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原新闻
进入原话题
下载APP
去提问
注册/登录
下载APP
打开澎湃客户端提问
分享
澎湃新闻客户端

澎湃号·湃客

版号缩水八成,游戏企业一年倒闭近2万家

2020-01-22 11:13  来源:澎湃新闻·澎湃号·湃客

猫影综合 网视互联
马上就要过年了,但游戏行业的“年”却不好过。
据央视财经报道,从2018年12月重新开放游戏版号至今,一共下发各类游戏版号不到2千款,这一数字只是2017年的1/5。
2018年,全国注销、吊销的游戏公司数量仅为9705家;而到了2019年,这一数字达到18710家,近乎翻倍。
行业监管日趋严格,企业正加速自我淘汰。游戏,这个曾让人艳羡的行业,眼下已是光环不再……
游戏行业到底有多赚钱?
“红衣教主”周鸿祎在做客《总裁读书会》节目时,曾赤裸裸地表示:
“今天你搞一个王者荣耀一天就能挣一个亿,明天王者荣耀里面,马化腾说这个皮肤给大家,一天可以搞一亿个,我不是说做游戏不好,我也很羡慕,而且我也学着去做网络游戏。因为这种庸俗的钱我也要挣。我们算过它比贩毒的利润还高,但又没有贩毒的风险。”
那么游戏究竟有多赚钱?我们来算一笔账。
2018年,腾讯+网易的游戏收入大概是1500亿元,约等于海口市的GDP。
《FGO》运营一年,收入可达6亿美元,约等于1.5艘航空母舰。
2018年,中国游戏的海外营收达到95.9亿美元,约等于中国南海填海造岛的费用。
在这样的利益诱惑下,很多游戏企业也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出现。
陈创煌是广州市一家游戏公司的负责人。他告诉记者,在游戏版号限制之前,整个游戏厂商都在拼发行的数量,包括我们公司每年发行的游戏都有10几款多的到20几款都有,当时大家都属于一个博概率的阶段,只要有一两款成功就是取得了成功。
有些游戏为了满足用户的猎奇心理,歪曲历史,恶搞历史人;有些则从用户内心原始欲望出手,大量使用诸如飚车、枪战这样血腥暴力的场景;更有甚者以美色艳照和极度性感的卡通人物,来引诱用户。
要知道,在众多的网络游戏玩家中,很多都是青少年。他们价值观还不够成熟,更没有独立的辨别是非能力。
2018年6月19日,世界卫生组织(WHO) 甚至正式将游戏成瘾列入精神疾病,通知世界各国政府,将游戏成瘾纳入医疗体系。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保护青少年,就成了一个刻不容缓的社会问题。
治乱象,严监管
游戏行业乱象愈演愈烈,监管部门也没有坐视不管。
2018年3月,国内游戏版号暂停审批发放,游戏行业进入了长达8个月的 “冰封期”。直到2018年12月19日,国产网络游戏版号恢复审批。
2018年8月30日,教育部等八部门联合发布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
2019年,国家对青少年使用游戏时间和充值金额都做了明确的限制。
在这样的情况下,正如我们看到的, 2019年,获得版号的游戏数量出现了断崖式下跌。
广州易幻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市场总监沈忱告诉记者,对于小公司来说,是挤泡泡(泡沫),(过去)他们如果让产品快速取得成功,最好的方式是迅速山寨一些产品,(现在)这样的产品基本在版号那边会全部拍死,基本上是不能通过了。
成都某游戏公司供应商李青格告诉记者,我大概这几年80%的中小客户全部死掉了,很多时候我们拿不到钱。
获得游戏版号是一款游戏成功的关键。一款游戏若是迟迟不能上线,意味着过去的开发成本无法及时变现,更别提赚钱了。
如此资金压力,实力雄厚的企业尚可承担。但对于中小企业来说,那就是“不可承受之痛”,随之也就出现了游戏企业倒闭数量在2019年飙增的现象。
过审游戏大减,棋牌类游戏消失
从年度情况来看,与前两年相比,2019年获得版号的游戏数量出现了断崖式下跌。
从月度情况来看来看,从2018年12月恢复审批至2019年3月,共有958款游戏获得版号,占1446款游戏的66%,平均每月约240款,维持在相对较高的水平。
但从2019年4月起,过审游戏数量明显减少,4月仅有1批次40款游戏获得版号,而5月获批游戏数量甚至直接降为零,此后每月获批游戏数量基本保持在100款以下。
证券时报记者统计,2016年获批版号的游戏数量为4050款,2017年则有9369款游戏获得版号,平均每月获得版号的游戏数量高达780款;2018年1月~2018年3月,短短的3个月间也有1923款游戏获得版号,平均每月641款。
相比之下,2019一整年,过审游戏不到2000款,实在少得可怜。
版号的收紧不仅针对国产网络游戏,2019年进口网络游戏的审批同样收紧。统计显示,2019年获得版号的进口网络游戏共185款,比2017年的465款有明显下降。
从获批游戏品类来看,最显著的变化是棋牌类游戏基本销声匿迹。
在 2018年,棋牌游戏也经常能占到四成左右,但2019年基本没有棋牌类游戏过审,仅有少量飞行棋、象棋等纯粹棋类游戏获得版号。
自从2018年12月游戏版号恢复审批以来,市场一直传闻,棋牌类游戏版号尚处于冻结审批状态。而通过国家广电总局公布的数据,侧面印证了这一说法。
提质减量,刻不容缓
版号审批收紧的影响比不上版号暂停,但也对游戏市场带来了潜移默化的影响。据王旭介绍,近一年来,游戏企业在研发、运营、投放等方面,相比以前都更谨慎了。
首先,由于版号减少并成为稀缺资源,游戏企业会衡量新游戏与老游戏的投入和产出。伽马数据注意到,有越来越多的游戏公司,开始注重延长老游戏产品的生命周期,为此做了很多工作。
“今年游戏市场的增长有两个明显变化,第一是部分处于衰退期的老产品收入还在增长。今年流水前十的移动游戏中,两款分别于2015年和2017年上线的老产品流水反增,首次进入流水TOP10年度榜单,这在过去是少见的。”王旭表示。
另外,版号审批收紧对于激发游戏企业的创新能力也产生了推动作用。王旭表示,过去许多游戏企业不愿意承担创新风险,更愿意采用买量的方式,大批上新游戏,通过这种方式也能赚到钱。但如今要获得版号不容易,以量取胜的策略行不通了,而这类游戏企业又不愿意和大厂直接竞争,所以只能在玩法和题材上,尽量差异化。
“如果你是做走量的产品,不停地通过各种版本洗流量,内容都是一样的,肯定会受到版号审批的影响,但是如果真做差异化,制作能够踏实吸引用户的产品,其实如今的政策是有帮助的。虽然获得版号不容易,但如果真拿到了版号,意味着你的竞争对手减少了,生存环境其实改善了。”王旭表示。
这其实并不是什么坏事。
所谓“大浪淘沙”,那些不合规的企业在严监管下必将加速被淘汰。
“版号收紧、监管加严,一定程度上在倒逼行业升级和创新,从数据来看,也起到了一定的减量提质效果,对行业肯定是利大于弊。”王旭表示。
·END·

原标题:《版号缩水八成,游戏企业一年倒闭近2万家》
阅读原文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湃客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澎湃新闻APP,阅读体验更佳 打开澎湃新闻APP,发表评论
相关推荐
热门推荐