大年初一上映的七部大片,阵容强劲、类型多元,卖相一部强似一部,宣传预热更是花样百出。因而今年春节档一早就有了“神仙打架”的说法,被各方寄予厚望。
没想到短短一周时间,占据热搜的不再是娱乐新闻、推广宣传,而是令人揪心的武汉肺炎疫情;一度大涨飘红的传媒影视股,一夜间绿得晃眼;天天把“活着太难了”挂嘴边的年轻人,齐刷刷地戴起了口罩,表示即便无法退票,也不打算去影院观影了。
谁能想到,春节档影片最大的竞争对手不是彼此,而是病毒呢?一切仿佛一场电影,在大年初一悬念最终揭晓之前,情节跌宕起伏,冲突不断加码。而当你回顾之前的剧情,风雨飘摇之前,处处皆是伏笔。
疫情来袭,年轻人秒怂
按惯例,春节档这样的重要档期会提前20天以上开启预售,今年却有所不同。为了营造更加公平良性的竞争环境,又或者如网友所说,为了等待发行通知迟迟未出的《中国女排》,预售一直推迟到了1月18日凌晨0点。
在没有预售数据的一个多月中,以往的预售战成了官方宣发比武、粉丝控评较劲,豆瓣、猫眼、淘票票等在线平台上“想看”人数一度成为各界重点关注的指标。然而疫情一爆发,不管是日积月累的“想看”,还是高歌猛进的预售,已有数据的参考价值瞬间大打折扣。
事实上,早在2019年12月31日,关于武汉肺炎便有过官方通报,在微博上小有动静,只是未能引发大范围关注。直至1月20日春运到来,北京、浙江、深圳等地出现病例,专家确认病毒“人传人”,恐慌才至。
没有经历过非典、或者对非典仅有模糊记忆的年轻人,在真假信息的冲击之下陷入恐慌。弱小、可怜但是惜命,成为购买和配戴口罩的主力军。而以往数据表明,29岁以下人群正是网民与影迷中占比最高的人群。春节档影片的物料仍在不断往外抛,但迎接它们的不再是热情而是焦虑。
1月22日下午,淘票票与猫眼相继发布声明,表示春节档期间在武汉地区购买电影票的用户,均可申请无条件退票。非武汉地区用户如有退票需求,也将协助用户沟通。一时之间,评论区挤满了急于退票的网友。
可能有些人不理解矛盾为何激化至此,这还要从那些年的“票补”说起。
线上售票最初兴起时,平台之间进行了一轮烧钱大战,争相推出低价票。2017年之后,票补的主体从电商变成了片方,成为一种类似于打折的竞争手段。
不可否认,低价票对于爆款的诞生和市场的培育都有所助推。但随着市场发展,2018年之后,主管部门加强了对票补的管控,九块九的低价票基本绝迹。越是重点的档期,越是重要的影片,票价越容易走高。
据国家电影局统计,2018年春节档的平均票价为每张35.5元,2019年的春节档平均票价达到44.9元,而今年大年初一首日的平均票价目前约为52.3元。即便没有疫情,高票价也十分劝退。
当然,春节档比较特殊,一二线务工青年返乡,观影市场集中下沉,影响观影选择的因素多种多样,往往是一时兴起、无从预测。
硬糖君目前已经返乡过年,所处的北方三四线城市尚未出现感染病例。这里的人们也没慌,与微博上焦虑的年轻人形成鲜明对比。如果有幸保持下去,春节期间本地观影行为未必会受到严重影响。
或者说,可能只有到大年初一当天的数据出来,我们才会知道中国有多大、线上与线下的次元壁究竟有多厚吧。
还有其他“黑天鹅”事件
疫情并非今年春节档唯一的“黑天鹅”事件。
去年年底,电影局对全国各影院的票房信息进行严查,发现部分影院存在拖欠票款情况。继而要求影院主动核查、补齐差额,《哪吒》正是在补录票房之后突破50亿。
上周末,电影局又点名了471家依然存在违规欠款情况的影院,表示如果不在春季前完成补缴,将无法放映所有的春节档电影。即使补齐,大年初一到初三也只能放映《熊出没》和《急先锋》。从大年初四开始才可以正常放映《唐探3》《紧急救援》等其余新片。
很显然,此举意在规范市场,对违规者予以严惩。但消息一出,也有网友哀嚎,老家唯一的影院不幸中招,春节去哪看电影。当然,现在看起来这好像也不重要了。
此外,除了社会性事件和行业性事件,几部影片也各有各的“意想不到”。
《中国女排》硬糖君写过好多次。导演陈可辛,主演包括巩俐、黄渤等国民级演员,题材概念也是风头正劲的家国情怀、真人真事改编。最开始,怎么看都觉得这波已经稳了。
没想到,随着物料一点点发布,影片陷入舆论危机,几度被传要删减、撤档,最终在1月17日,也就是原定档期的前一周、预售开启的前一天更名为《夺冠》。此时就算新媒体能够做出反应,地面广告很多也都来不及更换了。
《唐探3》预热的声势最大,主创早早开始跑路演,不断上热搜,还拿出一影一剧来造势。
《唐探》网剧首播相当惊艳,并成功在8集之内让观众记住甚至喜欢上了林默、ivy等新人物,对“唐探宇宙”心生期待。可没想到9-12集播出之后,网剧评分骤然由8.1跌至7.4。
一来,可能很多人对于更换主角没有心理准备;二来,新主角“五大灵童”是一群逗比小年轻,扮演者中最有名的是归国爱豆程潇,其他包括《明日之子》走红的马伯骞以及出品方的自家艺人。可以理解,但难以接受。
虽然从预售情况看,网剧翻车并没有对《唐探3》造成太大打击,但总归有一种“玩脱了”的感觉。
尴尬的徐峥,躁动的对手
还有一些连锁反应,更加始料未及。毕竟,谁能想到 《我不是药神》之后一直很受网友待见的“山争哥哥”,口碑会是这样倒掉的呢?
或许是预售开跑后感受到了《唐探3》23小时破亿的压力,或许是想在疫情加重前且赚且珍惜。1月20日下午,《囧妈》、《熊出没·狂野大陆》与《夺冠》相继宣布提档一天,大年三十上映。这激怒了大部分影城工作人员,带头提档的徐峥首当其冲。
《囧妈》的窘境或许真要比春节档其他影片更严重一点。
去年11月,影片出品方欢喜传媒发布公告称,拟以总票房24亿元的价格将《囧妈》授权横店影业保底发行。赌赢了皆大欢喜,但如果票房达不到预期,横店影业就要自吞苦果(所以不是徐导自己要赔钱哈)。
关于保底发行,去年春节档就有一个血淋淋的教训,王宝强的霍尔果斯乐开花影业以28亿保底、2亿宣发预算的条件保底发行宁浩执导的《疯狂的外星人》。但影片最终票房仅22亿,于是宝强一方白忙活一场,还亏损近2亿。
破案了朋友们!为什么陈思诚在祈福的时候还不忘内涵一句“不干折损同行的事”,王宝强的好兄弟嘛!
徐峥与陈思诚都是演员跨界做导演,又在春节档狭路相逢,火药味其实一直很浓。
1月11日的微博之夜上,两人与陈可辛共同上台领奖,主持人要求几位导演为对方的作品打call拉票。其他两位客套了一下,陈思诚则是一贯的头铁又语出惊人,调侃陈可辛头发白了、徐峥头发没了,而自己还年轻。
摄像很懂地给了徐峥一个镜头,表情不怎么好看。
当然了,发“峥难财”的其实并不只陈思诚一个,《急先锋》的文案更加露骨。毕竟,表面的和气改变不了竞争对手的事实。
对于硬糖君来说,2020一度是小学写想象类作文时感觉遥不可及的一个年份。真到眼前,这短短一个月中发生的许多事说起来也都十分科幻。距大年初一只有两天了,春节档还将迎来哪些变数?是否有人选择退档改期,甚至提前网络付费点播?我们静观其变。

原标题:《风雨飘摇春节档,伏笔早已埋下》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