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号·湃客

有人关心过滴滴司机想说什么吗?

2020-01-22 19:13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原创 巫冬 PingWest品玩
滴滴的新尝试。
滴滴出品的新综艺节目《出发吧,师傅!》终于落下了决赛的帷幕。
这档节目于2019年12月25日在爱奇艺独播上线,由“中国达人秀”的原班团队灿星联合制作,主要形式也与达人秀类似,不同的是参选选手皆为来自网约车、代驾、出租车和顺风车等平台的司机。
节目邀请了以毒舌和口才好闻名的金星、张绍刚、李诞作为导师坐镇,另外每期邀请一位明星作为飞行嘉宾。播出当天便上了微博热搜,滴滴app内的导航栏也嵌入了推广页面,展示参赛司机的基本信息和视频作品,鼓励用户为参赛司机选手投票和打榜。
决赛的飞行嘉宾是特别爱唠嗑的大张伟,很契合“司机师傅”这个群体。经过8轮投票,嘉宾们最终选出了这档真人秀的年度总冠军,来自山东高密的快车师傅孙万里。滴滴给这位冠军颁发了“国民师傅”的称号和49999元奖金,以及一台由比亚迪赞助的全新秦EV出行版。
▲右二为孙师傅
为了做这档纯素人选手的真人秀综艺,滴滴拿出了不小的资源和诚意,但这档节目本身对滴滴的意义并不像其他选秀节目一样。滴滴之意不在捧选手推出艺人,更不在于节目流量本身。
司机们的达人秀
出场参赛的司机们各怀绝技,有独轮车,有武术,有制作遥控小飞机,还有最为常见的才艺表演唱歌等,总体比例较为均衡。
第一期第一位上场的是来自广西南宁的快车师傅许昂,以雷人的扫把头盔和瓦楞纸护臂盔甲一下子“辣”到了观众的眼睛,但接下来他表演的却是高雅的帕瓦罗蒂歌剧演唱,还被懂音乐的飞行嘉宾胡彦斌所夸赞。
有些突兀,有些矛盾和违和感,但却很真实,有些像我们小时候披床单假装超级英雄的样子。
许师傅的高音并不是全来自天赋,而是来自他日复一日的训练。在嘉宾和选手的对话中,许师傅讲到了自己唱这首歌的起源,也是自己职业和才艺之间的联系:刚入行时胆子很小,夜里走山路,就跟着收音机大声唱帕瓦罗蒂给自己壮胆。
或是主动讲故事,或是回答导师的询问,后续上场的选手,也纷纷讲到了自己与网约车司机、代驾司机这些身份之间的联系。
“我喜欢开车。(做代驾可以)开别人家的车,烧别人家的油,还能赚他的钱。”——尼古拉斯·赵钱孙·代驾师傅·李光胜美滋滋地说道。
有爱开车、车因为代驾开到了莱斯莱斯过瘾的代驾司机,有认真维护车辆整洁、每天只接两三单的顺风车师傅,还有不服性别刻板印象,想要证明自己技术强的女司机。
夺得冠军的孙万里则擅长模仿明星唱歌,他在第二期中便分享了工作过程中一段与唱歌有关的小插曲。他曾经因为某位乘客设置的出发地点较为偏僻,绕路找地方耽误了较长时间,乘客等到急了便表示要投诉。乘客上车后,他突发奇想,尝试与乘客和解“你喜欢哪个明星的歌我给你唱一下”,结果两人打开话题也解除了误会。
司机的爱好和才艺在他开网约车时起了一定帮助作用,这类故事在我们日常生活中似乎并不常听到。除了这个故事,其余的每个嘉宾也都基本都聊到了滴滴司机这个身份,谈了自己平时工作的体验感受。
很明显,这之中有主办方在做节目时的定位考量。这档节目如其名《出发吧,师傅!》,重点在于“师傅”,而非达人的“秀”本身。
这么远那么近
你在打车后到目的地时会向司机说声“谢谢”吗?
有很大一部分经过多年道德培训的人们,在享受别人提供的服务时会习惯道声谢,这种现象尤其多常见于政务、银行柜台、医疗等领域。但在网约车和出租车这个场景下,别说道谢,很多社恐甚至从上车到下车全过程都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最多就是在上车时“嗯”一声回答司机的手机尾号确认。
人类学家爱德华·霍尔在《无声的语言》一书中, 将人与人之间的空间距离分为四类,分别是亲密距离、个人距离、社交距离和公共距离 。公共距离一般适用于演讲者与听众等公共/商务活动时的较远距离;社交距离大概在1.2-3.7米之间,常见于工作场合的小范围对话;个人距离大约为45cm-120cm,通常是与熟人交谈时的距离;亲密距离,顾名思义,则是亲密的情侣、密友之间私下接触时的距离。
当错误的人进入错误的交往距离范围内,人会感受到不适和不安,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挤地铁时会感觉很难受,因为本不属于朋友的陌生人进入了“亲密距离”。
打车能一定程度上解决这种不适感,但问题依然存在。受限于轿车的狭小空间,司机与乘客之间通常保持在“个人距离”内,且司机与乘客相处时间较长,这种长时间的狭小密闭空间独处也很容易使人感到窘迫和焦虑。
另一方面,选择打车出行的乘客通常都对时效和舒适度要求较高,如果司机开错路迟到,或是在沟通时出现偏差误解,乘客便很容易对司机产生不满的意见。甚至有可能双方一句话都没有说过,但乘客在焦急赶时间的情况下看着地图上不符预期的行驶路线,就忍不住开始猜测司机是否刻意绕路。
人与人之间的心理距离与实际距离有着巨大的偏差。你可能在一辆轿车内与陌生人相处长达半小时,却连对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甚至在没有对话过的情况下产生负面意见。同时,你也可能在从没亲眼见过一个明星的情况下,仅因一档节目一个视频片段而产生爱恋的感觉,甚至全心信任对方。
《出发吧,师傅!》展现了师傅们私下里作为“普通人”的一面,有喜怒哀乐,有兴趣爱好,有支持的亲朋好友。滴滴希望通过这档节目,通过镜头下屏幕前的真实个人展现,让用户对司机这个群体有更“人性化”的认识,并缩短这两个群体之间的心理距离。
打破信息茧房
其实这半年多来,滴滴在内容上做的尝试不止这一档节目。
2019年6月6日,滴滴7周年,内部举办了一场吐槽会,由员工吐槽公司内部制度、文化、高管等。2019年9月4日,网络综艺《七嘴八舌吐滴滴》上线,滴滴找来了王建国、庞博、思文等脱口秀演员,并拉上柳青和员工一起听用户们吐槽自己。
再加上《出发吧,师傅!》,滴滴在2019年一共做了三档内容节目。而它们的意义,无一不在于拉近距离,打破信息茧房。
在《七嘴八舌吐滴滴》中,滴滴产品经理璐璐特意将笔记带上台,向观众解释什么叫“全局最优”,解答了用户对于滴滴把距离更远的车派给自己的吐槽。这档节目让用户一直以来积累的怨气有了发泄和消解的出口,也让滴滴有了一个同等高度的平台,能向用户好好解释问题的来源以及自己做法的出发点。
《七嘴八舌吐滴滴》 打通了滴滴与用户之间的沟通,内部吐槽会让下属意见以效率最高的方式触达管理层,而《出发吧,师傅!》,则是打破司机与乘客群体的结界。
由于打车出行的路线行程全由司机操控,双方共处空间(也就是车)的控制权也在司机手上,这种不对等的关系天然会造成乘客的不安全感。再加上此前曾发生的社会事件,人们出于人类在面对失控情境时的谨慎天性,很容易在第一时间将司机放在对立面,并报之以警戒心。
这种心态没有错,也更有利于自我保护。但同时,它也有可能将造成司乘关系的过于紧绷和敏感。
站在普通司机群体的角度上来看,这也是一件有点令人受伤的事情。这个社会上,存在心存歹念的人企图加害别人,同时也存在更多只想正常接单养家的司机师傅,而后者占大多数。
在线下的车辆空间中,乘客是弱势方,在线上情况则未必。社交网络上,随处可见乘客对司机和出行平台的吐槽,但我们却很少会去注意到司机的发声。并不是司机们都没有意见,他们也有自己私下的社群,会在群里讨论自己今天遭遇的误会和委屈,但他们的声音却通常只停留在自己的小圈子内,很少被乘客群体所听到。
站在滴滴的角度来看,开发这样一档节目不会是为了做内容本身。它更希望的应该是能通过这样一档节目,让司机的声音也被大众所听到,让这个群体也被当做普通人来对待,进而改善司乘关系,以使得网约车市健康地发展下去。
你怎么看这种考量和措施?
*本文版权归“PingWest品玩”公众号所有,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阅读原文
原标题:《有人关心过滴滴司机想说什么吗?》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